第八十八章骨头硬还是针硬/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指挥官那句王同学被人顶替的话如一道晴天劈雷,劈头轰击在国防生们头顶,一干学生们被轰得三魂七魄丢了半,就那么傻愣愣的张着嘴,忘记了呼吸。

几位老师望向燕大校,眼中俱是惊疑与疑问,真是那样的吗?他们心里相信某同学被替换的事实,可潜意识又希望不是那样的。

丰神俊朗的燕少,眉眼风流,笑而不语。

气氛有点冷,乐小同学纤纤玉指轻捻,愉快的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答对了,您好聪明,一猜就中。”

啪,响指的脆响,惊得呆若木鸡的国防生们恰似从催眠师们的迷境里惊醒,急促的呼吸着,茫然四顾,眼神犹惊魂未定。

王自强脸色黑得几乎能挤出墨水来,如果王同学真的被替换了,应该就是中秋节那晚,因为中秋后第二天,这个学生鼻青眼肿,让人看不清脸,所以也能蒙混过关。

小女孩笑颜如花,声脆如银铃,几位老师又好气又无奈,身边有同学被人替换,说明之前身边潜藏着无数危险,说不定会危及自己,小同学就没感到害怕吗?

李指挥眉心紧锁:“小同学怎么确定他不是原本的那个?”

“是他自己告诉我的啊,”乐韵眨巴水汪汪的杏眼,好心的为大家解惑:“这个假的王同学用了一种药汁抹脸,皮肤浮肿青紫,造成受伤的假像,他的喉咙也没受伤,不能说话或者声音沙哑同样是药物所致,我熟悉药理与药材习性,凭王同学脸上的药味与他呼吸里的气味辩出他用药物掩盖脸和声音;

而且,就算撞到磕到脸,那么受力重轻不同,青紫颜色也有深浅,假王同学的脸上青紫色所处的位置与分布太均匀匀称,这就很不对劲,再说,磕一下碰一下,也不可能整张脸全肿起来,假同学的脸从额到下巴底下,从左耳根到右耳根,整张脸全是肿的,浮肿程度一致,不符合常理。

从脸与声音的种种迹像看,无一不说明这个同学很可疑;另外,这位假王同学的心跳频率与真王修文同学的心跳频率不一致,所以以我的专业知识百分百确定他不是以前的王同学,除了医学方面的判断,其实还有其他疑点,比如走路的姿势,皮肤色泽,身躯构架的一些小特征等都有问题,就算不以我的医学知识来确定,燕帅哥也把王同学列入了可疑人物。”

老师们:“……”能从药味与气味准确判断出一个是不是同一个人,医学专业知识该是何等精湛。

当李指挥等人看向自己,燕行嘴角轻轻的扬起,温声补充解释:“小萝莉说的很对,我不是医学人员,我不能确定王同学的脸是用药所致,然而,就如小萝莉说的不仅能从脸部的青肿程度可以看出假同学的脸不对劲儿,还有很多疑点,我见过真王修文同学,这位假货比王同学略胖一点,身躯构架要宽一些,王同学肩膀是削瘦形的,这位假同学双肩平坦,饱满结实;

王同学走路步距长短不一,这位假同学走路步距一致,脚步轻盈,两者有别,王同学走路,左脚重一些,右脚稍轻一点,这位假同学走路双脚落地用力均匀,明显是经过特别训练形成的习惯;

假同学比王同学略高,高了约二公分左右,还有肤色,国防生们军训晒黑了不少,那是红黑红黑的,假同学脖子与手臂腕露出来的肤色接近健康的小麦色;

另外,还有手、发型与些许小动作都有细微的差别,我所说的,小萝莉观察到了好几点,我和小萝莉能观察出差别来,按理来说跟王同学同班和同学应该更加能察觉反常之处,尤其是与王同学同宿舍的同学,更该早发现有不妥之处,可事实上,竟然没有谁侦察出假同学的异样。

