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怎么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官来了,又走了,来去如风,靶场的军士们老纳闷了,不是说长官陪小朋友练枪法,为什么打了几枪就跑?

当长官带着小朋友走得快到靶区门口,远远围观的一个班的兵哥哥们一拥而上,围住中士问长问短,问长官和小女孩怎么就那样走啦,问小女孩打了多少环,他们潜意识里认为必定是小女孩枪法太烂,所以没什么兴趣。

“你们自己去看标靶吧,看看你们就知道了。”被围攻的中士从震惊中回神,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让兄弟自己去看成果。

云里雾里的一帮兵哥哥狂冲而去,当他们跑去看小女孩的射击成绩,中士抱枪支,拧弹箱,一口气狂奔回军械车旁,免得再次被围观。

一帮兵哥哥一窝蜂似的涌至小女孩子练习的标靶那端,兴冲冲的看环数,结果一瞅,卧槽,这是什么?

兵哥哥们第一想法是:眼花!一定是眼花看错了,所以,大家下意识的做了个特别蠢萌的动作——揉眼睛,揉揉眼睛再看,特么的,不是眼花。

那么,谁来告诉他们,这成绩是什么得来的?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是长官的成绩,因为他们看得清楚,长官根本就没动枪,全程就小女孩子一个人抱着枪打靶。

“这一定不是真的!”

兵哥哥们自我安慰着,狂冲第三块标靶牌,涌到靶旁,急切的看靶面,卧槽!又是正中靶心与十环!

一干军汉们感觉心脏跳得有点快,快得有点反常,所以,再次如狂风过境,冲往第二块靶,跑近一瞅,我……

心中有一百头草泥马跑过,踩得青年兵仔们心泞落成泥,大家大眼瞪小眼的瞪几眼,冲去看第三块靶牌,然后,嗯,大家连卧槽都喊不出来了,再跑去最后一块也即是小女孩第一次打的那块靶,那么一瞅,个个目瞪口呆,就那么站着仰望天空,心中泪流成河。

一个小女孩能达到这水平,你说,他们有何颜见江东父老?

啊呜,再也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饱受打击的兵哥哥,悲愤的抹了把眼泪,谁也不说话,也没脸再问小女孩为什么不玩了,冲回自己的靶位,端枪发愤练习。

燕少携同乐小同学从容来,从容去,完全不在意兵仔们怎么看待他,他一路察颜观色,观摩小萝莉的表情,揣摸她的心思。

揣摸着揣摸着,走出靶区大门,有高墙阻挡,靶区内传来密集的枪声也变得轻了很多,硝烟火味也淡了。

走得离靶区有十几米远,小巧玲珑的女孩子磨磨蹭蹭,一步三挪,边走边数蚂蚁,走得比乌龟还慢。

小萝莉一反常态的磨蹭起来,燕行心中冒出无数问号,就是搞不懂她又咋的了,看她万分不愿挪步的样子,他只好不耻下问:“小萝莉,是不是还想回去玩?”

“不,”乐韵果断的摇头,一脸希翼的瞅着高大英俊的青年:“帅哥,我能不能挖点药草带走?”

嗯?!

问号感叹号,燕行惊奇的打量小小的可爱女孩子,她连玩枪的机会也不要,却因为药草挪不动脚,这是什么道理?

药草比枪还有吸引力?

心中一秒闪过N个惊疑,他举目四望:“这里有你想要的奇珍异草?”

