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我走了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都走了,王修文满还脑子的晕乎,瞪着天花板想啊想,怎么也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被打晕的。

他记得喝得有点高了,尿急想上厕所,他记得走进厕所,好像有人扶了他一把,然后,记忆就停在那里,他有没摔倒,是不是被打晕的,完全没印像。

感觉很奇怪,就是想不起哪里奇怪,王修文想得头疼,仍然搞不懂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没仇没怨的,别人为什么要打晕他?

左思右想,仍然一头雾水,正迷茫间,听到脚步声和教官说话声,他望向门口,病房的门被推开,教官陪着两个英俊漂亮的年轻人走进来。

看到那个肤白面嫩、似玉雕制成的俊秀少年,王修文抬高头,局促不安:“晁……晁会长-”

“王修文,别乱动。”王自强看到王修文又想仰坐起来,怕他碰到针头,忙忙出言阻止。

李少跟着晁哥儿,阳光满面,却不多话,他就是个跟班,所以他就看着。

“王学弟别激动,我一来要是让你不能好好休息,倒是我的罪过了。”灼灼清贵少年,笑容柔和,如三月晴日春光,温暖人心。

王修文又躺下去,转动脖子看美丽漂亮的少年会长和体育部的阳光部长走过来,坐在自己病床前的小板凳上,特别的激动,晁会长竟然来看望他了啊!

王少校坐在病床边沿,晁宇博坐定后,屈尊纡贵的亲自揭开薄毯看了看王同学挂点滴的手背,查看王同学的气色,亲切的问身体怎么样,有哪不舒服,有没什么不好的感觉。

被少年会长关心,王修文激动的脸发烫,以致令有些过分白的脸色变得红润,眼睛也明亮有神,豪迈的说除了没力气,其他都很好。

绕着身体状况说了几句,王同学问出纠结良久的问题:“晁会长,我究竟怎么啦,怎么会被人打晕?”

王少校心中略感不安,怕晁会长一不小心说出事实,影响王同学情绪。

“这事儿有点复杂,”少年笑容未变,面不改色:“有团伙因私仇结怨,那天有一方人马刚巧在KTV看到对方人马落单想报复,结果你跟着落单的某人后面进厕所,别人大概把你误认为是敌对势力的同伴,顺手把你也打晕,以致你遭了无妄之灾,事情都过去了,学弟也别想太多,安心休息,争取休养两天能活蹦乱跳的参加军训总汇操,免得因不能参加大学军训总汇操而留下遗憾。”

他可没说谎,哪天若王同学记起来,质问他为什么骗人,他完全能够解释过去,间谍不就是团伙?不管是国家间谍还是企业间谍,都是各为其主,双方阵营是对立关系,也就是不同的团伙。

王同学被间谍挑中成为替换目标,在很大程度也等于是遭受无妄之灾,实际上他也不冤,因为王同学之前挑战乐同学,结下一点小梁子,间谍挑中他,不仅因身材比较相似,也因他跟乐同学有仇,间谍冒充他的身份若做出点伤害乐同学的事,一般人以为王同学因旧怨而怀恨在心,报复乐同学。

王少校暗中嘘了口气,晁会长编的理由很合适。

李宇博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小晁还真会瞎辩,说得这么有模有样,跟亲眼看见似的真实。

王修文觉得有哪对不上号,可一时又想不起来,想了想问:“晁会长,我被误伤,我能找他们要赔偿吗?”

“!”李少以古怪的眼神瞅王同学,赔偿?找谁要赔偿?

王少校也是无语了,间谍做的案,找谁要赔偿?

“这个怕是要让学弟失望了,”晁宇博镇定自若:“因为你只是被打晕,并没有受到其他伤害,还不足以立案,而且现场没有目击证人能证明有人打晕了你,你本人又醉酒没有及时醒来,无法指证谁是罪魁祸首,甚至,哪怕你真记得是谁打了你,因为你醉酒,别人还可以反告你借酒闹事、敲诈,因此,你想找人赔偿也是不可能的。”

王少校只想说一个字:妙!

