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人各有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讲真,李司长拉住小同学要她再测急行跳远和三级跳远,欧海教练有点不爽,乐同学刚才都说了在生理期中,李司长这么急着要求她连续跳远,万一损伤到她身体怎么办?

碍于李司长曾是他的队友,现在又是国体部青少年体育司的头儿之一,不能不给她面子,因此没阻扯,当小女生望来,看到她那干净的眼神和略显迷茫的脸,他心里的天秤一边倒,完全倒向小女生。

“这个学期要求达标项是立定跳远,急行跳和三级跳是大二必达标项。李司长希望你测试三级别和急行跳,你身体承受得住试一试无妨,吃不消不用测试,凡事以你身体健康为重。”

这孩子是要进校田径队的,可不能因为想见她的潜力就被别人急功近利的行为损伤到她的健康。

欧海的意思就是:你喜欢就试试,不乐意,不用试。

李司长和国体部的人笑笑,不解释,也不催。

“这样啊,那我再试次三步跳,只跳一次,次数繁多负荷太重,身体不怎么吃得消。”乐韵明白了,她可以不试,不过,那样会折了国体部使者的面子,就只试一次,即不会让学校领导为难,也保全国体部使者的颜面,两全其美。

“你身体能扛得住就试一次,就是不试,李司长和大家也能理解的。”欧海欣然点头,小同学比他想像中还要识大体,为了她的健康,他驳了国体部的面子也支持她不试跳,她自己愿意试一次,即让人觉得她不恃宠而娇,也给学校面子和国体部面子,大家欢喜。

李司长深深的瞥一目欧海教练,她和欧老师当年都是国家队成员,她是篮球队,他是田径队,表面看似乎没有什么直接交集,实际上还是比较熟悉的,她退役后从政,他从国家队退役仍舍不得田径职业,选择回青大当教练。

这些年因工作需要,她和欧老师也常碰面,还过多次交流,却没想到这次为个人才大有要开撕的预兆,感觉真的是人生如戏。

“好咧。”乐韵应了,从沙坑边走到起跳区。

晁宇博这次没发表长篇短论说教,只是揉揉她的脑瓜子,他现在不担心,欧海老师已相中乐乐,就算国体部要抢乐乐,也有欧海老师那位在前挡着,要是连欧老师也挡不住,还有其他大佬当后备军。

男生们暗搓搓的瞪大钛合金狗眼,刚才小萝莉一蹦就蹦出个3米多,这次肯定又会来个惊艳一跳。

急行跳远由助跑、起跳和腾空,最后最定几个动作组成,与全程助跑三级跳的技术动作差不多。

乐韵目测起跳线与助跳线起点的距离,快速计算出每步的力量值大小,立定保持平衡,以最标准的姿势要求起步跑,到起跳线前蹬地起跳,腾空飞跃,身在空中,往前倾,以免得落地时重力向后而向后仰。

跳远时落地向后仰,是以向后仰所触点的痕迹为终点,向前仰,以落地时脚踩的痕迹为终点,因此落地后可以向前冲,向后倒退就亏大了。

小女生轻盈的飞跃,落地,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平衡力也完美得挑不出刺来,她落地后平平稳稳,比体操员的平衡能力还强。

早等着测远度的老师,抑着兴奋拉线尺,摆齐线尺,几个老师脑袋凑一堆,你瞅瞅他瞅瞅,瞅着瞅着就忘记宣布成绩,变成讨论:

“6。62米?”

“不对,6。628。”

“错,6。629才对。”

“噢哟,不管是29还是28,都是无限接近63厘米。”

“上届全运会跳远最高纪录多少?”

“上届没人破纪录,全运会跳远女生最高纪录6。65米。”

“差一丁点就追平啦。”

凑在一堆的几个人情怀激动,小同学今天状况不佳,一次试跳就能跳过6。6远,如果她有力气再跳,追平或者打破全运会女生纪录也不是异想天开的事。

李司长看过成绩,在自己的记录表上标上远度,也不打扰青大老师们讨论,时刻观察小女生。

小萝莉从沙坑中出来,戴同学等人立马把她拉到一边,让她远离沙坑,免得又被捉去再试跳三级跳。

男生们抑着激动没有欢呼,挤眉弄眼的说悄悄话儿。

测量老师们激动的忘记正事,欧老师亲自过去记录成绩,很淡定的退回起点线,不急不慢的喊:“下一个准备。”

他那么一喊,老师和学生们立马各就各位,排第六的女生上场,还不忘向乐小同学站的方向投去幽怨一瞥,特么的,小萝莉那么牛叉闪闪的搞事,让她们这种体育废还怎么混?