对此,我深感失望,你们这一拨国防生没有一点警惕心,连自己身边同学换了个人还毫无察觉,你们真的该好好反省一下,认认真真的温习反恐与侦察知识。尤其是在我与小萝莉去当面验证假同学身份那刻,那几个当着本大校的面出言不逊,以言语中伤打压小萝莉的男生,回去自己检讨,抄写国防生手则三遍。王自强-”

燕大校分析出种种细节,无一不是生活中的点滴,国防生回想起来,自己竟然毫无所知,只觉无地自容,羞惭的低下头;

燕大校说得轻缓,每一句如千斤重锤击心,王自强被敲得身骨欲碎,羞愧交加,脸涨成猪肝色,自知愧对于人,深深的垂下头,当听到点名,下意识的一撑地站起来,喊了声:“到!”

“身为国防生教官,疏漏至此,你有失察之过,如何找回王同学的事交给你,以此将功补过,不要指望假王同学会说出藏匿王同学的地点,一个牙齿里携带毒药的间谍早将生死置之于度外,就算没机会自杀,也不会出卖组织的。”

“是!”王自强羞得脸上火辣辣的烧了起来,恭敬的接受命令。

李指挥和老师没有多言,王少校领了命令,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回身询问学生中秋节当天做了什么,假王同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等等。

孙士林等人因为身边同学换成了间谍,犹觉与死亡擦身而过,有种劫后余生之感,心有余悸的回想中秋节当晚的事,说在哪家KTV聚会,喝了什么酒,然后王同学去上厕所,回来后脸上多了伤,嗓子也哑了,之后有些人醉得不省人事,有些记忆模糊,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回校睡一觉,王同学的脸青肿得更严重,嗓子也完全哑了。

大家把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因为当时人喝得晕七晕八的,只有少数几个同学比较清醒,说得比较详细,大家把自己记得的拼凑起来,合成的聚会全过程倒也完整,差不多连谁去了几次厕所也对得上号。

两兵哥哥录下了学生们的口供,王少校也用手机做了录音记录,学生们的手机先收走了,教官们的手机由各人携带,不过靶区装了干扰雷达,手机也接受不到信号。

李指挥和老师们一致听完学生述说,心里始终有个疑问,王同学和假王同学究竟是自愿替换的,还是假同学用强制手段以假代真?

不管是哪一种,对他们而言都不是好消息,如果王同学是自愿与假王同学交换身份,说明王同学知道假货是谁,也说明王同学其实是某些组织的间谍替身,以普通市民身份潜伏在民间,如普通人一样生活学习工作,自己并不亲自做间谍工作,一旦有需要,他会与组织的专业人员交换身份,等间谍获取到某些资料,双方再把身份交换回来,如此一来,神不知鬼不觉。

如果不是自愿交换身份,就是王同学被人挟持,别人代替了王同学潜进青大,说明某些人早已盯上青大,观察良久,因此筛选出王同学当作可以替换的对象,到了该行动的时候,借人身份进青大。

千方百计潜进青大,究竟想做什么?王同学被人替换了,有没可能还有学生也被替换了?

李指挥心中生出危机感,如果还有其他间谍也以假换真的身份潜伏在学校,等于埋了许多定时炸弹,谁也说不准会何时爆炸。

除了那些长远的问题,目前还有最紧要的任务,王同学现在在哪?人身安全问题有没保障?

