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不玩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次近距离的听枪声,再之枪弹力也很大,连射十发子弹,乐韵的耳朵被砰砰音震得嗡嗡响,肩膀也被震得酸疼酸疼的,一手抱枪,一只手先揉耳朵后揉肩的揉过不停。

她耳朵还没适应外界声响,所以也没空管标靶那边的事,揉着被反震得酸痛的肩,整张脸纠成一团,秀气的眉毛揪成两撇。

小萝莉站着没动,燕行大步流星的两步走近,查看她无受伤,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悲催样,又好笑又忧心:“小萝莉,有没哪不舒服?”

一般情况下第一次玩枪,大部分人总有点不适,他大概是因为天生喜爱军械,他当年第一次接触枪支还好,除了开第一枪被声音震得耳朵有点不太舒服,没其他不良反应。

此刻,燕帅哥的声音钻进耳朵,也没以前那么悦耳动人,听起来也带着沙哑和杂音,乐韵苦恼的撇嘴:“枪声好大,我耳朵快聋了。”

小萝莉难得会以撒娇式的语气抱怨某事,这当儿露出一副女孩子才有的娇态,燕行看得心花绽放,忍着笑意,柔声安慰:“第一次玩枪,先射一发弹就该先休息一下,等适应再续续,这么快连发十弹,耳朵接二连三受到紧密的枪支冲击,必然有些难受,先休息休息,等会再玩。”

乐韵苦着脸应了一声,也不看现在在哪,一屁股坐下去,把枪放腿上,自己匀出手搓揉耳朵。

燕行站着,等那位中士抱着标靶一脸怪异的表情,他无良的笑了起来:“怎么了?一枪没中?”

“不!”抱着标靶的中士,将标靶递给长官,脸上的表情五味俱杂:“长官,您看,传说中的神枪手诞生了!”

军营所用标靶有多种,给学生们标配的是木制标靶,为体验一把当学生的感觉,军士用的标靶也换上了一批木制的,因此专用靶场内也是木靶子。

木牌面上漆上白漆,画有圈圈,每中标都能留下痕迹。

军士举起来的标靶上有一圈小孔洞,那一圈儿孔洞正正击中十环与九环的界线圈内,十个小孔分布在界线上,围绕十环区域形成一个圆。

凭听力,燕行就知小萝莉射中几枪,远远看去也知环数不低,当中士小兵把标靶递来,他举目一瞧,龙目骤亮,嗬哟,真是个小神枪手呀!

“不错不错!这准头,满分。”目测弹洞位置,准头精准到需要拿刻度器来计算每颗子弹在圆线上的分度刻线是多少分。

“小萝莉,能不能全部一枪中红心?”

“能啊。”乐小同学一脸不以为意,中红心有什么难的?像她这种将子弹保持在圆线上的射击方式难度更高好么?

小女孩语气那叫个云淡风轻,饱受打击的中士硬着头皮问:“枪枪中红心,难度没难度吗?”

“没难度啊,用这种枪,百米以内想打哪就打哪,枪枪射红心没什么技术难度,换你配制的那种,二百米外也能做到百步穿杨。”

“……”中士已经说不出话来,二百以外还能枪枪中红心,这是什么概念?

不是他们没人做到,但请注意对象是谁,他们好歹是入伍两年以上的老兵条子,练了不知多回枪,子弹没用一吨也用了半吨,二百米中标靶属于必须的,可眼前这个是女孩子,还是第一次拿枪的女孩子!

一个女孩子第一次上射击场就能做想打哪就能打哪,你说,教他们这些苦练枪法N回的兵哥哥的脸往哪搁?

中士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天才都是不可理喻的!

