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弄死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时分,太阳的余辉即将褪尽,透过宽大的办公室窗口能看到西边的一片晚霞云海,那里有绯红的流霞,还有一些似蛋黄的土金色层云。

站在窗前伸腰舒臂中的晁宇博,远眺西方天空炫丽的晚霞云,清丽绝伦的面容浮现浅浅的笑意,这个时候,小乐乐应该也快回来了啊。

活动一番手脚,舒松舒松因长久工作累得有点发酸的手脚,关掉电脑和打印机电源,再上学生会公办室的窗,拧自己的包下楼。

其实,他很想陪乐乐去军营校场练习的,然而,因为他身份有点特殊,昨天一营新生们去打靶,他回家休假没有去现场,今天二营去练习射击,他跟去的话,难免会被人误会他偏心二营新生,于公于私都不太好,因此小乐乐不让他去。

小乐乐坚持己见,他拗不过,只好呆在学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的将一些事尽快处理掉,以求以后几天匀出时间陪陪小乐乐。

因为不能跟去靶场,他打心里有点小忧伤,人生有很多次第一次,小乐乐第一次拿枪打靶是多难得的机会,他竟然不能在旁领略她的英飒风姿,多么的遗憾啊。

从学生会主席办公室出来,少年遇到了好几个学生会成员,大家都是趁着放假没回家有空就加班加点的做计划,同行下楼,或三三两两、或单枪匹马的分散。

乐诗筠早上和大伯一家吃了早餐,大伯一家四口去打高尔夫球,她留在别墅,暗中观察晁二爷家,左等右等,等过了中午也没等到晁会长回别墅区,她也后知后觉的猜到大概晁会长从他外婆家直接去了学校。

她原本想跟晁会长一起回学校,最好能搭个顺风车,反正她的车子丢在别墅区,明天可以找人代驾送到学校,若能搭晁会长的顺风车,等于是晁会长专车接送,那样的话让人知道了,她在学生会里也倍有面子。

乐家老少暗中观察摸索出晁家人的习惯,晁家过节在各处轮流住,一年之中轮到在晁二爷家的机会也就一二次,机会难得,乐诗筠早就做了计划,就等着中秋节来个近水楼台,然而,楼台是很近,可偏偏月亮就是没往她家楼台照。

晁会长不在晁二爷家,她的计划又一次破灭,心头郁闷,收拾行装,自己开车回学校。

假期人流量大,车流量更大,乐诗筠堵在路上数小时,直至五点才从拥挤的主干道的车流里爬出来,进支流道路,爬回青大。

等几个月才等到的中秋假计划以失败告终,乐副会长积的半肚子怨气,路上又被堵几个钟,这下是满肚子的怨气,千辛万苦的回到学校状元楼,一张俏脸布满寒霜。

到楼状元楼下泊好车,因为楼道里与楼前有学生来往,为了维持形像,努力的深呼吸,调整情绪,力求无时无刻以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

对着镜子,调节好情绪,乐诗筠推开车门,温婉从容的下车,以良好的形像出现,精致的妆容,得体的笑容,无不显示教养与修养风度。

她刚把车门掩上,便见一辆黑色奥迪疾冲而至,绕过楼前的石碑,以苍鹰盘旋的优美姿势在楼前地坪上划出一个弧度,风挚电驰的在相距她不远的地方刹车。

奥迪停妥,车上下来一个帅气阳光、洒脱不覊的俊青年,他摘掉眼镜,拥进驾驶座上,转而开后座车门,抱出一只食品袋子。

李少刚提出东西,听到高跟鞋跺地的声音接近,掩上车门才寻声而望,便见一个长裙飘飘,身材火辣的美女手拧LV包包风情万种的走来,他帅气的笑着打招呼:“美女学姐好呀,你也这么早返校了啊。”

“李学弟好,我刚刚回来,你怎么也回校了,你家离校比较近,明早回校上课也不迟啊。”乐诗筠故作矜持的浅笑,对于李部长这么快就回校颇感疑惑,李少以前放假,总要拖到上课当天早上才返校的。

“那是因为我被我家人嫌弃,所以早早把我轰来学校。”李宇博半真半假的答了一句,闻听车轮声响,举目而望,看见一辆黑色奇瑞从大道转进楼前的车道路,欣然大喜的小跑起来:“小晁回来了,我找晁哥儿去,学姐你先行啊,我就不和你一起上楼啦。”

乐诗筠笑容微僵,让她先行?不想让她找晁会长吗?她顿了顿,脸上再次浮现温婉笑容,轻步莲移,妖娆缓行。

李少抱着东西,一溜烟儿似的跑到楼东边停车的地方,向着奇瑞轿车乐呵呵的喊:“小晁,小晁,停这里停这里!”

