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自己回家/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那副巴不得自己早早滚蛋的模样也让燕行沮丧万分,你说,他说有事外出,小萝莉怎么就那么急不可待的欢送,还想放鞭炮庆祝的样子,他真有那么讨人嫌?

细算来,除了厚着脸皮蹭吃,他没做什么讨人厌的事吧?

思前想后,他也想不出小萝莉不怎么在乎自己的原因来,望着关上的宿舍门,讪讪的摸摸鼻子,大步流星的下楼,坐上自己的坐驾,戴上墨镜,驱车出发。

过了八点半,上班族们也到岗,错过早上最繁忙的拥挤高峰,交通还算畅通,饶是如此,燕少也用整整两个半钟才回到驻扎军区,见过军区司令,乔装一番,秘密出发。

那是真正的秘密,因为就连军区内监控画面所拍的进出车辆记录与人员出行、返队记录里也没有燕大校外出的行踪,无人知道他是何时出去的,又是以何种方式离开的。

当燕某人秘密行动时,远在H南省南市的柳大少,依如既往的实行自己东奔西跑查访南市行情的计划,晃荡到街上看红男绿女,看车水马龙的都市生活。

总体论起来,柳少心情这两天较愉快,打那天的补汤事件后,孙大小姐终于没找他“偶遇”,没了女人的纠缠,心情当然舒畅。

最重要的是他的工作也得心顺手,也有不少新的发现,比如孙大小姐的床伴有一二个非常可疑,他不客气的将其备注,让他们在待查人员里挂了号;

又比如,从乐家药业公司人员里也挖出很多有趣的小道消息,看似杂七杂八,凑拼起来再深层分析就有故事可挖;

再比如,他从乐家药业公司的最大股东,乐家老二,也即是乐诗筠父亲乐富民那里也挖出些小秘密;

除了乐家老二乐富民董事的秘密,也扒出第二股东孙继业的某些隐私,还有其他高层人员的某些小故事也被扒了出来;

总而言之,乐家的乐康药业的水很深,因为潜伏在乐家的间谍没有浮出水面,他不动声色的将资料转移一份收藏,也没有推毁或保护别人的原份和原有痕迹,留着它们在它们原来的地方,自己静观其变。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柳向阳不急,他在进修期,不是非得要他配合的任务,一般不用出任务,因此他有足够的空闲时间跟人磨,再说,这样在外游荡比呆在学校听课好十倍不止。

想他都年近三十的人了,还要呆在课堂里跟一群二十三四岁的毛头小青年和温室小花朵们一起听课学习,简直太为难人了好吗。

像这样在外,唯一比较不好的就是因他在外省,不能跟他心上人同呼吸京城的空气。

纵使人在京城的时候,如果他不刻意的去心上人生活地方的附近转悠,他跟心上人一年半载碰不着一次面,可是就算不能天天见面,至少同踩着京城的土地,同呼吸着京都满是汽车尾气、工业烟气的空气,让他感觉他和她相隔得很近。

一个人真寂寞啊。

街上行人熙攘,柳向阳默然叹息,他又想未来小媳妇儿了啊,如果小媳妇儿在身边该多好,他们可以逛街购物、吃小吃、游玩,做对最普通的情侣。

当柳少在H南省南市街头忧伤时,京都一家五星级酒店里的套房所住的一位客人也异常烦燥,不停的拿手机,又放下,放下又拿起。

“怎么回事?”

“究竟怎么回事?”

“怎么一个电话也没打?”

电视里在播偶像剧,贾铃无心追看,不停的的走来走去,不停的自问,不对劲!她离家出走三天,老东西竟然没有打电话找她,太对不劲儿了!

以前,她外出一天不归,老东西就会紧张,焦虑的打电话找她,这次三天过去了,死老头竟然没打一个电话,太不正常。

第一天没接到老东西电话,贾铃当作死老头在怀念早死的老女人,心情低落跑去找那该死的兔崽子,一时没想起她来;第二天没打电话找她,她当作那老东西在与她呕气,故意憋着不主动找她;

可到第三天还没打电话,尤其当天是还她外出的第四天,老东西仍然没有一点动静,就连保姆也没打电话给她,好似完全遗忘了她这个人似的,这就太不对劲儿。

这次老东西为什么没找她?

