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八章 回京/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月7日,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

国庆放假之日,贺家的子孙们先后赶回京城陪伴老祖宗,那架式也让大院里的居民们暗中揣测他们赶回来是想见老人家最后一面,或者该说给老人送终。

其至有人还因贺家闭门谢客,猜测贺老祖宗可能已没了,贺家为等子孙们归来所以密不发丧。

当贺家子孙们相续归来,大家以为贺家随时会发贺家老祖宗逝世的卜告,然而没有,等到假期的最后一天也没传出贺老祖宗不行的消息。

这个时候,很多人背里又揣测,有没可能是贺老祖宗瘫痪了,或者成了植物人啊?

无论外人怎么揣测,贺家人过自己的生活,他们很忙,购物,购药,准备制药工具等,每样工具都是货比三家,精挑细选,药材也是找信誉最好的药店或医院去买,买回来药材按要求做粗处理。

贺家子孙分工合作,有负责采买的,有侍候老祖宗的,有在家处理药材的,人人参与其中,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忙了几天,将该准备的准备差不多了,假期也结束,在外省外市工作的,不得不回去上班,那些自由职业的人在京侍候老祖宗。

整个假期,燕行都没出现,他和柳少,和无数默默无名的军中男儿们坚守在特殊岗位,执行守护任务。

米罗和奥斯卜、恩佐老管家陪罗伯托去游了华夏故宫,也去几个医院挂了号,那些医院挂号的人太多,等轮到他们的话,至少要排到半个月后。

乐富康和乐富民兄弟俩因为乐诗筠在局子里,暗中忙着处理东西,三天两头不见人,兄弟俩瞒住了自己的太太,因此,两位乐太太可不知发生了大事,仍然努力的扩展人际关系。

晁家家长们和李、邓、许家家长们喝茶,大家就把孩子受欺负的事交给律师处理,他们该干啥就干啥。

乐千金进了局子,暂时不用担心遭暗人算计,晁宇博也不用死宅在家,陪姐姐们溜去逛逛街,和发小们打打高尔夫、羽毛球,喝喝茶,聚聚会,假期过得别提多惬意。

7号下午,晁家少年回校,李少和陈同学等人也先后返校,一群人晚上结伴去下馆子,热闹了一番。

8号,休息一周的上班族们又开始忙碌工作,学生们上课;柳少和燕少仍没露面,他们还忙着呢。

当晚,晁会长和李部长请客,请学生会和学生团委众成员下馆子吃饭,还去KTV嗨了一回,提前庆祝生日,散场之后,其他学生们回学校,少年会长和李部长回家。

10月9日,一年一度的重阳节,也是晁宇博和李宇博一对发少十九周岁的生日。

生日,代表新生,也代表苦难,是孩子的新生,是母亲的苦难日。

当天早上,两宇博各自在家吃了家里长辈们煮的长寿面,快快乐乐的回学校上课,十八岁成年时长辈们为他们摆席庆祝成年,十九岁就不用再庆祝,早上吃碗长寿面就是家人所给与的最好祝福。

重阳节当天各地有敬老节活动,传扬民族敬老之传统。

高师傅回邯市工作几天,到7号还没等到小姑娘的通知,8号下午,他自己从邯市到五台山,等啊等,等到重阳节早上才收到小姑娘来电,他赶紧赶慢的往约定点赶去。

他是H北省人,到S西省后不能去抢客源,所以到五台山中心镇就没跑车,养精蓄锐,精神良好。

对于S西省内的风景路,高师傅并不太熟,用导航找路,找到地头已是九点多钟。

约定点是在从S西与H北之间的穿梭于太行山山脉的公路上,地理位置还在S西省,而且还是山脚下通向一处村落的路口。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从东方的位置斜照,在山脚盘旋的公道基本笼罩在山的投影里,小姑娘就站在还笼罩于阴蔽的公路等,面前背只干净的斜肩背包,脚边放着大背包。

高师傅减速,到离小姑娘前方才停车,下去帮放行李,近在眼前,他才看清小姑娘,她的背包塞得鼓鼓的,睡袋和帐蓬横绑在背包上方,背包弄得脏兮兮的,像在雨后的树林里打了几个滚似的,惨不忍睹。

小姑娘脚边还有一个树枝藤枝编织的圆筒筐,大约有一个小号洗脸盆大,及人膝弯那么高,内部周边镶满大张大张的树叶,看不出装了什么,筐子表面也盖着树叶子,不过,他看到了叶子下的蘑菇,蘑菇香味飘散,好闻极了。

