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选择性失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和发少大李两对于燕少怼乐副会长的事视而不知,跟着软萌可爱的小乐乐马不停蹄的爬到四楼,当小乐乐打开门风风火火的冲进去,见四下无人走动,少年轻轻的拉拢门,压低声音说话:“燕少,你在一楼那样,会为乐乐拉到仇恨的。”

燕少是军官,他只要不干杀人放火叛国害民的不可饶恕之事,一般人没人能把怎样,他怎么对乐副会长都无所谓。

可乐乐不同,乐乐还在学校,乐副会长有太多机会给人下绊子,燕少是为乐乐的事怼乐副会长,没准乐副会长奈何不了燕少,会把仇恨转移到乐乐身上去。

晁宇博可不想乐乐被人惦记在心,那样今天要防这个明天要防那个,防这防那的防人使绊子,太累,校园生活也没了乐趣。

到四楼,晁哥儿和小萝莉要开门所以站门口,李宇博也没抢着跑前站一侧,所以他也在门外旁听,深有同感的点头,燕少刚才那么做,确实容易给小萝莉拉到仇恨。

“我什么都不做,她们一样仇恨小萝莉,不如干脆点,得罪个够,省得与那种表里不一的人虚与委蛇。”

“燕少的意思?”同名字的两宇博甚为惊讶,听燕少的意思好像乐副会长早已仇恨乐乐,为什么?

“她家在H南,上次挑事儿的两国防生也是H南人,某教官也是H南人,整件事跟她家脱不了关系,有些事我不能说的太明白,友情提醒你们,学生会有些什么权限,最好限制她接触。”

燕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伸脚从晁家少年身边钻过去,用脚推开门。

门被推开,晁宇博和李宇博把到嘴边儿的话咽下去,一起进女生宿舍,李少冲室小客厅,把东西放桌上,呼呼咋咋的跑小厨房看小萝莉的宠物。

开门即一头扎进宿舍的乐韵,正想撒开脚丫子去看自己养的大螃蟹和大虾子,发现后面的人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进来反而关上门,脑子里打了个问号,晁哥哥和另两位有什么话说,需要避开她?

要不要听墙角?

这是个问题。

她要听墙角,秒秒钟就能听清门外在说什么,不愿听,自己忽略掉不听就好。

面对选择题,乐小同学迟疑半秒,决定不听,晁哥哥不想让她听,想来是为她好,既是出于好意,她跑去偷听就不太厚道。

决定不搞听墙角的事,乐小同学一溜烟儿的蹿进小厨房,她没有给大闸蟹和大龙虾挪地儿,仍然让它们居住在小桶里,昨晚给它们加空间井水,喂食菜叶。

那两举着大钳子的大家伙,最开始不领情,不喜欢水,也不吃菜叶子,后来大概无意中尝到味道,把青菜叶子全吃光,缩水里泡澡。

乐小同学早上出发前给两只生物投一把菜叶,还放一把嫩菜叶在小厨房,请美少年哥哥中午帮喂食。

放厨房里的菜叶已没有了,两只小桶里也没有青菜叶子的影子,两只生物浸在水里,有时挥舞大钳子,有时动嘴触须,活得挺滋润。

乐韵用眼睛功能扫描蟹和虾子的躯体,发现它们体内积攒的脏污被清理掉不少,排出一些粪便,水也有点污臭。

照这种排污速度,再喂养一晚,预计到明天,蟹和虾子体内的污物就能排净,到时就可以宰来吃。

心情大好,把水倒掉,重新换井水,刚换好水,外面的几人推门进屋。

小萝莉小学妹窝在小厨房逗宠物,李少兴冲冲的凑上去欣赏,看到两只凶巴巴的生物,他脑门上黑线飘啊飘的飘了下来。

“小乐乐,这……这个就是你的宠物?”蟹和虾子都是吃腐食的生物,养这种丑生物不嫌麻烦吗?

