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成功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周三的到来,青大学生会竞选大会也如期而至,非学生会成员的本科生们也特别的兴奋,抱着八卦之心,坐等新一届的学生会领头人物产生,论民在校论坛上热火朝天的讨论,评论如潮。

平平安安的度过一个白天,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学生会的成员们赶紧赶慢的赶去吃饭,然后飞奔回宿舍,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又急急忙忙赶往礼堂。

学生会的竞选大会在校礼堂公开举行,不管是本科生还是研修生,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到现场观看,因而六点半后,许多学生陆续涌进礼堂现场看热闹。

学生会成员们有专区座,还有校领导们座区,校报记者们专区,除了那些座,学生们可以随意坐。

校礼堂足能容纳一千五人,当观众的学生们早早赶到,欣欣然的挑自己喜欢的位置入座,随着人越来越多,空位慢慢变少。

16级中西临床班的新生,曾经军训时医系一班的男生,在饭后结伴抵达礼堂,到会场,关云智和徐长天,李文季去学生会成员座区,戴良钰等人坐观众席。

中西临床班的男生们其实对于学生会干部的位置并无多大兴趣,当初也就关同学意思意思的填了申请表,然而,后来因为有人开导他们说他们应该争一争,不为别的,就为他们班的小萝莉,班里有人在学生会,谁若想欺负小萝莉也得先观望观望,从一定程度上说进学生会能起到镇摄作用,因此,关同学认真对待,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真的通过最后一轮考核,成为有幸挤进学生会的新生之一。

李文季是医学系的医学生物工程专业,在专业班级当副班长,也积极应聘学生会,成为学生会生活部成员。

徐长天去的学生团总支部成员座位,他分到专业班后荣任团支书,申请加入团委,最终得以如愿以偿。

曾经军训班四十五人共三人加入学生会,而且还都是医学部新生,那成功率相对其他院系的新生而言也是相当高的了,当然,乐小同学没意愿加入学生会,她要是乐意,随时可成为学生会其中一员,如果乐小同学也进学生会,那么医学部新生的凶猛程度也会吓坏很多人。

燕某人不在学校,小萝莉也不在学校,柳大少顿觉日子特别无趣,无比忧伤的熬时间,熬完下午的课,傍晚也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掐好点儿跑去状元楼堵晁小公主。

他凭手机信号跟踪掌握着晁小公主的动向,知道晁小公主什么时间在哪,掐的时间又特准,在楼前等得几分钟,少年会长和他宿舍的何泽新同学,邓宇轩,以及他发小李少、才同学和陈同学,还有李少同舍同学许希望飘然下楼。

何同学和许同学也是学生会成员之一,邓同学是校团委干事。

几位同学没化妆没搞什么精妆细扮,就是回来洗个澡,换身衣服,神清气爽的出现,也是对所有人的尊重。

“柳少,你咋在这?”李少看到柳某人,特别的……郁闷,小萝莉小学妹外出,柳少还跑来干啥?

“我来陪晁哥儿去礼堂啊。”柳向阳开开心心的伸个懒腰,一溜烟儿钻进李少的奥迪里,搭顺风车。

“陈学长,钥匙给你。”晁宇博将自己车钥匙给陈学长,他自己走向李少的座驾。

“好咧。”陈书渊接住车钥匙,愉快的到晁会长的车旁开门上车,他和才子俊都有驾照,之所以在学校没开轿车,是因为京城车太多,有时限行,轿车麻烦,不如骑摩托车和电驴自由。

才子俊和邓宇轩,何泽新、许希望坐陈学长开的车。

晁宇博和柳少坐在后座,李宇博开车,等车开动,温雅清丽的少年温温和和的问:“柳少,有什么消息?”

“没什么消息,不放心你的安全,我还是跟着比较好。”

“乐家人有动静?”

“乐家人没动静,就是因为她们没动静才要更小心,会咬人的狗不叫,她们没什么表示,代表着有可能在蕴酿更大的阴谋。”

“嗯,也有可能,乐副会长不笨,在竞选的事上不做垂死挣扎,能保留颜面,也能更好的做其他计划,若在竞选会上不安份,一旦败露将颜面扫地,有可能连系学生会副会长位也保不住,在学校也难以立足,得不偿失。”

“你会让乐家千金保住系学会副会长位吗?”柳向阳翻白眼,晁小公主黑着呢,他不出手对付谁就好,一旦出手,就代表着双方已经对立,他不会仁慈,必然会一步一步的将人逼下高坛。

“不会。”乐乐在医学部,还是班学习委员,副班长,系学生会管着各班班干,留着乐副会长的系学生会副会长之职,她就有正当理由给小乐乐使绊子。

柳向阳露出“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也不鄙视晁会长行为不当,毕竟,留着一个祸害在学生管理工作者位上,对学生而言相当危险。

“有没乐乐的消息?”