“小萝莉,二百米外,你也能做到想打哪就打哪?”燕行也掩不住讶异,二百米与一百米可不是增加了一百米那么简单,每增加一米,难度也是相对应增加,多一百米,等于难度增加好几个台阶。

同样,在一百米以内射击与二百米以内射击所代表的意义也是完全不同的,在执行任务时期,能远距精准的击中目标,比近距离接近目标再射击自身的安全要高很多很多,在一定程度上能大大降低己方人员的损失。

“想打哪就打哪取准于武器性能,武器精良的话,三百米以外也没多少问题。”耳朵舒服多了,乐韵抱起枪,爬起来又去放子弹的地方。

中士彻底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抱着标靶,飞跑着送它回原位。

燕行步趋步跟的跟着小萝莉,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浓如烈火,天才啊,一个枪法天才,若当狙击手,必定是所向披摩,出手万无一失。

这样的人才,莫说用抢的,就是用绑的,也必须要把人绑进部队来为国效力,才不枉负她的天赋。

燕少心中飞快的算计,要用哪种方式才能成功的把人绑进部队,要能抢到人,还不让她反感,那是件技术含量相当高的事。

“小萝莉,精准度这么高,有没秘诀?”

“没有,全凭直觉。”秘诀?完全没有好吗,她摸到枪,扫描一眼就知哪里有小毛病,举枪瞄准,直觉上就知哪个角度能百发百中。

“直觉真是可怕的东西。”燕行沉默三秒,自我解嘲的嘣出一句。

“正解。”

燕行:“……”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安抚一下他受惊的心吗?再转而一想,拉倒吧,想听小萝莉安慰,除非是看到谁气到快暴走的情况,而且还要保证是友好关系,如果是敌对关系,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她不火上泼油就不错了。

乐韵跑回放子弹的地方,再次麻利的装弹,这一次满弹三十发,看到兵哥哥回来了,在二百以外举枪射击。

砰砰砰一阵暴响,再之风平浪静。

这次不等中士行动,燕行如疾风掠地,疾行而去,跑到标靶旁验看,嘿,不得了,那块标靶红心一个黑洞,之外就仅有靠红心的地方挂了四个洞,三十发子弹,二十六弹中红心,四颗无限接近十环中心。

他风一般的跑回小萝莉身边,目如火炬:“小萝莉,三百米外试试。三百米二十发中红心,给你用95式步枪试枪。”

“……”中士摸摸自己配戴的家伙,无语望天,他敢赌,长官要用95式步枪,必定是用他这一支。

“我试试。”乐韵跃跃欲试,燕帅哥给她用的枪也是军训学生用的枪,85式自制步枪。

85式曾经装配全军,现军中装配基本普及新研发的95式枪,因为有些兵种有些特殊要求,所以在装配95式后,85式也仍保留。

乐韵很想摸摸新式95式步枪,那种枪融合之前数款枪支之优势,也结合了AK47的长处,杀伤力与火力极强。

这一次换一块标靶,仍然是站式射击姿势,当乐小同学三十发子弹出膛,燕行再次一溜烟儿的跑去检验成果,那块干干净净的标靶上,红心被烧穿一个黑漆漆的洞眼,靠近红心边的地方有五个弹眼。

三十发弹,二十五发中红心,五个无限接近红心的十环。

他跑回小萝莉身旁,神采飞扬的拿了中士配枪给小萝莉:“四百米,三十发弹能中二十发,现场的各种枪支随你挑着玩。”

中士冷汗狂飙,长官,车上还有AK47系列的新版狙击枪,您允诺小女生这样的事,真好吗?

抱住95式枪支,乐韵笑得见眉不见眼,左摸西摸,将每个部位抚摸一遍,顶着甜蜜蜜的笑脸,坐在地上,咔嚓咔嚓,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拆缷。

中士:“……”那是他的配枪啊,竟然被个小姑娘分尸了!好心痛!他的心啊,痛成了两半。

燕行:“……”遇上爱玩拆缷的小萝莉,怎么办?

他就奇怪了,小萝莉怎么会拆?

国防教育知识以56式制枪为蓝本做讲解枪支,85式是从旧式制枪发展而来,所以有些地方略略提点一下就行了,课堂并没有讲解95式,可小萝莉拆起来跟拆豆腐架似的容易。

她拆得开心,燕少看得郁闷,小萝莉学习能力这么强,简直……太让人没成就感了!真的,他原本还想当回老师,让小萝莉崇拜一下,结果,射击要点,不用他讲,枪支知识,不要他讲,他一个军中有名的枪法好手,每次去其他军营,兄弟营团们巴巴的求着他传授经验,到小萝莉这里完全成了摆设,这对比,让人分分钟崩溃。

