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测试/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月21日,青大新生正式上课。

军训时上午8点开训,12点下课,下午2点开始,5点30分下课,而上课作息略有变化,上午也是8点—12点,下午13点40分上第一节课,等于比军训上课提前20分钟。

因而当正式课,新生们也要调整作息,不过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大概就是离宿舍区较远的一些院系学生中午不能再回宿舍去午休了而已。

大一新生刚从军训解放出来,对大学第一天上课充满了期待,怀揣着无比兴奋入睡,然后清早起床,跑去食堂用餐,再急三火四的赶去上课的教学楼。

同学们的本意是不想第一天上课就迟到给老师留下坏印象,当前仆后继的赶到上课的地方,囧囧有神的发现来得实在太早,才七点或刚过七点多一点点。

为此,新生们发扬好好学习的优良传统,抱着书本预习功课。

纵使是第一天上课,乐韵也没激动的改变作息,依如既往的准点起床,一边煮营养粥一边打坐,然后吃早饭,看书,到七点十分才出发。

当她赶到教学楼,乘电梯到上课楼层,得哒得哒的找到教室,看到一片乌央乌央的人头,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

该不会成了挂车尾的一个吧?

看看高棚满座的大教室,乐韵弱弱的抹了抹后脑勺,看样子,好像自己是来得最晚的哒。

乐小同学站在门口,望天望地望人,就是没往内走,当教室内的男女们发见她,视线齐唰唰的飙射到门口,直勾勾的瞅着小小的女生。

小女生真的很矮小,背着一只黑色肩带的背包,手是一只保温水杯,留头清爽的短发,仅看肩膀以上的部位,活脱脱就是一个纯纯的小正太。

她穿件白衬衣,短短的米色牛仔裤,蹬双运动鞋,两条细腿又白又嫩,露出的两条胳膊也如新挖出来的粉藕似的,看着就想抱来咬了两口。

一般女生穿衬衣就是小清新,她穿件衬衣让人觉得有H的感觉,胸部鼓鼓,撑得衬衣高高的,下摆悬空,以至显得腰特别细。

细小而娇嫩的小女生顶着张白净的脸,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眼神扫到哪,就让那个方向的同学情不自禁的屏声静气。

除去以前跟乐小同学同班军训的学生,其他人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乐同学穿生活常服的样子,男男女女俱吸了口凉气,那身体是不是好过头了?

几个女生眼珠都快红了,小女生的胸绝对快接近D杯,腰估计是一尺七左右,那么细的腰,那么大的胸,这是要逼死全校女生吗?

中西临床班的八男生也愣啦,戴关罗李周五同学近距离见过小萝莉穿休闲装的样子,那时的小萝莉身材给人的震憾够惊人的了,如今穿件衬衣,这是妥妥要倾杀杀尽少男们的节奏。

回过神,关云智小声的喊:“小萝莉,我们在这里!”

“这边这边!”戴良钰和罗尚风几个也举起手臂,告诉小萝莉自己的位置。

男生们嚷嚷声也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看呆眼的男生们装模作样,故作淡定的收回视线后仍忍不住偷偷往小萝莉女生身上瞄。

听到男生们喊声,乐韵拧着自己的水杯,得得的的小跑,一溜烟儿似的跑向戴同学几个人。

男生们坐在离教室门较远,偏近另一边墙劈的课桌组,并不是靠墙靠窗,仍然占前面两排的位置,还帮小萝莉占位。

因为小萝莉个子矮,男生们很细心,体贴的帮她占第一排的位置,免得前面的同学太高挡住她视线。

乐韵跑到戴同学身边坐下去,班里她是第一矮,男生最矮的是戴同学,她和戴同学包揽了男女第一挫的光荣称号。

入座,放好水杯,摘下背包,提出两袋水果和一袋零食给戴同学,让班里男生分。

周康仁和戴良钰打开袋子,水果有两样,一袋草霉,一袋是石榴和香梨,零食有进口饼干和巧克力糖。

“小萝莉,你开水果店吗?”

八个男生不太好意思,小萝莉前天归队,也背的一大包零食去操场,由他们瓜分了,今天又拧来一堆,她就是开店也不能这么破费呀。

“昨天学长们为祝我军训圆满结束,送我一大堆礼物,我一个人哪吃得完,大家有福同当,有苦同吃,帮一下忙。”

因为从小苦日子过惯了,乐韵没有爱吃零食的习惯,每样尝了一口,有几样吃着感觉不错,留下来寄回家给老爸和凤婶,其他的全拧来跟同学们分享,她也告诉学长们以后不要帮她买零食,等她想吃什么再请他们帮代买。