李少抚额,小晁能把死的说活,能把活的说死,这种小事,在他眼里完全是小事一桩,分分钟就能搞定。

“那就是说这是无头公案了啊。”王修文垂头丧气的叹气。

“大体上是那样的,真要追究起来,王学弟和全班同学也免不了罚,为新生身体健康,学校三申五令规定军训期间不得饮酒,王学弟全班同学聚众酗酒,本身有错,幸好仅只王学弟被误伤,没有出什么事。”

“这个……”如遭了一盆冷水,王修文呐呐的:“晁会长,我们真……会受处罚吗?”

“按理是要扣那么一点点的军训分,念在王学弟被误伤的事儿上,大抵就给个口头批评,告诫学弟们以后别再犯吃酒误事的错误。”

听说仅只是口头批评,王修文那高高悬起的心落了地,只要不扣分,不记过,挨几回口头批评小意思,不就是被训一顿嘛,听听就过去了。

晁会长安抚王同学几句,嘱咐他好好休息,和王少校离开医院,一起去听国防生们的教育课。

两个班国防生们共上教育课,当王少校和晁会长到达,课已上了一会儿,仨人从后门进大教室,默默的听,当中途课间休息,学生们才发现教官和学生会长来了,暗中吓了一大跳,也庆幸不已,幸好他们有认真听讲。

少年会长并没有讲话,王少校讲得一大通反侦察方面的知识,末了还留下他带的班,再三强调军人纪律。

教官没有明说,学生们也知道是不能泄露有关王同学被调包,国防生中混进间谍的事儿,他们也知道厉害关系,身边混进个间谍,共同生活了两天,他们竟然一无所知,说出去他们也没脸。

晚课结束,表达了关怀的晁同学和李同学施施然退场,发动车子,李宇博瞅着眉眼如画的小晁,脸上现出一个大写的服:“小晁,你越来越有领导派头了啊,就这么走一圈就达到理想效果,你牛。”

领导动动嘴,下面跑断腿,领导动动腿,下面吓成鬼,很多事,领导们不需要亲自动手,去走一走,表个态,下面的干部自会积极奔波,会长大人为表关怀,溜一圈,也不用就王同学被调包的事要求国防生们封口,国防生们就已乖若小羊,自动领悟出N多深意,自动做到保守秘密。

“因为他们是国防生。”晁宇博笑笑,国防生是要进军部服役的,一切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是国防生团支部指导员,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防生能不能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所以嘛,他去走一圈,露个面,就足以令国生们心中警铃大作。

“可惜了……”李少惋惜不已,今年这拨国防生本来有些资质不错,可惜在某件事上德行有亏,所以很难有机会被重用,再经此间谍一事,除了个别人之外,基本绝大部分失去被重点培养的机会。

“确实可惜了,没通过燕少和柳少的第一轮考核,这是他们的最大损失。”一拨国防生没能入燕少和柳少两尊大佛的眼,除了边同学大概还有逆转机会,其他人几乎没了逆袭的可能性。

“他们若知道小萝莉是他们前程光明与否的关健人物,估计会吐血三升。”

“他们想不到的。”

“想不到更好,想到了,全跑小乐乐那里抱大腿,霸占去小乐乐的宝贵时间,我们更没多少机会去找小学妹玩耍。”

“你是想蹭饭吧。”

“小晁,你知道就好,别这么直白嘛。”

“我对你不直白,你能安心?”