乐韵兴高采烈的拆缷枪支,她不怕会拆坏,一来她不可能会弄坏零件,拆了当然能装上去;二来,就算拆下来组装不上也没关系,不是有燕帅哥嘛,让他收拾烂摊子就行啦。

心里无压力,拆起来特别的卖力,凭着一双比X射线还好用的眼睛,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各个环节的连接点,知道该从哪下手,三下五除二,不出片刻就把一支漂亮威武的枪拆成一堆零件,还是那种再也拆无可拆的程度。

两位男士看得眼跳心跳,跳啊跳的跳个不停,就那么心惊肉跳的看她重新组装,看她麻溜的把零件凑组起来,那速度与拆枪的速度一样的快,两人眼睛越瞪越圆,眼珠子差点掉地上去。

简直……

两男士突然找不着词来形容心情,遇到这样的鬼才,分分钟被打击得想自爆,你说,让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这年头,人比人,生生会把人逼得嫉妒疯。幸好啊,幸好他们不跟她同年龄,跟她不是同学,否则,在她的天才光环下,绝对会郁卒。

成功将枪支组装完成,乐韵拍拍枪管,把子弹一一装进枪匣,笑嘻嘻的爬起来,得得咚咚的跑向另一个标靶。

两男士提起弹箱,拿了两支步枪,紧跟其后,跑到靶位,看小女生正儿八经的站稳,做个漂亮的射击姿势,那优雅又傲然的站姿,霸气十足。

砰-

子弹飞出枪管的那声响,响亮而厚重。

离得近较的一些士兵,忍不住望向长官的方向,看到的仍然是长官站着,小女孩在射击,一个个表情精彩绝伦。

风景那边独好,兵哥哥忍不住就停下射击练习,抱着自己的枪,遥望,听那枪声砰砰砰,感觉激情在自己胸腔奔腾。

95式制枪的后力也不小,三十发子弹用光,乐韵再次揉肩膀,耳朵倒是适应了声音的冲击波,肩膀却被撞得很疼。

燕行再次疾飞而去,跑到标靶那儿观看成结果,越看越震惊,不得了,了不得啊,四百米距离,二十八弹中红心,两弹击中十环,这成绩,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足以笑傲军营后起之秀。

柳某人若在此,只怕会当场送上膝盖。

此一刻,燕行心中如沐春风,他的神农之行虽然铩羽而归,但,他挖掘出一个潜力巨大的天才,他所受的身伤也值了。

心情欢畅,飞步奔回小萝莉身边,笑意如花,向她报好消息:“小萝莉,你的成绩比我预测的还要好,二十八弹中红心,二个十环,我说话算话,想玩哪种枪?你自己挑。”

中士震惊的仰望长官,声音都不太稳:“长官,那是真……真的吗?”

95式制步枪的射程就是四百米,四百米外中红心,那枪法足以值得仰望,如果在射击移动目标时也能如此精准,那么,妥妥的足以担挡一支队伍中的狙击手,成为中流砥柱。

“你可以去看看。”燕行微微一笑,风华绝代的容颜,惊心动魄的摄魂之美,让人心生摇荡,见之倾倒。

中士被长官的笑晃花了眼,下意识的飞向标靶,去查看真相。

“不玩了,没意思。”枪也摸了,靶也打了,最初的兴奋感过去了,乐韵的心情已由最初的激动变为平静,将枪塞给燕帅哥,表示不玩了。

“怎么不玩了啊?”小萝莉没有惊喜,燕行愕然,军训学生们能坚持住枯燥的训练,就是因为有打靶练习,小萝莉有机会尽情玩枪,怎么不激动的?

“枪支大同小异,只要弄懂其中一个款式,其他的也能很快研究出细微变化,打靶体验我也体验过了,耳朵都快震聋了,肩膀也撞疼了,不玩啦。”

“那,你想去哪?”小萝莉不按牌理出牌,燕行有点摸不着她的思路。

“我去找同学们,看他们训练吧,等到下午就可以回学校。”

“等一下我,我们一起走。”燕行没反对,小萝莉兴趣缺缺,强留下她只得适得其反,不如由着她的性子,让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中士跑去标靶那边查看一番,发现果然如长官所说,他怀揣着震惊又飞跑回长官身边等候命令,当长官将枪支还给他,他老半天还反应不过来,就那么傻傻的看着长官带着小女孩慢吞吞的走向靶区大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