军营校场分为营区,训练区,野外训练区,靶区,岗区,岗区是兵防区,营区是生活住宿区和平日自由活动区,训练区就是日常训练区,靶区和野外训练区相连,最宽的也是靶区和野外区。

靶区和野训区域从不做人工打理,原本有什么就由着它有什么,杂草杂树自由生长,石块土堆,水塘或小溪,保持自然原貌。

没有人工打理的野外区杂草丛生,小动物们自生自灭,有些地方也不乏虫蛇出没。

要说药草,燕大少也认得几种的,比如,那边杂草里就有一些车前草,茜草,苦菜花,蒿草,有个地方还有几棵败酱草。

“嗯嗯嗯,有好多种药草,想挖。”神农山是座植物园,遍地药草,但因地理位置的原因,药材也属南药,有些药药效比不得北方的药草,看到满地长着的北方药草,不挖点走,实在太对不起它们了。

其实,青大学校里有些地方也有药材,还是乔木类的,可是,乐同学不敢去取汁截枝,那是风景树,不能破坏。

燕行俊脸上的肌肉抖了抖,默默的叹口气,真有不爱枪的人啊!

他表面装作平静的点头:“你想挖就挖吧。”反正军营用药也是去专门医院拿,因为这个营地没有随军军医,所以从来没有就地取材,利用过野生药草。

“真的可以挖?”乐韵的眼睛嚯的亮了,整张脸阳光普照。

给点阳光就灿烂,答应要求就露笑脸,燕行瞅着那张甜蜜蜜的圆脸,面对那双比雪山冰池里捞出来的宝石还清澈的明眸,那点因她不爱枪更爱药草的郁气不知不觉一扫而空。

“挖吧。”他脑子里冒出一句形容词——学医的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天才都是疯子,小萝莉也是个中医疯子,爱药草不爱枪的小疯子。

“好耶,我挖药去了,燕帅哥,你是好人哇,大大的好人!”乐韵欢天喜的跑向路旁,跳进草丛里,扒拉杂草。

又得到一张好人卡,燕行哭笑不得,莫可奈何的跟进草地,蹲下身,看小萝莉找到了什么宝贝,扒开草儿,露出一棵长鸡心形叶子的东西,他觉得它可能认识他,他不认识它。

小萝莉拨开杂草,找不着工具,折了一根草杆撬土,没两下就断了,英俊美貌的大校看不过去,掏出自己的多功能军刀,用挫指甲的刀片帮她撬挖。

“大好人呐。”绿色植物挖了出来,乐韵抖去药根上的泥土,眨巴着星星眼,毫吝啬口水,给帅哥一个超大的笑脸。

又得一张好人卡,收到当天的第二张好人卡,燕行也是深深的醉了,看她回填好挖出来的小土坑,转身又扒开草丛,他干脆把军刀给她。

有军刀当工具,乐韵如虎添翼,撬挖出药草,回填,朝下一个目标前进,她挖一回药草放下先前挖的,走时又拿起来,反反复复。

燕少看不过去,帮她拿药草,怕把她的药草弄坏,弄点青草树枝垫底,放在自己胳膊弯里,抱着药草跟着她不停的换地方。

观察一番,他也摸出门路,小萝莉挖药草有她的原则,一般逢三挖一,逢五棵以上才多挖几棵,从来不会把一个地方的药挖光,总会留下来一些来让它繁衍,有些药她割断一截枝带走,不挖整棵,有些只取一点根。

小萝莉挖得爽了,逢药收,简直见青就挖,所过之处有如蝗虫过境,她兴致勃勃的停不下来,不停的漫山遍地寻找目标,离营地的方向越奔越远,朝着小山头的方向前进,前进……

挖了约一个钟,燕大少手里抱得大大的一捆药草,乐小同学不好意思总让帅哥帮自己当搬运工,割来藤条,绕成一个圈,再做成一个圆筛子,捕上一些草杆,拴上当提手的藤条。

她本来想自己提,挖到药草丢藤筛子里,方便提着跑,燕某人管不住自己的手,提着藤筛子,体验那种当挖药人的快乐心情。

于是,谁若跑去野外训场溜跶,就能看见一个穿训作服的孩子,背着一只背包,满地乱蹿,这里挖一阵,哪里去钻一阵;