晁宇博开着车绕过石碑,听到大李的大呼小叫,默默的当他是空气,淡定的把车开到楼东边停车的地方,稳当当的刹车,提自己的单肩男士包下车,。

“小晁,两天没见,想死我了哟,你有没想我。”看到清贵无比,月下无尘的美少翩然行来,李宇博笑脸漾荡,特别狗腿的凑上去刷好感。

“肉麻兮兮的,早说了你把情话留着说给你未来的女朋友听,我可不想背上跟你搞基的黑锅。”

出尘超俗的少年,斜眼满脸谄笑的发小,有种想一巴掌拍飞他的冲动。

“嗯嗯,不说就不说,黑白讲,我还不想讲给你听,小晁,小乐乐在不在宿舍。”嗯哼,想念的话,他其实是想说给可爱小萝莉小学妹听的。

“乐乐今天跟队伍外去打靶,可能快回来了。”

“噫,乐乐手成了那样,怎么拿枪?打靶对手没影响吗?”李宇博惊讶的声音拔高了一度,小乐乐手腕骨折,怎么抱枪射击?就不怕练习时负荷过重,令手伤雪上加霜?

“就算不能拿枪,去看看也是好的。”晁宇博平静的笑着解释,看向大李护在怀里的东西:“大李,你抱着什么东西,护得那么紧。”

“这个啊,”说到自己抱着的东西,李宇博春风满面:“这个是我妈做的千层饼,今天中午新出炉的,叫我送来给乐乐。小晁,我家老爷子说你好久没去我们家串门了,什么时候有空,带你家可爱小妹子去我们家玩耍。”

“嗯,等有空的时候,我会去的。”大李家的老爷子邀请他去做客,有空当然要去拜访。

乐诗筠走路不轻不重,高跟鞋落地跺出的声音也那般有节奏,然而,两美青年旁若无人的说笑,就是没理她,眼见那两人要走向东楼梯,她仪态万千的快步走,一边喊:“小晁-”

晁宇博本来想无视西楼梯前的副会长,这当儿她主动叫自己,自然也不好避而不见,俊容未变,眼底笑容清朗清淡:“乐学姐,你找我有事?”

李宇博也停下,听听乐副会长又有何大事找晁哥儿。

“嗯,”光诗筠将人叫住,放慢了脚步,妖娆娉婷的轻步而行,走到两俊美的青年面前,语气略带迟疑的问:“刚才听你们说说,好像听到乐小学妹受伤了?是不是我听错了啊。”

“多谢学姐关心,乐乐是受了点伤,好在并不是特别严重,很快就能康复。”

乐诗筠心头微微一跳,语气抑不住急促:“小学妹伤到了哪?怎么会受伤啊。”

“14号那天军训时意外受伤,当时送去校医院拍了片,右手手腕骨骨折,柳少和燕少也有去帮验伤,军训总指挥批了假休息,短时间内不要做剧烈运动就没事儿,因为学生本人不希望影响同学们军训心情,所以学生会只保留了档案,并没有发通告,倒是有劳学姐挂记。”

少年会长几句话带过整个过程,乐诗筠抓住了重点,急忙追问:“燕少和柳少也去验伤了,验出什么来了没有?”

“燕少和柳少是军人,他们验伤的结果当然不会轻易让非军人知道,我也不知情,乐学姐若有什么怀疑,非要问个清楚明白,可以以学生会副会长的身份咨询燕少和柳少……”

少年话还没说完,李少兴奋的叫起来:“说曹操曹操到,快看,燕少的车过来了。”

听说燕少来了,乐诗筠呼吸一紧,望向楼前大道,那边,一辆霸气张扬威武的猎犳沿着硬化路道优雅行驶,车身弧度炫丽,身姿迷人。

黑色猎豹越来越近,挂着的军用车牌也清晰明了,那车绕过巍然耸立的石碑,在车轮转动刮起的风响声里,威风凌凌的划出一个圆弧圈,悍然停在面对东边楼梯道的台阶外的地坪上。

端坐驾驶室的青年,戴着墨镜,推门下车,脚稳当当的落地,那身姿如山增长,挺拔修长的身躯顶天立地,哪怕他背着一只背包,也无损他的刚强冷毅,人似一把巨剑,傲气凌云。

当燕少下车,朝自己方向望来,就算他戴着墨镜,乐诗筠也抑不住紧张的四肢冷僵,神经紧绷。

少年会长快步奔向轿车,他刚下台阶,燕少先关驾驶室车内,三步作两步到后座车门前,亲自拉开车门,他站着当门童。

李宇博脑子里打了个问号,小晁怎么对燕少那么热情了啊?

他正惊疑不定,便见从猎豹后座钻出一团海洋迷彩,再之,那一团拉长,变成可爱小萝莉。

这下,李少脑子里的问号是加粗的,小萝莉为什么会从燕少车里下来?

