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三章 转移目的/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一天太阳跳出海面,也到了周四,对于大众来说,这个国庆长假前的倒数第二个班是让人激动的,对于青大学生来说,这也是很愉悦的一天。

晁会长没有去上课,他“病”了,他昨天遭受那么大的惊吓,必须要病呀,所以经济系和校领导们都知道晁同学昨晚因事受惊过度,一“病”不起;陈书渊和李少邓同学几个学霸早上也没有去上课,去心理系找心理教授们“调解”情绪。

晁家、李家、邓家、许家昨夜已委托律师起草起诉书,晁同学和李少同学是京城人氏,邓同学和许同学也是京城人氏,邓同学是开国功臣邓氏之后;许同学亦是开国将军之后,家世个个很牛。

四大家族在政坛或军坛上都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家长们听说自家最优秀的孩子差占被乐家千金毁尽前程,哪肯吃那种哑巴亏,必须要乐家付出代价。

翟教授和符教授也因自己的得意弟子差点惨遭毒手,气冲斗牛,当然果断的请律师,要为弟子讨还公道。

何同学是G东省人氏,普通工薪族,然而,好死不死的,何同学修的正好是法律,不用劳架别人,他自己就能搞定起诉书,当然,还是要委托律师帮起诉的,他是学生嘛,学生就是努力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外面的事就交给律师办,至于请律师的费用,牛毛出在牛身上,最终要乐家赔偿各种损失,不用自己出钱。

七位受害同学的委托人那是相当的给力,大清早的就把一纸诉状递上法院,七人同时控诉同一位女生,那事儿不是小事,可把法院给忙坏了,立即就受理案件,展开调查取证工作。

当然,不管晁同学几位的家里怎么忙,与青大其他学生无关,他们仍然上课的上课,旷课的旷课,兼职的兼职。

柳少最悠闲,把乐家女丢进警局,晁小公主暂时没有安全危胁,他可以放松放松,因此,他乐颠颠的跑去上课,重心关注另一个嫌疑人。

对于乐富民和乐富康来说这个周四这可不是什么好日子,他们早上刚到公司,等待他们的不是前台美女们美好的笑脸,而是两位穿全黑色的特警警官。

身为公司拥有者,乐家兄弟是不用遵守朝八晚六的工作规律,他们到九点多钟才到公司,看见两位特警官,心中当即就一个咯噔。

两位警官没有半句废话,直接通知乐家兄弟乐诗筠被拘留的事实,将拘留证送达家属手里便离开。

“小筠,拘留?”乐富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乐富康也懞了,乐家在京城虽然连富豪末流都算不上,好歹勉强立稳足根,能有现在的稳定与在青大读书的乐诗筠挂钩,如果乐诗筠涉事被拘留,对他们乐家的影响相当大。

两人面面相覷,也不管公司前台和负责接待警官的秘书们,立即冲出公司,开车赶往警局。

乐家兄弟俩开着奔驰,找到拘留证上的警局想见乐诗筠,了解发生什么事,然而警局拒绝让家属与乐诗筠见面,家属问被拘留原因,只回说故意伤害同学,被伤害同学报警,受害家属律师委托律师连夜起草起诉书向法院提出讼诉,再具体的情况则请家属等候调查结果。

乐家兄弟本来还想软缠硬泡,然而当警局工作员透露说乐诗筠不仅因犯故意伤害同学罪,还涉嫌使用走私禁药,可能还将面临公诉,两兄弟当即冷汗泠泠,再也不敢纠缠,风卷残云般的离开警局。

身为当事人,他们知道禁药来源,乐诗筠手里的药本身就经过他们之手,如果被拘留还涉及禁药,真被查出什么来,事情就大条了。

乐家兄弟暂时也没空管乐诗筠被拘留的事,急匆匆的去处理禁药事件的尾巴,他们要做的就是转移某些东西,抹去所有痕迹。

乐诗筠醒来已是半上午后,最初只看见白色的天花板,她以为是医院,爬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再熟悉不过的连衣裙,膝盖上缠着纱布。

然而再看四周,不是医院的病房,只是一间小小的房间,仅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椅子,墙上贴着“抗拒从严,坦白从宽”标语,唯一开着的窗子的格子也是比大手指还粗的钢条,还有细密的铁丝网格。

她当即愣住了。

牢房?!