“这倒是,咱们可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感情非比寻常,你哪天对我也不直白了,我就要思考我们友谊的小船是不是沉了……”

夜色越来浓,也代表着一年一度的中秋假接近尾声,当天地休眠一晚,光明重现人间,9月18姗然来临。

18日周日,中秋节放假,将18日与16日周五互调,因此,周日这天补的是上周五的班。

当天,青大的学生们正常上课,而新生中的三营学生,也与前两个营的学生一样,在凌晨四点就起床集合,开赴校场去打靶。

周五,万俟教授也有课,他也起早摸黑,赶去给学生们讲课。

老教授心情特别好,他从小学生手里得到药茶,自己泡了喝着,又搞研究,结果,他的小小的不能言的隐私小毛病缓解了,可他研究来研究去,愣是只研究出大半药材的真面目,还有好几样药材还没摸着门路。

学生配的药茶,身为导师也研究不出来,心胸狭隘的必定会记恨学生,以为学生故意显摆,万俟教授恰恰相反,他万分高兴,有他认不出的药材,说明必定是个价值很高的药方,好事!

心情棒棒哒的老教授,就那么怀揣着骄傲心情,大清早起来,拿自己的教课书和必备工具,晃悠悠的去上工。

学生正常上课,晁宇博早起煅练,和同学去食堂吃早餐,结伴去教学楼。

燕少没有去上课,当学生们差不多都赶课去了,他开车到状元楼,登楼而上,因学生几乎倾巢而出,宿舍安安静静,四周静悄悄的。

没有嘈杂声响,仅他自己的脚步声,听来也格外的清晰,燕行放轻脚步,尽量不弄出太大的声响,爬到四楼,先倾听一下,隐约听到从窗口那边传来很轻的英语对话,他猜着大概是小萝莉在听英语讲课。

听了一下,燕少轻轻的扣门。

又是谁?

听着英语,抱着书本狂啃的乐韵,被一阵敲门声打断啃书的连惯性,有一丝丝的火气,难得有一天自由时间好好啃书,谁不长眼又跑来烦人?

反手将书本扣在书堆上方,爬起来去开门。

她昨晚清洗完药草,码阳台掠晒,然后才带当种苗的药草回空间,全部种植在药田里。

因去打靶,有一整天没回空间,许多植物开花结果,果蔬也挂满藤枝,又让她累得腰酸背疼。

今早准点起床,打坐,做吃的,填饱肚子,从空间里拿出一些药草晒阳台上,抱着书本开啃,这才啃书不到一个钟,又有跑来敲门,让她颇不开心。

跑到门口,拉开门,看到挺拔挺拔、修长如竹杆似的俊美帅哥,乐韵整个人都不太好:“燕帅哥,你不去上课,跑来这里干什么?”

“早好,小萝莉,我有事找你说。”小萝莉探出头,笑脸不太明媚,燕行忙拿出最帅气的笑容,友好的打招呼。

“又有什么事啊。”伸手不打笑脸人,燕帅哥笑脸对人,乐韵不好意思让他吃闭门羹,让他进屋。

得到允可进主人家,燕行雷厉风行,一脚踏进小客厅,自己关门,四下一瞅,小写字台桌面放着电脑,在播放英语课,书堆上反扣一本书,看样子就知小萝莉在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他跑到饭桌前占着一个座儿,可怜兮兮的揉肚子:“小萝莉,我还没吃早餐,肚子好饿。”

又来蹭吃的!

燕帅哥进门就喊饿,乐韵也是服了,她又不是他家保姆,他跑她这里来嚷什么?学校有的是食堂和餐馆,他不会去吃?

“学校有食堂,有什么事快说,说完你自己去找食。”

“学校食堂的东西没你煮的好吃,小萝莉,能不能煮碗面给我吃。”

“没有面了,只有粥。”

“粥也行。”燕行眼睛一亮,小萝莉煮的粥,老好吃了。

“天天惦记吃的,前两天怎么就没撑死你。”乐韵狠瞪燕帅哥一眼,虎着脸去给他弄吃的。

“昨晚只有八成饱,前晚九分饱,只有再前晚有十分饱,从没吃撑。”前前晚,只有他和外公、小萝莉三人,没有其他年青吃货跟他抢食,他第一次真正的吃饱了,前晚,有万俟教授和晁哥儿在,那一老一少抢食也老厉害,他好汉难架四手,只有九分饱。

至于昨晚,晁哥儿和李家哥儿俩都是年青力壮的吃货,手脚快,一顿饭平分下来,他只吃得八分饱。

细数来,在小萝莉这里吃了那么多餐,仅只有一餐是吃饱的,燕行心里委屈极了,他好可怜呐!