800米被秒,100米又被秒,立定跳远再次被秒,同上体育课的女生们表示她们不想跟那只小怪物同班,求换班行不?

就算再怎么幽怨,战场还得上啊。

排在乐同学后面的两女生,卯足力气蹦,可惜,无论她们如何努力,也蹦不出小萝莉那种远度,最高成绩一米八五。

女生们测试完就是男生们,男生们的弹力比女生好太多,轻轻松松跳过2。2,基本都是2。4米到2。6米之间。

男生们人多,一个接一个,像一排青蛙排队跳水似的,特别有趣。

乐韵抱着漂亮哥哥的胳膊,站着欣赏男生们青蛙蹦,乐得一脸笑花,站着站着,小腹坠胀,顿觉不好,从晁哥哥手臂上抓来自己的背包,撒腿跑厕所。

晁宇博心里涌上担忧,慢慢退出人群,缓步走向草坪。

李司长时刻暗中留意乐小同学的动静,发现她跑往厕所,也不动声色的钻出人群,跟在小女生背后前往厕所。

你关注别人,别人也关注你,当李司长关注着乐小同学,乐副会长也留意着李司长,当李司长从几个老师身边走开,乐诗筠也慢慢的脱离学生会代表们群,绕过几个人,缓缓的走向晁会长。

想走去草坪等小乐乐的晁宇博,听到有高跟鞋跺地的声音过来,用眼角余光向后瞄,看到一双银色高跟凉鞋,和脚指甲涂了粉色甲油的脚,不看脸,他也知道是谁。

微微蹙紧的眉一点一点舒开,轻淡的站住,扭头望一眼,转身,精致少年,容颜如画,笑容疏离:“乐副会长,有什么事找我商量?”

清朗少年转身,乐诗筠眉宇间的笑加深,巧笑嫣然:“小晁,小学妹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舒服,我就是过来想问问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

“多谢乐副会长,我妹妹有我照顾,不耽误乐副会长的时间,你自己去忙你的事。”

“小晁,你是男生,不好问女生们生理方面的话题吧。”乐诗筠三步作两步走到清雅少年身侧,站他右手边。

成熟女青年穿红色连衣裙,耳朵戴翡翠耳坠,脖子挂珍珠项链,化了精致的妆,若走在街上,谁也不相信那是个女学生,以为是从业数年的女白领。

女生具有知性熟女的气韵,而生男生肤白清秀,更显得年少,然而,少年身姿绰约,温雅清贵,遇强气势自身气势更强,那与生俱来的贵气与天然的王者风般的气度,硬是压住了女青年的气势,反而令女生黯然失色。

女生靠近,少年往一边让开一步,拉远距离,柔和的嗓音清冷三分:“乐乐是我妹妹,我是家长,如果我不方便关心乐乐的生活身体情况,乐学姐就更不方便过问了,毕竟相对而言乐学姐是外人,乐乐讨厌别人打探她的隐私。”

“这个……小晁,我没有想打探小学妹隐私的意思。”少年会长直接拉开距离,说话更是明显的拒人千里之外,乐诗筠面色挂不住,难堪得涨红脸,自己给自己辩解。

“乐副会长没有想要打探我和我妹妹隐私的想法就好,我找安静点的地方要和我妹妹聊私人话题,也请乐副会长别让我为难。”

晁宇博不愿跟人多交流,直言谢绝别人打扰。

“小晁-”乐诗筠又小步追:“小晁,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对我成见?”

“乐副长真要问原因?”晁宇博再次站住,慢慢转身,调整一个角度,直面无论何都打探得美艳的副会长,清雅的容颜带着冷色:“乐副会长对国体部代表人员的到来一点也不惊讶,对不?”

