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五章 宝贝哇/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晴日的山岭,山峰树木叶片染上红色或泛黄,层层浪涌,如火如金,煞是美丽。

镶嵌在秋意渲染成淡金色的山峰间的小山凹,长年累月人迹罕至,宁静而淡然,当突然传出人类欢脱的叫声,小小的地方到处响起唏喱哗啦的声响,鸟飞兽走,一片兵荒马乱。

甬作者的乐小同学,并不知自己打扰了原始居民的安静,兀自欢快的向奇珍异宝之地狂奔,一路披荆斩棘,在衣服被刺割破数道口子,经历一番奔波,总算钻出树林,到达灵气云朵之地。

那片灵气在一个山洞旁,那里是山峰的壁体,两侧是山坡,覆盖着茂密的植被,零星散布些树,山洞所对前方十几米远是树林。

山洞的位置不高,也不低,大约在山凹的半中腰,往远处看,有树林为遮挡,外面看不到山洞,因为山洞附近没有高大的树林,阳光充足。

那山洞只露出部分,不知有多高多宽。

排成线的蜜蜂,也是从山洞里飞进飞出。

乐韵看到露出部分洞口的山洞,兴奋的想跳起来,古人最爱寻洞而居,或者把金银财宝藏山洞里,这个地方这么隐秘,说不定是古代修道人士的洞府。

想到稀有宝贝,她乐得见眉不见眼,干劲十足的挥柴刀砍杂草藤蔓,砍呀砍,离洞口还有十几米,愣了愣,砍倒的杂草间现出有规律的石块,依山势向上排列,按石块步距算应是台阶路。

挥着柴刀的乐韵,瞅呀瞅,瞅几眼,“咯”的笑出声,挥刀挥得更卖力,一路砍草,砍出一条能容人通过的狭窄小道。

在她不懈努力之下,路通到山洞,山洞约三四米来高,七八个平方,呈不规则型,山洞口有人工平整出的小块地方,建土墙,土墙已倒塌,残留着石砌的墙基。

倒塌的土墙泥土散落成高低不平的土堆,隐约可见压着树皮和腐木,一角的一堆泥土堆上方上闪耀着浓郁的灵气光。

山洞之内,一角堆着一只坛子,坛子表面涂了一层泥,泥面上又结出一层白霜晶体,看样子已放了很久很久。

人砌的台阶,残墙断碣,山洞里的坛子,无疑不证明这里曾经是隐居人士的修炼洞府无疑。

洞府主人仙踪渺渺,久置无人居,所以墙壁年久失修倒塌,而山洞也有了新的主人——一窝蜜蜂。

蜜蜂占洞为府,在洞壁上筑巢,也不知它们在山洞扎根多少年,建造出的蜂窝比超市卖的中号洗澡盆还大,蜂巢挂在壁顶,像一座倒置的小山。

它是那样的巨大,像扇子形的蜂窝最长的大概有七八十公分,蜂窝上密密麻麻的趴满蜜蜂,那些蠕动的小生物足以吓瘫有密集恐症的家伙。

天气晴好,蜜蜂又是最勤劳的小生物,自然不可能好吃懒做,一部分守家护巢,一部分外出采花蜜,工蜂组成好几支队伍出工,飞进飞出忙碌不停。

对于人类两脚兽的到来,大概因她没有搞破坏的征兆,蜜蜂们也没有攻击外来生物。

自古地灵人杰,好地方最易吸引有灵性的生命,蜜蜂就是最有灵性的生物之一,它们只爱干净的地方,不干净的地方绝不安家。

山洞里有蜜蜂安家,再次证明是个好地方。

站在山洞外残墙边的乐韵,仰望着那巨大的蜂巢,乐得合不拢嘴,眼睛眯成一条缝,这就是所谓的双喜临门!

不,不对!