“姑娘啊,你这是什么运气哟,这个季节还能捡到蘑菇。”高师傅愕然,秋天快结束,小客人能捡到蘑菇,真是好运气。

“我跟大山有缘,从小到大爬山从来不会空手而归。”乐韵兴高采烈的抱起背包送往车上:“师傅,你等我会,我还有东西藏在草丛里,我去搬来。”

“行,你去拿东西。”高师傅小心的抱起藤条筐子,开后座车门放车座前,他知道很多客人对山货十分珍视,他生怕碰坏小客人的山货,动作小心翼翼。

乐韵将背包放在副驾座上,转身向通往远处山脚下的村落跑,跑百来米远,钻进灌木草丛,搬出自己先藏在草丛里的药材。

高师傅放好小客人的山货,站在车旁等,等了小会儿就见从通往村居的天然路面走来一个挑……挑草的人!

再一细看,哎妈呀,那不就是小姑娘?

小姑娘挑的真的是担杂草似的东西,像乡下砍苞谷苗一样扎成捆,青草没玉米苗那么高,她挑着一担青草,得的得的踏路而行,就像打柴归来,特别的有成就感的样子。

高师傅觉得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等小姑娘将东西搬回来,他才发现那担青草有长有短,有细叶有针叶有阔味,叶子形式右异叶,有些还是连根拔起,洗得干干净净,他就得认得三两样,有一样是艾草,一种菖蒲,一种应该是常见的大蓟、车前子。

高师傅汗哒哒的汗了一脸,将后座的座椅放低,待小姑娘将青草搬进车厢,取下当扁担的木棍子,他拧了拧,哟嗬,不得了啊,好沉!

行李放置妥当,上车,直奔京城方向,从S西省去京城,穿过太行山,进H北省地界上高速公路,大概需是四个多小时的路程。

国庆假期过去,贺家从热闹又回复比较安静的生活,贺子荣、贺子瑞兄弟俩守在家里,在京城工作的贺家人也该干啥就干啥,一般来说但凡能抽出空,都会尽量回去帮忙照顾老祖宗,明字辈的小辈们在京城的除了还在读大学的贺明智贺明新,其他的有工作的也上班上工,不需朝八晚五的贺明盛、贺明俊、贺盼盼,贺明净,贺明韬,假后上班的第一天去工作的地方报道,然后大家排班轮流回家陪老祖宗。

重阳节,敬老节,贺明盛和贺明韬,贺盼盼仨在家陪老祖宗和爷爷奶奶辈,他们不去登高,用轮椅着推着老祖宗在院子里走一走,乐一乐。

贺家闭门谢客,院门总是关着,所以外面看不见里面,他们也比较放心,至于买菜购生活所需,一般天刚亮就去买了,或者让下班的人回来顺路带。

贺老祖宗清醒后,状态一直不错,就算身体比较虚弱,每天自己能独立走几分钟路,大多由家人扶着走,然后就是坐轮椅里,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听听京剧。

老人家自己乐观的很,乐呵呵的,天天吃清粥,有时配点青菜,也不嫌清淡无味。药,每天一剂,每次喝完药总要出身大汗,早晚喝药,一天要洗两个澡,换两身衣服。

重阳节,以往贺三老太太每年做重阳糕,做千层糕,今年因为小姑娘只让老祖宗喝清粥,他们也就不做那些花样百出的点心,只准备些海鲜和肉类。

年青一辈有丰盛的大餐吃,总不能让老祖宗喝稀饭呀,于是,贺三老太太绞尽脑汁,给老祖宗做了清淡相宜的四个小配菜。

中午在工作单位上班的子孙辈没回来,就贺子瑞几人,摆开一桌,荤素搭配,老少同桌。

刚吃到一半,贺明韬的电话响,他火急火燎的拿手机,刚看眼屏幕,激动的嗷嗷叫:“是小美女电话,小美女终于冒头了哇!”

他的电话一响,大家停下筷子,贺子瑞听说是医界奇人来电,龙目圆瞪,虎吼:“臭小子还不赶紧接电话,磨叽个什么劲儿……”

他急吼吼的声音还没完,电话就断了,众人:“……”医界奇人是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及时接电话生气啦?