“嗯嗯嗯,这个就是我养的小宠。”

“小乐乐,那个,我建议你养只龟或者养几条金鱼,这种生物不太好养的,容易死。”李宇博就想不清小晁怎么会支持小乐乐养这种玩意儿。

“才不要养那种需要操心的生物,养螃蟹和虾多好,不想养了还可以加餐。李哥哥,你闪一边去,不要挡着我的路,我要淘米煮饭。”

“哎,我马上闪啊。”

小萝莉要淘米煮饭,李宇博哪敢耽误她,也不看蟹和虾子了,三步作两步就跑出小厨房,去找晁哥儿玩。

少年进宿舍就坐写字桌旁,拿出自己的水杯和掌上电脑,把背包和手机扔一边,慢悠悠的喝自己的药茶。

燕少把药草放小萝莉平日堆放青菜的冰箱旁,拍拍衣服,自己去卫生间洗手,还从背包里摸出几个梨洗干净,贡献出来,与人分享。

漂亮少年和阳光李少本来没兴趣,燕少说梨是自然生长的,小萝莉也说好吃,两少年立马抓了一只黄澄澄的梨子,咔嚓咔嚓啃吃。

燕帅哥骗晁哥哥和李哥哥吃梨时,乐韵默默的为漂亮哥哥抹了把同情的汗,燕帅哥真够黑的,为了晚上多吃点菜,他故意骗纯洁少年吃梨,吃梨吃饱了,晚餐肯定能少吃一点啊。

看破不说破,她窥破燕帅哥的小奸计,也没去揭穿他,他骗人骗得光明正大,两纯真少年自愿上当,双方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再说,让两位俊美少年被骗一次长点记性也好,省得以后谁打她的幌子骗他们,他们脑门一热就信了。

因此,乐小同学下定决心当局外人,任那脑门发热的少年兴高采烈的吃梨,自己开冰箱计划晚上的菜谱。

燕帅哥前两次买的青菜还有几样没吃完,猪精肉、鸭肉和排骨、鸡肉也还有一份没吃煮,荤素皆有。

晚餐比不上中秋节和昨晚两餐,有八菜一汤,也是十分丰盛的,份量也足。

可就算是那么满当当的八菜一汤,三吃货生恐少吃了一口,当仁不让的抢,整个桌面上方就见筷子穿梭,你来我往,抢得天昏地暗。

燕少骗得晁哥儿和李哥儿两少年各啃一个拳头大的梨,让他们的肚子被填满了一角,奸计得逞,暗搓搓的等着晚上自己多吃点,以慰劳他帮小萝莉挖药的辛苦。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以为两哥儿啃吃了那么大的梨,好歹把肚子填饱一点点,晚餐应该能少吃一点点儿,结果,特么的,到开饭时候,两小青年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式,寸步不让。

一顿饭下来,燕行仍然只吃得八分饱,摸着肚子,瞅着吃得肚子圆鼓鼓的两少年,他暗中磨牙,两少年宁愿吃撑也不愿让他多吃几口,小气鬼!他们少吃一点点,让他多吃几口又不会死。

气闷交加,暗中把两少年放牙齿间嚼了N回,见那两少吃得太撑,连动都不想动,燕少为在小萝莉面前刷好感,赶紧洗碗。

晁会长和李部长两吃货心满意足的剔牙,有个免费杂工,简直不能再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燕少太能吃,跟燕少进餐就是考验速度的时候,慢一步都不行。

等燕少洗完碗,三吃货兴致昂扬,自告奋勇的帮主人清洗药草,结果乐小同学一顿狮吼,凶残的将仨扫地出门。

一青两小的仨青年被轰出门,站门口,你望我我望你,一脸懵呆。

“乐乐生气了?乐乐竟然把我也赶出来了?”晁宇博特别的震惊,小乐乐那么可爱,那么疼惜他身娇体弱,怎么舍得把他也赶出门?