当提走水果和零食,背包就瘪了下去,只余几本书和文具,以及她总是推身带的一些必备小玩意儿。

零食很多,戴同学几个数一下,嗯嗯,够分,果断的排排坐分果果,包括以前军训班的同学也有份,水果数量不够,由他们班八男生内部解决。

戴同学等幸福的分水果,把其他男生嫉妒的想哭,为什么他们当初没选择读中西临床?如果他们报读中西临床,他们也能跟小萝莉愉快的玩耍了啊。

男生们拿到糖果,乐滋滋的收进背包,现在据早餐没多久,还不饿,先藏起来,等时上午有点饿再吃,以补充体力。

7点40分,授课老师提前进教室,先简略的跟大家自我介绍,再讲课程要求,他先帮同学们打预防针,免得学生逃课挂科。

医学部很多课是几个系或多个专业同上,有几门还跟生物系学生一起在同一个地方听课。

第一课是基础医学,医学部除护理专业,其他专业学生都在同一个教室。

一节课分前后半节,中间休息十分钟,第一节课8:00-8:50,9:00—9:50;第二节课10:10—11:00,11:10—12:00,因为课不同,教室不同,有时要跑比较远的地方上课,所以每节间之间有20分钟课余时间。

因为第一天上课,心情激动,基本每个人都听得很认真,上完第一节课,一干学生蜂涌而出,跑去赶另一个地方,上完第二节课,兴高采烈的吃午饭。

乐小同学也入乡随俗,跟同班男生们吃食堂,中午到医学部阅览室预习功课,看书,下午1点20分跑去找上课的教室。

时间如流沙流动不息,一个白天时间转瞬即逝,当天晚上,很多新生班集合本班竞选班干,中西临床班也没例外。

大学的班干,不说学生会干部那些,就班级班干有班长、副班长、团支书,还有组织、宣传、体育、学习、劳动、卫生、文艺以及纪律监督共八大委员,另外还有各科代表。

屈指一数,不包括科代表,就班干得十人。

如此一来,中西临床班尴尬了,他们全班就九人,哪怕人人担当一种职务,人数还不够,更别说科代表什么的。

当全班聚在一起说到班干怎么分配时,九同学和李老师万俟教授坏坏了,笑了个前俯后仰,笑得老半天停不下来。

不能怪他们笑点低,实在是太有趣了,别的班是粥少僧多,他们这个班是粥多僧少,就这茬事,足够他们笑上一二年。

说到人少问题,又说到另一个班,就是那个只有三个学生的考古专业班,大家直接笑瘫,他们班九人都不够人分摊班干职务,三人一个班的,一个人得挂三四个班干职务头衔。

笑够了,分配班干名额,人人有份,反正人就这么多,所以必须每人领一个班干当,乐小同学死活不乐意也没逃掉,硬是被硬塞一个副班长和学习委员的双重职务,大家的理由很充足,小萝莉学习那么好,她不当学习委员谁当?班里就一个女生,男生当班长,副班长必须是女生啊,要不然别人说他们班男女失衡,说他们岐视女生,他们脸往哪搁。

大学当班干是很有好处的,有些人想当还没份,到中西医班这里就变成强卖强买,乐韵也是深深的醉了,就算万分不乐意,她也只能接受,人手太少哇,不能不帮分担工作,而且全班男生一致承诺,她挂着名额,有什么事他们会帮忙的。

小萝莉分走副班长和学习委员职务,余下的男生们匀分,关云智任班长,李瑜毅以前当过团支书,他荣任团支书;梁祥绍是个严肃脸,由他任纪律监督委员,郭翰昭组织,罗尚风宣传,戴良钰是吃货,需要减肥,他任劳动委员;

周康仁在男生当中嗓子最好,当仁不让承担文艺委员;郦天琛以前当过体育委员,看起来也十分有力量,他当体育委员。

周同学还想反抗一下,想把文艺委员一职丢给小萝莉,他当各科代表好了,结果被男生集体鄙视,并驳回他的上诉,维持原本分配计划。

科代表嘛,好说,这个学期由哪几位承担某科代表,下个学期由谁担任另几科代表,而且,大家一致表决,以后班干职务也轮流换着当。

定下班干职务,各班干当场就走马上任,李老师和万俟教授大笑而去。

当时针走过晚十二点,新生们也圆满度过正式上课的第一天,这一天充实而欢乐。

第二天,又是早起赶课,不停的换地方上课,下午,上完第一节课,中西临床班九人跑去厕所换身衣服,欢呼着跑去操场上体育课。

体育课是必修课,一周一节课,中西临床班的体育课安排在每周四下午第二节课时段。

因中午没时间回宿舍,下午要上体育课的学生都会带上运动服,上课前去厕所换衣服,或者从早上起就穿运动服上课。

青大那么多学生,每天都有体育课,而且,很多班是也是同时上课,医学部新生有三分之二学生的体育课同在周四,另少量部分与生物系的一些专业同课程。

西操场不仅有新生,还有些是大二或大三或大四班。

体育教材已由高年级的学生运到操场,因此,这次不需要新生们自己去领,等下周,每节体育课将由各班体育委员们去领体育教材。

学生们上体育课也把背包背去,跑到操场,老生们早知道自己的活动区域,背包有地方放,新生们先找自己带队老师,把背包放老师指定的地方。

乐韵跟着男生们似小马儿似的奔到操场,找带队体育老师欧海老师,欧海老师曾出国访问数个国家,共同探讨交流体育发展和提高全民体育素质的方方面面,不仅体育专业好,还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