“小晁?”乐诗筠心中一个咯噔,心脏收紧,喉咙有些干涩:“小晁,国体部老师以前也来过学校啊,有什么奇怪的吗?”

“我讨厌别人干涉他人的选择,更讨厌想左右乐乐人生选择的人,尤其讨厌把乐乐有运动天分的事专门捅给国体部的那个人,乐乐没有报体育专业,我尊重她的选择,可偏偏有人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想把乐乐从青大弄走,对那种私下里乱打报告,居心不良的人,我觉得多看一眼也有污自己的眼睛,所以,当我知道是谁给国体部透露乐乐有运动天赋的事,鼓动国体部来挖墙角时,我对那人很失望,也不想再跟那种擅自干涉别人人生的小人说话。明人不说暗话,我说得这么明白,乐副会长懂了吧?”

晁宇博清冷的目光落在美艳女青年的脸上,看着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凉凉的冷笑一声,决然转身,留给人一个挺直冷漠的背影。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有些事做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他不能确定乐家是不是伤害乐乐的主谋者,但是想找出是谁让国体育部注意到乐乐,对他而言还是比较容易能做到的。

向国体部泄密的人有两拨,一拨是以邮件方式轰炸国体部各个部门各个工作人员,另一起是以曲线救国的方式,将消息捅到了国体部。

其中一起就是乐副会长和乐家,乐家借助人脉,将消息递给某人,说动在国部的某人,由那人出面去国体部跟某些领导们说了说。

最初,在小乐乐被伤害的事没明了之前,晁宇博还想给乐副会长几分颜面,当从燕少那里知晓乐家还参与伤害乐乐的事件,他不想再与乐副会长虚与委蛇。

少年会长一转身,强装镇定的乐诗筠,一张俏脸瞬间惨白,小晁知道是她告密?

东窗事发!

她整颗心都慌了,小晁知道是她暗中搞小动作,猜到她想把小丫头从青大弄走,不管她有没成功,他从此必定对她深痛恶绝。

那种结果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是利用一切机会傍上晁家,成为晁家唯一根男苗的女朋友,未来成为晁家的媳妇,那样才能在京都贵圈里混得风生水起。

补救,必须补救!

乐诗筠脑子先是一片空白,再之猛然跑起来,想去追少年,一阵“好”“厉害”的叫好声,惊得她乍然一个激灵,也蓦然想起现在是在哪,吓得一个猛子收住脚,冷汗泠泠而下。

现在是在运动场,有新生,也有学生会的人,还有老师,如果让他们看见晁会长跟她翻脸,那么,她很快就会成为大家背里的笑柄,大家也会无止境的挖掘她做了什么事惹怒晁会长,到时扒出她不光彩的行为,她在学生会也再难让人信服。

分析出事情的严重性,乐诗筠压仰住恐慌,慢慢转身,走向人群,补救应该私下里找少年会长,向他解释自己告密的原因,大庭广众之下找他,万一他发火斥责她,让别人看见,得不偿失。

没了纠缠不清的家伙,晁宇博感觉连空气都清爽多了,走到碧莹莹的草坪上坐下,等候小乐乐回来。

李司长跟着小女生去厕所,小女生在前面一路急奔,她走得慢一些,落后约二十余米。

厕所就在运动场一角,共有八个小隔间,因为不是上课就是在体育场,没什么人来往,乐韵冲进厕所,随意进一间小隔间。

李司长进厕所蹲个小号,洗手后出去,站在距厕所十余米的地方等着小女生。

因为剧烈运动震荡到小腹,大姨妈不太高兴,汹涌澎湃,乐韵蹲好一阵,等小腹舒服些才换上干净的姨妈巾,走出厕所,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干练女士,也没意外。

李司长看到小女孩出来,等她走来,小女孩只对她笑笑,不主动打招呼,也不问什么,双手插腰,扶着腰走路,她主动走近:“小同学,你还好吗?”

“谢谢,还能撑住。”乐韵扶着腰,继续走自己的路。

“小同学,我是国家体育部青少年体育司的工作人员,我能跟你找个地方单独聊聊吗?”

