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又见吃货/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贾铃提行李上二楼,回到卧室检查一番,自己妆合与抽衣柜抽屉做的记号仍在,感觉屋里的东西也没人动过的样子,越想越觉不对,转身出房间,跑到另一间房门前拧动门把,门锁住了!

卧室的东西没人动,老主卧室的门紧锁,只说明了一件事:死老头这两天没回房睡,又睡回了老主卧。

老主卧是老东西和死去的老女人以前的睡房,她不想住老女人曾经睡过的房间,在跟燕老东西结婚后以另一间卧室做夫妻卧室。

这些年,她数次三番想把老主卧改做放杂物的衣帽间,做她的专人衣柜室,燕老不死的死活不同意,一直让老主卧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掌控住死老头很容易,但是,唯独不能踩他底线,老东西的底线就是死去的老女人和女儿以及他的小扫星外孙,那三人睡的房间,用过的东西,至今保留完好。

她无数次想将死母女两留下的痕迹彻底清除,将那三人从死老头心头赶走,却没有成功,她也使用过先斩后奏,趁老头不在家,把以前客厅里的东西换掉,死老头回来当场翻脸,并且扬言说她再敢不经过他同意扔家里的家具物品,直接离婚。

她的目的没有达到,婚是绝对不能离的,她需要燕家太太的名头,因此,贾铃忍了,忍受着让那些有死母女气息和痕迹的物品在同一个屋檐下,占着现在属于她的地盘。

她能忍得下来,也是因为死老头除了留着那些东西当念想,并没有睡老主卧,跟她结婚了安心过日子,更没有苛待她,不节制她花钱多少,她是名符其实的女主人。

然而,这次她才离家三天,就三天没看管着他,老东西竟然回老主卧去了,这不是昭示想分房睡吗?

先分房睡,然后离婚也顺理成章,是不是就那意思?

贾铃气得脸扭到一堆,手死死的抓住门柄,力道大的几乎要把门把扳断,想分房睡,想慢慢抛弃她?

没听过请神容易送神难?她进了燕家的门,名字挂在了燕家户口本上,休想赶她离开,燕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现在还不是她的,早晚也会成她的,若不是小扫把星还没活着,哪容得死老头活这么多年。

贾铃青铁着脸,阴狠的盯着老主卧室,该死的死女人,死了那么多年竟然还能引发死老东西的情感,当初让母女俩那么容易死了,便宜了她们!

本来还想留小扫把星再多活几年,该死的母女做了鬼还不安份,那就别怪她尽快把小扫把星送去跟她们团聚。

贾铃眼底浮上狠毒,慢慢的,露出阴冷的冷笑,松开手,回卧房收拾自己的物品,也趁机调整情绪,等下楼,又是面相平和的老人。

回到楼下客厅,坐着等,一直不见人回来,等到十二点半后才听到门锁转动声,坐等了足足一个钟的贾铃,扬起温柔的笑脸,当门被推开,她忙起来,欢喜的叫:“鸣哥,你回来啦。”

燕鸣轻快的回到家门外,开门进家,猛不丁的听到娇哆声,后背冒出鸡皮疙瘩,抬眼望见一身洋装,打扮得像四十岁贵妇似的老女人,喜悦的脸骤然冷僵:“是谁允许叫我鸣哥的?你以为你是谁?”

燕老纵然年过七十,总体而言,身体还挺硬朗,一声怒吼,中气十足。

“我……”被劈头盖脸的一顿吼,贾铃一下子白了脸,燕老东西竟然吼她?自十几年前她先斩后奏扔掉了一批家具那次燕鸣暴怒吼了她一顿,之后她记在心中,规避不碰他底线原则,十几年来,他和她相敬如宾。

在厨房里的金婶,听到老先生的怒吼,一把丢开手里的东西冲出厨房,跑到与客厅相连的走廊处,看见老先生站在大门口,一张脸阴云密布,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

怎么回事?

金婶心中打了个问号,老先生刚进门怎么就发火了啊?

