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四章 寻宝/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韵到达五台山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

长寿村隶属H北省,五台山是S省最著名的风景区,两地分属不同省份,从长寿村到五台山抄近路走乡县道正常需要四个半钟以上。

秋季的太行是旅行登山的好季节,从全国各地赶往太行旅行的人成潮,白天无论是风景区还是通往景区的每条路上的车和游人排成长龙。

深谙白天游客多,交通必定拥挤,乐韵才选择傍晚出发,然而就算是晚上赶路,路上仍然不乏络绎不绝的自驾车和旅行巴士,车速不能太快,花去五个多钟才抵达目的。

五台山属太行北系山脉,由一系列山系和群峰组成,周约五百多里,最高峰有五座,山势雄伟,连绵环抱,山顶无林木形如垒土之台,因而被誉为五台山。

五台山整片区域内跨越多县,若只说去五台山,不说清确切的地方,那么,普遍理解为要去五台山佛教文化活动中心的台怀镇。

夜晚的十一点多钟,就算是旅游胜地的台怀镇也没了白日的喧嚣,逐渐安静,远看只见一些灯光。

乐韵的车没有在镇里停留,直奔镇南十几公里之外的五台山之南台,南台在五山之中一台独秀,区域内药用植物最丰富。

摸黑赶路的出租车开到南台山脚下,高师傅看着准备下车的小客人,又无奈又担心:“小姑娘,你非得夜半登山?”

作为的士司机,他见惯N多客人,执着的也不乏其例,行为怪异的也不在少数,而这位小客人又刷新他的认识。

“嗯嗯,后面跟着我的人精力那么旺盛,我带他爬爬山,赏赏夜景。”乐韵翻面前的小背包,一边数红红的票子,一边愉快的勾唇。

“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高师傅特别的担心,后面那辆车从长寿村一路跟着他们,他真怕是坏人。

国庆期间,来往车辆很多,他原本以为后面的车辆跟他去的是同方向,恰巧同路,是小客人说那是跟踪她的,他才留意,果然发现那辆跟其他车辆不同,其他车辆或许会超前或者落后,唯其中一辆始终只跟在他的车后,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保持距离,又不会跟丢。

“不是坏人,是别人请人来保护我的,我这次来山里找药,病人家属怕我一个人不安全,请人沿路保护,我不喜欢屁股后面跟着人,他们只好悄悄的跟随。”

“那你小心点啊,有什么不对可以找电话给我,我帮你报警。”高师傅不好干涉客人的决定,嘱咐她自己小心些,讲真,他女儿比小客人还小些,如果姑娘一个人外出旅行,他肯定一万个不放心。

乐韵数出十五张红票子给司机大叔,笑咪咪的推门下车,回头提起装得鼓鼓的大背包:“大叔啊,我大概至少要8号9号才会下山,你不用急,该怎么跑车就怎么跑车。”

她不准备坐火车回京,因为到时要携带些药材和提炼成汁的药汤,以及收集到的植物树脂,过安检时可能会被扣下,为了减少麻烦,她决定包出租车回去,临时找司机太麻烦,跟的士司机达成交易,他送她到五台山等她要回京时仍包他的车,从邯市到五台山的路费,从五台去京城的路费当然也一分不少。

出租车司机每个月要交给公司份子钱,平均一个月大概也就三四千的工资,包车的话,赚得钱将比一个月工资还多,那种好生意司机一般不会拒绝。

“好的。”高师傅欣然收起车资,看小客人打电筒往山上慢慢移去十几米远,再倒车,调转车头回程。

他开出几十米远,与跟随在后的出租车错身而过,跟着高师傅的出租车到登山路口停,打车的客人是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最普通的国字脸,那长相就是丢人群里扒不出来的那种。

