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七章 好事连连/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像很丰满,现实总是分外残酷,乐韵等涌进大脑的东西由模糊变清晰,悲愤的想骂人,不是说好玉简里有功法的吗,为什么内容跟以前的玉简差不多?

第二支玉简的内容与第一次开启的玉简内容相似,真要论不同,第二支玉简相当第一支简的增补版本,比如,第一支玉简里前人留下的资料所说的十二神树只有大致的名号,第二支玉简说得很详细,还一份药田与十二树的形像图。

整理顺畅新增的资料,乐韵瘪嘴,再摸其他玉简,怎么摸都没反应,只能感应得到里面有强大玄妙的力量,就是没法开启。

放下玉简,看向石缸的方向,两眼瞪成铜铃,乌墨色石缸散发出的像白云一样的灵气团不存半点,石缸唯有金灿灿的金属光。

嗯!

入眼不见灵气,乐韵抱头,难怪早上起来手臂胎记不再发热,原来灵气已被空间吸收光光,得到灵气补充,也不知空间扩宽了多少。

她想看看空间有无扩张,小手电筒的光只能照亮三四米远,再远就看不见了,默默的“嘤嘤”几声,爬起来下药田干活。

观察空间的事还是留着天亮再说吧,清清楚楚的欣赏到成果,总比摸黑观察要强万倍,那种喜悦的心情也必定更强烈。

哈蜜瓜和香瓜在努力一个多月,贡献无数果实,也终于燃尽了青春,叶子如霜打过,枯老无生气,南瓜藤也在快速走向枯老。

摘完最后一些小个头的哈蜜瓜和香瓜,乐韵果断的拔瓜苗,将苗全部收起来,放在药田外的草地上,等有空再剁碎埋地里当肥料。

常吃的疏菜存量很足,豆类很小,经过思想斗争,她觉得有必要种豆类,先把几个土豆切成小丁,裹上草木灰,埋进药田里;又撒播绿豆、黑豆和红豆,长豆角。

觉得老南瓜也很少,剖开一只成熟的南瓜,再次播种二十棵南瓜;因为开了个头,干脆又播种大白菜、生菜、小油菜、西兰花,把从没开封的莴苣、包心菜也种了一些。

辣椒太少,种!

玉米不多,种!

茄子有点少,种!

菠菜没种过,种!

红薯也不够,种!

葫萝卜好少,种!

白萝卜不够,种!

花生是不是也少了点?种!

种菜种上瘾,乐韵逮着啥不假思索就一个决定:种!种,种……一路往药田里下种子,种了一样又一样,人如不知疲惫的老牛,辛勤的耕作。

当恍然回神,瞅着自己种得满满的四块地,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天啊地啊,爹啊妈呀,一次性种了那么东西,等要收摘时,岂不要忙死?!

欲哭无泪的乐同学,一把抱头蹲地里嘤嘤嘤的无声嚎哭,她怎么就没管住手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问了十万个为什么,抹干眼泪,爬出药田,默默的将种子一一收起来,嘴角抽了又抽,无语到极点,无话可说之际,摸着下巴,一脸苦恼,嗯嗯,她竟然没有蚕豆、豌豆和扁豆!

不仅豆类种子不齐,其他的种子也不齐全,尤其还缺了最基本的生姜、大蒜,也没有莲藕。

惊觉自己收藏量太少,乐韵将没用完的种子放好,提水浇地,给种有作物的药田浇一遍水,再去收摘药材。

不知不觉,东方破晓,空间里也微微亮。

丝丝晓光驱走黑暗,弯腰在砍款冬花的乐韵,直起腰,望向前方,远方的白色雾体仍然厚如墙,阻挡人窥视白雾里有什么,偏头望向另一个方向,白雾也没有散开。

再换个方向,如期所料,空间扩宽了!