“你什么你?”燕鸣震怒难消:“鸣哥是四娘子的专用称号,只有四娘子才可以那么叫我,谁给你的胆子模仿四娘子叫我鸣哥,是谁唆使你用这种叫法来向我套近乎的?”

再次被怒吼,贾铃霍然明白原因,一张脸青白交加,“鸣哥”两个字是死去的老女人对燕老东西的称呼,打死女人过世,便再没人那么叫,以前,她只叫他“燕大哥”,今天只想尽快哄住老东西,所以用了死老女人用的叫法,却没想到老东西反应那么强烈。

找到原因,她低声下气的解释:“燕大哥,我我……只是觉得那样更亲密些,没想过要……取代夫人的位置……”

就算对死去的老女人恨之如骨,贾铃仍然能屈能伸,把自己放低,用以前她在燕家当保姆时对死女人的称呼来指代死去二十多年的那位死人。

“闭嘴,我不想听你狡辩,你说没想过取代四娘子,你会把四娘子的东西扔掉?没想过取代四娘子,你会时刻想把四娘子住过的卧室改做你存放衣服鞋子的衣帽间?没想过取代四娘子的位置,你会故意用四娘子的专称来邀宠?”

吐出一连串质问,燕鸣胸口一鼓一鼓的起伏,带着满面怒气,拄着竹拐杖走向餐厅:“小金,可以开饭了没有?”

他怒气冲冲的,走路跺地很用力,跺得地板“咚咚”响,当对保姆说话,嗓门仍然有些大,语气则缓和了很多,并没有因贾铃而迁怒旁人。

“老先生,饭菜早就做好了,就等您回来,您和太太请到餐厅稍等,我去上菜。”金婶赶忙应一声,转身就想去厨房张罗午饭。

被置之一旁的贾铃,被燕鸣的态度气得浑身哆嗦了一下,赌气的往楼上跑。

听到高跟鞋得得得急如马蹄似的声响,金婶回头,看到太太好似向外跑,忙唤:“太太,马上开饭了,您要去哪……”

“不要管她,她有赵宗泽兄妹两外孙,有赵家给她养老,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哪用得着留在燕家,她爱走让她走,走了莫回来更好。”

燕鸣连头也没回,更不紧张,拄着拐杖,叮咚叮咚的走向餐厅。

刚跑出七八步的贾铃,急速前冲的身影陡然刹住,后背僵硬,燕老头说‘她有赵宗泽兄妹两外孙’那句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对她和赵家兄妹生出怀疑?

那想法让她打了个激灵,立即把赌气的心思抛之于脑后,忍着屈辱,慢慢转身,顶着阴晴不定的脸,一步一挪的挪往餐厅方向。

老先生说不要管太太,金婶本来有点为难,当看到太太自己站住又转身,她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不明白,小跑去厨房。

燕鸣听着急跑的高跟鞋声静止,又听着那声音变轻,并且不是走向大门和楼梯,而是向餐厅走来,他仍然没回头,马不停蹄的进餐厅,坐等吃饭。

燕老头不回首哄她,保姆也不帮忙,就算没人给自己台阶下,贾铃自己给自己找台阶,硬着头皮,小步小步的走,挪进餐厅,坐到自己常坐的位置,低着头不说话。

金婶将菜一一端上来,简简单单的二荤两素和一个汤。

贾铃看去,都是家常小菜,丝瓜、小白菜,五花肉炒苦瓜、小香菇炒鸡肉,和排骨汤,她心里窝着气,吃气就饱了,对着几样小菜更加没吃的欲望,意思意思的吃了两口就不再动筷子。

金婶看到太太不爱吃,也没敢说问是不是不合胃口,老先生点的菜谱,她照做就是,太太不喜欢,她也没办法。

燕鸣吃的很香,他在青大小姑娘宿舍吃了几道菜,念念不忘,回来就让小金做,味道虽然远远不及小姑娘家的好吃,但是,比起那些千遍一律的海参等价格贵实际也并没有多少营养的高价产品更有原味。

别人吃不吃,那是别人的事,他喜欢呀,吃得满面红光,美美的搓一顿家常小菜,拄着自己的竹杖,慢悠悠的起身。

为了找台阶下,贾铃想去扶一扶,然而,燕鸣并没有给面子,脸当时就冷了,一甩甩掉贾铃的手,自己昂首阔步的出餐厅。

被甩开的贾铃,心头闪过愤恨,瞬间被惊惶取代,燕老不死的反应很不对,肯定听到了什么,对她生出很大的成见,甚至厌恶她。

现阶段,在小扫把星还没解决前,她不能跟他对着干,更绝对不能失去燕太太的合法身份。

必须要弄清原因!