李少摸摸鼻子,忧伤的望天:“晁哥儿,貌似是我们清洗药草的时候把不该洗的也全丢水里去了,我们好心办了坏事。”

燕行心中一凛,想到是自己抱药草一把丢桶里去的,顿觉不妙,他把小萝莉的药草会丢桶里,小萝莉一怒,不分青红皂白将他们仨赶出门,等两哥儿理清思路,还不得迁怒他?

顿悟过来,他面不改色,维持着一贯的平静,一步不停的下楼:“我回去加班去了,你们慢聊。”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个时候必须走,赶紧走!

燕少表面从容不迫,走得分外快,蹬咚蹬咚的踏台阶而下,走了三两步,又友善的提醒:“国防生王修文在校医院里,你们别忘了关怀关怀。”

他丢下一句,快速走人。

晁宇博和李宇博本来还在思考帮小乐乐清洗药草的那荐事儿,在回想是谁提议帮忙,是谁先丢的药草,还没完全整理好思绪,燕少平静的接受事实,自找台阶下了,两人愕然之际,又听到提及王同学的事,皆朝天吐了口气,这种时刻提那种不愉快的事,不是明显的故意影响人心情吗?

燕少还是很机智的,为博得两少年的好感,为让两少不致于在背后向小萝莉说他坏话,他聪明的把在王同学被替顶,又被小萝莉识破身份的事简略说了,当然他说的是能说的,有些比较秘密的事,他避轻就重的一言带过不提。

李少和晁同学对于王同学被间谍替换的事是震惊的,对于小乐乐凭气味辩出真假王同学的本领佩服得五体投地。

王同学的事也成功转移了两俊少年的思路,李宇博作耸肩状:“发生那种事,我们是需要对王同学表达表达关心。”

“嗯,走吧,我们去看看。”晁宇博也深觉有理,新生被人绑架替代,身为学生会会长这个时候当然要去关心。

“这个点儿大概该检查的也检查完了,我们去探病正合适。”

李同学和晁同学相携下楼,决定去校医院探望新生情况。

乐韵把人轰出宿舍,手忙脚乱的拯救自己的药草,燕帅哥和李哥哥、晁哥哥帮她清洗药草前,她去卧室有事,等她出来,那仨已把药草全丢进桶里。

而且,好死不死的,那仨家伙首先清洗的还是藤条筐里的药草,她挑出来准备拿回空间种植的药草品种正好就放在藤条筐子里,那么一来,当然无可避免的没能幸免于难。

一群帮倒忙的家伙!

一边捞自己的药草种苗,乐韵一边磨牙,那三只吃货在帮忙前就不能问问她吗?

药草根浸过水,对于再当种苗种植也没太大影响,更不会造成成活率下降那种恶果,她不愿药草种苗浸水,是不想让自来水进空间药田。

捞出药草种苗,甩去水,乐小同学暂时没把它们丢回空间,先放一边沥水,自己利落的清洗药材。

在乐同学努力工作时,王修文在校医院里各个科室辗转一番,终于把该检查的项目检查完,被送进病房。

王少校和青大老师将王同学接回学校,直接送校医院,医务人员提前接到通知做好万全准备,王同学甫一入院,先抽血送去化验,再提取他体内残留的液体,第三步就是送去洗肠胃。

洗肠胃是为洗去他胃部和肠里的安眠药物残渣,说来也得感激间谍们,为让王同学不醒来闹腾,给他用安眠药的方式是直接喂他服用药物,而不是从从静脉血管注射安眠药液。

医务人员推王同学去专门洗胃肠的工作室,先为他换身衣服,看到王同学身上众多的青紫淤痕,大家也能猜到他被蹂躏得不轻,谁也没有声张,为他换上病号服,然后给他灌服大量的洗胃液体,再将容液排出,反复清洗几次,将他肠胃里的残留物清洗干净。