一个英俊帅气的美貌青年,也背只背包,一手抱捆植物,一手提只藤条圆篮子,他跟着乱蹿的孩子东走西停,那画面特别的和谐。

一个当搬运工,一个到处找药,两人走走停停,越来越远。

靶区内的学生,怀抱钢枪,热火朝天的训练,练习潜行、蹲行、爬行,三合一的混合训练,发橡胶子弹,一个班一个班的练射击。

学生们慷慨激昂的上场,以训练要求奔跑、滚地侦察,匍匐前进,摸到靶位,趴地射击。

橡胶子弹虽然是假子弹,也有一定的杀伤力,子弹飞到标靶上,留下红色痕印,至于环数就难说了,有中五六环的,有三四环的,也有脱靶的。

国防生还好些,他们之前就拉进军营正式练习过,有过拿枪的经给,一般五发子弹能中个七八环。

医系一班的同学打完靶,特别惦记小萝莉,小萝莉一去不回,也不知道练得怎么样了。

打完橡胶弹的学生自己总结经验,还没进行的,有的旁观,有的自己训练;等一个营人员试完橡胶子弹,各班开小会,到十一点半,开饭。

一个营八百多学生,不可能有座,都是取了餐盘坐地上吃,就连老师们也不例外,以此体验当兵在野外的辛苦生活,当然,学生们幸福多了,部队野外训练,有时根本就没有热饭吃。

吃完饭坐着休息的当儿,大家终于看见燕大校的那辆猎豹回来,那车慢悠悠的开到餐帐旁边,特别的不讲理,开进一个能遮阳的帐蓬里。

坐着开小会议交流意见的老师们,特别的无语,燕大校这是拉仇恨么?而做了拉仇恨的事的燕大校,从容淡雅的下车,还拉开各扇车门,让车子里通空气。

李指挥等人看到从副驾座爬下来的小学生,内心那叫个好奇,小学生小脸红朴朴的,清亮的双眼笑意盈盈,那喜形于色的模样叫人嫉恨。

李指挥先撇下众老师和教官,走向燕大校,迎着英俊美艳的青年大校,笑容微微:“燕大校,有没好消息?”

“有啊,”燕行看向还在车旁不放心的测试车子里通不通风的小萝莉,艳丽的容颜绽放出如雪花般的笑容:“好消息两个,一个是早上的事有眉目了,功劳仍然是乐同学,第二嘛,青大藏着一个神枪手,想必机械系一定会欢迎乐同学的加入。”

“小同学枪法很好?”李指挥聪明的没有问第一个好消息,那件事目前只有少数学生和他们老师教官们知晓,大部分学生还不知,所以不宜宣扬,以免闹得人心惶惶。

“乐同学在军械上的天赋远超你我的想像,就算是我,当年第一次打靶也尚不及她的水平。”燕行意味深长的冲李大校笑,这样的军械天才,青大就甭想留了,她该去学习枪械,为国家的军事科技发光发热。

“……”李指挥颇有几分郁抑,燕大校是决定不惜代价抢乐小同学了吧?你说,学校好不容易挖来一个天才学生,你们一个个都跑来抢人,这样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李大校,请重新按排一下学生打靶的进行顺序,把乐同学的班级调到最前面,打完靶,我带乐同学先回校去有事忙。”

“没问题。”李指挥也猜到燕大校所说的事是什么事,满口答应,知道他燕大校还没吃饭,他也不耽误人家用餐,跑去与教官、老师商议临时变更学生上场打靶的班级顺序。

燕少和李指挥说几句就去找厨师,学生们和老师们都用完餐,做厨的工作人才有空吃饭,好在备有足够的餐食,因此,燕少和乐小同学晚回也还有份子,就算没有也关系,他们可以去军营食堂开小灶。

乐韵守在车旁,车子开动时,车内是不热的,熄火后车内温度跟外面不一样,开了车门,风不一定能进去,她站着等几分钟,确定温度不太高,不会闷死她的药材才放心的跑向燕帅哥。

两人抱了厨师们分配的餐盘,坐到阴凉的地方用餐,在开吃前,乐小同学默默的把自己的米饭分一半给燕帅哥,还分他大半菜。

众人:“……”感觉,好怪异!