“晁哥哥刚才告诉我了,你是青年体育司副司长,李司长想找我聊什么?是聊如何煅炼才练出现在的速度,还是想了解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煅练的?”

小女孩直言不讳,李司长反而惊讶了:“晁会长还跟你说了什么?”

“晁哥哥只说你们是谁,没说你们来做什么。”

“晁会长没说原因的话,我亲自说吧,你在运动方面很有天分,也可以说是中长跑运动天才,体委希望特招你进国家体院培训,进体院后一切费用全免,每个月享受国家津贴补助,以你的天分,相信很快就能成为国家队的顶梁柱之一,随国家队出战下届奥运会。”

李司长差不多摸出小女生的性格,她是耿直爽快的那种孩子,不喜欢弯弯绕绕的绕弯子,与其说一堆废话,不如直奔主题。

“我自己有能力赚钱,不需要学校减免学费。”

啥?李司长惊喜的两眼放光:“小同学,你同意转校去体院啦?”她只说一句,小同学就同意了,幸福来得太快!

“不,你误会了,”乐韵笑着摇头:“我的意思是我自己有能力承担自己的学费生活费,所以不会因为体院给我优待就违心更改我的专业选择。”

一盆冷水泼来,李司长刚冒出的一团希望火苗就此光荣阵亡,她打量小女生,眼底还藏着几分不敢置信的惊疑:“小同学,你的运动天分真的非常好,为什么不愿选择你有天然优势的体育专长?”

“我或许很有运动天分,但是,我医学天分更高,比如,李司长右肩关节习惯性脱臼,右肩胛骨曾骨裂,左手肘关节外侧也有骨裂,腰因严重扭伤,腰椎盘突出,以及双腿多个部位曾受伤不下于十次。”

“……”李司长讶然,小女孩是以望闻问切中的望看出她曾负伤,还是晁会长暗中让人调查她的案卷,提前透露给她的?

“李司长,女生胸部需要爱护,建议你尽早去做检查,重点右胸。”

“噫?”李司长一怔:“我右胸有什么不良状况吗?”

“右胸乳腺肿囊,大约在一个半月前有少许异样,临床表现不明显,大概……有点类似女生发育时的感觉吧,肿囊还在初生期,尽早检查比较安全。”

“多谢提醒,我回去尽快去检查。”李司长将惊诧隐藏得很好,仍然继续自己来的目的:“小同学,关于我之前说的体部特招的提议,希望小同学慎重考虑一下,国家队缺人才,体委殷切期待小同学能加入体院,宏扬我国体育精神,小同学有什么特别要求也可以提出来,国体部会认真研讨,尽力为你解决后顾之忧。”

“多谢,我的答案也很明确,我家祖传中医,当医生是我从小的心愿,我不会改变志愿的,我喜欢自然,所以乐意为寻找药材钻深山老林,我不喜欢重复像体院那种长年累月的单调训练,而且,我的身体也承受不住高强度的训练。”

李司长抓住了关健点:“小同学,你身体不好?”

“我十一岁的时候受过重创,尤其是腹部受到严重创伤,以至来初潮时直接痛得住院,半年多以前,每次生理期刚来的时候不说做剧烈运动,就是连坐都坐不稳,每次我必须请假体息半天或一天,高考后我尽力调理身体,因为药材不足,目前仅只调理到勉强正常状态。”

“身体不好可以调理,你虚岁才十五岁,入体院可以一边学习一边调理,调理半年一年就能康复了,这并不影响你入体院。”

“李司长,人各有志,我志在医学,志不在体育专业。因此,就算我身体很好,运动天分再高,我也不会改行去当职业运动员。”

小女孩毫不动摇,李司长觉得这话题没法再继续,眼见离人群越来越近,想了想,不死心的劝:“小同学,关于去不去体院的事,你也别急于现在就做决定,再考虑考虑吧,凡事都有例外是不是,咱们还有很大的商量余地嘛,我们有时间也可以喝喝茶,不谈去留问题,谈谈如何煅练更能有效提高成绩,一起交流经验和心得。”

