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没晕?/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学生会所在的楼层,被学生会的各部门办公室和学生团委办公室,以及大小会议室和活动室所占据,这个晚上因学生会竞选,团委和学生会成员提前安排好各项工作以赶去礼堂出席竞选会,因此晚上各个部门办公室没人,四周静悄悄的。

整栋楼层没有闲杂人员来往,办公室里七位男生处于昏睡中,高跟鞋摩擦地板面弄出的“咯嚓可嚓”声便分外刺耳。

硌牙似的鞋跟摩地声,和着乐千金脸上阴谋得逞的危险笑容,更让办公室里的空气变得特别的冷瑟,诡谲。

休息区是待客的地方,挺宽敞的,沙发都是真皮制品,配白色茶几,旁边还有放盆景的木架子,办公室里的书架,办公桌椅等等,几乎都是赞助商们所赠,使用它们,当赞助商们来办公室看到自己的赞助品,也会让他们有被珍视和受尊重的感觉。

陈书渊、才子俊、李宇博、邓宇轩坐在四人座长沙发上,不是你把头搭我肩上,就是歪沙靠背上;许希望和何泽新各人坐一张单人沙发,六人软塌塌的半瘫,睡姿一点也不雅观。

乐诗筠踩着高傲的步子,走到六位学霸所坐的休息区,轻轻的推了推单人沙发上的何同学,男生软绵绵的没有反应,再推其他人,六人全睡死了,没有半点知觉。

乐千金涂着丹蒄指甲的手指拧住陈学霸的头发,用力的揪了一把,痛快的冷嘲热讽:“在学术杂志上发表了几篇论文就真以为了不起啊,被一点点香味就放倒了,还说什么医学部百年难得一见的中西医天才,什么医学界未来的泰斗北星,还不如我一个学药剂的,你简直丢死人了好吗。”

揪着陈学霸的头发拧了一把,乐诗筠又揪起才子俊的头提了提:“还有你,说什么惊天泣地神来一刀,啊呸,你当你会拿手术刀就了不起,这会儿还不得瘫成狗。”

嘲弄两位无还手之力的学霸一番,她才觉勉强出得一口恶气,以她在药剂学的天赋,本来有机会在医学部一枝独秀的,结果医学部有个姓陈的,姓陈的光环太闪耀,她的天才光环也不再耀眼。

再之后,又冒出个姓才的西医天才,医学部有姓陈的和姓才的两天才,其他人被比成渣渣,她也如众生,被衬得毫无特色。

她一直没机会收拾两人泄恨,这次有机会了。

出了一口气,乐诗筠拍拍手,走到门口,将门反锁上,拉上朝走廊一边窗子的窗帘,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妖媚,慢慢的走向六位学霸,眼里闪着诡光,曾经的天才学霸,竟有也有沦落到被她宰割的一天,大快人心哪!

得意万分的回到六俊杰青年身边,掩不住心中喷礴而出的兴奋,几乎要笑出声来,开心的从手提包里摸出一只小瓶子,拧开盖子倒出一颗药,掰开陈学霸的嘴,塞进去,让他合上嘴巴,接着又如法炮制,喂才子俊、李宇博、邓宇轩、何泽新许希望一人一颗药。

“一颗药一千块,送你们了,不收钱,哎呀呀,你们关系那么好,我助你们一臂之力,让你们关系更进一步,成双成对,愉快的搞基,你们不用太感谢我。”

喂完药,乐诗筠忍不住咯咯的笑出声,她迫不及待想见六人相亲相爱的场面了,六人淫乱,消息一出,必定轰动全国。

想到自己杰作能产生震动京城的效应,她整个人抑不住的振奋,拿着手提包和药瓶,得意洋洋的走向清雅绝伦的少年。

少年会长将办公椅调转一个方向,面朝通向办公桌后的通道那边,人歪在椅子里,白晳的面孔,五官精致,抿在一起的唇瓣殷红欲滴,安静娇美的模样比蛋糕还诱人。

乐诗筠看得心口发热,呼吸急促,面红心跳,不由自主的放轻手脚,将背包和药瓶放桌面上,伸手挑起少年的下巴,一手描画少年的眉眼,贪婪的呢喃:“小晁,我早就说过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晁家的媳妇只能是我,你的老婆也只能是我,无论如何我都要把我的名字写在你家户口本上,你不给正大光明的路让做你女朋友,那我自己另劈捷径,就算你晁家不愿意,我也会让你们家用八抬大轿迎我进门。”