他们感觉很奇怪,偏当事人浑不在意,而且,燕大校不仅没嫌弃,还欣欣然的接受,眉眼间尽是温和的笑意。

被光荣誉为饭桶的燕少,因为小萝莉怕他吃不饱分他一份饭菜,他心里乐开了花,因此哪怕饭菜味道一般般,他也如吃山珍海味,胃口好得不得了。

李指挥暗中观察,也发现一个问题,小同学吃饭时把餐盒放膝盖上,以右手帮扶,左手拿勺子,说明她的右手可能还是不能用力,他有点担心小同学,她右手不能用力,打靶怎么拿枪?强行拿枪上场的话,会不会加重骨伤?

他心中担忧,又不好明说,那边,燕大校饱餐一顿,自己洗了盘子,还帮小同学洗餐盘,两人再慢悠悠的走向学生群。

医系一班的男生看到小萝莉终于回来,兴奋的围着她分享他们用橡胶子弹打靶的成绩,大多保持四五环,有一位只得二环。

到休息时间差不多了,韩教官回学生群,将枪支给乐同学,通知学生们一会打靶顺序提前,再三叮嘱领到子弹上弹后注意安全,万万不能把枪管对着别人,以免擦枪走火。

乐韵拿到自己的枪,检视一番,听完教官的叮咛,不客气的再次咔嚓咔嚓拆枪,这次慢一些,因为她“记”得自己右手有伤,要装出右手仍然不能用重力的样子,只能用膝头帮忙“拿”枪,左手当拆缷主力军。

小女生旁若无人的拆缷,韩教官怔住了,李佐和国防生们偷偷的留意着小女生的一举一动,看到她的动作,不约而同的站起来,齐唰唰的盯着她,一干人的脸色越看越难看。

小女生拆枪的技术,比他们更专业!

当看到小女生把枪支拆成零件,又一件一件的组装起来,孙士林比吃了苍蝇还难受,当初他们被拉进军营,练习了一天,才在不损坏零件的情况下成功的把枪支拆缷完,反复练习两天才能成功组装起来。

而现在,小女生只去了半天,就当她半天在练习拆枪组装枪,也仅只半天时间,可她却能完整的反枪拆了、重组,这简直是打他们的脸!

国防生们大部分人的脸墨黑墨黑的,心里相当不是滋味,小女生越优秀,相反就反衬出他们的笨拙。

“小萝莉,你,把它拆了?”

“小萝莉,你你你拆了它又组上了?”

关云智等人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反应过来,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小萝莉,脸上的表情那叫五彩纷呈,变化万端。

“对啊,原本的枪不太适合我的习惯性动,我校正了一下。”乐韵摸摸重新组装好的枪支,笑咪咪的解释。

各人各人的习性,不同的人,用枪的习惯也不同,一点微小的差别也能造成准头差别。

枪支有专门的校正员,校正员校正的枪支适应于大部分人群,遇上特殊人群,做针对性的校正。

“你个妖孽!”

男生们咬牙切齿的嘣了出一句,同样学理论课,同样军训,小萝莉学一样精一样,这简直是要分分钟逼疯他们这些同班人的节奏。

讲真,如果不是他们心理素质好,他们早就被打击得崩溃了,可是,饶是心理素质再好,有时也想抓狂的。

“人家不妖啊,人家是萌萌哒的小萝莉。”

“哼!”

男生们气呼呼的用鼻子哼哼,你还不妖孽,青大就没妖孽了。

韩云涛默默的深呼吸,敛去心中翻涌的情绪;李佐观看了整个过程,不经意看到燕大校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他心头一凛,立马叫所有国防生集合,训话。