贾铃心里烦燥,不停的自言自语。

出走第二天老家伙不焦急,她对外孙和外孙女解释说是老东西大概是因为想碍眼的兔崽子,跟她耍小孩子脾气,她信誓旦旦的拍胸保证,最迟二天,老家伙就会耐不住寂寞;

昨天,她信心百倍的说老东西最多明天就会找来,今早外孙和外孙女赶回医院和公司去了,她坐等电话,可等到半上午仍没动静,这下,她也坐不住了。

这样子明显不对劲儿,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老东西忘记了她?是不是那小兔崽子回去了,哄得老东西晕头转向,所以以致遗忘了她的存在?

想到那种可能,贾铃满眼阴狠,握着手机的攥紧,指甲深深的抵进掌肉里,那只早就该死的兔崽子命硬,总死不了,她就不信他真有九条命!

这个时候若有人在旁,必定吓一大跳,女人眼中的狠色烧得双眼尽是阴毒,画着精致淡妆的脸扭曲,极像阴险毒辣的老虔婆。

嘣-

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女人,把手里的手机当作某人用力的掐,用力太猛,小手指指甲承受不住外力,脆生生的崩断。

手指间传来扎针似的痛,贾铃如梦方醒,慌忙举起手,便见右手小指昨天才做的漂亮指甲在齐指甲与肉相连的地方向后反卷,断甲之间仅只一点点联系维系指甲没有掉,一边的指缝渗出点血来。

“该死的扫把星!”

看到指甲断裂,她狠狠的骂了一句,每次事情牵扯到那该死的小兔崽子就没好事儿。

心里窝着一团火,恨恨的掀断断甲,找纸巾擦拭血迹,幸而只有指甲侧缝稍稍被碰摁到所以出了点血,并没有撕裂肉,擦掉血迹也没再见渗血。

小手指指甲断去一截,漂亮的美甲便残缺不全,整体美观也遭到极大破坏,怎么看都显得不和谐。

左看右看,贾铃越看越觉得不顺眼,又把惹得自己掐断指甲的老东西和小扫把星骂个底朝天,把燕家的祖宗十八代皆问候了一遍才勉强解气。

骂得口干舌燥,喝了饮料润喉,犹觉胸口堵着一团火,憋得很难受,心中又烦,嫌弃电视声音太吵,拿遥控器关掉,静下来又觉死气沉沉的,想来不服气,拿起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午饭时间还没到,金婶拿鸡毛掸子弹扫客厅的沙发、桌几,清除有可能沾的灰尘,听到私人手机响了,赶紧儿掏出手机来,原本以为是老先生打电话通知午饭菜之类的,谁知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太太。

因为出乎意料之外,她怔了那么一下才按通话健:“是太太吗?”

等了足足半分钟对方才接电话,贾铃气得火冒三丈,差点破口大骂粗话,好在多年养成有外人时自动变得温和端庄的习惯,语气缓和平静:“小金,你还在老家吗?”

“太太,我昨天就回来了。”金婶坦然回话,老先生放她中秋假,她回家和家人团聚两天也很知足,更不敢像某些人一样因为主人宽容就恃宠而骄,因此在家住了两晚就返回京城。

“家里好吗?”贾铃气得心窝子里都是火,昨天就回来了,不见她在家,就不会提醒老东西找她吗?

“家里很好,太太在外面开心的玩,不用记挂老先生,老先生这几天精神很好,天天出去找老朋友们喝茶下棋,兴致很高,今早又去隔壁大院找老友们聊天,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贾铃气得脸都绿了,让她开心的在外面玩?然后老东西好趁着她不在出去跟人下棋聊天,听小道消息,好破坏她外孙和王家小姐的婚事?

