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教父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佛罗伦萨位于Yi国中部,有着绿树覆盖的群山,婉蜒纵横的河流,美丽的蓝天白云,美仑美奂的建筑,曾被华夏国近代诗人唤为“翡冷翠”,它像块璀璨的翡翠镶在大地上,引人遐想。

已近中午,灿烂的阳光抚摸着佛罗伦萨的屋顶、树木、海滩、行人,那恢弘高大的建筑和许多斑驳的或鲜艳的楼墙颜色熠熠生辉,人在城市之中,有仿若穿越时光回到了中世纪的感觉。

这个时刻,酒店餐馆生意红红火火,市中临美丽阿诺河岸的以一座保留完好的老建筑作酒店的酒楼内客似云来,高棚满座,最多的当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值此热闹的时刻,一位年老的侍者领着一位约五十以上的绅士上楼直奔顶楼,那位客人长颅宽面,鼻子和两侧突出,眼眶高,皮肤色素较浅。

他的面相是典型的地中海型相貌,走在本地处处可见。

长着较普通脸相的老年绅士收拾得整整齐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短袖衬衣,墨色西裤,皮鞋呈亮,他很瘦,颇有种大病初愈,赢弱不堪的感觉,然而,他浅棕色的双目偶尔流出锐光,眼神犀利。

酒店共四层,一楼是餐馆,二楼与三楼作客房,第四层有一半也是客房,另一部分为酒店主人居住或休假地,不对外开放。

在主人私人地盘的那最末一端,最后一间房被改成私人工作的地方,书架书桌、茶几、坐椅一应俱全,一物一样皆像艺术品。

露台上栽满花草,摆着一张躺椅,一个英俊帅气的黑发青年躺在椅子上,他衣冠楚楚,面朝河流方向,惬意的合目小憩。

老侍者将绅士送至三楼最边缘的房间前,敲响了门,然后轻轻的推开厚重的古老木门,恭敬的报告:“少爷,Bianchi先生来了!”

听到敲门声,躺椅上的英俊青年慢条斯理的睁开眼睛,眼中的蓝色如窗外蓝色的天般明媚,他并没有出声,只转了方向,当门打开,看到丹特老管家便站了起来,转而看到老管家一边报告一边侧让开身,从他走面走出一位看起来有些憔悴的老者。

“教父!”看到面容有些暗色的绅士老者,米罗飞快的跑往门口去迎接。

他的教父姓Bianchi,名字翻译成中文就是罗伯托,罗伯托不仅是他的洗礼教父,也是命名教父,成年礼加持教父,还是他的启蒙老师。

罗伯托的名字和面相一样的大众化,但是,任谁都想不到,就是这么看起来很平常、像知识白领模样的小老头,其实手握着一个杀手组织。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林,罗伯托是大隐者,隐于市井,行走于平民中,逍遥自在的生活,做的则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买卖。

罗伯托看到青年的装束十分满意,米罗就算在休养期间,无论是外出还是在家,无时无刻保持着良好的生活规律,衣装整齐,总呈现最好的精神面貌。

丹特老管家请比安奇先生进内,自己帮少爷关上房房,站在离少爷书房二米远的另一道门外等候,以免有人跑来打扰少爷和比安奇先生的谈话。

一身整齐的米罗,三步作两步迎接到教父,搀扶住老师,掩不住一丝忧色:“教父,您身体好些了吗?”

罗伯托半年前刚做了直肠手术,半个月前有复发迹像,再次进行二次手术,接二连三的手术和放疗,也将他折磨的食欲不振,体形消瘦。

“这些日子还可以。”罗伯托平静的回应,因为身体状况欠佳,他爬上四楼也有点吃不消,由米罗搀扶着在休息区坐下。

教父术后不能喝冷饮和有刺激的饮料,书房里没有适合教父喝的果汁,米罗也没有假惺惺的问教父想喝点什么,坐到教父面前,等着他下达命令或者吩咐事情。

米罗坐相端正,对于自己的到来也很平静淡定,罗伯托越发满意,说话也很温和:“孩子,你对莫里蒂还抱有希望吗?”