老师们心中飞快的盘算如何找人,不仅要以尽快的速度找到王同学,还要保证假王同学被识破身份的消息不会泄露出去,以防万一被假王同学的同伴发现,对王同学痛下杀手以灭口。

问完话,听了经过,燕大少潇洒的将事务丢给李指挥和老师们,他带小萝莉和两位小兵走人,他揪出了间谍,如何找回王同学是学校的工作,他不想越俎代疱。

国防生们无人发觉身边潜伏着间谍,又被叫来问话,都受了不少惊吓,李指挥和老师们为了学生的身心健康,少不得要先安抚一顿,身为军训总指挥官,李指挥也做了决定,回校给国防生们安排心理老师上心理辅导课。

一个班的国防生们又惊又恐,内心惶惶不安,当燕大校走了,没要严罚他们,他们才慢慢放下心,又被灌了几碗心灵鸡汤,惊恐的心也平静下来,跟着老师回训练场。

李指挥和王少校匆匆去校场门卫那边打电话与学校做了交底,安排知情老师和王少校先回校去主持如何寻找王同学的工作,这种事当然要报警,为不走漏消息,一切秘密进行。

孙士杨等人回到学生临时休息的地方,李少校和其他国防生们围上去,关心的询问情况,孙同学等人被嘱咐过,不敢透漏今天的王修文是假的那种事,只说被叫去询问了这段时间王修文有什么举动等生活细节问题。

没有被当成间谍同伙,忐忐不安的众生紧绷的心弦慢慢放松,自我调节情绪,等等迎接一会儿带枪训练。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看到国防生们回来了,小萝莉和青年军官没有回来,猜着青年军官大概带小萝莉有事去办,他们也不紧张,兴致高昂的期盼快点见到真枪的那刻。

燕行丢下老师和国防生们后带小萝莉一个小兵先到靶区门口等,一个小兵拿大校的车钥匙,找到猎豹车,开到门口接三人,开车出靶场。

两小兵坐在前,燕少和小女生坐后座,乐小同学隔着车玻璃看外面,玻璃很厚,从内看能看到外面的景物,却不怎么清晰。

小萝莉兴致勃勃的东张西望,满脸好奇,燕行也不怕她泄密,摇开车窗,让她任意欣赏军营区内的风景。

营区内很多地方设了铁丝网墙,很多树丛,杂草区,绕了好久,车辆进入标有军营重地的工作区。

区内有军械仓库、办公地、兵防布置,设有哨楼,兵哥哥将猎豹开到一栋平房楼前,大家下车。

驻守军营地的营长张家栋带着两人等在楼前,看到车停下来,快步上前迎接,张营长年届四十,他是北方人,牛高马大,浓眉大眼,方脸阔额,身穿军服,眉宇间尽显豪迈之气。

燕少推开车门率先下车,他双足刚落地,张营长几人立马立正,向燕大校至以最敬崇的敬礼。

燕行回敬军礼,侧身,弯腰,看向车内,小萝莉抱着背包,睁着眼珠子骨碌碌转动的大眼睛看着外面,也不知想到什么,笑得一脸春光,但是,就是不见她有要下车的意思,他不禁浅浅的笑了笑:“小萝莉,可以下车了。”

“嗯。”乐韵正想着事儿,听到提醒,嗯了一声,灵巧的钻出军车。

张营长和两尉官一瞅,哎妈呀,燕大校真的带来了一个超可爱的小丫头,瞧瞧,小丫头长得真叫个水灵呀,圆乎乎的小脸白白嫩嫩的,比刚剥的春葱儿还嫩相,那双眼睛黑白分明,黑瞳如新熟的葡萄放水里冰了一下刚捞出来,水灵灵,晶晶亮。

看到个水水的小姑娘,几个爷们直冒星光。

军营都是清一色的爷们,一年到头见不着一个雌性,人说“当兵三年,母猪胜貂蝉”,足以说明阳盛阴衰到何种程度。

因此,当看到个小女生,军营汉子眼神一下就亮了,精神振奋,那精神气在秒速间暴涨,提高到了极限点,神采亦亦,容光焕发。

乐韵从车子里爬出来,立即就感觉身上有几处有被太阳强光照射的热意,伸长脖子一瞅,迎上几道热辣辣的视线,对几个军装在身的大兵咧嘴笑。

女孩子灿烂一笑,笑得人春暖花开,几个虎视眈眈的汉子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也憨憨的张开嘴,嘿嘿笑。

军汉们的憨相也令燕行想骂人,一个个任务时连刀枪都不怕,见着女孩子就脸红,出息!