李少校的训话还没训完,押运军械车的进靶区,一辆运送弹药的厢式货车,由八个兵哥哥押运。

运输车停稳,全副武装的兵哥哥们守住车,开了车门,等着发放弹药。

军训班级按顺序去领取弹药,先发放一批,让最先上靶场的班级先领,只发放十个班级,又锁上车门。

各班教官带人领回弹药,拧到靶区,最先上场的班发子弹,一人五发弹,一个不多,半个不少。

医系一班的学生排第一上场,因此最先发放弹药,各人领到弹药,装弹上膛,到靶区就位。

李指挥和还那些暂时有空看热闹的老师和教官也到医系一班后面,等着看看小同学的枪法有多神奇。

燕行站到小萝莉身边,看向稍远站着的李佐:“李佐少校,带国防生近前来,让他们开开眼界。”

李佐没有拒绝的余地,带国防生到燕大校身后位置,就近观看,国防生们脸色不好看,却没敢说半个“不”字。

“男生们先来,小萝莉最后压轴出场。”燕行为了给国防生们一个教训,决定他们看一场单独表演。

医系一班男生气昂昂的想仰天长吼,长官,你叫了这么多人来围观,让我们变成猴儿似的表演,这样真好么?

“男子们,你们好好表现,表现得好,再给你们增加十发子弹。”

“哇,真的咩?”

医系一班男生激动的心潮澎湃,哪还管得了是不是有人围观,忘情的欢呼。

乐韵无语的叹气,燕帅哥是就是专为她和同学们拉仇恨的,真再奖励十发子弹,其他班学生还不嫉妒死她们班?

“准备就位,表现得差,扣掉五发弹。”

轻飘飘的一句,犹如一盆冰水泼头,群雄激昂的一拨男生,高涨的情绪瞬间熄灭,默默的抱着枪流泪,长官,不带这么残忍的!

男生们平静了,韩教官喊:“各就各位!”

一群男生向下一趴,快速做好射击姿势,当听到一句“身击”,嚓嚓拉下板钩,倾刻间,砰砰砰的枪声不绝于耳。

晴日阳光刺目,那飞出膛的子弹,反折射出阳光光芒,如流星飞向标靶,真是快如闪电,一闪而逝。

一人五发子弹,根本不够打,不过眨眼间砰然声止,只有硝烟之味还在弥漫。

打完枪的男生,有些被声音给震得还回不过神,有些爬起来揉肩,用橡胶子弹与用真弹还是有差别,真枪实弹,后座弹力更大,枪托撞得肩膀发麻。

乐韵视力好,哪怕隔着一百来米,也能清晰的看清标靶,一溜儿的标靶上都有洞孔,没人脱靶。

一轮结束,韩教官让学生们让位,被吼起来的男生们顾不得肩疼,飞奔着跑到小萝莉和燕大校身后。

男生们全涌过来,眼巴巴的瞅着小萝莉,燕行也抵不住那些眼神,用大家听得到,又不显刺耳的声调询问小女孩子:“小萝莉,二百米,有没难度?”

有个要将自己推到风尖浪口上去的燕帅哥,乐韵这时也发作不得,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的给一个字作回答:“无!”

“三百米?”

李指挥和教官们国防生们愕然,85式制枪的有效射程就是300米,燕大校要求三百米距离射击,是上靶就算枪法好?

得寸进尺!

冷冷剜燕帅哥一眼,左手抱枪转身就走。

燕少眉眼含笑,帮她开道。

后面的老师和学生们也飞快的向后退,一直退到三百之外,再次站成一个圈,还有些学生也跑来看热闹,顿时里一层外一层,围了好几层。

站到三百米线外,乐韵举枪,拉开保险,以左手承担枪支重量,右手拉动扳钩,不拖泥不带水,不迟疑不呆滞,干净利落的开了枪。

之前的硝烟哨还没散,新的硝烟味与砰砰砰声响同生,那点点金属冷光,于万众瞩目中映日而飞。

偏吧偏吧偏吧,偏到靶外去!