“小晁,能不能别问你妹妹的消息,你妹妹究竟是打哪冒出来的怪胎啊,小行行请专业人员去保护她,结果小美女把人全甩掉了,啊啊,小晁,你妹妹吃什么长大的为什么那么机灵,我表示想跳脚了好吗。”

“我妹妹当然机智聪明了,哪会像你们那样笨。”

“我们哪里笨了?”不服,绝对不服!

“是你们,是你和燕少笨,你们不笨的话,能请那么笨的人跟去保护?我妹妹才十四岁,你们派去的专业保镖至少都成年吧,还能被甩掉说明他们被发现了,所谓的专业人员被一个小孩子发现,不是笨是什么?”

“我……”柳向阳捂脸,虽然不愿承认,但是晁小公主说得很对,所以他无言以对啊。

李少偷乐,柳少在小萝莉小学妹面前讨不着好,在晁哥儿这里仍然讨不到好处,可怜的柳少,一定郁死了。

两部车牛轰轰的杀到礼堂,晁同学和李同学愉快的下车,柳少郁闷的想跳河,仍记得自己的工作,没有甩人而去,随晁小公主和一帮小青年进礼堂。

他们来得有点晚,学生会和团委成员们已到齐,就连校党支部和监督老师们也全部莅临现场。

少年会长歉然向大家点点头,从容的走到老师们那儿,跟党支部和校领导低声交谈。

李少等人去学生会成员那边,柳少大摇大摆的到老师们坐席占得一席之位,他暗搓搓的观察乐大小姐,发现乐副会长妆容精致,像没人事似的,暗中给她加了一分,到这个程度还能沉得住气,也难怪她当初能爬上副会长的位置。

乐诗筠化着精致的淑女妆,穿白色连衣裙,安安静静的坐着,怎么看都是个赏心悦目的美女。

来凑热闹的学生很多,一边刷论坛,一边等开场,论坛人气也在爆涨,各各为自己选中的男神女神投票加油。

观众越来越多,座无虚度,后面和两侧空场也挤满人,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捧场,皆因新生们太给力。

到七点半,一曲古琴凑响,主席高台上的帷幕向两边徐徐拉开,也代表着竞选即将开始,礼堂的喧哗声嘎然而止。

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竞选,身为主席的晁会长,在新的会长和副会长没产生前,还得亲自主持竞选开场式。

他从容登主席台,从容解释学生会提前竞选的原因,然后简短的发表对新接班人员的期望,预祝竞选顺利,把主持工作交给一位老师。

主持老师表扬了上届学生会成员和学生主席副主席等人的优秀表现,展望未来,希望新任者继往开来,传承优秀传统和优良作风,以服务全校学生为宗旨,之后请第一位竞选者上场演讲。

先竞选的是副会长职位之争,竞选人提前抽签决定演讲顺序,按顺序上场发表演说,共有十位竞选者角逐副会长之职,有一位是学生会某部部长,二位副部长,七位各部干事。

主席高台上的画面全投影到大屏幕上,整个礼堂里的人都能看得见竞选者的面部表情,每位竞选者也有自己的顺序号码。

每位竞选人员演讲完,大家都给与热烈的掌声,不管演讲内容,不管结果如何,愿意展现自我,都值得尊重,值得赞美。

每位演讲者用时五到十分钟左右,十人用去一个钟又二十分钟,接下来就是由学生会成员们投票。

投票结束,监督老师和校领导们亲自取票统计,同时,学生会主席竞选开始,竞选者仅四人,包括晁会长在内。

仍是抽签决定顺序,少年会长抽到第三。

第一位上台的同学,演讲完,眨巴着眼睛卖萌:“老师们,同学们,讲真,其实我就是来凑数的,学生会在校领导和老师们的英明引导下,在晁会长运筹帷幄的管理中,一派积极向上、万象更新之气象,晁会长的聪明才干和所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我是支持晁会长连任的,学生会众生和论坛上的人都是跟我们的想法,所以竞选人很少,也因为竞选人太少,难免让人觉得咱们这些人没自信,没有竞争精神,所以我来凑个数儿,活跃一下气氛,好啦,我说完了,谢谢大家!”