想到老东西天天在外面转,有可能听到外孙宗泽和王玉璇恋爱的消息,心里顿时就不太好了,简短说几句挂断电话。

四周很静悄悄的,贾铃越想越急,哪还坐得坐,火速收拾行李,老东西不来接她,她也必须回去,就算很没面子,但是,为了两外孙的将来,她忍了!

她离家时带一套换洗的衣服,在外两天采购到一大堆东西物品,购得一只行李箱才装下去,还有两只纸袋子提手里,办好退房手续,由服务员帮提行李,送她上计程车。

计程车到铁道部家属小区院时已到十一点多钟,贾铃下车付了车资,拿出最端庄温和的面貌,提行李进家属院。

小区里的老干部们和家属们安居乐业,有些老人在树下摆下桌椅,下棋喝茶,令时光也显得悠然静好。

许多认得燕家夫妻的老人看到燕太太像是一副旅行归来的样子,也微感惊讶,燕老头的续弦太太一惯死粘燕老头,生怕老燕到哪就会被人拐跑似的,总时刻盯着,这次怎会独自去旅行?

因为路上有熟人总问“你去旅行了啊”类似问题,贾铃面子挂不住,含糊其词的敷衍了事,匆匆的回家。

听到门响,守着厨房在烫汤的金婶,忙跑去开门,拉开门,发现太太拖着行李提着纸袋子,颇感惊讶:“太太,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她说着话,把门完全拉开,站到一边,并没有去帮太太拿行李,太太不喜欢别人乱动她的东西,因此没经同意,她不会碰太太的行李。

贾铃听得那话,心里一口气堵在心口,差点出不了气儿,什么叫这么快就回来了,难不成是希望她在外面别回来吗?

她心里憋着火,愣是发作不得,这个保姆是燕老东西亲自请来的,她有想换一个,可燕老东西就是不同意,因此,她就算再不怎么喜欢保姆也只能忍着,就算想挑鼻子挑眼挑出错来说几句也不能做得过份。

本来心里不舒服,看到保姆站着旁观,竟然不来帮她提行李,心里那叫个气啊,死笨猪,没见她提着东西,不会过来帮接过去提进家吗?

她高傲的习惯了不会主动要求人帮忙,忍着怒气,“嗯”一声,自己拖行李进家。

当踏进客厅,发现客厅里的东西一尘不染,也没有移动收拾的迹像,她中秋节那天扔沙发上和沙发扶手侧的纸袋子也在原地,好像从没人挪动过的样子。

“太太,老先生说为免得你说又丢了东西,让太太的东西原本在哪就放哪,这两天没客人来,也没人碰过。”太太进客厅就定定的站着,金婶察颜观色,发觉太太脸色不好,再顺着太太的方向望去,看到沙发上的东西,她便明白了,平静的解释纸袋子还在沙发上的原因。

以前,太太放东西在客厅,有好几次家里有客人来串门,等人走后太太都说丢了什么什么,一来二去,风声传出去,以致好多人再也不敢来燕家串门,以免沾惹到占小便宜顺走主人东西的嫌疑。

天长日久,就连跟老先生很合得来的老友们也不来走动了,燕家的门槛有时三五个月都没见客人踩。

贾铃的脸色一沉,她很清楚,老家伙以前的脾气极好,从不会在小事上纠结,一旦说什么,那就代表着他认定了某些事。

他说免得她又说丢东西,不让保姆动她的袋子,由着她的东西放客厅,分明就是怀疑她以前说丢东西是冤枉人的。

老东西不打电话找她,不帮她提东西回楼上,一定是出去一回听到什么风声,对她生了疑。

究竟是谁嚼的舌根?

她也能猜到敢嚼舌根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柳家的老货们,也只有柳家人才敢直言不讳,贺家人也有可能,但是,贺家打燕老头跟她结婚就不待见燕老东西,关系疏冷,贺家也不会管燕老东西过得好坏,因此,贺家人的嫌疑只有不到十分之一,柳家人有九成嫌疑。

心思转得几转,贾铃缓缓的将心中的怒火压下,提东西上楼,有人在老家伙面前嚼舌根,近段时间,她得哄一哄老家伙,掐断他跟外面那些人的联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