“……”乐韵刚走到冰箱边,听到燕帅哥以幽怨的语气抱怨,差点平地摔个跟斗,他长着饭桶肚子,没吃饱怪她咯?

“既然吃不饱,以后不要再来蹭饭,免得饿死。”

“不,宁愿在你这里餐餐吃个六七分饱,也不想到外面顿顿吃十分饱,你煮的好吃。”

“我不是你家保姆,没道理要管你吃喝,我说请你多吃两餐,你已经吃过数了。”

“那,先记着,以后我帮你什么了,再对消。”

乐韵很想敲开燕帅哥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除了吃的还装着什么,可惜,她只能想想,因为他有异火,身手也那么厉害,没有十足的把握秒他,她不想以身犯险。

翻开冰箱,找到仅剩的几棵生菜,拿去小厨房清洗,又从空间里转移出一些,简单的炒熟,拿碗和菜出去,端电沙锅,给燕帅哥自己吃。

早上煮的粥,原本是要留着半上午和中午吃的,现在只能贡献出来给燕帅哥,乐小同学心里还有点心疼,早餐粥先煲的茯苓,又添加石斛煲出汤,再放红薯、山药,松茸、老南瓜和米。

原本是给自己私人开小烘,所以除了米,全是空间产品,好东西那么多,好吃的不得了。

想到自己的粥要落进燕帅哥的饭桶肚,乐韵的心就揪疼揪疼的,那家伙运气也太好了!那么好的粥,让燕帅哥分享去,简直走了他的狗屎运。

粥和菜上来,光看着就想口水,燕行两眼亮如火炬,拿碗盛满一碗,粥还是温的,像八宝粥,香气萦绕,久久不散。

于是,他抄筷子夹菜,大口大口的扒,眨眼喝光一碗,装第二碗,第三碗,把锅挖得干干净净,犹觉没饱,涎着脸想问小萝莉还有没有其他可吃的,瞅着小萝莉绷着小脸,眼珠子定定的瞪着自己,他立马怂了,也不也再问,抱了饭锅和碗筷去小厨房。

清洗好碗筷,淡然的坐回桌边,还没想清楚怎么说,小萝莉杏眼圆瞪:“饭也吃了,现在可以说有什么事找我,若不是什么正经事,你就做好从四楼飞下去的心理准备。”

“小萝莉,别那么凶嘛。”燕行也差不多摸清小萝莉的脾气,她刀子嘴豆腐心,表面凶巴巴的,对于熟人是很心软的,就像他这样,说肚子饿了,她嘴里咕嘀不满,还是会给他烧菜,给他吃的。

见小萝莉又凶巴巴的剜来,忙敛了嬉皮笑脸,一本正经的言归正传:“小萝莉,我有事要出去几天,向阳也不在青大,军训和汇操你自己注意安全,别被国防生们欺负了。”

“你来就是想说这个?我知道了,走吧走吧,你哪,麻溜的办你的事去。”乐韵想挥拳头送人去千里之外,燕帅哥有事去办跑来告诉她干吗?

“嗯,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事,提醒你别被人欺负了。”小萝莉一副赶苍蝇的架式,燕行颇感挫败,他特意来告诉她,她一点也不领情,简直……

如若换个人,他早摔门走人了。

也就是小萝莉,他才能忍受,为了不真的被她赶,他识相的起身:“我要出发了,小萝莉,你注意安全,我走了啊。”

一个大男人磨蹭个什么劲?乐韵挥爪子:“别啰里八嗦的,快走,不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