“教父,我……还是相信莫里蒂不会背叛您的,就算他真的不回来,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米罗放在双腿上交握的手握紧,微微的垂下眼,喉咙有些干涩。

他以为莫里蒂拿到东西必定会回国继承S,成为S的头领,可事实上,在他走出大山,秘密联系教父才发知莫里蒂没有回国。

M国任务,S组织出动四人,与各方人马斗智斗勇斗到华夏E北神农山,一位成员因与山口组织交手时负伤,和另一位同伴在约定点等候接应,米罗和莫里蒂与各方黑道白道人士争夺任务目标,米罗经历数次凶险,终于从K字组织人员手里抢走东西。

为成功带走东西,米罗把目标物交给莫里蒂,再兵分两路走,想以此转移人目标,结果,莫里蒂背叛了他们的生死情义,捅米罗的刀子,以致于他困在深山老岭,也与S失去联络。

在米罗了无音讯的同时,莫里蒂也失去联络,因神农山情况有变,多个潜伏组织不得不暂时撤退,S组另两位成员也不得不先回国。

米罗走出深山,联系教父才知莫里蒂竟然失踪了,因此他立即赶回Yi国,亲自向教父汇报情况,之后秘密住院检查,休养。

“孩子,你无法接受莫里蒂背叛的事实,可是,事实就是事实,”罗伯托平淡的眼神变得锐利:“莫里蒂出现了!”

“您说莫里蒂回来了?”米罗激动难抑,说话的分贝情不自禁的提高。

“不,”罗伯托温柔的对米罗摇头,语气冰冷:“莫里蒂没有回国,据监视显示,他前天动用了帐号里的钱,这次不是直接在华夏取款,而是以黑客技术转移去E国一个帐户,又在全球辗转好几个国家,最后转进M国一个偏远小地方开的户头里。”

在米罗失去联系的一段时间里,莫里蒂在华夏国E北用过一次银行卡,据时间推算,那是米罗把东西交给莫里蒂的第四天,之后便音讯全无。

那也说明莫里蒂有可能取了钱即携带东西,秘密的偷渡离开华夏国,投奔其他组织去了,现在来看,莫里蒂可能转投M国某些组织怀抱,某些组织利用黑客将他的钱转移。

世界级杀手组织,每个人都相当有钱,莫野蒂不算富得流油,某张卡里也有近五千万美元的私人积攒。

M国秘密任务悬赏五亿美金还有一份来自当局的承诺,因此吸引世界杀手组织和黑道放手一搏,想要那份丰厚的赏金,如若莫里蒂携带东西投奔M国,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

当米罗归来,并没有揭露莫里蒂捅刀子的事,只说在引开其他人时才身负重伤延误归国,罗伯托太了解米罗,从米罗的言辞里分析出一丝不寻常的气息,用催眠术对米罗进行催眠才得到真相。

罗伯托也没想到莫里蒂竟然对米罗暗下杀手,米罗与莫里蒂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米罗对莫里蒂的爱护比亲兄弟还亲密,莫里蒂对对他生死相护的米罗能下毒手,背叛组织也不是没可能的。

罗伯托用催眠术问出真相后并没有让米罗本人知道,派出S成员秘密查找莫里蒂,他能容许S组成员们有各自的私人生活和空间,甚至,如果功劳够大,也允许脱离S去过自己想要的平静生活,前提是不能背叛,在S时忠诚,离开S后也不泄露任何S的秘密。

“也许……不是他本人。教父,莫里蒂是您看着长大的,他从没异心,如果……也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无论如何,请教父给他一次机会。”米罗声音低低的。

“如果他自己回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会考虑你的提议,”罗伯托敛去心里的狠厉杀气,继续说自己的事:“刚才说的转钱只是证明他现身的证据之一,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推测也是他的手笔,近期,同行组织秘密潜伏在华夏国都盯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孩子……是救你的那个,以此来看,是莫里蒂已知你还活着,查出你曾跟那个小孩子一起走出深山,所以秘密策划将别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小孩子身上,从而让各方最终查到你,让S成为他的替罪羊,这招借刀杀人,玩得真好啊,这么多年,倒是我错看了他。”