欧老师是个高大英武的男士,才四十岁,穿一身蓝色运动服,脖子上挂着口令哨,一手抱文档夹子,和数位穿运服或常服的人站一起说话。

那一群人站在离医学部方向入操场的篮球场边,观察过往学生。

一群人当中有三位同是体育老师,还有几位是校体育部领导,陪同几位穿正装的男女在讨论体育的重要性,由青大老师领导们陪同的男女当中负责人是两约五十出头的男女,脑顶上还卡着墨镜,女士留短发,颇有男士的飒爽之风。

学生会体育部的李部长和几位骨干也在旁,还有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以及宣传部、组织部部长和团支书也陪同在侧。

学生们成群结队的涌至操场,欧老师对几位贵客笑笑,走到一边,吹响哨子,召集自己带的班,因为人多,他点名喊XX班。

乐韵一边跑,视线飞快的扫过老师后方不远的一拨人,看到由晁哥哥和老师们陪同的客人就知国体部的人来了。

戴同学等人跑到指定点大家自己排队,无论别人怎么换地方,乐小同学妥妥的都是万年第一。

“小晁,你说有没办法让小乐乐拔苗助长?”李宇博看到一拨新生蹿来蹿去,就小萝莉稳当当的站最前面不动,特别的……让人心疼!

“没有。”晁于博嘴角弯出可爱的弧度:“小乐乐爸爸一米七六,而小乐乐的亲妈听说仅一米五五,所以从遗传基因来说,身高可能是先天的。”

李少望天,遗传基因是没法改变的,所以只能指望小乐乐遗传她老爸的基因多一些,再长高点,要不然,她那么小巧玲珑,真担心她被大个子们欺负。

李少与晁会长在讨论小女生的身高问题,乐诗筠忿忿不平的心情略略得到点平衡,身高是黄毛小丫头的硬伤,那样的矮子是不受豪门喜欢的。

像她,一米七,这样的身高即不会压过男人的身高,又不太矮,将来后代基因也必定不差。像黄毛小丫头不到一米六,九等残废,那样的小矮子会影响到后代基因,没多少豪门权贵乐意接纳成为家门媳妇。

与九等残废小丫头一比,自己优势显著,乐诗筠心情灿烂,小丫头若识相,离开青大去体院,她就大方放人一马,若不识相仍死皮赖脸的赖在青大粘着小晁,休怪她心狠手辣。

“晁会长,那个小女孩子就是乐韵同学吧?”观察一阵,李涵笑向后侧转,明知故问的问晁同学。

她是国体部青年体育司的副司长,曾是国家女篮球队员,从女篮队退役即为青年体育教育而努力,三年前荣升副司长。与李副司长并排站的是国体部科教司办公室主任马有福,还有国体部的几位干事也随同而来。

“是的,李司长。”少年笑容温润,眼底藏着别人无法发现的疏离,国体部倒是挺会算计的,让李司长带队打头阵,对此,他只能呵呵。

李副司长与他外公李家不同宗却是姻亲,论亲戚关系,他得叫李司长一声表姨。国体部派李司长来无非就是因为李司长与李家关系尚亲厚,就算稍稍做得过火点,推测他外公也会念几分情面,不会过于苛责。

晁宇博默默的呵了某些人一脸,推李司长出来探试小乐乐在他外公心中的份量,这不是石板上栽葱-白忙活,就算他们想强行抢人,也用不着他外公出面,到时自有其他有足够分量的人出来说话。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马主任适时的感叹一句。

“那是,我妹妹当然是最可爱的。”

青大老师和学生会众人:“……”遇着个忽然化身炫妹魔的晁会长,他们还能说什么吗?

李司长意味深长的笑笑,兴致勃勃的观察小女孩,不错,真不错啊,身骨架比例应该接近黄金分割点,双腿肌肉有张力,一看就知弹跳力很强,就是胸,呃,胸有点大!

几个班学生排好队,欧老师点名,人员到齐,率大家上跑道,学生呼啦啦跟着,李司长等人也前呼后拥的跟在后面。

到跑道上,欧老师指定学生把背包放一角,宣讲本学期的体育任务,讲了哪几项要考试,先做一百米和八点长跑测试。

“啊呜,八百米啊!”听说要测八百米,几个女生惊悚了,让她们跟乐同学同测八百米,这不是打击人吗,她们受了一万点暴击,求安慰。

男生们:“……”

学生嗷嗷叫,欧老师干断利落的宣布:“做好准备,五分钟后测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