那宽度绝对超乎想像。

空间朝站在药田面对龙血树而站的左手方扩充,往那个方向扩展出好大好大一块,让整个空间与原来的地方形成一个巨大的矩形空间。

其中,与龙血树在一条水平线的往左的地方又现出一个巨大的花圃,那花圃也是用用灵石砌围,四周铺灵石地面。

左手边的那方位也有两个巨大的花圃,一色的灵石砌基,每个花圑直径超过百米,大的吓人,白色的雾状体在圈围花圃的地基边缘不远。

左手边新现两个花圃中的那个正对药田的巨形花圃里种着一棵树,树已枯死,仅只残余十几米高的一截躯杆,树皮被岁月时光吞噬,就余灰白灰白的身躯,证明它曾经存在过。

花圃与药田之间的空档地方全是柔软的青草。

空间宽阔,药香盈盈。

乐韵瞠目结舌的看着扩大的空间,脑了里浮现前任主人留下的那张有十二神树和药田图像的样图,按古人所留十二神树图样,药田是中心,四个方位的每个方向种三棵树,每个方位最中间的花圃正对药田。

按图样,现在的这个宽度大概等于十二神树和药田所组成的中心区总宽的四分之一。

“呃!”瞅,瞅,瞅,瞪着空气瞅了半晌,她抱着款冬花飞奔出药田,将花枝扔下,冲向有枯死古树的花圃。

两者的距离有好几百米,乐韵赤足踏着柔软的青草,拿出最快的速度,一口气冲到花圃旁,然后才扶着老腰呼哧呼哧的喘气。

哎妈!

仰望那巨大的古树残躯,她的小心脏都快飞出嗓眼去,好大的树啊,比龙血树腰还粗,目测十五个成年人合抱不一定能抱得起来。

喘顺一口气,爬进花圃,踩着细密的泥土,又一阵飞跑跑到残留的巨树旁,伸指戳戳树杆。

那灰白灰白的树杆被一只纤纤玉指轻轻一戳,一截巨树残躯如玉山倾塌,轰的一下散了架儿。

那速度就如地震时泥石流的速度,快得如闪电不及掩目,就那么轰轰然的崩溃,树躯化为纷飞齑粉。

齑粉漫天飞舞,乐韵避之不及,被那么享受了一次粉末浴,弄得满头脑脸满身,当时四周白蒙蒙的一片,她立马屏住呼吸,闭上眼睛转身就跑,凭着直觉,冲出花圃,跑了几十米远,甩甩头,以手为扇扇走脸上粘的灰尘,再睁眼。

古树残躯的齑粉漫漫扬扬,化为一片白尘,将一个花圃都笼罩住了,远看去,那里像人在撒面粉似的,灰茫茫的。

“呜,好坑!”

被坑了一把,乐小同学心有余悸的拍身上的粉尘,那截树杆明明看起来很坚硬,怎么那么不经事儿,一戳就碎?

拍掉身上的细粉,“嗷”的欢叫着扑在草地打滚,空间扩宽喽扩宽喽扩宽喽……,嗷呜,心情简直不能再美好!

滚来滚去,打了几个圈,傻笑着爬起来,眼见那边一时半刻根本不可能尘埃落定,乐韵乐滋滋的找一身干净衣服出空间,马不停蹄的跑去树林里的小水潭洗澡。

外面的天刚放亮,空气清新,她冲进树丛,惊得树丛里一群早起觅食的野鸡“咯咯”一阵乱跳,然后扑腾腾的四散逃蹿。

“?”

问号,乐韵脑子里闪过一长串问号,她记得昨天来的时候,也听到一阵野鸡鸣叫,闻到鸟类生活过的气息,因为心心念念扑在珍宝和药材蜂蜜之上,也没去关心有没野鸡在附近栖息。

愣了愣神,也不急于去洗澡,猫着腰钻进树林寻找野鸡栖息地,树林里积堆的腐叶被野鸡找食刨得到处是坑,凭着气味,找遍半个树林,总算找到野鸡夜宿的地头。

小山凹地方很小,但有山有水有山坡,食物足够,一群野鸡也在小地方安家,栖息的地方是座在树底下的小岩石,下雨的话,能避雨,附近的树根与岩石因鸡群活动,弄得光秃秃的。

在树根之间,在岩石底下或在草丛之下,有几个鸡窝,有两个窝大约有好几个母鸡在生蛋,竟然有十几个蛋,有三个鸡窝只有五六个鸡蛋。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人有蛋捡,今天是个好日子。”乐韵两眼放出绿光,乐颠颠的跑去捡野鸡蛋。