当一点冷光自眼前划过,众多国防生暗中祈祷子弹偏靶,最好来个脱靶最好,好让那个讨厌的女生颜面尽失。

闪闪的金属冷光划过空气,没人看清它去了哪里,在人与标靶之间的空气里除了硝烟味与阳光,便再无旁物。

肩膀又被虐了一次,乐韵打完子弹,将枪管还冒着热气的枪随手塞给身边站着的燕帅哥,以左手揉肩,小脸皱巴巴的皱成团。

抱住小萝莉丢过来的枪,燕行略感不忍,85式的后座力不轻,小萝莉那么粉嫩,必定会撞得很疼,想来她不喜欢玩枪就因为射击时会挨反弹力撞到自己。

“小同学,你的手有没关系?”

李指挥发现小同学右手垂放在一侧,关心的询问她。

“问题不是很大,就是右胳膊被震麻了,有点痛。”乐韵皱成团的小脸努力的放松,对老师笑,

“步枪反弹力很大,手伤没好又用枪,有可能会震到伤,回去到校医院再拍个片,明天不用去军训,再休息一天,后天能参加汇操就圆满了。”

小同学明明疼得脸都快皱成饺子皮,还强颜欢笑的把痛轻淡描写的带一言带过,李指挥看得特别心疼,爽快的给她开绿灯,让她好好休息养伤。

“嗯。”乐韵乖巧的点头,心里乐开了花,军训总指挥给自己放假了哇,啦啦啦,明天不用去操场流汗,可以美美的窝在宿舍里看书,简直不能再幸福。

燕行:“……”李指挥又抢了他的机会,他本来想以今天射击用了重力手不堪重负为借口给小萝莉争一天假,结果李指挥官主动开绿灯,他又白白的错失刷好感的机会。

戴同学与关同学等男生呼啦啦围住小萝莉,问需不需要他们帮按摩,讲真,他很想帮小萝莉搓搓胳膊搓搓肩膀,就怕美军官大人发怒以眼神秒他们,长官的眼神特别凌厉,他们不敢直视。

手明明好好的,还得装作右手有伤的样子,乐韵装得特别辛苦,好在想到明天还能休息,心情美得如飘云端,至于许多国防生们嫉妒的眼神,她直接忽略,谁想嫉妒就嫉妒吧,反正不会少块肉。

李佐不用燕大校吩咐,亲自去看靶,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跑到标靶前,连气也来不及喘一口便先看标靶,那块干净的靶牌上只有红心被洞穿,其他地方不见一个弹眼。

他那口急喘的粗气就那么卡在胸腔里,堵得胸口阵阵发胀,手脚不由自主的僵硬,一张脸比有人叫他吃屎还难看。

定定的盯着标靶看了足足有半分钟之久,瞪得眼睛胀痛,李少校才沉沉的吐出憋在胸口的那口气,强忍着心头的酸意,拆下标靶,带着它跑回靶位区。

当教官回来,国防生们见他脸色沉郁,以为女生成绩不佳,心中暗自高兴,而老师们只诧异的看了李少校一眼,并没有多少担心,燕大校能那般声势浩大的让人围观,必然有绝对信心,所以用不着担忧,再说小同学是女生,三百米的射击距离又在85式枪的最大射程距离,只要能打个八九环就不丢人。

“李少校,别卖关子,让大家瞧瞧小同学成绩如何。”少校教官近前来,夹着标靶并没有立即让大家看,李指挥笑呵呵的催促。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很紧张,屏声静气的等答案揭晓。

李少校憋国防生一眼,将标牌递给军训总指挥官李大校,面容严肃:“青大学生藏龙卧虎,令人佩服!”

难道成绩很差?

少校教官的语气有点酸,老师们心下惊疑,怀疑他说反话,齐唰唰的望向那块标靶,因为靶牌的角度问题,他们没看清究竟打多少环。

李指挥笑容未变,伸手抱过标牌,摆正竖起来,正面一瞅,惊喜的欢笑:“哎哟,不得了,枪枪红心,百发百中呐,小同学,好样的!”

“李大校,让我们看看!”