这……

乐诗筠也惊呆了,为什么姓乐的小丫头会和燕少在一起?

“乐乐!”晁宇博跑下台阶,急冲冲的跑到车旁,迎到钻出车的小可爱,管不住手就揉摸小乐乐的脑袋,一边揉她的头发一边问:“乐乐,今天训练有没累着自己?有没拿枪,手还好吗?”

“晁哥哥,我很好啦,我小心得很,没碰到手上的伤,还有,你老摸我头,我不开心。”刚钻出车挺直腰,就挨跑来的美少年哥哥摸脑袋揉乱了头发,乐韵老郁闷了,海拔太低,总是挨人当小狗似的揉脑袋,心塞。

“能摸到小乐乐的脑瓜子,我开心。”小乐乐使小性子嘟嘴翻白眼,晁宇博更欢快的揉她的头发,冲燕少露出真诚又温润的微笑:“多谢燕少亲自接送乐乐,辛苦你了。”

乐诗筠惊得心脏都快停止,小晃的意思,燕少亲自接送乐小丫头去军营练习射击?燕少什么时候对一个小丫头的事那么上心?

“不客气。”自己跟小萝莉的关系越发亲近,还在无形中达成盟约,燕行心中悦愉悦,淡定的接受感谢,弯腰帮小萝莉提放车里的药草,抱出被小萝莉又捆起来的一捆药,再提出藤条筛子。

乐韵本来想转身去拿药草,燕帅哥比她快,她也省了事儿,抱住俊美少年的胳膊,欢喜的粘着他:“晁哥哥,我的宠物有没死掉?”

“没有死,活蹦乱跳,活得好好的。”小乐乐粘过来,晁宇博心里乐开花,带着她往楼梯那走。

“我的天,燕少你拿着什么?”当威风凌凌的燕少关上车门,李宇博看到那位以儒雅公子著称,又冷漠令人难以靠近的美艳军官一手抱一捆绿植物,一手提一筐绿色的花花草草,他当时就凌乱了。

戴着墨镜的燕少一手臂弯搂一把植物,手提一只装有小扎小扎植物的圆状筐子,他从容不迫,并不以为有什么不对,落在旁人的眼里,那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燕少的人与他做的事,太不搭配,画风也变得特别不和谐。

“这些是小萝莉的药材,在校场那边挖到的,怎么,有问题吗?”燕行搂着药草,墨镜后冷漠的眼神扫过李少和乐副会长,脚下不丁不八的走自己的路。

“呃,没问题没问题,没有半点问题。”李宇博嘴里飞快的答着没问题,心脏快揪成团,在校场那边挖药材,能没问题吗?

乐诗筠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小丫头跑军营挖药材,就没人阻止吗?

晁宇博蓦然回首,看清燕少抱药草的样子,满眼愕然,转而额心飘下黑线:“乐乐,药材,真是你挖的?”

“我手不能用力,我找出来,是燕帅哥帮我挖的。”乐韵毫不犹豫的把燕帅哥推出当挡箭牌,燕帅哥跟旅长平起平坐,那么牛的身份,很好用,不用白不用。

李宇博也冷汗了,如果小萝莉小学妹是主犯,那么燕少就是同犯,要受处罚一起处罚,小萝莉能把燕少拉下水,真牛,有燕少参与,看来真没什么问题了。

“乐乐,军营里的一草一木不能乱动的……”遇上这么个见到药材就挖的孩子,晁宇博颇感无奈,他还没说乱动军营里的东西要挨罚的,燕少接过话茬:“小萝莉挖药草得到了军营领导批准,还是我亲自陪同挖的药,小晁不用担心有人责难小萝莉。,再说小萝莉立了大功,莫说是经过军营同意才挖药草,就是没经过同意挖点药草,这点小事儿在功劳面前也不值一提。”

立功?

燕少的话像雷,轰隆隆的从人头顶滚过,李少、乐副会长和晁会长都呆住了,少年愣了愣,惊喜的笑弯眼:“乐乐立功了啊,好了不起!”

“那是,晁哥哥是个了不起的人,我是晁哥哥的妹妹呀,当然也是很了不起的啦。”

