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做好心理准备/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月19日,是一周的第一天,人称万恶周一,也是中秋假后正式上班的第二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性,对于青大新生来说,这是很激动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是军训生涯中最后一天训练。

这一天,新生四营去校场打靶,其余三个营在校训练。

早上,乐小同学也归队,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

小萝莉带伤归队训练,无疑是励志典型,让医系一班的男生们特别的骄傲,也特别的开心,瞧瞧,他们班的小国宝多坚强,必须要颁个表扬奖,要不然实在太委屈小萝莉了。

一二三营新生们以激扬斗志操练半天,下午,各个营照相留纪念,各班照全体合影照,然后是连队、再到营全体班级全影照,各个训练操场一片忙碌。

四营在前一天先提前照了合影照,他们到校场带抢训练到十点即轮流上场打靶,因此到二点半各班打靶完毕,集合回校。

避过了中午交通高峰期,下午下班高峰还没来临前,交通畅通,四营学生们赶回青大还没到下课时间,他们与一二三营的新生提前吃晚饭,六点即参加新生国防教育知识统一考试。

考试一个钟,八点,各营举办欢送教官联欢会,或许这个军训有苦有甜,有笑有泪,苦过累过也挨罚过,但是无可否认,这将是青春岁月里最难忘的一段时光之一,哪怕到白发苍苍的那一天再回首军训,也记忆犹深。

因此,在各营的联欢会上,哪怕曾经挨了多次罚,当想到即将分别,新生们对教官只有不舍情怀,并无怨念。

各营新生与教官互动晚会极为热闹,也极为融洽,大家共诉心声,联欢会持续到十一点,大家才恋恋不舍的散场睡觉。

20日,青大为期20天的新生军训结束日,举行大汇操,也是结业典礼。

清晨,仍然是万里无云,六点多钟,旭日高照。

青大三千多新生,人人装容整齐,精神抖擞的在综体操场集合,四个营分四队,摆开方形大阵等待检阅。

八点,军训总指挥李大校和校副校长,常务副校长和领导们与国大副校长、校政委,全军学生军训教学中心部代表团和军部总部所派代表们莅临操场,共同出席青大新生军训结业典礼。

同时,青大各院系和学生部、团委、国防生部领导,以及学生会、学生团委、国防生团委代表,国防生代表和在校进修的在役军人们也出席新生结业典礼。

李指挥和国大政委、全军学生军训教学中心领导,军部代表检阅学生方阵,与众领导观看学生汇操表演。

汇操分阅兵式和分列式,四个营团队表演了列队变换,军歌演唱,军拳、军体操和擒拿术等,各个营队形变换组形融合,四个营共同融合组形,营团队变队表演后有反恐、防震演示表演。

汇操环节结束,李指挥做讲话,国大政委和全军学生教学中心领导做演讲,庆祝青大军训圆满完成,并表彰了军训期间优秀团队和个人以及教官。

十一点四十分,新生军训结业典礼结束,全体学生列队,向教官团致礼,感谢教官们二十天来的细心耐心教导。

刘振军带着教官团,在学生们整齐列队恭送中离场,听着学生声震天空的军歌大合唱,教官们心头感慨万千,心情难以平静。

心情最复杂的当数韩云涛,这二十天,一半天堂一半地狱,前一段时间他前途无量,中途从天堂掉到地狱。

这一次的执教,断送了他的大好前程,他怨不得,恨不得,所有的苦果只能自己咽。

他知道回国大后,很快就会被调回原部队,然后接受处罚,他也知道,经此之后,穷其一生,他在部队也再难有建树。

韩云涛默默的抑住的苦闷,真不甘心啊!可惜,却无力回天。

下午三点,教官们离校,各营新生以班级为单位,在教官们居住的招待所外路旁草坪上列队欢送,人人穿训作服,仍如结业典礼那刻,庄严的向教官们敬礼。

军训时,有时觉得好苦好累,总希望快点结束,当真的结束了,心里又有些空落落的,尤其是当真的要与教官分别,心头难免酸涩,不舍。

教官乘坐的车辆在学生们嘹亮的军歌声里渐行渐远,渐行渐远……

依依不舍的送别教官,新生们很快调整好有些低落的心情,怀着对新生活的无限向往,飞奔赶往自己学系教学楼,去班里集合。

同在军训医系一班的关云智、戴良钰、罗尚风、李瑜毅、周康仁、乐韵一起骑自行车赶往医学部,六人你追我赶,狂飙车飙到青大西北角的医学部教学楼区,以骞跑式的方式跑到教室。