瞬间,她又否认,这不是双喜临门,应该说是三喜临门,这块小小的地方有有灵气的东西,有一窝巨大的蜜蜂,还有一棵她要找的药材。

那棵药材不在山洞这里,但离得不太远,她闻到了它的味道,像这样一个居于无名山岭间的小山凹,藏着如许宝物,这运气好得简直让人怀疑上辈拯救了地球。

乐韵第一次觉得自己太特么好运了,真的!这运气好得连她自己都要嫉妒自己了,嗯嗯,先让她乐一乐哈!

或许,在别人眼里蜂蜜很珍贵,但还不足以算宝,可在乐小同学眼里,眼前的一窝蜂蜜绝对是珍贵药材之一。

这窝蜂蜜是纯野生的石蜜,石蜜蜂的个头比普通蜜蜂个头小一些,它们筑巢只筑岩石洞壁或泥土里,因而叫石蜜。

石蜜比常说的蜂蜜比更精纯,营养价值也高一些,而太行山植物多元化,地域宽,各个季节有不同的植物开花,足以供应蜜蜂们所需花蜜,太行山也成为蜜蜂们的天然采蜜场。

她在神农山找药时也找到一窝野生蜜蜂,因为当时时值夏季,不宜取蜜,所以留着没动;在摩天岭也找到一窝,那窝蜂是窝新分家不久的小群种,蜂蜜不多,如果取走蜜,等冬天来临,蜜蜂没有蜜过冬会饿死,因此,她也没有取蜂蜜。

这一窝蜜蜂那么大,至少可以取走三分之一份的蜜。

独自傻笑半晌,乐韵乐呵够了,轻手轻脚的清理洞口那些倒伏的杂草和交缠在一起的藤蔓,让地方更空旷一些。

稍稍收整一番,得得的的的跑到山洞放着的坛子旁,坛子不可能是装骨灰的东西,如果有装骨灰的坛子在山洞里,会有阴气,蜜蜂也不会筑巢。

如果没猜错,坛子可能是酒坛!

涂着泥的坛子是五十斤装的酒坛子,圆肚型,上下收束,圆口,盖着盖子,盖子顶也用泥密封。

围观坛子,用眼睛特异功能层层剖析,它露出庐山真面目,真是一坛酒,大概因年代太久,自然蒸发掉部分,只余下五分之三份,有道是浓缩即是精华,它份量小了,酒体更加凝实,颇似果冻状,表面还有一层深达十余公分厚的红色凝冻。

分析酒坛的时候,乐韵想捂眼,她的眼睛告诉她,坛子有二百零五年的年龄,酒龄,一百九十九年又十个月!

“为什么?”抱头蹲地,画圈圈,话说,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看一眼就能判断出酒的年龄,这么厉害,岂不是要牛上天的节奏?

感觉,自己要成仙了啊。

蹲地画几个圈圈,默默的望天,望到那团巨大的蜂窝,沉默的乐韵一秒心血澎湃,跳起来,摩掌搓掌,准备大干一场,为什么运气这么好,为什么变得那么厉害,那些小问题统统丢一边,目前最紧要的是赶紧找出泥土里的宝贝,看看是什么异宝能散发出那么浓郁的灵气光华。

理智回来,将酒坛抱回空间,放在龙血树下的灵石基地面上,跑回药田旁,利落的采摘花盆里长大了的银盘蘑菇。

松茸是孢子散飞落地长菌丝形成蘑菇,银盘蘑菇也是自己飞孢子,结菌丝,再长出蘑菇,乐小同学像种松茸一样将银盘蘑菇种到药田里,让它自然长老,散发孢子,大约时间还不够长,孢子还没发育成菌丝,目前药田里还没长出新的银盘蘑菇。

挖回来的泥土每天浇井水,三天就长出一批小银盘蘑菇,已收摘到一些,数量不是很多。

药田里松茸发育成菌丝的孢子大概全消耗光,新的菌丝还没结成,昨天采得七八个松茸,今天已不见新松茸钻出泥土,暂时停产。

摘完长大的银盘蘑菇,拿出清理出来的一小篮蘑菇提出空间,放到山洞外能晒到太阳的草丛上晒。

她计划晒干一些,哪怕没全晒干,晒得半蔫也行,正大光明的带回学校,那样不管是燕帅哥柳帅哥还是晁哥哥和学长们看见,她也可以说是自己摘来在山上晒干的,也可以说是从山里别人手里购得的。