心中有危急感,贾铃也顾不得愤恨难消,快步跟在燕鸣身后,到客厅,看见燕鸣并没有坐,也没有去楼上休息,而是直接走向大门,有想出去的意思,她也不声不响的跟着。

燕鸣走到门口,转身,满面怒气;“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我担心你一个人外出不安全,我陪你去散散步。”贾铃掩去负面情绪,表现出端庄贤慧的妻子该有的模样。

“你不是担心我,你是想监视我,看我跟谁说了话,跟谁聊天,然后回头你再想主意无中生有,栽赃嫁祸别人,让别人谁也不敢到我家来串门,让我没脸出门,方便你和赵家兄妹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听到那番话,贾铃心中警铃大作,瞬间装出委屈的样子,几乎硬咽:“燕大哥,你……你就是这样看待我的?”

“呵呵,贾铃,别装了,你装副这样子给谁看?”燕鸣讽刺的呵呵一笑,眼神冷凉:“你们都做了不要脸的事,到现还想装可怜装无辜,当我是傻子?你喜欢跟着是吧?行啊,带上你的证件,跟着我去民政局。”

“……”贾铃呼吸一滞,化了精妆的脸僵硬,表情惊骇,燕鸣他知道赵宗泽挖了燕行的墙角?他……要跟她离婚?

“愣着干什么,不是想跟着吗,去拿证件啊。”看到贾铃心虚的样子,燕鸣心中锥痛,他果然被贾铃骗了,骗了十几年啊,若不是小龙宝将证据摆在他面前,或许到死的那天他仍会被蒙在鼓里。

“燕大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不想我跟着,我……不陪你就是……”就算有可能已经东窗事发,贾铃也不会承认,装傻卖痴,装作听不懂燕鸣的话。

“贾铃,你还想当燕太太的话,安安分分的在家当你的老太太,别想着管着我盯着我限制我自由,也不要再跟赵家兄妹来往,你让赵家人再踏进我家门一步,我们立即离婚,没得商量。”

燕鸣下了最后通谍,也不再看贾铃青白交加的脸,拉开门,踏出去,再甩手关上门,自己去找老友们。

燕鸣给自己发出警告通告,也再次证实心中猜测,贾铃盯着门,心里急燥慌乱,老家伙一定是知道了赵宗泽撬了燕行的墙角,所以当然会怀疑到她头上来,怀疑她和赵宗泽母子兄妹们的关系,怀疑是她出主意和提供机会让赵宗泽接近王玉璇,现在要怎么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

站了一会,慢慢的走到沙发座坐下,暗中思索对策,这个时候必须要顺从老家伙,暂时跟女儿和外孙们不来往,等消除老东西对她的怀疑,再想办法哄老东西将小扫把星拉回家住,那样她才能有机会下手。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哄燕老头,尽快解决掉小扫把星,只要把小扫把星送去跟那对死母女团圆,只要小扫把星一死,最后剩下孤家寡人的燕老不死还不得任她捏圆搓扁,到时再送老不死的去跟他家人团聚,燕家所有的财产就是她的。

想到不久坐拥燕家数千万家财,贾铃眼神狠辣,脸上浮出得意的笑容,任贺家燕家是世家军门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全落她手里,小扫把星建有军功又如何,最后也不过是给她多赚回一份抚恤金。

她伏低做小二十几年都熬过来了,如今离自己苦心策划的那天已不远,再忍一忍又何妨!