有道是莫道行人早,更有早行人,他们马不停蹄的赶紧赶慢的赶回教室,还是比军训医系二班的三位同学慢了那么一步。

不能怪戴同学等人慢,他们输在代步工具上,医系一班六人俱是自行车,医二班的郦天琛、郭翰昭、梁祥绍有一位有电瓶车,还有一位是摩托车,因此三人因代步工具高档一级,先一步到达。

郭、梁、郦看着你追我逐,风风火火冲进教室的六位同学,瞪着眼睛,无语的嘀咕:“你们跑那么急干吗,后面有谁在追?”

“没有!”第一个冲进教室的李瑜毅,一边抹汗一边答。

“我们在跑步煅练。”

“我们在练习。”

“顺便练习长跑。”

关云智几个前仆后继的撞进班级地盘,笑嘻嘻的跑向自己的座位,大家一沾椅子就瘫坐下去。

小萝莉太狠了!

明明是个可爱小萝莉,却比男生还厉害,她踩车踩得飞快,好像踩车不要力气似的,他们身为男生,总不能输给一个小女孩子,所以只能奋起追赶,坚决不让自己被甩。

好不容易赶到教学楼,他们以为总算能喘口气,谁知小萝莉撒开脚丫子又跑路,身为男子汉,当然不能被小萝莉丢下呀,他们也一鼓作气陪跑。

小萝莉那丫的就是故意整他们,她不乘电梯,爬楼梯,一个女孩都敢于挑战楼梯,你们说,身为男生,他们要是临阵退缩还有脸说是男子汉吗?

所以,男生们没得选择,爬,用腿爬楼梯,就那么硬是蹬蹬的爬了六层楼,不说累得累成狗那种程度,也跑得气喘吁吁。

五男生跑在前面,落后一步的乐韵,大摇大摆,不急不慌的蹦进教室,男生们跑得大汗淋漓,她倒好,除了脸蛋微微有点绯红,连汗也没见一滴。

“不公平!”

“是不公平!”

“很不平公平!”

“非常不公平!”

“超级不公平!”

关云智几个喘着气,瞅着小萝莉白净无汗的粉脸,一人一句,郁闷的表示不公平,真的不公平,同样跑路,他们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萝莉还跟没人事似的,这对比,分分钟能逼得他们撞墙。

梁、郭、郦三男生瞧得小萝莉那淡然如风的模样,再看看关同学几个,弱弱的抹把汗,如果六人是结伴同行的,男生们跑得大汗淋淋,女生行走轻松自如,确实显得不公平。

“不服,再去跑几圈?”乐韵背着小手,迈着小八字步,昂着小下巴,像只神气活现的骄傲大公鸡,耀武扬威的刺激男生。

“别,我不是孙士林那种蠢货,我才不跟你这种飞毛腿跑。”

戴良钰几个摇头摇得像波浪鼓,开什么玩笑,明知跟小萝莉是飞毛腿还跟她骞跑那不是自找罪受吗,小萝莉那速度,那耐力,他们只有仰望的份。

没人跟自己抬杠,乐韵得瑟的踱到三组,坐自己的位置上。

男生喘顺气,趁着老师还没来,商量怎么布置教室,他们班就九人,摆二十张桌子,每次看到那么多空桌,让人觉得特别的冷清寂凉。

七嘴八舌的讨论一番,大家同心协力的重新布置,把多余的桌子搬开,移到后面两侧有空余的地方码起来,只留下十二套桌椅,再分成三组,每组四张桌子,这样一来,就算坐组末的人因后面还有张桌子,像后面还有同学,心理上也有点安慰。