罗伯托拖出一声叹息,他教导出的备选继承人共有五人,最属意的人是米罗,米罗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重视兄弟情义,容易被人以情感左右他的判断;第二个比较属意的是莫里蒂,莫里蒂的缺点则正好与米罗完全相反,他太阴狠,六亲不认。

像S这样的成员,太冷血,成员之间容易没有任何信任,难以长久传承;太重情,容易被人利用;因此,身为S的领导者即不能太绝情,也不能太重情,对伙伴们信任,又不会言听计从,无论何时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做最合适的判断,才是最好的。

经过莫里蒂的事,罗伯托认为米罗必定会有一次质的锐变,成为最合适的继承人。

听说各方组织盯上一个小女孩,米罗瞬间就想到了可爱甜美的小乐乐,当教父清楚的告诉他真的是乐乐被人盯上,他的心脏剧烈的抽悸了一下,心窝子里冲出熊熊烈火。

小乐乐是他绝望生命里的一缕阳光,谁敢掐灭他的那缕阳光,他,以光明与黑暗神的名义起誓,倾尽一生也要将那些拖入阿鼻地狱!

“教父-”

“孩子,你想去华夏国是吧。”米罗刚出声,罗伯托便已猜到他想说什么,慢吞吞的打断他的话。

“是!我怀疑莫里蒂有可能还在华夏国,几个月前华夏国国境线和海关查得极严,神农山之争各方互有人手损失,华夏国调派了那么多人马秘密搜查,对边境线必定查得列加严密,估计莫里蒂还没有偷渡成功,需要转移华夏国军方和各方注意力才将祸水转到小女孩和我身上来,方便他潜渡出境。如果我出去华夏国,说不定能引他出来。”

“……”罗伯托暗中摇头,米罗对莫里蒂还存有希望,莫里蒂拿刀子捅杀了他,又怎么可能还有存有情义?

莫里蒂真还在华夏国内没能离开,那么,米罗去华国,让莫里蒂知道了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暗杀米罗。

他眼睛望向窗外,外面阳光灿烂,真是个好天气呢,这样的季节适合休养旅行。

“米罗,安心休养,也秘密准备一下,过些日子你陪我去华夏国求医,华夏国的中医说不定能让我多活几年。”去趟华夏国,再回来,米罗大概就能挑起S的重任,他也能安心的安享晚年。

“教父,您要去华夏国?”米罗难掩震惊,教父为什么会突然想去华夏?

“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那个小女孩的,那个孩子能为你开刀手术,医术高明,我也想找她求医。”

“教父,您相信那个孩子的医术?”

“米罗,华夏国有句古话说‘有志者不在年高,无志者空长百岁’,有本事的人不一定是年长的,年长的不一定有本事。还有一句说‘童叟莫欺’,别欺负人年少,很多天才在少年时代已身怀绝技。”

“教父是华夏通。”米罗很久以前就知教父喜爱华夏文化,喜爱华夏国的传统民间习俗和许多传统工艺,收集到不少华夏国制造品。

“米罗,你没有深入的研究华夏国,不太了解它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华夏国最悠久的文明之一既有中医术……”

米罗倾听老师兼教父涛涛不绝的讲华夏国医术的神奇历史,听得很认真,罗伯托讲了近半个钟仍意犹未尽,只因身体健康原因,不得不暂时中断说讲,两人去私人餐厅享受午餐。

午餐后,米罗送走教父,回到书房,拿出电脑,翻出一张相片,相片上的女孩子白净粉嫩的圆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双眼弯得像两弯月牙儿。

看着那张笑脸,米罗眼里溢出喜悦,教父要去华夏国求医,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找小乐乐。

至于某些人想祸水东引,嫁祸小乐乐,呵,休怪他心狠手辣,辣手摧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