他反手将车门关上,正想走,发觉衣角被拉,低眸,小萝莉一只白嫩姨的小手轻揪着他的衣服,她仰着白净的小脸,眼中星光闪闪:“燕帅哥,你有事忙,我可不可以在这附近走走?”

张营长看到可爱小女孩抓着燕大校的衣襟,当即张大了嘴,眼睛瞪成牛蛙眼,嗬哟,燕大校的洁癖好了?!

“你想去附近玩?”小萝莉撒娇的表现之一就是拉人衣襟,抱胳膊,她从没抱他胳膊,只拉他衣襟,就算如此,他也很受用,小萝莉向他撒娇,也说明她又找到感兴趣的事物。

“嗯嗯。”乐小同学点头如捣蒜。

“等会儿我带你去。”

“你不是有事么?”

“没什么大事,就是刚才那个家伙的事,你跟我一起进去,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等会出来,带你去靶场练枪。”

“可是,我又不是军人。”审间谍那种事是军人的事,她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不对,她还没满十六岁,连公民也算不上,就不要叫她掺和了吧?

“你不是军人,你是市民,国家安危,市民有责。”燕行大长腿一迈,举步就走。

说得好像有道理?乐韵吧唧一下嘴巴,跟在燕帅哥背后当小尾巴,嗯嗯,为了一会儿能自由行走,去就去吧。

“学生那边的工作安排好了?”小萝莉听话的跟上来,燕行眼底笼上笑意,轻言细语的问张营长。

“是,安排好了。”张营长雄纠纠的答。

“下午给二营二连一班每人追加十发子弹,填好报表,中午拿给我签字就行。”

“是!”张营长已从先回来的士兵那里得到报告,先一步知道燕大校给一个班学生奖励十发子弹的决定,这会儿一点也不惊讶。

张营长带人陪同燕大校绕过前面一栋房,去到另一栋平房,那栋房的一间房门口站着两荷枪实弹的兵。

见到营里领导过来,两士兵先敬礼,再推开铁门,请长官们进去。

屋内四面厚墙,只有在接近楼板层的地方开通气窗口,约十五个平方左右,白墙粉壁,室无旁物,仅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

此刻,被拷双手的假王同学下巴已被整回原位,他躺在水泥地板上,一动不动,押他来的两兵哥哥一人一把椅子,好整以暇的坐等他转醒。

当门被推开,两兵哥哥站起来迎接长官。

兵哥哥们将椅子搬到一边,给张营长和燕大校坐,两位长官淡定的坐下,燕少还把一张椅子拖到身边给小萝莉坐。

乐小同坐上小椅子,打量倒地不醒的家伙一番,眨着眼睛,顶着招人疼的00可爱笑脸问兵哥哥:“兵哥哥,他明明醒了,怎么不睁开眼睛啊?”

众人:“……”请允许他们望天再沉默半分钟。

“你也知道他醒了?”燕行龙目含笑,以他多年侦察经验,凭呼吸也知道那人醒了。

“人睡着的时候呼吸和心跳与清醒状态有区别,他的呼吸和心跳就是清醒时的频率。”

张营长和兵哥哥们嘴角抽了抽,难怪燕大校和上头那么重视这个小女孩子,想方设法想抢进军营,人这么小,聪明过人,机敏灵巧,最适合做侦察和情报员。

“他不愿睁开眼睛,是因为他不准备说话。”

“他不准备说话,我不想老等着,我可以动手么?”

小女孩说得轻巧,张营长背皮凛了凛,小姑娘不会想上刑审问吧?