作为班里唯一的女生,乐小同学享受国宝级待遇,坐中间一组第一桌,占最好的位置,也是最危险的位置,那是直面讲桌的一个座位,如果上课,时刻都处于老师眼皮子底下。

刚重新搬好桌椅,万俟教授和李老师慢悠悠的踱进教室,两位老师对于学生们的布置没意见,班级以后由学生们自己管理,自己监督,怎么坐,怎么布置,学生们自己喜欢就好。

万俟教授和李老师先向九位学生至贺,祝贺学生圆满完成军训,再讲一些上课后要注意的事,比如哪天到班级来选班干,一周哪天是固定班会,哪天教授们会来辅导等。

大致上讲了些琐事,带大家去搬教科书。

各院系的教科书早先分一步分发到各院系图书馆或存书库,由各系组织人员,按各系各班所需分配好,新生们军训完去领取就行。

全班九人全体出动,跟万俟教授和李老师去领书。

医学系的书籍存放在另一栋楼的一楼书室,各班人马到场,派代表排队等,等到叫某某班,就去取书。

医系班的学生们刚从军训班分开,转眼就见面,大家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等叫到某某班,某个班的学生们便一窝蜂的跑去搬书本,先走。

医学系新生一百多人汇聚在一堆,除了乐小同学还白嫩如初,其余同学都晒得黑黝黑黝的,所以,当医学系女生们发现白白嫩嫩的小萝莉,立马就不淡定了,她们晒成黑猴子,为吗乐同学还那么白?

女生们很想找乐同学问问她用什么防晒霜、保湿霜,奈何她们跟乐同学不熟,而且,那几个男生明显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乐同学,她们不敢贸然跑去取经,默默的观察那些男生哪个是自己认识的,计算着找男生曲线救国。

中西医班排在前面一些,很快就到号,管理人员把书本一扎一扎的抱出来,万俟教授带人一个抱一捆或抱两捆,打道回府。

拧书本回班级,一一分发到各人手里,万俟教授发上课时间表,开学时有发课程表,那是笼统的,新发的是细致课程表,一周哪天有哪些课,主讲老师是哪位,在哪个教室,教室在哪栋教学楼,都有详细记载,后面附各科考试要求和可能需要的辅助教材。

辅助教材由学生们自己准备,可以去买二手的,也可以去图书馆购买新书,校内有很多二手书店,提供各类教材书籍。

万俟教授讲了些某些科目的上课要点,让学生们自由活动,军训期间,新生们没有周末,困了这么久,今天终于军训结束,该放人去自由呼吸,以免把些活泼的小青年们闷出问题来。

送走老师,关同学等人嗷嗷欢叫着收拾课本,把明天上课的几样书本抱起来,锁门回宿舍。

他们闷了二十来天,今天不想好好学习,也不想逛街,只想好好的回宿舍,痛痛快快的洗个澡,痛痛快快的给家里朋友们打电话,再放纵一下,体验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自由。

大家不聚会庆祝,乐韵也乐见其成,骑着车,走了一段路,跟男生们分开,她拐去生活一条街买菜。

小萝莉说等放假有空请他们去宿舍做客,八男生喜滋滋的,带着小萝莉的承诺,快快乐乐的先回宿舍区。

乐韵去生活街,买的几样青菜和肉,还去买一袋一袋的云吞面和排骨面当早餐帮料,之后没再去乱转,直接回状元楼。

她去买菜,也让曾经帮送了外卖蔬菜的果蔬店老板特别开心,小同学叫他送了两次菜,她自己买菜也来他店里,等于建立起长期客户关系。

返回宿舍,乐小同学先洗澡换衣服,军训服是军训期间的训作服,以后大抵不常穿,洗得干干净净,晾晒。

到五点,准时煮饭,然后拧出大螃蟹,绑住它的大钳子,拿把牙刷帮它搓澡;刷完螃蟹刷大龙虾。

两只大家伙肚子里的脏东西在空间产品的洗涤下被清空,如获新生,干净无污,可以放心的开吃了,乐小同学决定用它们做大餐,以庆祝军训圆满结束。

晁宇博上午和学校领导老师们出席新生军训结业典礼,中午也去学校招待各领导和欢送教官的庆功宴,下午代表学生会送教官,从联系国大,到军训时欢迎教官再到最后欢送教官队,他每一步都参入其中,给与国大教官们最诚挚的尊重。

送走教官和国大领导、军部代表们,他没有去上课,到学生会办公室处理事务。

像他那样的顶尖优秀生,优秀学生干部领导者,拥有很多特权,哪天有事不能去上课,跟授课老师报备一下就OK,不会被扣考勤分。

晁宇博处理完学生会工作,到五点二十分即开车回状元楼,在东边停车区停车,提自己的背包上四楼。

学生们还没下课,宿舍楼安静清雅,少年没有遇见人,也省了口水,到四楼开门进小乐乐宿舍,闻到浓郁的香味,忍不住就垂涎欲滴:“乐乐,每次来就闻到香味,我的胃都被你惯坏了。”