贺明韬本来要接电话,结果就慢了那么一丢丢,那边就挂了,他看时间,呜呜,响铃才十几秒而已!

他正悲催着,手机铃又响,不是电话,而是短信,还是小美女医生的短信,有前车之鉴,他哪敢迟疑,赶紧看短信。

“小美女来短信了。”他一边汇报情况,一边点开看内容。

“说什么了?”贺子荣小声的问。

贺子瑞、贺三老太太和贺明盛贺盼盼虎视眈眈的盯着贺小八,那眼神满满的是期待。

贺老祖宗不知道小曾孙说的是谁,笑咪咪的坐等结果。

“小美女说正在回京的路上,让我们派个机灵又稳重点的开车到从H北进京的高速路口出口接车,大约两点半之前到达。”贺明韬看完简短的短信,整张脸都明媚起来:“快快,快吃饭,吃饭我滚去接小美女。”

“真的?!”贺子荣和贺子瑞激动的血压一秒升高,脸隐隐泛出红光。

“当然是真的哒,我哪敢骗爷爷们哪,小美女还说让带上现金付车费,目测可能是包车回来的。”

“没关系没关系,车费花多少无所谓。”贺子荣春风满面:“快吃饭,吃完饭早早过去等着。”

“哎!”年青一辈毫无异议,捧起碗吃饭。

贺子瑞瞅瞅几个孙辈:“小八,你和小二一起去,小二稳重,你这么二,我可不放心。”

“三爷爷,我不是二,我这叫机灵!小美女跟我联系,难道不是说我机灵又稳重?”贺明韬差点吐血,他哪有二了,他就是乐观活泼了点。

贺子荣几个笑得合不拢嘴。

“嗯,我们小八机灵。”贺子瑞一本正经的点头:“灵机小八,你太灵机过头,我怕你乱飙车,所以让小二和你一起去,免得你吓坏人。”

“!”贺明韬低头咬筷子,然后小声咕咙:“太奶奶,三爷爷门缝里看人把我看扁了,我很难过。”

“小八乖孙孙,你三爷爷门缝里看人,你也从门缝里看他,把他看扁,然后就扯平了。”贺老祖宗笑咪咪的看看儿孙们,脸上的皱褶子轻轻的荡开:“子荣子瑞,你们说的那个小美女是谁?是不是小八对象?”

“噗-”

贺明盛和贺盼盼本来好笑的看贺小八撒娇,听到老祖宗的后半句,一时没忍住,直接笑场。

贺明韬嘴巴张成O,天哪,太奶奶的脑洞开得好大啊,这脑洞大的能装下地球了!

贺子荣和贺子瑞柴溪脸色怪异,贺子瑞忙忙咽下卡喉咙里的一口食物,一边抹汗一边回话:“娘,小美女就是帮你看病的医生,因为长得水灵灵的,娇小珑玲,柳小三和小子们就叫她小美女,小八可没那种福气,能找到那么好的对象。”

“哦,是帮我冶病的医生啊,我还以为是小八女朋友,小八乖孙孙,你也老大不少了,是不是该找对象了啊?”贺老祖宗恍然大悟。

“太奶奶,二哥三哥四哥五姐六哥七哥都没结婚啦,哪轮得到我呀,等我上头的哥哥姐姐们结婚了,我立马就找对象。”贺明韬笑嘻嘻的扛出挡箭牌,他们家兄弟姐妹们都不急于结婚,所以他上头有那么多盾牌,他一点也不担心。

贺明盛幽怨的瞪人,小八又将他给推出去了,专坑哥算什么英雄。

贺盼盼笑嘻嘻的表态:“小八,别拿五姐我当借口,我元旦就要结婚啦,你看我肚子里还揣着太奶奶的小玄孙。”

“我的对象也有眉目了,正在处着。”贺明盛睁眼说瞎话,给自己杜撰一个女朋友出来应急。

“小二乖孙孙,你上上回就说有眉目了的。”贺老祖宗没老糊涂,记忆好着呢。

“太奶奶,我上次处的那个太娇生惯养了,又不懂孝顺感恩,那种媳妇儿是绝对娶不得的,我跟她掰了。”贺明盛冷汗,老祖宗记忆太好,囧!