老师和教官们也好奇的伸长脖子,当李大校把牌子举起来,大家也看清了,标靶中心被戳出一个大洞,中央被洞穿,红心边缘四个方向各留下小半个弹孔的小洞。

四个洞孔的位置均匀的分布在红心四周,四个弹孔残痕与被戳穿的红心形成一朵四瓣梅花形状。

如此一来,就算有人想怀疑说只有一枪中红心也没道理,因为五发子弹痕迹明显,弹弹有迹可寻。

也正因为如此,李少校在初见弹痕的那刻才那般惊骇失态,那一手枪法,好得连他们这些正式军人也望尘莫及。

军中枪法好的人多了去,三百米距离中十环的人不说一抓一大把,每个营都能挑出十个八个,然而,让人做到这样,让弹孔均习的分布在四个方位,又保证是在红心之中,那难度太高。

众教官:“……”学生比教官水平还高,这……简直无颜直面学生。

小萝莉一手好枪法震住一帮人,燕行掩不住满心骄傲,这人才是他挖掘出来的,理所当然要归军队,最好的去处就是他的特种队,放别的地方他不放心,放他队里,是他队友,跟他做搭档最好,有他罩着,谁也别想抢人。

李指挥和老师们也骄傲不已,拿手机的,举相机的,赶紧拍照留纪念,这么神奇的成绩,必须拍照留档,以后也好做蓝本教育下届新生们,激励学生们好好学习努力向上。

五发全中红心?

原本以为女生成绩一般般的国防生,好像被雷击中,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们如何也不相信那个结果,如果一百米距离,命中红心还能接受,三百的距离,怎么可能全中?

其他班的学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真的,那位乐同学在运动方面天赋绝佳,如果连军械方面也天赋卓绝,你说,让他们这些人怎么活?

“老师,乐同学真的全中了?”戴同学等人急得挠耳抓腮。

“全中了,一弹命中正中央,四弹在上下左右四角,五发子弹打出一朵四瓣梅花形,这身手,女神枪手名至实归。”

“老师,能不能给我们看看?”

医系一班的男生与围拥而上的学生,纷纷嚷嚷。

老师们也想激励学生们,把靶牌递给学生传阅,学生们抱到靶牌,睁大火眼金睛,努力的观察老师们所说的四瓣梅花,牌子传来传去,到处是呼呼咋咋声。

“小萝莉,走了。”学生们围观标靶,场面热闹,燕行拿了枪,催还在不停揉肩的小萝莉。

“不用再试了?”

“不用,再试成绩只有更好,没有更差,还是别打击其他同学的信心了。何况你右手还有伤,承担不起太多的重负。”没见国防生们脸都绿了,再试几次,估计国防生们会想钻地缝。

不用自己再表演枪法,乐韵再欢喜不过,不用再打枪,就不用再受虐,因此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跟在燕帅哥身后提前离开。

小女生倍受大校军官爱护,国防生们嫌妒得心里冒酸水,偏偏就是莫可奈何,论文化功课,他们不及小女生,论运动天赋,他们仍没自信能比她更强,论军训枪法水平,他们更加不敢与她争峰,除了背地里骂几句,别无他法。

李指挥等人并不介意燕大校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的作风,乐呵呵的任燕大校带小同学提前返校,目送俊军官带小同学穿过人群走远,老师们去登记学生打靶成绩,换靶,安排下一个班继续上场打靶。

燕少把小萝莉的枪交还给押运军械的兵哥哥,并且在给医系一班增加十发子弹的一份弹药发放单上签字。

他签了字,落后一步回到自己的坐驾猎豹车旁,小萝莉已爬上车,她没坐副驾座,而是坐后座去了。

他顿悟,小萝莉不爱出风头,他把她拉出来享受万众瞩目,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枪法,小萝莉在生气。

小萝莉不高兴,仍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翻脸跟他抬扛,很配合的照他的意思演示枪法,给足他面子里子,这当儿没有旁人,不愿搭理他,所以不坐副驾座。

猜出小萝莉不坐前座的原因,燕行不动声色的将车门全关上,自己上车坐好,系上安全带,倒出车,调头,驶出靶区,奔向军营校场大门,暗中琢磨开了,小萝莉在跟他呕气,要怎么哄才能让她重开笑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