乐韵笑而不答,她已经说得那么明白,别人还想努力,就让他们努力想办法说服她吧,反正她有自信能保持心志坚定如一,任谁来劝也没用。

晁宇博坐在草地上,看李司长和小乐乐由远而近,离得还有十几米,他站起来,小跑跑向两人,迎到李司长,他只对李司长温润的笑笑,一把扶住双手插腰的娇小小女孩:“乐乐,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校医院。”

“晁哥哥,女生生理问题就算去医院也解决不了,顶多给点镇定丸,那种玩意儿治标不治本。”晁哥哥一脸紧张,乐韵不厚道的笑:“晁哥哥,你去你忙你的,我去草地上躺躺。”

晁宇博这会儿没事,扶了小乐乐的腰,带她踏进草坪,他席地坐下,让她躺着,他守着她。

李司长没去烦晁会长,自己走回还在测跳远的人群里,马主任和随行人员看到李司长,用眼神交流,问她有没探出什么口风来。

李司长微微的偏头,马主任心中愕然,失败?他心中惊讶,并没有流露于面,继续观察学生。

男生们测试完,距下课也只有不到八分钟,欧老师让学生们自由活动,也即等于下课,男生们欢呼着跑去打篮球、踢足球,女生们不想再流汗,赶着回宿舍。

校体育部领导老师陪李司长、马主任等人离开,国体部人来青大与校体育部交流,体育部领导们当然会热情接待。

欧老师看到漂亮少年带着小女生潇洒走人,忍不住抽嘴角,他交待助理几句,飞快的追上少年会长,什么都说,到停车场,他放弃自己的车,坐进少年的轿车里。

乐韵本来想坐副座的,因为体育老师不请自来,她只好坐后面,晁宇博没开车,坐等。

“少年,你怎么不开车?”欧海老师催。

“我等你说人话,你说了就可以下车去招待国体部的客人们。”

“你这么不招人喜欢,你家里知道吗?”欧海差点想把文件夹砸少年头,臭小子,太不厚道了。

他奈何不得少年,转而对着白嫩嫩的小萝莉小女生露出笑脸:“小乐同学,我是校田径队主教练,我宣布,从这节体育课上课那刻起,你已经是校田径队的队员,你可以提出申诉,但我会驳回。”

少年:“……”就知道你会来这招。

“我我……这是强抢强夺?我拒绝!”乐韵目瞪口呆,国体部的人还问问她的意思,这位倒好,直接霸王硬上弓,不经她同意就把她拧进校田径队,这是怎么回事儿?

“驳回!”欧海酷酷的吐出两个字。

“你可以驳回,我也有自由的权利,我不会去报道的。”

“你不去报道,以后体育课一律不及格,不及格不及格……”重要的事说无数遍。

“幼稚!”晁宇博毫不留情的评价。

“体育课不及格毕不了业,那我还是跟李司长说我转去体院,所有费用全免,还有生活补贴,待遇相当不错。”

“你狠!”这下换欧海瞠目结舌,少年是个黑货,这小女生同样黑,威胁起人来都不带用威胁词语的。

少年笑容灿烂,欧老师那么幼稚的威胁乐乐,现在活该被反威胁,这就叫风水轮流转。

“说吧,有什么要求?”欧海觉得但凡跟晁家那位金尊玉贵的少年扯上关系,什么事都变得极为被动。

“没什么要求,就是没有那个意向,我很忙,本专业,西医中医药剂学一大堆专业知识需要掌握,还有法律,外语一大堆辅修课等着要学习,忙得分身乏术,哪有时间泡在训练馆训练场重复千遍一律的训练,所以老师请别把目光放我身上,说到有天分的学生,像当初挑战我的那个孙同学也不错,可以培养。”

“别提那个男生,那人我的队里不会收的。说正事啊,体育专业的学生才是上午上课,下午训练,非专业学生平日自己煅练,周末假期才接受训练。”

“我假期也没空,周末要学习,长假之类的假期要出去寻找药材,研究药用植物。”

欧海老师瞪眼再瞪眼,对着粉粉嫩嫩的小女孩子,愣是连生气都觉得是自己没风度,气呼呼的瞪前面的少年一眼,推开车门,凶巴巴的丢下一句话:“这事先搁着,等有空再论,小晁,晚上我们好好聊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