洗完胃,打点滴,送去各个科室检查。

王少校和老师们守着等啊等,等得头发快白了,王同学还没检查完,中途被医务人员劝去吃饭,他们匆匆去食堂用晚餐,又到校医院等。

当王修文几经辗转,做完全面检查送进病房,王少校等人围上前,急切的向医生询问情况。

医生耐心的作解答,男生除了体虚,并没有什么危险,之所以体虚是因为长时间服用药物所致,休养几天就能健复过来。

“医生,王同学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听说没有生命危险,王少校才松了口气,他执教的学生被人调换,他不知情是疏忽大意,尚情有可原,若学生有个三长两短,他也难绺其罪。

“男同学的意识这个时候是半清醒的,等再帮他打一针,很快就能完全清醒过来,等他醒后,也不宜长时间跟他说话,尽量让他多休息。”

听说王同学有意识,老师们忙观察,果然发现王同学时不时睁眼茫然四顾,他眼神没有焦距,瞅几瞅又合上眼皮,一会儿又睁开,整个人都是似在梦中般迷迷糊糊。

医生帮男生配一剂药水,添加到点滴水瓶里,又给他打一针小针,嘱咐几句,让老师们守着,他和护士去做他们的事。

王修文意识沉沉浮浮,迷迷糊糊间听到很多人说话,看到很多影子晃动,就是清醒不过来,当视野完全清晰,看到的就是雪白的天花板,和悬挂着的点滴瓶。

“王修文,你醒了?你看得见我们吗?”

“王同学,你醒来了吗?”

守在床边的老师们和王少校一直观察王同学,观察到王同学眼神从迷朦到正常,看他转着眼珠子打量天花板,猜着他大概清醒,全站起来,围到旁边,欢喜的叫起来。

听到叽喳声,王修文慢慢的转动眼珠子,转动脖子,看到好几张陌生的面孔,还有教官的脸。

“教官?”看清教官,他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犯错,想坐起来,动了动,却爬不起来。

“你躺着别动,别弄掉手背上的针头。”老师们立即按住男生,阻止他乱动。

王修文望向左手,点滴瓶下的透明管子连接到自己手背上,那点点滴滴的药水流进手背血管,左手臂都是冷的。

“我怎么了?”意识到是自己在打针,他迷茫的问。

“啊,没什么,你被人打晕了,所以在住院,别担心,休息两天就好。”老师怕刺激到学生,绝口不提男生被间谍绑架的事。

“哦,这样啊。”王修文支起来的头又仰下去,努力的回想究竟发生什么事。

老师和王少校见他有些疲惫,安慰一番,让他好好休息,请护士照顾,各自去忙,老师们要去跟各部门负责人通气,王少校去给学生训话。

二营学生和国防生们下午三点结束打靶训练,乘车回校,路上也被堵了很长段时间,直至六点多才回到学校。

学生们回校即匆匆去吃晚餐,再赶去上国防教育课,当晚的教育课专讲反恐侦察,辩识身边有没混进恐怖分子。

王少校下楼到楼大厅,看见两俊美贵气的小青年进来,不由微微一怔,晁会长怎么也来了?

两宇博离开状元楼直奔校医院,刚踏进楼大厅,看到王少校,漂亮精致的少年谦和有礼的主动打招呼:“王少校,辛苦了,王修文同学醒来了没有?他情绪还稳定吗?”

王少校忙快走几步,迎上少年会长:“王同学醒过来了,情绪……还好。”

“燕大校将事件经过告知了我,我过来看看情况,王少校有什么话也不用顾忌,是不是王同学有什么不对劲儿?”王教官言辞闪烁,晁宇博抓到重点。

“以我的观察,王同学好似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像是选择性的失忆。可能是受了巨大的刺激,潜意识里不愿面对某些事。”

“选择性失忆?那就先不要告诉他,等他自己愿意面对的时候再说,就是国防生那边需要王少校多多费神……”

晁宇博并不意外,人在受刺激后,醒来会遗忘某些经历的事屡见不鲜,王同学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他选择性的忘记也是好事一桩。

王自强没料到晁会长会如此通透,那么从容的理解学生的难处,他越发为以前自己有那种少年会长会因为小女生的事迁怒国防生的心态而羞愧,忙先陪少年会长和李同学上楼看望王同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