四下寂静,她听到了自己声音,目光在少年脸上流连:“还真是漂亮啊,漂亮到让我以前不忍心对你用强的。这些年也幸好你从没女朋友,有我也会全部弄死,你的身边只能有我一个女人,不管谁敢肖想你,一律弄死,包括你护着的小丫头,她不识好歹不肯离开青大,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少年的脸光洁如玉,摸起来细腻温润,少年的唇饱满有光泽,乐诗筠吃吃的笑起来,松开捏少年下巴的手,从药瓶里倒出一颗药,用指甲掐断成两半,掰开少年的嘴,将半片药给他含住。

“你这破身体受不住一颗药,就吃半颗吧,宝贝,你最好让我一次怀上你的孩子,要不然,以后我会经常给你吃药,直到我怀上晁家曾孙为止。小乖乖,等我,我将带给你最美妙的夜晚,让你从此由男生蜕变成男人,说不定一次之后你就会喜欢这种软玉温香在怀,夜夜笙歌的生活。”

药太贵,不能浪费,把另半颗装进药瓶,放回手提包,拿出几个针孔摄相机,安放在对着办公桌和休息区的各个方向,保证每个角度都能清晰的拍下办室室里的画面。

装好摄像头,乐诗筠嫌弃的朝休息区哼哼,真是便宜那几个家伙了,竟然会成为她和小晁洞房花烛的旁观者。

想到即将跟美少年共赴巫山云雨,血液发烫,激动的边走边拉开裙子拉链,走到少年面前,将裙子扒掉,只穿性感的内衣内裤,急切的脱少年衣服,解开他的衬衣扣子,视线从少年的脖子往下瞄,少年身娇肉嫩,衣服扣子解开,胸膛半遮半掩,锁骨如脸那般精致,皮肤细腻,轻轻摸一把,光滑有弹性。

她的手落在少年性感的喉结上,忍不住咽口水,手下向移,轻抚少年的锁骨,又沿他胸口慢慢下移,拨开他的衣服,正想解他腰带,忽的听到“噗”的冷笑声。

“谁?!”乐诗筠猛的僵了僵,回头望向休息区,那边六人还歪趴趴的瘫坐成狗,无人清醒或移动。

再看少年,少年闭着眼睛,呼吸轻浅。

整个办公室就自己一个清醒的人,然而,她确定刚才听到有冷笑声,那冷笑声离得很近。

乐诗筠直起腰:“外面是谁?”

“噗-”又是一声清淡的笑声。

“谁?谁在装神弄鬼?”笑声近在耳际,乐诗筠浑身冒出鸡皮疙瘩,伸头望向少年背后,刚才,那笑声好像就是在办公桌这边。

她刚伸长脖子,少年办公桌前的一张椅子“哧咯”一声被移开,一个人从少年办公桌底下的空位里钻出来,那人身如小青松,拔长拔长的,背着一只男士单肩包,有一张雄雌莫辨的脸。

“啊-!”看到猛然冒出头的柳大少,乐诗筠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抱胸,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姓柳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前几天她没有任何异举,就是等竞选结束,小晁将学生会改选大会提前,必定会做足万全准备,不会给她破坏的机会,所以,她安份的接受现实,那样才能让人放松警惕。

竞选大会圆满结束,就是小晁放松的一刻,她等的就是改选之后的机会。

竞选时,她看见姓柳的在场,她一直留意姓柳的,明明看见姓柳在的竞选结束后与老师们一起走了的,在小晁接受采访时,她偷偷的到礼堂外面观察过,确认姓柳的没在,她才按计划找小晁上办公室来谈工作。

如果姓柳的跟小晁在一起,她绝对不会行动。

可为什么柳少又出现在这里?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乐诗筠看到柳少的俊脸,像看见鬼似的,眼里尽是惊惶。