他背着只一米来高的大登山背包,携带帐蓬睡袋,因夜晚很冷,穿长袖运动装,付钱后,拧亮一只手电筒,沿着登山路道往山上爬。

“真是怪人,深更半夜还跑来爬山。”的哥调转车头,嘀咕一声,悠然回镇。

中年男子把手电光调得很弱,仅只能照亮脚下的路,远远的跟着前面的光,那束往山上去的光若隐若现,过了一阵,忽然消失不见。

是的,它不见了,最初他以为是转弯或被阻挡住了,然而过了十来分钟仍没有出现。

中年男人加快速度,一阵急行,赶到目测光线消失的地方查看,那里路段位置高,不管向上爬还是向下走,只要有光源一定能被看见,同时,路段旁有一片稀疏不一的树林。

他沿着树林边沿查看痕迹,大概有许多游客也进出过树林,有十几处踏踩过的痕迹,而因为还没过子夜,露珠未凝,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参照物,无法让人一眼分析出是新踩踏和还是白天踏踩过的踪迹,以至他无法判断那人是进树林藏起来了,还是摸黑往前去了。

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中年男人背着自己的行装再次慢慢往前爬,爬到快半山腰的地方仍然没看见光源,知道自己又把人跟丢了,自己找个平坦的地方露宿。

夜晚山上极冷,中年男人有睡袋,在野外睡了一晚,天色刚蒙蒙亮就收拾帐蓬和睡袋,用压缩饼干充饥,再次往山上爬,一边爬一边用远望镜观望。

乐韵确实钻树林去了,她本来想往前爬,到比较隐秘的地方跟那位同样雅兴浓厚在半夜三更爬山的某位“友好”的聊聊人生,当走到有树林的路段,闻到一丝淡淡的清香,哪还顾得那位是敌是友,欢欢喜喜的钻进树林,爬回空间等天明。

溜回自己的私人地盘,打理好药田作物,美美的睡觉,天不亮起来打坐,洗脸吃东西,等东方刚破晓,兴冲冲的穿上水鞋和防水的冲峰衣裤,闪出空间,分辩气味方向,撒欢似的奔向树林深处。

清晨的山峰间还笼着雾气,露水大,树林里潮湿阴冷,光线也极暗。

顶着一双闪闪发光美人杏眼的乐韵,没管露水浓,也不在意光线阴暗,欢脱的在树林里上蹿下跳,一边挖药材一边找香味源头,找得良久,终于找到香味源——一丛蘑菇。

蘑菇是五台山南台峰的独有野味——银盘蘑菇,和松茸一样具有药用价值和营养价值,也是养生珍品蘑菇之一,它的香味郁醇芬芳,离生长点越远香味越浓,因营养价值高,味道鲜美,曾是满清皇家贡品。

银盘蘑菇从根部到顶冠皆乳白色,肉肥而实,生长于土质肥活的深山老林或草丛中,生长方式有一定的规律,就算在生长旺季也不好找,它的最佳采摘期是立秋到白露,新历10月已是秋末,早过了生长旺季,山岭里更是难得一见。

银盘蘑菇产量稀少,生产地也是供不应求,乐韵鼻子比狗鼻子还灵,闻到香味,立马就放弃了跟某位聊天聊地聊人生的机会,决定先寻找散发香味的东东,那什么人就让他继续瞎折腾去。

蘑菇数量不是很多,大概有十几个,从树林里的草丛枯叶底下钻出来,有些开伞,有几个刚破土而出,顶着个没沾着些露水的小脑袋。

其地距登山的路直线距离至少有七八里远,实际已越过了半座小山的山体,离路老远老远了。

若不是鼻子灵,乐韵也找不到,这当儿,看到自己耗费一个早上才找到的成果,心情很爽,砍来一根小木棒子,慢慢的把枯败的草和树叶拨开,免得自己走过去时不小心把藏在草叶里的蘑菇踩坏。

跑到蘑菇长着的地方,将蘑菇采摘下来放在一只塑料小圆篮子里丢回空间,拿出花盆和锄头挖泥土,收集到七八盆泥土,又把附近一定范围内的地方全找一遍,只找到七八个零散分布的蘑菇。

再也搜索不到银盘蘑菇,赶紧回空间,将摘回来的几个还没开伞的小蘑菇种在药田一角,往几个花盆里泼一些井水,然后才打理空间作物,收摘该收摘的果蔬和药材。

干完活计,乐小同学背只背包,拿小锄头再次出空间满世界的找药材,之所以背个背包,就是以为防万一,万一有人在对面山或山顶赏风景看到她,只会当她是自由探险者,不为太留意她,如果一个人两手空空的在山里乱蹿,太容易招来怀疑和关注。