“哦,那你可得抓紧点啊,还是小一乖孙孙最贴心,生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太奶奶,我们一定努力找对象,我觉得吧,我们应该晚点结婚,趁着我们精力足,先帮小龙宝把终身大事解决才放心,太奶奶,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讨论小龙宝的个人问题……”

贺明盛怕老祖宗急着抱玄孙让自己结婚,不厚道的把乖乖牌小龙宝拧出来救急,小龙宝是太奶奶眼里最乖的孩子,也是老祖宗心中最记挂的小外孙儿,拧小龙宝出来保准能成功转移问题。

如他所盼,说到小龙宝的个人问题,贺老祖宗顿时就上心了,催大家吃饭。

贺子荣和贺子瑞巴不得赶紧吃完饭,让两孩子早早去等候小医生,因为老娘说话,他们不好打扰她的雅兴,当老母亲发话叫吃饭,他们求之不得。

老少们吃完饭,看时间刚十二点五十分,贺明盛和贺明韬不敢怠慢,忙忙带上钱包出发。

贺老祖宗因为体力问题,精神不济,略略坐着休息一阵就去午睡,于是,关于小龙宝的终身大事问题暂时搁浅。

贺明盛、贺明韬哥俩离开大院后,在路上取了现金,还去买了点零食,然后马不停蹄的一路赶到目的。

因为时值中午,很多人都在赶着上班,路上车多,他们过关斩将似的绕过各种路,赶到高速出口收费站附近已经是下午二点十分。

在路上耗去一个多钟,兄弟俩心里也特别没底,怕来晚了。

高速路出口禁止停车,他们俩也不是“脚盆洗脸-面子大”的那种领导级人物,自己有自知之明,不去找虐也不送分给交警扣,在距高速出口千余米的一个饭店前的露天广场停车。

广场是私人地盘,停车要收费的,从高速下来的车辆,有时需要停,或者去高速的车辆需要停都在饭店前停转,老板仅收收费也是收入不菲,当然,如车主进饭店吃饭或者住宿,免费停车。

贺明盛和贺明韬是不敢主动问小美女医生到了哪,怕惹人不高兴,他们只等待消息,泊好车坐等约十几分钟,收到小美女短信问有没人接车,兄弟俩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贺明韬赶紧回信息,告诉自己到了,等在哪儿。

从五台山到京城,一般情况就四个半钟左右,然而,每天往京城方向或出京城方向的车向来络绎不绝,逢节假日高速路也会堵成狗,有时能把人卡路上一天一夜挪不动一公里。

国庆假已过,那种万车排长龙的现像是见不到了,可不等于天宽地阔自由飞驰,出京的进京的车辆从来不少。

因此,高师傅的车实际用了五个半钟才到京城。

乐韵到看到高速收费站才发信息给贺小八问贺家有没人来接车,如果没有派人来,她就请高师傅送去青大学校。

之所以叫人接车,是因为车子下高速后进市区道路来往就会很慢,高师傅持续开车数小时,难免累,再在市区开车,容易变疲劳驾车。

收到贺小八的回信,她将地名告诉司机,当在收费站停车交费,高师傅机查行车导航仪,找到接车人接头地点,按导航仪指引走。

贺明盛贺明韬怕小姑娘一时半会找不着,两人跑路边站着当木桩子,眼睛像扫描仪式的扫描过往车辆,招来N多司机的鄙视眼神,他们等得一阵子见一辆挂H北省车牌的出租车靠边走,越来越近,他们看见坐副驾座上的俏丽甜美小姑娘。

“这边这边-”贺明韬招手,引导车驶向他们泊车的广场。

贺家小八引车进停车场停,饭店负责发放停车牌的小哥也一溜烟的当导航,协助贺小八工作。

高师傅开车缓缓的跟着帅哥,停在一部越野车旁;贺家两青年飞快的上前,一个帮司机开门,一个帮小姑娘拉开车门,一个劲儿的说“你辛苦了”。

高师傅被接车人的热情给弄得有点无措,笑了笑,接过服务递的停车卡:“我一会儿需要入店休息。”

“您随时请进。”服务员给了客人卡,愉快的回自己的岗位。

乐韵先下车,再回身提大背包,刚拧出脏兮兮的大背包,就被人提走,贺明韬笑得一脸阳光:“小美女,行李我们来搬,你只管咐咐有什么东西要搬就好。”

他看到自家哥过来,将背包塞过去:“二哥,赶紧的给这个拍个照,留个纪念。”