定定的看了好几分钟,乐诗筠空白的大脑慢慢的正常,隐约猜到自己在哪,情绪几近崩溃,爬起来,拖着动一下剧痛的左腿,赤足踩着地板,跑到门口有力的捶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砰砰的捶门声惊动了看守警C,一个女警走到拘留室,站在窗外:“乐诗筠,安静!”

“放我出去,为什么抓我,我没犯罪,放我出去!”乐诗筠转身跑向窗子,想抓铁条,却因为铁网而抓不到,只能拍打铁网窗。

“乐诗筠,你被拘留了,早上拘留证已送到你父亲和你伯父手里,被你伤害的晁、邓、李、何、才、许、陈七位同学的家长和老师们连夜委托律师对你提起起诉,你将面临官司,警局和法院工作人员很快将来录口供,请你老实些。”

女警的声音平静严肃,乐诗筠如现遭雷击,缓缓的向下滑坐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先是呆了一呆,过了约半分钟,哇的号啼大哭。

女警没有劝说,只站在外面,万一女生有自虐行为时她会开门进去阻止,如果没有当然更好。

乐诗筠戚戚惨惨的痛哭一场,又叫嚣要找律师,要见家长,一律被拒绝,很快工作人员来提人去问口供。

乐千金木然的被提走,任凭人怎么问,始终咬紧牙不说,工作人员也不急,正式拘留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到时还可以改成逮捕,大家慢慢磨,最后急的人肯定不会是他们,再说上头交待不用急审,最主要的是先让嫌犯在局子里呆一阵,更有利于行动。

乐诗筠的同班同学们完全不知道乐千金发生何事,只知道乐副会长没有来上课,听说请假了。

医学部领导们的办事效率也挺高的,一番会议之后,立即免除乐诗筠系学生会副会长之职,免除班干之职,至于要不要开除籍,那消息属密秘,不便透露。

医学部系学生会成员中午收到免除乐副会长的系学生会副会长之职的通告,虽然惊讶也没去折腾,平静的接受,着手另推举副会长的准备工作。

时间似风,转瞬就过,华夏又迎来黄昏,而当京都时近黄昏,遥远的Yi国首都罗马还是上午。

Yi国与华夏国相差7个钟的时差,Yi国早上九多钟,罗马的国际机场里,一架从罗马到华夏首都的国际航班的旅客开始登机,米罗和罗伯托也在登机人群中,同行的还有奥斯卡,以及罗伯托的生活管家恩佐。

罗伯托决定华夏之行时,一边精心保养身体,一边向华夏国驻Yi国大使馆递交申请签证资料,因为准备的资料齐全,签证过程很顺利,尤其工作人听说申请人仰慕华夏国中医而想到华夏国求中医治病,不禁为自己祖国的传统医术而自豪,大笔一挥,通过。

办好签证,准备充足,然后购票,到日期即出发。四人购的是商务舱票,登机后安排好行李即入座,十几分钟后飞机起飞。

从Yi国到华夏,飞机要飞行11小时多,那是个漫长的旅行,因为时差关系,飞机在华夏国时间早上八点半抵达华夏首都机场。

罗伯托一行人下机,乘出租车去预订的酒店,花了一个多钟才到达,办理入住手续正式入住。

一路风尘,罗伯托和米罗平静的在酒店休息,到傍晚才外出散步,欣赏异国街景。

当这一天的傍晚来临,华夏各高校的学生和国企单位的上班族们也得到解放,或拖儿带女全家投身旅行大军,或赶往家跟亲人团聚,学生们只有小部分回家,大部分留校。

这个国庆长假长达七天,将是个愉快的假期。

柳少也终于可以光而大之的回家,当然表面上是回家,实际立马就投身工作大业,国庆别人放假,像他和燕某人那些特殊工种的人却是最忙碌的时候。

晁宇博也优哉悠哉的回家,他回到大院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一家人还等着他吃晚饭,他立即洗手,爬上饭桌。