理出头绪来,贾铃靠着沙发,抛去烦燥,跃跃欲试的畅想如何实施自己扫除小扫把星的计划。

一个白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上班族来说有点长,对于顶着烈日训练的学生们来说也有点长,而对于在靶场练习的学生来说半天很短,转眼就过去,然后,上靶场,放一通枪,再由运输车拉着回青大。

夕阳西下时分,倦鸟纷纷归巢,放学的学生们如鸟兽散,李宇博开着自己的爱车,风风火火的杀回状元楼,没看到小晁的车子,他欣欣然的下车,跑草坪上坐等。

回楼的学生们三三两两,认识李部长的人,跟他打招呼,高年级的和很熟的同学也会调侃李同学几句,问他是不是在等美女。

李少顶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举双手双脚欢迎调侃,过一小会儿,就见晁会长的车子平静悠然的驶向宿舍楼。

李宇博欢快的跳起来,展开飞毛腿,跑到东边楼梯前的台阶上等晁哥儿,当晁家哥儿的车驶至眼前,他看到紧跟着的两部车,两眼瞪得溜圆,特么的,怎么都来了?

后面两部车开车的人一个是大才子,另一个是陈学长,看到大才子和陈学长自己开车没什么震惊的,但是,那两人所开车的副座驾位上所坐的人是他们各自的老师!

符教授和翟教授来干吗?

看到晁哥儿后面的两部车,李宇博以四十五度角望天,别告诉他,那两位教授也是来蹭饭的。

上仰的视角还没达到四十五度,他眼睛又一次瞪圆,后面,一辆摩托车狂奔而来,那骑车手赫然是万俟教授。

我……

李宇博想骂人,若说对符、翟两教授到来的目的还抱怀疑态度,那么,看到万俟教授,他敢拿生命起誓,那些人是来找乐乐小萝莉的!

看到一批不速之客,想到他们是来跟自己抢晚餐的,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那些家伙会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在李大少问十万个为什么时,三辆轿车泊在楼前的空地上,人还没下车,风驰电挚而来的摩托车也‘嘟’的冲到大才子开的轿车旁,威风凌凌的车手刹车,停稳,人下车,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晁宇博推门下车,掩门,走到车头所对台阶那儿,等三位教授。

才子俊双足落地,刚想关车门,万俟教授一把将自己的头盔塞驾驶室,笑呵呵的拍拍才同学的肩,大摇大摆的走向少年会长。

才子俊苦着脸,揉肩膀,内心是崩溃的,万俊教授,你放头盔就放呗,用得着下那么重的手吗?

心里苦,他还不能抱怨,没办法,谁叫万俟教授是练跆拳道的,他不想以后经常受教授的“友好拍肩”。

翟教授和符教授在下车手时各自抱出盒子袋子,当被自己的学生抢走,教授们笑容满面的走到漂亮少年身边,催少年:“晁会长,快带路,我等不及想去小同学宿舍做客。”

“讲真,教授,你们也不提早知会我一声,这么忽然,我真怕你们吓到小乐乐。”晁宇博头疼的揉额心,他在下课后开车回宿舍的路上才收到陈学长的通知说翟教授和符教授要去看乐乐,真正的是先斩后奏,让他连婉拒的余地都没有。

真不知老教授们哪根筋搭错了,为什么突然要跑来探访乐乐,还是踩着这个点儿来,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想蹭饭,他事先不知情,没提前做准备,到时菜不够可怎么好?

这样搞突袭,真好吗?

少年心塞塞的,无语的望向才同学和陈学长,为什么就没早点跟他通通气呢?

被少年会长瞥视的才同学和陈同学,同样一脸无语,他们也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会突然想来看小萝莉啊,而且是下课后才抓他们开车带路,你说,他们能怎么办?

“走喽走喽,看我的小学生去咯。”万俟教授当没看见少年的幽郁脸,兴冲冲的冲到最前面,气昂昂的爬楼梯。

符教授和翟教授振臂呼应,就那么兴高采烈的冲上楼梯,才子俊和陈书渊蒙圈,教授,你们高大上的形象呢?