晒好蘑菇,拿出口罩带上掩住口鼻,取出锄头,奔到山洞口一角,兴高采烈的清理泥土。

山洞里有窝蜜蜂,为了不弄得尘土飞扬,又怕弄坏埋泥里的东西,不敢大力扒拉,乐小同学清理泥土也特别小心,慢慢的挖,尽量将泥土往山洞内移,泥土能吸潮,让泥土堆在洞底一角,春夏山中潮湿,泥土吸收水份,山洞里也干燥些,更适合蜜蜂居住。

倒下的泥墙泥里压着些树皮和木头条,以前穷人或山里人家都是用树皮或茅草盖屋,茅草容易枯腐,树皮的话,只要不受雨水浸泡,堆放几十年仍然完好。

树皮和木头埋在泥土里,因为没有受水浸泡,所以还没有完全腐坏。

扒开一层泥土,弄走树皮和木头条,乐韵用锄头小心谨慎的刨土,挖了好一阵,泥土里露出一角乌黑的东西。

露出的乌黑色仅见巴掌大的一小块,颜色深的如浓墨,乌墨色上面还粘着些泥土,饶是如此,也遮不住它的光华,露出在外的地方色泽光亮。

那片乌黑色的本质就是乌黑色,而它还闪耀着金灿灿的金属光芒,还有浓郁的白色灵气光。

它埋在泥土里的时候,看不见金灿灿的金属光,灵气太浓厚,连泥土也掩盖不住,冲空而现。

“?”乐韵傻愣愣的盯着乌黑色,她的眼睛竟然不能识别乌黑一块是什么材料!

囧!

默默的瞪视半晌,她自己囧了,好像眼睛X功能也不是万能的?

如果真是那样,感觉好坑啊。

抹把囧出来的冷汗,沿露出的黑色附近刨土,刨一阵,露出的乌黑色部分越来越多,乌墨色是石头,打磨过,但比较粗燥。

因为干的是体力活,出汗,估计是体香让蜜蜂产生兴趣,三三两两的小蜜蜂把她当作花朵,飞到她身上寻觅,找来找去,找不着花朵,绕着她乱飞,飞一阵,忙着采花去了。

顶着一身香汗,乐韵努力工作,再刨一阵,不再往下挖士,而是依灵气光的形状刨土,灵气光是圆形的,推测乌黑色的东西是圆柱形。

仗着眼睛特异功能那个超强的外挂神器,扒去几层土,终于挖到乌黑色,它是圆圆的一圈,像呼啦圈似的,中间被泥土填满,乌黑色的壁厚约二十公分,以露出的部分形体看,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石缸,或者是石头打造的桶。

乌黑色的圆口很大,比普通水缸大多了,内圆直径有二米二左右。

知道它的大小体型,乐韵兴奋的忘记挥锄挥得手酸的疲劳,精神百倍的继续挖,把泥土扒走一堆又一堆,挖了一米来深,还没见底,她发挥搬砖工锲而不舍的精神,继往开来,持续寻根刨底。

又挖了足足半个钟,总算挖到底,那墨黑墨黑的缸或桶高度足足有一米五,也就是说只比她矮了那么几公分。

乐韵:“……”囧,那么高的东西,那位在此修炼的洞主,该有多高大哇!

身为一个小挫子,累觉不爱啊,海拔低的人,果然到哪里都能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森森恶意和无形伤害。

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值的打击,乐小同学抹抹额心的汗,挥锄头继续挖,为了这亮闪闪的宝物,必须要不怕苦不怕累,宁愿流血不流泪。

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泥土挖不倒,在强有力的锄头强攻之下,泥土被清除掉大半,墨黑色的东西也露出大部分,是口石缸,平底,圆肚,广口,外表雕工不怎么讲究,十分粗糙,比陶制水缸的内部做工还粗犷些。