晁老爷子和老太太,晁爸晁妈和葛阿姨谁也没问学校的事,愉快的吃完饭,坐下休息才问详情,饶是老爷子一向温和有礼,听说乐千金想对自家小孙孙用强,也气得火冒三丈。

温婉端庄的晁妈妈气得俏脸发白,她们家博哥儿体弱,若真中催情药,在那种烈情药的摧残之下,蔫能保全小命?

乐家女对博哥儿用春药,哪里是仅仅想要进晁家门那么简单的,分明是居心不良想让博哥儿变残或半死不活。

身为母亲,有人意欲伤害自己的孩子,那比挖肉还让人难以忍受,晁妈妈气得胸口一阵阵的疼。

晁爸爸发现老婆气得脸都白了,忙帮老婆顺气:“婉婉,别气别气,我明天就去跟大哥二哥商量,和李家邓家许家通通气,这事可不能就那么算了,必定要乐家付出代价,为孩子讨还公道。”

“这件事必须追究到底,决不原谅!一定要把祸害扫除,不能再给她伤害小博、小乐乐的机会。”老太太气愤难消,老晁家就这么根男苗,好不容易有盼头了,乐家女竟然起色心,那种祸害毒瘤必须消灭。

晁老爷子也一百个赞成,乐家女竟然想要小乐乐的命,那么狠毒的人,最好丢进牢里关个十年八年,不能让她再有机会害人。

“妈,母上大人,不气啊,我不是没事吗,有乐乐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我小心着呢,再说,奶奶和你都是那么聪彗的伟大女性,你们亲自养大的孩子哪可能笨,到傻乎乎的送上去给人算计呀。”

晁宇博凑到母上大人身边,抱着美女老妈没羞没耻的卖萌,他老妈在怀他时出了意外,生下他又因他体弱,担惊受怕过甚,导致心脏不怎么好,气不得的,一气就会心绞痛。

“我没事,就是被气得急了眼。”晁妈妈慢慢的平静下来,心有余悸的抓着儿子的手来回抚摸,幸好有个乐乐小团子,又让博哥儿逃过一劫,倘若博哥儿有什么事,她非跟罪魁祸首拼命不可。

晁妈妈没事儿,晁家老少悬着的心才放下,研究着怎么收拾乐家,这边正在商讨对策,李家来电,找晁爸爸和老爷子商量商量关于孩子们被欺负的事。

于是,晁家家长们与李家一拍即合,约定等两天叫上邓家、许家家长们一起坐下喝茶。

晁、李家几家在琢磨着怎么跟乐家算帐,也没钻牛角尖,大家该咋的就咋的,在国部职位上的人准时陪同国庆节国家领导人们要出席的活动。

贺子瑞家打周四就闭门谢客,还在住处贴了公告,让整个大院人都知道,大家也表示理解。

王老太太周三上午带王玉璇去贺家探病,即没着见着贺老祖宗也没见着燕行,她们本来准备趁着贺老祖宗还有口气,天天跑去表示关心,当贺家贴着闭门谢客的布告,她们也不好意思再厚着脸去占用别人时间,只好暂时不去刷脸。

国庆,万民同乐。

当大城小镇处处欢度节日时,乐韵还在太行山的摩天岭山里满山跑,她即不知米罗帅哥已抵京,更不知乐副会长真的对晁哥哥出手,直到10月2日的傍晚,她终于钻出深山,出现在当时进山的那条通向长寿村的路上。

这次收获不少,挖到十几种没有收集到的药材种苗,最开心的是总算找到百药之王-甘草。

在深山老林里跑得好几天,也把药材主要生长密集地找遍,还有几味需要用的主药仍没着落,她也该转移目地。

站在道路上等了约十几分钟,乐韵等来自己叫的出租车,就是上次包车到长寿村的那位车主,再次包车赶往另一个目标点―五台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