哗-

观众热烈的鼓掌。

学生会的众人看着才副部长,特别的懵,他们怎么没发现才同学竟然那么萌?太萌了,才副部长萌萌哒!

有个才子俊神来一笔,第二位上台演讲完,末了,严肃的加上一句:“我会站在这里的原因,同上!”

“噗哈哈哈-”大家先是一怔,待反应过来哄堂大笑,他说的同上,当然就是指与第一位同学参加竞选的原因相同。

校领导和老师们哭笑不得,这是竞选好么,能不能严肃点儿。

轮到自己,晁宇博悠悠登台,向所有人弯腰致礼后,无奈浅笑:“原本凑数的是我,竟被前两位同学不厚道的抢了台词,这就是手气不好抽签抽到靠后顺序的悲剧啊,现在咋办,我能坦白说我没准备演讲稿么?”

众老师:“……”晁同学,能不能别闹?

“不能!”观众一致喊,喊完了又忍俊不住,嘻嘻哈哈的笑得前俯后仰。

礼堂新生们大乐,论坛上也在狂刷屏,学生会开直播,直播竞选现场,因此,关注学生会竞选的学生们可以不用到现场也能观看到礼堂里的情况。

柳少望天,晁小公主就是个黑货,学生会早在他掌控中,如果他不能连任,学生会在短时间必定无法正常运转,所以连任是肯定的,搞竞选就是走走过场,他却因此还能羸来一大票铁杆粉,他丫的能不能别那么黑心?

“好吧,竟然说没准备演讲稿没用,我只好表个态,”少年展颜一笑,明艳生辉的凤眸扫过全场,人如桃花盛开,美艳夺目,清越的嗓音悠扬荡开:“承蒙校领导信任,同学们鼎力支持,在我任职期间学生会的工作开展的十分顺利,这是学生会成员同心协力的成果,是大家的功劳,如若还有机会担任学生会主席,我将依如既往的和学生会众成员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继续坚定不移的维护学生会是学生之家的中心宗旨,诚心诚意的为全校同学服务,谨以此诺与学生会诸君共勉!”

清雅精致得像画一样的美少年,温雅的微笑,优雅的向台下弯腰成九十度,后退三步,翩然转身,走向高台一侧的台阶,缓步下高台

“哗-”

“哇,晁会长就是帅!”

“我会长最帅!”

“我会长萌萌哒!”

观众们鼓掌,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校领导们和老师们放心了,学生会有晁会长管理,学校放心,学生们也拥护晁会长,再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乐诗筠安静的旁观,看别人上去下来,听观众们热情的给每个人鼓掌,就好像那一切跟她无关,她心静如水。

第四位竞选者上场,他连演讲都不发表了,只说就是凑个数,让现场热闹点,然后自己滚下台。

观众们笑场,老师们也撑不住笑场,原本严肃的竞选场变得热闹闹的,欢快而欢脱。

学生会成员们投票,老师们统计,人少,速度很快,统计工作完毕。

竞选最主要目的就是选会长和副会长,统计出结果当场公布,副会长候选人每人都得到了投票,票高者胜,得票最多的是大二的一位男生,学生会生活部的干事,政法专业,姓周,大名周鸿志。

当要公布会长获胜者人名时,观众们唯恐不乱,大喊:“晁会长晁会长晁会长……”

热情洋溢的号喊,一阵接一阵,就跟明星粉看到自家男神女神,恨不得以喊声把人包围。

负责公布结果的老师特别的无奈,喊声浪潮那么凶猛,幸好他不瘦,要不没准会被声波掀翻,等大家喊声稍稍弱下去,他才宣布结果:“如众所盼,上任学生会主席晁宇博同学以绝对票数当选新一届学生会主席之职,祝贺晁同学!”