有个可爱小乐乐,烧得一手好菜,以致他嘴巴越来越叼,吃食堂大厨们的菜都感觉平淡无味,长此以往,他觉得会有依赖性,再也离不开小乐乐。

“那我以后不再做饭菜好了。”乐韵正在炒苦瓜,闻言,笑嘻嘻的答一句。

“不好,我宁愿被惯坏。”晁宇博连思考都不曾,果断的反对,小乐乐不做好吃的,他就吃不到药膳,想想就觉得好痛苦。

“当然,不需要经常惯我,一周能吃上一顿就满足了。”乐乐要读书,天天做饭,耽误她学习时间,她要是经常做饭,那些老家伙必定闻风而至。

“嘤嘤嘤,上课后我要努力学习,每到周末给晁哥哥做好吃的。”

晁宇博欣赏同意,周末来吃饭,即不影响乐乐学习,又能吃到好吃的,最好不过,最重要的是周末那些老家伙们一般会回家或搞实验,没空经常盯着乐乐这边。

他想进厨房帮忙,小乐乐把青菜之类的全部洗切好装盘,没有他英雄用武之地,只好坐外面,拿自己的掌上电脑放英语讲座给小乐乐听。

李宇博、才子俊和陈书渊同学下课后,以台风过境的速度向状元楼飙,李少开轿车,陈同学骑摩托车,大才子骑电驴,陈同学先到,紧接着是大材子,路上人多,李少反而落后。

三人在宿舍楼前等,齐了,各抱一包东西,蹬蹬蹬的爬上四楼,到小萝莉宿舍外敲门,少年会长帮三人开门。

“你们抱着什么玩意儿?”

“给乐乐的零食。”

三吃货乐颠颠的进宿舍,要来吃饭,总不能次次空手,为庆祝小萝莉军训圆满结束,三人一个买水果,二个买零食。

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放写字桌,三学霸跑去小厨房瞅瞅,没自己能帮上忙的,再退出去和少年会长关了电脑英语,亲自上场用英语对话。

四人为给小学妹创造良好学习环境,除了吃饭那种愉快的时间,交流对话用英语,让小学妹听着听着也就耳熟能详。

四吃货在巴啦巴啦的用英语对话,小厨房里的乐韵自动一心两用,一边炒菜一边分析他们在讲什么。

等到可以开饭,四位学霸涛涛不绝的对话嘎然而止,连蹦带跑的冲出去小厨房,抢着当打杂工,负责拿碗筷,端菜,盛饭。

蟹不能和芹菜南瓜茄子同食,因此,晚上的菜只有八个,排骨汤,小白菜、生菜、苦瓜和丝瓜,萝卜丝,清蒸螃蟹和香爆龙虾肉,以及两个特配调味酱料,一碗调料有老酒,一碗没有。

“哇,乐乐,你把大螃蟹宰了?”

“哇,清蒸龙虾。”

菜上桌,四个学霸坐下,看到那两只威武海鲜上了桌,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特别的惊奇。

“不想养了,宰了吃肉,你们要做选择,吃蟹不能吃龙虾,吃虾不能吃蟹。吃蟹醮有酒的那碗调料,吃虾可以醮没有酒的调料。”

蟹与某些东西不能同食,虾也有忌,为了食物不相冲,乐韵做菜时辛苦调配,加各种药材来化解,就算同时吃蟹和虾也没关系,可为家的安全意识,还是要限制一下,免得他们吃一次觉得没事,以后到哪都不忌口,吃坏自己身体。

“啊呜,竟然不能吃两样。”