刚从桌子下钻出来的柳大少,揉揉手,一边将拨开的椅子挡住办公桌下空着的地方,懒洋洋的咧开嘴笑:“啊哟,有道是百闻不如一见,真没想到乐大小姐这么生猛,一夜御七男啊,女人猛如虎也!你继续,我就是蹲得脚麻了出来透透气,你不用介意我的存在。”

“你你……”看到高大青年带点邪气的笑容,乐诗筠惊恐的牙齿在打颤:“你你……你什么时候来……来的……”

“我跟着你们来的啊,你坐在小晁车头等小晁的时候,我就在小李的车里,你们来办公室,我刚好有空,也跟来凑个热闹,啊呀,幸亏我跟来了啊,这一出戏真是精彩,我的三观也再次被刷新。”

柳向阳说话的当儿,欢快的将装家当的背包转到面前,摸出一副薄薄的乳胶手套戴上,猿臂舒展,轻而易举的将乐千金放在办公桌一叠书本顶上的无线微型相机收入手中,关闭摄像功能。

柳少的话如晴天劈雷,把乐诗筠劈得气血上涌,几乎站不稳,打了一个踉跄,猛然发现柳少拿走自己的一个摄像头,她惊尖叫着,不要命的冲向休息区那边。

她只穿着性感内衣裤,是那种仅只遮住三点式的、比夏日海滩上的比基尼女郎还要性感,说白了其实就是情趣内衣裤,跑动起来,胸跳臀颤,姿势那叫个妖娆,让热血青年看见必定精血上脑,秒秒钟化身为狼。

可惜,柳大少像柳姓老祖宗柳下愚一样的君子,见美女在眼前而不心动,他长腿一迈,嗖的飞蹿而起。

军营狼汉,那速度比国家健将还迅猛,乐千金那种娇娇女哪可能跑得过他,他呼啸着抢到乐千金前面,跑到体息那边,将放于一个放花盆的木架子层面的针孔摄像头拿走。

身边有风蹿过,乐诗筠往前冲了几步,转身又往另一个方向跑,然而,她反应快,柳少比她更快,再次腾身而起,风也似的抢在乐千金之前,把第三个摄像头取走,转身奔向第四个。

四个摄像头全成为柳少囊中之物,乐诗筠跑得快窒息,一个也没抢回来,又急又气,双腿颤颤,呼吸急促,肌肉如触电似的颤动,身躯摇摇欲坠。

将摄像头全部关掉,柳向阳从背包里拿出两只自动密封袋,将摄像头装进去,终于有空欣赏只着内衣裤的半祼美女,以审视的眼神在美女身上扫来扫去,啧啧有声:“不错不错,胸部有料,可惜里面塞的是塑胶,臀围也很有料,只是腰是不是太粗了点,而且,这比例比起小美女,实在相差太远,没得比啊,比……”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咬牙切齿、怒气冲冲的冷喝:“姓柳的,你敢拿我妹妹跟下三滥的玩儿意比较试试,信不信本少打爆你的头!”

“啊-”听到优美清越却冷凉如冰的声音,狂喘气中的乐诗筠惊骇得尖叫一声,猛的转身,后面不远的少年,不知何时已清醒,美丽迷人的凤目含着冰光,精致美丽的脸盛满怒火,以森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你没晕?”乐诗筠在极度惊恐之下,瞳孔一圈一圈放大,牙齿咯咯打架,连话都说不出来,腿脚僵硬,仍下意识的双手环抱于胸前。

“小晁,我是赞美小美女身材好,有道是有其兄必有其妹,小晁风姿冠盖京华,小晁你妹妹那也是惊才艳艳,将来必定名噪四海,小美女那是多好多纯洁多善良的孩子啊,可不是谁都能比得上的。”柳向阳立马转变风向,给晁小公主送上一顶高帽,他拿小美女比是赞美,晁家小公主还生气,真是小气巴啦的货!

他可不敢明说,赶紧转移话题,目光望向另一边:“我说那边的六位学霸,你们还要睡到几时,再不醒来,就看不到人体盛宴了啊,虽然说这种身材其实不咋的,皮肤也不白,好歹也是免费的,不看白不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