在眼睛X光线的透视之下,石缸材料的内部结构细密、紧致有序,而且不见瘕疵,几乎都是它本体的乌墨色,没有病态的死灰色等色泽,它的金属金光璨然耀眼。

石缸挨着墙壁存放,因为它材质硬,墙倒下来也没砸伤它,挖了那么宽的地方,没有碗或陶瓷碎片,也没有其他像布料与家具残留物,除了石缸之外,挨墙的地方还有一块用石块架起来的石条,一个地方有烧火的火坑,还有一小撮火烬。

乐韵最懂节约资源,为了不浪费,搬出花盆,把火烬和一些细泥土一起收集来当种花种菜的肥料。

石缸已露出一大半,她开如撬缸内的泥土,挖了老半天才清掉一半,因为深度问题,不好扔泥土,她想把缸弄倒来清理,站在缸外,抓住缺口,用力的扳,然而,她卯足力气,那缸纹丝不动。

“我……太阳!”连试几次也无法撼动石缸半分,乐韵累得大汗淋漓,泄气的一屁股摔地喘气,整张脸都纠到一块儿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力气,反正单手拧百来斤也是脸不红气不喘,双手提三百多斤的磨盘无压力,可现在,使出吃奶的力气竟然挪不动一口缸,那缸该有多重?

休息一阵,又爬进石缸里开工,移不动缸,只能继续铲缸里的泥,铲干净泥土再扳,仍然纹丝不动。

乐小同学差点想哭,为嘛那么重啊?

扳不动,也收不进空间,只能继续清除缸四周的泥,把泥土一团团扒掉,每隔断时间去挪一挪,挪不动再挖,在只余下不到七分之一份的一块泥土没清除完时,又去重复不知试了几次的挪缸行动。

这一次,费尽吃奶之力,那口乌墨石缸终于被挪动几公分,与泥土脱离。

“哎妈呀!”将石缸从泥块里摇松动,乐韵累得汗如雨下,趴在缸沿喘气,累死她了好吗,缸好重哇,目测超过二千斤。

宝贝哇,灵气那么浓郁,不知会把空间扩大多少倍?

纵然累得腰都快断了,她也没舍得多歇,略略缓过气,欢天喜地把大缸丢回空间,收起锄头,提上柴刀,风风火火的去找水。

石缸粘有泥土,必需清洗,空间里的井水太珍贵,舍不得用,当然要用自然界的水来清洗。

乐小同学知道小山凹里有眼泉水,跑出山洞,沿自己劈出的小路往下走,到荒草和树丛里也没有再开劈道路,钻过藤呀草呀,先下后横走的走了约一里半远,找到水源。

水源从树木里的一块石头底下冒出来,出水口很宽,春夏间水可能很旺,这个季节只有两指粗细的一股清水,水流常年累月的冲刷地面,冲出一个小水潭,溢出潭的水沿着溪流冲出的路,钻过草丛树木,向远处婉蜒远去。

有水,有山洞,这个处于山峰绝壁上的小山凹,无疑是个绝佳的修炼场地。

小水潭里堆积一层落叶,水面清澈,四周的树木不算浓密,能透进太阳光芒。

水潭边也有人工平整过的痕迹,整出一块小小的平地,能容人取水或洗衣服,水潭口外还放有一块比较平的石头,估计是捶衣服用的洗衣石板。

乐韵将水潭边的杂草砍倒,搬出大缸,侧放在小水潭出水口的一个位置,拿出水勺和刷子,勺水清洗石缸。

不停的刷洗,冲尽泥土,乌墨石缸的表面闪闪发光,它的内壁与外表面一样的粗糙,估计打造石缸的石匠还是个学徒工,所以只打造出石缸的形状,并没有精心打磨,更没有雕琢纹装饰。

把石缸里里外外洗刷数遍,刷洗得不留半点尘垢,将缸搬回空间,放在药田石基台的一个角上,往里倒井水,倒了四十桶井水才把它装满。

乐韵绕着跟自己差不多的巨缸绕两圈,仍然没有分析出材料和年龄来,暂时也没空在那个无足轻重的问题上死磕,跑出空间,高高兴兴的去找药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