“可以,留口气就行。”燕行心中惊喜,小萝莉说要动手,必定是非常手段,说不定有效,间谍之所以能成为间谍,意志力非比寻常,一般审讯手段对他们无用,有时甚至反而会被洗脑,只有用非常手段才能见效。

他有他的审讯手段,历来收效不错,如若小萝莉有更好的方式,他乐见其成。

“好咧。”乐韵笑咪咪的翻背包:“我正好缺一个活人做试验,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兵哥哥,帮我扒光他的衣服。”

她声音清脆,笑脸甜美,而听到她说要做活体试验,张营长几人后背莫明的发凉,一阵毛骨悚然。

也在小女生说要做活体试验时,晕迷中的假王同学肌肉微不可察的冷凛,那变化太细微,众人并没有看见。

燕行冲两士兵点点头,示意他们按小萝莉的话做。

两士兵走到间谍男身旁,将他的手举到头顶,做出投降的姿势,衣服上拉,因为戴着手拷,衣服只扯到手腕,为了不碍事,他们把衣服卷起来,缠成一团,束扎住间谍男的手腕。

当需要帮间谍脱裤子那刻,两位兵哥哥犹豫了,真要脱咩?

如果全是男人,他们当然没顾忌,莫说脱去外衣外裤,就是扒得一丝不挂也没事儿,可小姑娘是个小女孩子啊,把男人裤子扒了,好尴尬。

两人迟疑半晌,还是硬着头皮照做,脱了间谍男的裤子,男人穿着学生的训作服,扒掉裤子,衣服也脱到手腕处,露出一身健康的肌肉,有六块腹肌,还有漂亮的人鱼线。

乐韵掏啊换,假装在背包里找东西,从空间里使出淘来的银针和铜针皮革套,她把两种针合二为一,装在银针皮革套里,合成一副。

找出家什,看到被扒光的假王同学,大眼睛亮晶晶的:“哇,六块腹肌,真不错,可以去当模特了。”

有腹肌,有马甲线,肤色健康有光泽,两条腿的肌肉紧致有弹性,看起来强健有力,连男人的本钱也相当大,是个有本钱的男人。

讲真,男人的身躯虽然不及燕帅哥健美,但他有骄傲的本钱,当然啦,比起米罗那只帅哥,这个就差了,米罗的身躯构造要甩假王同学十条街。

作了一番对比,乐小同学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巴咧开,嘴角都快扯到耳后根去了,嗯嗯嗯,从哪下手好呢?

小女孩眼清目亮,肆无忌惮的打量被扒得半光的男人躯体,几个兵哥哥悄悄的撇开眼,耳朵绯红,有个小姑娘在,看男人袒胸露腿,感觉好羞耻!

燕行抿唇,他有八块腹肌,身高一米八九,比例达到顶优,比那家伙强多了,这人腿脚不匀称,大腿太粗,小腿太细,上下不匀,像根头重脚轻的芦苇,丑不拉叽的,哪好了?

小萝莉睁着眼睛,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视线在丑男躯体上打转,那副在赏宝似的笑脸,让他觉得特别不舒服,那么丑的躯体,有什么好看的?要看也应该看像他这样肌理分明的身躯。

张营长不说话,尽量不瞅不该瞅的地方,免得尴尬。

乐韵瞅啊瞅,一点也不害羞,瞅了几眼,把背包背背上,踩着欢快的小碎步,得咚得咚的跑到假王同学身边,在他身边蹲下,展开自己的皮革针套,捏根铜针,轻轻的点了点他的眼皮。

“假同学,你再不睁眼,再不说话,我要下手了哒。”

一根针尖点眼,假王同学仍一动不动。

“装死装得这么像,我给打九分,但是,你不回答我的话,耽误我的时间,我很不开心,我不开心,你就别想舒坦了,小样儿,看针!”