贺明盛抱住大背包,感觉沉甸甸的,再一瞅,天啊,背包弄得这么脏,他二话没说,果断的用手机给拍下几张照,小跑两步,拉开越野车的后座门,将背包先塞上去。

贺小八热情的提走背包,乐韵淡定的拉开后座车门,提出自己的藤条筐子,见贺小八又想抢去提,她眼疾手快,移开:“你们搬车里的药材,这个别乱碰,你们粗手粗脚的,万一碰坏了里面的东西,当心我一脚踹你们去护城河洗澡。”

高师傅弯腰去抱青草,听到小客人那么彪悍的一句,偷偷的乐,再用力抱起一捆青草,后退一步钻出车厢。

贺明韬被嫌弃,整个人都是忧伤的,那只筐里装的是啥好东西,小美女不让人碰触?

他正想探头瞅瞅,看到司机抱出的一大捆青色,甩嘴张都张圆了:“我……我的天啊,小美女,那些都是药材?”

“不是药材我犯得着大老远的弄回来?车里还有一捆,去搬下来。”乐韵护着藤条筐,冲贺小八翻白眼,出息,不就是一些药材,犯得着惊讶成那样?

“哎,我马上去搬!”又一次挨鄙视,贺明韬一把甩掉好奇心,三步作两步钻进出租车,果真看到还有一捆药材,他忙收敛玩笑之心,认认真真的将药材抱出车厢。

贺明盛放好小姑娘的大背包,看到司机拧出来的一捆自己完全不放识的药草,忙忙从司机手中接过来自己抱,那重量挺沉,他特别小谨慎的避免自己弄断药草,小心翼翼的将药材放回越野车后座一张坐椅上。

贺明韬怀抱一大捆药材,小跑着送回自己的车里,和贺明盛将座倚往后放倒,免得药材掉地。

待放置好行李,贺明盛拿钱包付车费。

“四千五百块车费,还有三百块油钱,三百块食宿费。”乐韵眼都没眨,报数目,让贺家兄弟付钱。

“明白。”贺明盛微笑,如数数钱,内心却不动声色的惊了一把,幸好来时去提得一万现金备用,如若没带够钱,这脸就丢大了。

高师傅也没客气,将帅小伙付的车资悉数接收,四千五的车费有一千五是从邯市到五台山的,二千块从五台山到京,从京回邯市走空车,一千,三百食宿是昨晚到五台山住宿费用。

贺明盛又递过一张红票子:“师傅,我们赶时间,不能请您喝茶,劳烦您自己找个茶馆歇个脚。谢谢您送小姑娘回来,祝回程一路顺风。”

“谢谢。”高师傅开开心心的收了请喝茶水的银子,向三位道再见,即去饭官吃饭。

付了停车费,还了卡,贺明韬开车,贺明盛陪小姑娘坐后座,车是越野车,专门户外旅行用,后座三座,再后面有宽广的后备厢

车子上路,贺明盛好奇的看小女孩子放车里的藤条筐子,筐子里盖着树叶,只隐约见到点白色,还能闻到香味。

“贺小二,你想瞅就瞅瞅,瞅了也不会给你吃。”发现贺家小二和贺家小八一样好奇她的山货,乐韵干脆拿开树叶让他瞅。

贺明盛囧囧的:“我就是好奇,噫,蘑菇,还有鸟蛋?”

小女孩拿走几片又宽又大的树叶,筐子里露出一些蘑菇,还有五个比鸡蛋小一圈的大鸟蛋。

“这是野鸡蛋,你见过鸟蛋有这么大的吗,我说的不包括鸵鸟。好奇也没有用,反正这是我的,不会分给你们,贺小八,先送我回学校。”

“小美女,你放一百个心好了,我们也不会抢你的山货。”贺明盛抹汗,贺家没有富可敌国,山珍野味还是吃过的,毕竟贺家祖上是在秦川人,老家那边有很多野味。

“你们不抢我的山货,我也要先回学校,我晁哥哥今天生日,你们晚上派车到学校接我,或者告诉你们挑选出来的制药地点,我自己乘地铁过去。”

“我们送你回校,晚上再去接你。”他们哪敢让小医生自己乘电铁啊,他们不去接人的话,小龙宝知道了也会打死他们。

小龙宝向他们提前交底,说小医生是青大医学生,那事实虽然很吓人,但经过那么多天的时间整理情绪,他们勉强能做到不震惊。

只是,这么小的孩子,医术那么牛,是不是太妖孽了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