陈、才、李同学纠结得想哭,竟然要舍弃一样啊,这不是割他们的肉吗?想想就心痛。

心痛半分钟,四人立马就做出取舍,陈同学打死也要吃虾,李少和大才子选择吃蟹,漂亮少年吃虾。

做出决定,四人立马先切蟹,分割成几块,李少和大才子各挑走四分之一,余下的当然是给主人的,晁会长和陈同学也切好虾肉,两人分一半,一半给主人。

四位学霸分好两样菜,急不可待的开吃,尤其对调料很好奇,醮调料,嗷嗷就咬起来,尝了一口,眼睛像火炬被点亮,闪耀出赤灼灼的光。

吃货为了吃的,暂时没空发表赞叹,狼吞虎咽,大快朵颐的干掉蟹或虾肉,朝其他的菜进攻。

见惯吃货们饥不择食的吃相,乐韵已能做到泰山压顶不改色,自己细嚼慢咽的享受自己面前的蟹肉和虾肉,还别说,就算是第一次煮,味道不错,尤其是配上她制的调料,大赞。

骄傲自满是不对的,人应该谦虚,但是过于谦虚就等于虚伪,乐小同学不是虚伪的人,果断的给自己点三十六个赞。

她是第一次吃大龙虾和螃蟹,吃得很开心,海鲜的味道很好,等放假回家,她也点带回去,做美味蟹肉和虾肉给爸爸和凤婶尝尝。

待她啃完蟹肉,四只学霸吃货早已把菜一扫而光,连汤也没留一滴,最后,四吃货还做了件超让人无语的事:一人勺两勺调味料拌饭,津津有味的吃完,眼睛还盯着调料。

四只吃货一边回味无穷的回味美好的感觉,一边欣赏小萝莉吃饭,她吃得很斯文,细嚼慢咽,慢条斯理,圆圆的鹅蛋脸上浮动喜悦,美人杏眼弯弯。

那模样就像大熊猫在吃竹子,又可爱又萌。

四学霸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浅笑,如果没有猜错,小乐乐很喜欢海鲜!

等小萝莉吃完,才同学和陈同学抢走洗碗工作,他们常跑来蹭饭,绝对不好意思让小萝莉的漂亮晁哥哥洗碗。

“小乐乐,那个,剩下的调味料能不能给我打包带走?”李少捂住调味料,一脸希翼的瞅着小萝莉。

陈同学、才同学:“……”特么的,你竟然先下手为强,打死你!

“可以。”

“小萝莉,我要虾调料。”陈学霸呼的捂住另一碗调料。

晁宇博抹汗:“你们够了!你们的形像呢?”

“在路上丢了。”有好吃的,要形像干什么?

少年捂脸,他不认识这些人!

小萝莉没反对,陈书渊拿个保鲜薄膜袋把调味料装起来,拿碗去洗,李少也有样学样,把自己的一份打包。

得到东西,两学霸心里乐滋滋的,嗷嗷,明天早餐自己煮泡面,添上配料,一定美味极了。

“小乐乐,能不能透露是用什么调制出来的?”

“不能,独家配方,概不外传。”那是她用空间产品调制出来的,配方传给别人,别人也做不出那个味。

想要自己配制调料的李少,唉声叹气的叹了一句就不再问,独家配方当然是不能强求,只要小萝莉以后偶尔制配给他们吃就行。

丢开配方问题,学霸们打探消息,问小萝莉有没决定去哪个社团,因为他们跟晁会长熟,被自己所在部门委以重任,让他们旁敲侧西的探探口风。

乐小同学没有加社团的意向,一句还在考虑中,让大家瞎猜去。

“乐乐,嗯,后天,国体部可能就会来人,你做好心量准备,琢磨琢磨什么应对。”晁宇博洗了手,聊了会天,揉小乐乐的小脑袋,泄露一点内部消息。

李少和才同学陈同学嘴角抽搐,小萝莉小学妹都是青大的学生了,某些人以前自己发掘不到人才,就跑来抢现成的天才,真不要脸。

“嗯嗯,我会思考对策的。”他来由他来,她自有对策。

“我尊重你的选择,你也不要有太多的思想包袱,做你自己喜欢的事,选择你自己喜欢的路,如果他们强人所难,告诉我一声,老爷子们会去跟体部老大聊聊。”

“嗯嗯,我知道啦,晁哥哥和老爷子们不用担心我,他们要是强人所难,我就哭给他们看。”

“噗-”四学霸笑喷,讲真,那招还真不错,谁让小乐乐还不到十四岁半,人少怕生也是理所当然的,谁要是逼急她,哭他个天崩地裂,保管到时头痛的一方就成了别人。

“好主意!”

“小萝莉好机智。”

“我在想那天我要不要请假,去看看小乐乐怎么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