假王同学装死的功夫真的特别到位,针尖刺眼,连眼皮也不颤,那忍功足以媲美忍者神龟。

他能忍,乐韵不想忍哇,目光闪电,玉手轻扬,手里铜针飞出,亮光所过,铜针以闪电般的速度钉在假王同学胸前,入肉三分,余下一截在外,随着他的呼吸,轻轻的颤摆。

铜针刺骨,假王同学四肢如被电流电到,抽搐了一下,肌肉骤然绷紧,浮肿的脸皮一颤一颤的抖动。

“?”张营长和几个兵哥哥在小女生说要出手时,挪开的视线齐唰唰的聚齐在她拿针的那只手上,睁大眼睛,想看她如何出手。

在他们热切的目光里,小女生如约出手,然而,他们谁也没看清小姑娘究竟是怎么出手的,只看见一点流光闪动,然后,那人肌肉颤动,再定睛一看,就看见一截黄铜色的细针扎在那人左胸,一颤一颤的动。

看到那颤动的针,几位汉子心尖也颤了三颤,感觉……好疼的样子!

燕行有双光照四方的龙目,他眼力好,也只看到小萝莉甩针的动作,但是,那手势难度太高,他根本说不出来是怎么样的手势,也模仿不来。

假王同学痛得肌肉乱颤,仍然装死,乐韵撇嘴:“我这手针法有个雅号叫‘万蚁噬骨’,后一针所造成的痛比前一针重一倍,每九针为一个阶,第二轮比第一轮痛苦翻两倍,以后依此类推,据记载,最厉害的人能承受住五九之针,接下来咱们继续试,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我的针硬。”

几个兵哥哥只觉后背冷风阵阵,万蚁噬骨,听起来好恐怖!

燕行眼皮微微颤了一颤,小萝莉说的针法,怎么那么像失传的华佗神针?

没人回答自己,乐韵懒懒的伸个小懒腰,站起来:“第二针来了,接好。”

哧-一点破空之声,亮光一闪而没,那枚细长的小针,轻飘飘的扎进假王同学右胸肌肉,与左胸的铜针形成对称,两两相望,相互摇手打招呼。

假王同学剧烈的颤抖,举头顶的手呼的一下抱向腹部,双臂手肘用力的抵地,摁着自己没打滚。

“……”汉子们额心隐隐见汗,好可怕,这才第二针。

张营长看向小女生的眼神带着几分忌惮,小女孩会古医针法,也难怪他们燕大校不惜用美男计,跑去青大结识小女孩,以求把人抢回来当自己人。

“不错,是块硬骨头,第三针,着!”

假同学痛得想打滚还能忍住,是个牛人,乐韵第三针出手,是根银针,银光一闪,长长的银针刺男士左腿背,与他的腿成平行线。

他的腿高高的弹起来,“砰”的砸地,如抽羊瘨疯的乱动。

“第四针。”

随着那银铃似的脆语,一根银针飞空,哧的钉在假王同学右脚背,他的右脚也弹起,再砸地,双腿乱抽,他承受不住,向左向右的辗转滚动,全身汗如豆。

“不说话,看第五针。”

死鸭子嘴硬?

没关系,她有二十几根针,足够他喝上几壶的,乐韵也确定,他捱不过二九之数,但凡能捱过双九之数的,都是敢为天下先的人物,能挨过三九之数的,都是特别人,古修者要达到筑基以上,普通人是挨不住的。

第五根铜针,针飞入肉,正正刺中男人气海穴处,铜针入骨,男人“啊”的惨叫出声,全身抽搐,肌肉如弹簧一样一收一缩,一弹一伏。

那声惨叫也惊得在座的汉子们头皮发炸,小心颤也跟着乱颤。

“有骨气,五根了,接着来,第六根,我想想,扎脸还是手……”

小萝莉笑咪咪的取针,几个兵哥哥虚汗微微,有种想逃的冲动,小女孩的针太可怕了,感觉他们对针有恐惧症了。

“……我……说……”熬不住折磨,男人颤抖着喊出两个字,说话时,嘴巴一张一合,那样子像一座山洞要倒塌似的。



众汉子被小女孩子的针整得反射弧有点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别扎,他愿意说了。”张营长看到小女孩子取出一根针虚空比划才反应过来,忙忙叫停。

“诶?”乐韵捏了铜针,睁着大眼睛,一脸呆懵:“他愿意说了?我咋没听见?”