燕行有点凌乱,小萝莉无时无刻不以晁家少年自傲,简直……让人嫉妒得发狂,小萝莉和晁家哥儿感情太好,他想不嫉妒,可也抵不住那两人总撒狗粮虐人啊。

小乐乐总爱给他脸上贴金,晁宇博欣然受了,以手覆盖在挽着自己右胳膊的小爪子上,拉着她欢欢喜喜的蹬上台阶,快乐的爬楼梯。

李少吃了多次小晁和小萝莉那对兄妹撒的狗粮,也见惯不怪,抢先走前面,免得被那对相亲相爱的兄妹辣眼睛。

小萝莉挽着晁家少年的胳膊撒娇,要他半拖半拉的带着走,那粘人的模样让燕行十分眼红,小萝莉要是肯那样粘着他,就算让他背,他也乐意。

可惜,小萝莉跟他的关系是近了一大步,还没亲密到她愿意抱他胳膊撒娇的程度,他眼馋也馋不来那种亲近相处。

心里冒着酸味,走到楼廊下,跟着上楼,蹬两个台阶,眼角余光看到站一楼地面上的乐大小姐也机械的转过面,有想跟着上楼的趋势,燕行没给她面子,冷淡的问:“乐副会长,你的宿舍不在这边,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磁性、清越,好听的男声在头顶炸响,乐诗筠心脏急骤的收缩,紧张的神经差点绷断。

她呼吸滞了滞,努力挤出平静的笑容:“我没走错路,刚听说乐小学妹手受伤了,我想去了解一下经过。”

“关于小萝莉军训中受伤的事军部已派人来调查了解过来龙去脉,具体情况军训结束后自见分晓,乐副会长管好你工作份内事就好,有关小萝莉的事如何安排,自有学校领导们亲自监管。”

燕少甩下一段话,举步上楼,柳少发来信息,据分析,小萝莉受伤的事就算乐家不是主谋也是同谋,目前还不确定乐副会长知不知情,以此类推,乐家每个人都有嫌疑,在乐家人的嫌疑没洗脱前,决不能容忍危险分子靠近小萝莉。

乐诗筠从很久以前就被告诫说不要被燕大少的表像骗了,他表面儒雅温和,风度裴然犹如书生公子,行事绝对不像他的容颜那么光辉明艳,他手段狠辣,作风强悍,阴死人不偿命,最重要的是就算被阴了还找不出证据证明是他做的,他要么不动,一有动作就是置人于绝地,不会给后路。

她也知道京城中有许多人是惹不得的,因此把某些人列出名单,记在心底,燕少,就是她尽量避而远之的一个。

她知道燕少对于不能入他眼的人一向冷漠冷情,可没想到,他会这般不给面子,哪怕明知她是学生副主席也不留半分颜面,当着姓乐的小丫头和学生会主席的面,劈头盖脸的给她难堪。

“这……我并不知道原来是那样,倒是我多此一举了。”乐诗筠强忍着羞耻感,努力维持不堪一击的端庄笑容。

“本来就是多此一举,距事发当天过去了三天才想了解经过,你不觉得你的关心很假?”

燕行爬了一阶楼梯,听闻乐家小姐那种掩不住怨念的语气,冷凉的回一句,也不想再看见那张除了化妆品还是化妆品的脸,头也不回的上楼。

燕少在跟乐副会长说话的时候,晁宇博和李宇博脚步不停,自顾自的走人,眼不见为净,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哟。

那讽刺的话太直白,像一个巴掌甩在脸上,乐诗筠被说得脸色惨变,几乎要哭出声来,自中秋前几天,为了中秋能安心的去别墅过节,她一门心思扑在学习和工作上,拼命的把学习任务和工作做完,以免那些事拖了后腿,让她在放假时也不得不加班,到时没空去找晁会长。

课程任务重,学生会也有工作,她那么忙,无暇分心,自然也没空去了解新生军训情况,有什么消息也是道听途说的,人去操场也是走走过场,并没有真正的上心。

正因为乐副会长对军训学生的事不上心,所以也就错过了乐小同学受伤的那件事,但凡她真正的用了心,必然能听到点风声,有所了解。

被人一语戳破层层掩盖的假像,乐诗筠惨白着脸,泫泫欲泣,猛然听到楼上有人向晁会长问好,她羞愤交加,一把捂住半边脸,扭身跑向西边楼梯,并一口气冲进楼梯间,冲到一楼与二楼的平台间,才扶着栏杆喘气。

停下来的当儿,整张脸狞狰得几乎扭曲,两手死死的抓着栏杆,上一次是姓乐的黄毛小丫头害她被晁会长怼,这次又是她害她被燕少羞辱得颜面尽失!

晁会长护着那人,燕少也护着那人,为什么一个个都护着那个小丫头片子,总把她的颜面往地上踩?她有哪点比不上那个小丫头?

为什么只是骨折,为什么就没残疾?

恨,乐诗筠恨得几近咬穿后牙槽,用力的抓紧栏杆,眼里尽是狠毒,弄死她!谁来弄死那讨厌的乡下丫头就好了。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心底发芽,她独自笑起来,笑容越扩越大,整张脸都是笑,笑容冰冷,阴寒。

叮咚叮咚,楼上有人跑下楼,跺楼板的声音急促,也将乐诗筠的飘远的心绪拉回来,她敛了疯狂的笑,慢吞吞的上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