“小晁,你们先上去,我迟一点,记得叫小乐乐等我回来才开饭啊。”瞧那三位老教授的表情,李宇博敢赌那三位到四楼小乐乐宿舍肯定赶都赶不走,百分百要留饭的,小乐乐家的桌子太小,人那么多,肯定坐不下,他得去买张桌子应急。

“好的。”晁宇博大致上也能猜到大李的意思,大李不是去买菜就是去给小乐乐添置板凳一类的东西。

李少也没去开自己的车,顺手拿晁哥儿的车钥匙钻进奇瑞车里,开着就跑。

晁宇博和大才子陈学长三位跟在三位教授后面登楼,路上遇到三五成群的学生,大家看到晁会长陪着三位一看就是老师或领导人来状元楼,也有点懵,搞不懂是做什么的。

三老三少爬到四楼,漂亮少年开门,先一步推开门进去,再请三位客人们进,一边对在小厨房里的主人喊:“小乐乐,有客人来了。”

三位老教授也不管面子里子问题,争先恐后的挤进宿舍,符教授和翟教授第一次大驾光临,看到小客厅里的书,眼睛冒光,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啊!

乐韵在小厨房烧菜,听到门响,知道是晁哥哥和几位学长来了,本来不关心的,然后听到多个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蓦然侧身,伸头探看,看到导师万俟教授和两位老教授挤进客厅来,顿时就呆住了。

她听力很好,用心听的话,从一楼到八楼的声响都难逃一劫,但是,她又不是在办案,用不着总时刻留意听四周动静,因此自动屏蔽听力功能,专注的做自己的事,从而不知除了晁哥哥的好友,竟然还有三位大有来头的不速之客。

“嗨,小同学,还记得我不?”

“小同学,还记得我这张脸么?”

符教授和翟教授打量一眼客厅,看到在小厨房里的小同学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双双跳出来刷脸。

“小乐,这两臭不要脸的老货抢我的药茶,你不要给他们面子。”两老货主动对自己小学生示好,万俟教授骄傲得翘起小尾巴,得意洋洋的。

“万俟,你的脸呢?”

“小同学,别信万俟的话,他故意抹黑我们。”

翟教授和符教授联手将万俟教授推到后面,让老家伙靠边站。

才同学和陈同学嘴角抽搐了一下,把抱来的东西先放小写字桌面,和晁会长请三老师坐,免得老师们打扰到小乐乐工作。

“导师好,符教授翟教授晚上好,哪阵香风把你们吹来了,宿舍有点小,委屈教授们将就将就的坐。”

“是你炒菜的香味把我们引来的。”符教授腆着微胖的肚子,笑呵呵的就着三位学生的陪伴去小桌子边坐。

“教授,你的脸呢?”

“脸在脸上啊。”

教授们才不管学生们那副“老师你不要脸”的表情,乐不可支的答。

三俊秀青年:“……”你们都是双科博士,是院士,这么赤祼祼的展示你们的吃货属性真好吗?

想去招呼一下教授们的乐韵,无力叹气,感觉又是两吃货啊!想想也不奇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陈学长和才学长是吃货,他们的老师不是吃货的可能性比较少。

“小乐,你不用管我们,你炒你的菜,尽量多炒点,我们要留饭的。”万俟教授瞅到小学生想出厨房,先说明情况。

另两位频频点头附合。

“菜倒是买了两天的,晚上够,就是饭还得再煮,晚饭估计要到六点半左右才能吃。”

不用教授说,乐韵也猜得出来三位老师要留饭的,试想,早不来晚不来,踩着下课后的点儿来,不来吃饭还能来干什么?