“我……我说……”男人艰难的重复一次,声音比破锣声还难听。

“唉,那我岂不是不能再试针了啊?”嗷呜,她还想再扎几针试试,看看效果啦,那什么玉简上说扎到第九针,就是半死的人也能爬起来乱跳。

“小萝莉,先听听他说些什么,他说的不对,你再拿他做试验。”燕行慢悠悠的接过话,反正人在他们手里,不诚实,以后随时可以试针,想怎么扎就怎么扎。

“好吧。”就算还想再扎几针,本着天有好生之德的原则,乐韵将针收回皮革,再瞅瞅假王同学那副痛苦,蹲下身,捏住刺住他气海穴的铜针,轻轻一提,将针收回。

“我先收针,你要是撒谎骗人,我再重新扎。”

“我不……骗……你……”拔了一根针,男人的痛苦减轻,说话容易一些,口齿也清晰。

乐韵一根一根的拔针,按扎针的顺序倒着来,先第五根,再第四第三第二第一,拔掉针,捏在手里。

五根针离骨,假王同学肌肉一松,软软的瘫成狗。

燕行没有催人问话,解开背着的背包,摸出纸巾递给小萝莉,让她擦试针头。

乐小同学欣欣然的接过纸巾,拂拭针端,再用纸巾把针包起来,卷在皮革里,如果不用再扎人,针拿回去还得再消毒。

假王同学浑身是汗,湿了小内内,燕少不想让小萝莉看见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两小兵帮他把衣裤穿上,遮住不该露的地方。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兵哥哥们拿把椅子放好,将间谍先生扶去坐着,间谍先生两膝弯被踹骨裂,他自己不能正常行走。

重新穿上衣服,假王同学休息了几分钟,自己主动交待:“我本姓也是姓王,H南人……”

他声音沙哑,说话很慢,兵哥哥们用录音工具记录口供,王间谍自己说来历,他是混血儿,母亲是R国人,父亲是华夏人。

他的母亲是R国一个秘密组织的成员,与他父亲结婚,到他十六岁后假死失踪,实则回了R国,他从小由母亲教导,被灌输间谍思想,被培养成合格间谍,一直为母亲的组织效力。

燕少和张营长各问了几个问题,王间谍俱一一回答,包括真王修文的下落,问他盯梢青大混进军营来的目的,他看了看燕大校,又望望小女生,沉默的一下:“与燕大校有关……,上头让查与燕大校、柳大校从六月至今所接触比较多的人…最近的新任务重点就是……乐同学…”

啥?

重点……她?

乐韵一直以旁观者的态度旁听,听到间谍查与燕帅哥接触过的人,重点还是自己,她脸上的笑容僵化,燕帅哥和柳帅哥最近老往她身边凑,所以,连累得她从无辜人士变成了目标人士?

某教官意图废她双手,也是跟间谍有关,那一茬儿还没结果,这边又冒出一个,也牵扯到她,她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让她好好的大学生学变得这么刺激?

啊呜,被坏人盯上了啊!

想到自己的处境,乐韵整个人都不好了,气恨恨的磨牙:“你们为什么把我当目标,我明明是个乡下妹好么?我就是一个路人甲,盯着我干什么?”

“我……不知道。”小女生凶狠的瞪人,间谍先生想到她的手段,心里发毛,冷汗直冒。

燕行龙目微凛,如果……R国人重点查小萝莉,那么,说明王间谍的母亲也是R国山口组织旗下某个小组织人员,山中组织也接了任务深入神农山,如今那东西下落不明,但凡在某段时间出现在神农山某地的人都有巨大嫌疑,R国谍战人员查到小萝莉曾经出现在神农山,自然会监视小萝莉。

什么叫不知道?