山里的秋天来得早,一天一个样,乐韵刚到邯市摩天岭的那几天秋意还不太浓,短短几天过去,太行山层林尽染,秋意漫山。

秋季的太行山有秋的意境之美,游太行山的游客多如牛毛,游五台山的旅行者多如蚁,山上山下的路到处人满为患。

乐韵没空看风景,暗搓搓的在树林山岭间穿梭,闷头发财似的挖药材,尽量远离人群,当然,就算再怎么避,有时总不可避免的会与自由户外者偶遇。

她在南台山峰并没有长久逗留,转悠一天,于第二天即弃南台而去,沿北台路线往中台和东台方向前进。

第四天,也即10月6日的中午,介于北台与东台山间的一座山岭里,一个灰头土脸的人,像只小猴子的攀着陡峭的山崖和藤蔓,翻过一处崖石,登临一处不知多久没有人光顾的地方。

其地约在山的总海拔的四分之三高处,离山峰更近,山峦和山体被树木覆盖,就在那陡峭的石壁之上有那么片小小的山凹,三面背依山峰,一面略低一些,朝向另一座山头。

山凹位置极佳,有树木也有草坡,一处地方还有水眼,水沿山凹低处迂回出一条路,沿着一处峭壁向下流淌,放在枯水期,那一线水不足为奇,若到夏季雨水充足,必定能成一方景色优美的瀑布。

“啊呜,累死姑奶奶了!”好不容攀爬过陡峭石壁到来的乐韵,一屁股坐在一棵树下,脱掉手套,拍头顶上的草屑残枝苔藓末粉。

这个地方太他爷爷的难找了,三面是悬崖绝壁,只有一面陡峰石壁勉强可以攀爬,她费尽九牛二虎之气,东绕西绕,绕好大一个圈子才借用壁间的藤蔓树木爬上来。

路途太艰难,就连她拥有一身怪力,还那么身轻体巧,也费了将近小半天功夫,可见这地方有多难找。

为什么要爬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山凹来?

原因很简单,这里有吸引她的东西。

弄掉头上和脖子里的草屑残败树枝等等的粉末碎片,乐韵又戴上手套,看看四周的树,挑中一棵最高的树,抱着树杆哧溜哧溜的爬,一口气爬到树顶,居高临下的远眺。

小山凹由山体环抱,居高望远,上下绝壁,地理位置那叫个得天独厚,若山岭间有雾,形如人间仙境。

乐韵坐在树顶,看到一群蜜蜂牵成一条线从十几米远的地方飞过,飞向靠近山主峰的那一边,然后钻进青色与树叶是红、黄交加的树丛之后,而且,还不止是一个方向有蜜蜂,另外两个方向也有蜜蜂列队飞进飞出。

除了蜜蜂,还有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她启开眼睛X光线,四下一阵扫描,轻轻松松找到一片灵气光芒,那里的灵气浓得超乎人的想像,让人……呃,是让她的手臂胎记热血沸腾。

这个地方是她在对面山发现的,她追着一种药香味和蜜峰往这个方向找,爬至对面山的半山腰,寻找药味源头时看到这边山峰一个小山凹处有一片白光,那片白光似一朵小小的白云笼罩在树林上方,不散不灭。

乐韵做梦也没想到,在这种群山崇岭间的一个无名山头里会有那么浓的灵气,当即马不停蹄赶往灵气之地,不辞艰难险阻,学习猿猴的攀爬精神,总算爬上处于绝壁之上的山凹。

灵气哇灵气!

一定有绝世珍宝,所以才有那么浓的灵气。

坐树梢枝头的乐韵,看到那朵浓郁的灵气云,激得小心脏怦怦乱跳,嘴巴咧开到耳后根,哪还有心情观察其他,麻溜的抱着树哧溜哧溜的滑到地面,抓起柴刀,一头扎进树丛里,朝灵气方向跑:“珍宝珍宝等等我,我来了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