三位教授听说菜足够,乐得见眉不见眼,哪在意晚餐晚,莫说六点半左右,就是等到七点八点,他们也乐意。

三位老教授不要脸,晁宇博也是醉了,和陈学长、大才子洗水果,装盘,招待老教授们。

有晁哥哥当家作主,乐韵也就不管外面的事,炒好一个菜,先关电源,把饭打出来,重新淘米上锅煮,再翻冰箱拿肉,提青菜清洗。

她上午打电话给上次帮送菜的那家果蔬店,在电话里选购青菜和肉,中午店家帮送货上门,有生菜、芹菜,红萝卜、南瓜、苦瓜、丝瓜、冬瓜,还有排骨、精肉和鸡肉、鱼。

原计划晚上是晁哥哥,李哥哥、陈学长和才学长与她自己五个人的量,只炒六个菜,余下的明天吃,现在增加三位客人,哪还有可能有多余的菜留到明天。

菜足够,饭可以煮两次,乐韵头痛的就是晚上怎么坐,她的饭桌就那么大,坐七个人很挤,坐八人,可想而知会挤成什么样子。

三位教授是不知道小女同学的纠结,欢欢喜喜的等着品尝美食,尤其是翟、符两教授更是望眼欲穿,他们得意学生跟他们说小姑娘煮的饭菜好吃极了,他们也从万俟那里抢到一点药茶喝,那味道真的美,因此,当得悉小姑娘当天不用军训,迫不及待的就跑来打秋风。

李少开着车奔生活街,跑到专买生活用品的地方找合适的桌子,找来找去,逛好几家都不怎么满意,到第五家,眼前一亮,那家有卖木茶几,那种茶几桌面可展开也可折叠,展开就能当饭桌,板面对折起来就是一张茶几。

欣然大喜的李宇博,二话不说,挑二张可折叠茶几,带着劳动成果,牛轰轰的回宿舍。

赶回状元楼,搬东西下车,左手抱一张,右手抱一张,一人抱两张桌子,一口气爬上四楼,发现小萝莉的宿舍门没有关拢,欢天喜地的推门而进。

“大李,辛苦了。”晁宇博看到扛着家具的发小,心中欢喜,他和大李果然有灵犀,都能想到小乐乐这里最需要什么。

才子俊和陈书渊飞速跑去搬忙,将桌子放一角,摆开,二拼一,OK,莫说八个人,十人同桌也没问题。

摆好桌子,拿抹布擦拭几遍,先收起放到窗子底下,小客厅太窄,摆开桌子,真的没一点空闲空间。

有新桌子,怎么坐的问题解决,乐韵安心烧菜,心里也少不得暗嘀咕,这下桌子齐备,那些吃货岂不是更有理由来蹭饭?

吃货们经常跑来,她就要沦落成保姆,想想好忧伤啊。

再忧伤也没用,她是主人要管厨,哪有空悲秋伤月,忙前忙后,一个人在小厨房张罗足足近四十分钟,菜全部出炉。

四位学霸吃货摆桌,拿碗,端菜,忙得不亦乐乎。

三位教授被请到饭桌旁,盯着菜,馋得两眼冒绿光,小同学做的菜或许没有星级大厨们那样的花样繁多,然而,去繁化简,反而更原汁原味。

整整十三盘碗,并不是十三道菜,共八个菜,有几样分做两份装,那么足的量,就算再多两人也不显菜少寒酸。

开席,三老教授迅速行动,那速度比起他们的学生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呃,除了你争我夺的抢菜,完全听不到其他废话。

乐韵:“……”如果不是因为早知教授们是有高等证书的院士,她或许认为他们是非洲难民。

三位教授越吃越欢乐,抢菜速度越来越快,大有大打出手的势头,以致四个学霸吃货不得不抛去尊师敬老的优良传统,以力量与速度决胜负。

一顿饭吃完,无异于上演一场武打戏,当最后老的小的满足的抹嘴时,乐小同学那被震惊震得暴跳的眼皮老半晌还静止不下来。

被美食喂饱的三老吃货,巴啦巴啦的发表不下于一万字的吃后感和赞美之言,四位学霸吃货洗完碗,冏冏的以小学妹需要温习功课为由,拧三位教授走人。

“小乐,我们等你军训完再来指导你学习啊。”

临走前,翟教授和符教授恋恋不舍,频频叫让小同学别太想他们,他们有空就会来给她授业解惑。

“……”乐韵惊呆了,啊呜,她才不想念他们,更不想他们隔三差五的来串门子啊,谁来把那三位老教授封印,让他们忘记她的存在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