怒,乐韵气得心口有火在烧,凶狠的瞪燕帅哥,都是他的错,他们好端端的往她身边凑什么凑,这下连累她被坏人盯上了,衰神,燕帅哥就是个大大的衰神!

怪力小萝莉突然炸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燕行心头一紧,生怕她又大发雄威,当众动武,全身神经调到了极致紧张状态。

“小萝莉,不生气了,等会练习射击,给你一千发子弹,行不?”

“……”磨牙,乐韵狠狠的磨牙,能不生气?她一个无权无财无后台的小三无人员,原本不会扯上家国大事,可以愉快的过大学生涯,就因燕帅哥蹦出来套近乎,她就成了坏人眼中钉,这就是人说的祸从天降。

“千发子弹嫌少,五千发够不?还嫌少的话,子弹随你用,再给两手榴弹给你扔着玩?”小萝莉化身怒目金刚,燕行急了,小声的许好处,帮她顺毛。

“……”军汉子们目瞪口呆,这个人……真是燕大校?会不会也被调包了?

间谍王:“……”感觉……好像触摸到了上头让他们监视小女生的真相,小女生能让军官们那么想方设法讨好,必定有他们所不知道的秘密,所以,她值得重点监视。

“好什么好?你以为给支破枪玩就能让我消气?”

“不是破枪,都是新式的,还有AK47系列。”谁说他们的枪是破的?明明是新的,全新的。

牛头不对嘴的一句,让乐韵脸都快僵化了,瞪了他三秒,抱着背包,起身,反向坐,以背对人:“你们聊你们的,免得我忍不住手想杀人。”

那咬牙切齿的声音非常明显,王间谍心头打了个冷战,生怕她又拿针扎他,他宁愿被捅几刀也不愿意挨针,小女生的针扎进肉里,全身从肉到骨头又痒又麻又酸又痛又胀,那种滋味令人恨不得立刻死掉以求解脱。

兵哥哥们冷汗,小同学,你这样负气真好吗?

小女孩没离开,无形中等于给王间谍极沉重的心理压力,他也不敢说谎,燕少等人问什么答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然而,他也只是个最普通的间谍人员,根本不知高层人员的各种行动计划和目的,他只依令行事,叫查什么就查什么,所知有限,说的也没多少有意义的东西。

张营长等人可不管有没意义,该挖的事还是要挖,说不定能从中破译出有用的信息,因此,几个人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问话。

事无巨细,问了足足四十分钟,暂时结束,有些事他们还要先去查验,以印证王间谍有没说谎。

虽说他一开始装死抗拒,吃了一顿苦头后态度较好,坦白从宽,燕少也宽容大度,让张营长通知医护人员给他治骨伤,当初他踢伤假王同学的腿,为的是防止他逃跑,现在人落网了,暂时跑不掉,等救回王修文,就算人跑了也没事,说不定还能顺藤摸瓜抓到更大的鱼。

问讯结束,后面的事由张营长负责,燕少陪小萝莉撤场,到楼房外面,他悄悄的观察小萝莉,小萝莉虎着脸,愁眉苦脸,燕行有点手足无措,小心翼翼的问:“小萝莉,你饿不饿?”

“我吃了早餐,又吃了一肚子气,不饿。”

“可是,我有点饿。”

“……饭桶!”乐韵憋了半秒,才嘣出两个字,那家伙早上吃了六个大馒头,一碗粥,四根油条,这才过一个钟又饿了,他是什么胃?

鄙视他一句,忽而眼睛亮了起来:“燕帅哥,你说子弹想用就用的话还作数不?”

“作数,当然作数,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靶场练枪?”小萝莉目清眼亮,笑容又回到脸上,燕行暗中舒了口气,还好,没翻脸。

“好啊好啊,走!走走,快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