这是第三次捡到野鸡蛋啦,在长寿村背后的摩天岭,她追一群野鸡的踪迹追了半座山,找到下蛋的地方,仅只找到十几只鸡蛋,她不好意思全捡走,拿走五只。

在摩天岭的时候,她遇到好几群野鸡,猎得两只;到五台山,还在高山草甸里打到三只肥肥的灰兔子,全保存在空间,留着回学校做大餐吃。

昨天的前天在山岭里路过一处野鸡栖息的地方,又捡到一窝蛋,三个。

这个小地方太高,没什么大动物来往,野鸡也能安心生活,不用老换生活栖息地,所以鸡窝也集中。

为了不让母鸡们伤心,为了让鸡群繁育后代,她也没做狠心事,数量小的捡走一半,数量多的留三四个。

其实这个季节也不适宜再孵小鸡,下个月太行山就将入冬季,有可能不间断的下雪,现在孵蛋,小鸡也要到月底才破壳,那时正值天寒,食物又不足,野生的小鸡很难成活。

就算明知结果,她也没舍得把鸡蛋全捡走,鸡窝里没了鸡蛋,鸡群可能要换地方,她觉得这个地方很安全,适合它们发展,不想逼它们抛弃家园流浪。

没有破坏现场,拿走鸡蛋悄悄的撤走,溜回小水潭,痛痛快快的晨浴,早晨洗个澡,心情好得不得了,感觉力量满满哒。

再次回到山洞,昨天烧的火已熄灭,衣服也差不多烤干,乐韵把晾衣服的木杆子移到山洞外通风又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将自己早上刚洗的衣服一起晾晒,再从空间里抱出一把盛开的百合和款冬花、紫花地丁,石斛花枝、紫草花,放在昨晚取蜂蜜踩的木架子上,给蜜蜂们采花蜜。

她取走蜂蜜,总得给蜜蜂一点补偿,反正空间里有很多的花花草草,拿出来给蜜蜂采了蜜再搬回去,药材也不会受影响。

药用植物花香阵阵,离得又如此近,蜂窝上的工蜂们嗡嗡飞舞,扑天盖地的涌向花朵,抢采花蜜。

小生物们太积极,乐韵飞快的跳下架子,溜回空间,在外面呆了半个早晨,空间里乱飞的齑粉的也尘埃落地。

空间令人神旷心怡,仔细观察,那棵龙树大概也吸收不少灵气,终于恢复活力,欣欣向荣;那口井的井水也上升到距井沿口不及二公分远。

空间巨大的变化令乐韵喜不自尽,跑到药田旁,抱起种面包树的木桶,开开心心的去古树化粉末的那个花圃,花圃里的泥土表面积着一层灰白色粉末,就连灵石铺就的地面也落了一层粉,赤足踩一脚,留下清晰的小脚丫印子。

爬进花圃里,放下木桶,拿出锄头,在花圃中心位置挖抗,轻手轻脚的刨出一个坑,再去最边沿铲一些土放坑里,把木桶里的面包树挖出来,移栽进花圃里。

面包树也是十二神之一,名曰:水仓。面包树能储水,是干旱地区的储水库,说是“水仓”倒也名符其实。

一个萝卜一个坑,种下面包神树,将散花圃地面上的粉末也扫起来放圃里当肥料,再提井水浇灌,大概被白雾笼罩太久,泥土干燥,又有古树粉末,一连浇了百来桶水才缓解缺水现像。

面包树有了归宿,乐韵瞅着木桶里的香蕉和苹果等树,愁眉苦脸的思考要不要把它们种到花圃里去,不种,那花圃闲着也是浪费,种了,怕它们长得太快,等以后找到神树,欺压得神树吸引不到营养分。

苦思良久,下定决心,从药材种苗里扒拉出金银花藤,起出种花盆里的古蕨,栽在面包树的花圃边缘地带。

金银花,解毒小能手,因为树藤生长很凶猛,怕它们霸占药田久太多地方,所以一直没种植。

接着,将山竹和苹果树移栽进龙血树的花圃里,龙血树高耸如云,无论果树再怎么长也不可能长得比龙血还高大。

一不休做二不休,最后把香蕉和香梨分别移栽入进一个空着的圆花圃。

十二神树现今有两棵,另有两种树是什么树她心中有数,在还没有找到种植前,先合理空间最重要,如果果树真抢了神树的营养和空间,等收获一些果子,大不了砍掉,把地方让给神树。

将果树安排下去,乐韵收拾一番,出空间,收回衣服和放外面的药材,离开小山凹,继续无止境的挖药大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