学生会近百成员,仅二人弃权,晁会长本人投票给其他人,另有成员们给另三位竞选者投了票,其余成员一律投票晁会长,得票率达到93﹪。

观看直播的,刷论坛的,兴奋的嗷嗷叫,因为有新生那股大军,论坛上晁会长的支持率也是绝对的辗压其他人。

学生会主席与副主席之位名花有主,接下来就是学生会三个部门的部长和四个副部长之选,那位部长和副部长因是大四或大五的学生,明年6月毕业,下个学期或者这个学期就将外出实习,因此需要商定好接任的部长和副部长人选。

各部长之选属学生会内部工作,不作公开竞选演讲,将提名候选人公布,在校领导们和现场观众们的监督之下,由学生成员们投票表决。

各部部长和副部长之职并无多少悬念,很快出炉,新选出的部长和副部长们大都是大三和大二的学生。

选举工作完成,当选的新一任学生会干部和老干部们登主席台,接受大家的祝贺,也向全体人员宣誓就职之决心,之后是学生会成员全体登场,向大家致谢,感谢所有人的支持和监督。

学生会的竞选工作圆满结束。

学生会成员和观众们选目送老师们离场,之后观众们退场,校新闻记者们抓住时机,对新一届期会长和副会长做了次短暂的现场采访。

学生会是最后退场的,当他们从礼堂到外面,人潮已退,秋夜如水沁凉,众人愉快的互道明天见,各自找自己的车。

晁宇博和李宇博才部长几人走向座驾,走到车附近,学霸们看到一个美女倚坐在少年会长车头上,俱微微的顿了顿脚步,乐副会长找小晁想做些什么?

众学霸们稍稍迟疑片刻,从容走向轿车,才同学和许同学几个愉快的向学姐问好:“乐学姐好。”

“晚好,”乐诗筠翩然从车头上滑下地,整整裙子,仪态万方的向几位男生微笑:“我找晁会长说说交接工作的事,几分钟就好。”

陈书渊和才子俊没答话,晁宇博平静的点点头:“好。”

才同学等人哪能放心让少年独自面对来意不明的乐副会长,一致拥上前:“我们也听听乐学姐有何高见。”

乐诗筠眼中划过微光,淡然如雅菊,等几位学风格迥然的年青俊秀男生近到眼前,笑着拢拢头发:“你们这么齐心,是怕我吃了晁会长么?”

夜风不大,空气里有股浓郁的香水味。

“乐学姐有何工作建议,请说,我洗耳恭听。”晁宇博面对妆容娇艳的美女,长身玉立,清雅如风,凤目清澈,目光微凉。

“先恭喜小晁心愿得偿。”乐诗筠轻盈的往前移一步,伸出玉手,笑容满面的表示祝贺。

随着乐副会长移来,又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至,李宇博和许、邓、何同学微微皱眉,乐同学身上的香水是不是浓了点?

晁宇博没有与美女学姐握手,悠悠的笑笑:“谢谢学姐,能获得同学们信任是我的荣幸,学姐不是想说交接工作的事么,有就请说,如果只想说这些,我就不奉陪了。”

他说话间翻开背包,拿出钥匙,还抚了抚额:“这身体渣,感觉有点累,想早点回去体息。”

“是有工作上的事要说的,”乐诗筠笑容僵了僵,故作淡定的收回手:“明天的学生会会议,我就不亲自去了,我想把工作现在移交给你们,能去办公室交接一下吗?”

“现在这么晚了,交接工作不急于一时,我觉得还是明天再说吧。”陈书渊并不支持大晚上的还加班加点谈工作。

“小晁,我愧对学生会,无颜面对大家,所以想今天将工作移交一下……”

“也好。”晁宇博沉吟一秒,转身开车门:“去办公室吧,反正也要不了多大功夫。”

晁会长同意了,同行的几人也不好再反对,陈书渊和才子俊坐少年会长的车,乐副会长也上车,坐副驾座。

李和邓、许,何同学坐奥迪,两车一前一后,朝办公大楼驶去。

陈学渊和才子俊坐在后座,只觉车里香气袭人。

车子到达办公楼前泊车,学霸们下车,都有些昏昏欲睡感,谁也没有说,一起乘电梯上楼到学生会办公楼层,一起进会长办公室。

办公室很宽大,副会长和会长同一个办公室,各有各的办公桌和保险柜。

陈、才、邓和许、何同学进得内,到休息区坐等,晁同学到自己的办公桌坐着等待代为接收副会长移交来的工作。

乐诗筠到办公桌找备案资料,翻出一大堆文件档案,翻找好一会子,悄悄的观察,沙发上的个青年俊杰好似睡着了,少年会长也歪在椅子里,呼吸浅而短。

“小晁,李学弟,陈学长……”她轻轻的唤,连喊几声,没人回应,只有吧唧嘴巴的咕噜声。

成功了!

七个男生没有任何反应,乐诗筠弹弹指甲,提着自己的手提包从办公桌后转出,笑容绽开,不是挺有能耐的吗,拉帮结派排挤她?想将她从学生会弄走是吧?最后还不是全落她手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