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九章 小美女回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跟小女孩子相处?

贺明盛贺明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话匣子,无比郁闷。

中午高峰期已过,贺小八的车在五十分钟后到达青大,乐小同学在校外下车。

贺家兄弟赶紧帮小女孩子把行李搬下来,乐韵落后一步,解开一捆药材,从中拿出包裹在药草中间的一扎药草,其他的药材制药要用,让贺家兄弟带回去。

她下车后背上背包,一手将药草夹在腋下,一手提藤条筐子回学校。

贺明盛贺明韬目送小女孩,她前后有背包,两手拧东西,整个人几乎被东西包围住了,尤其是她的大背包几乎挡住了她,走动时像座移动的物品站。

他们帮提过背包,那背包好沉,至少有三十斤以上,两兄弟真担心她被压坏,心有余悸地看她刷卡进了校门,他们才转身回驾驶室,开车回家。

踏进校园,乐韵整个人都觉得轻快起来,找到自己的自行车,外出十余天,自行车还好好的,即没被人顺手牵羊顺走,也没漏气现像。

将药材绑后架,一手提藤条筐子,一手扶车把,晃悠悠的回宿舍区,因为不是下课时也不是假期,没多少人在学校乱逛,因此,哪怕她背着脏兮兮的背包,也没多少人看见。

踩着自己的代步车,乐小同学轻轻松松回到状元楼前,把自行车停在车棚里,拧着东西欢欢喜喜的爬楼。

九月重阳菊花黄,校园里有上千盆菊花,轻风拂送,空气中有点点菊花雅香,室内的光线恰是浓淡相宜,精致温雅的美少年会长坐在写字桌前,在窗外秋阳的陪伴下,安安静静的看书。

当听到门锁旋转声,仿若进入浑身忘我之境的少年,下意识的转头望向门口,随即惊喜的站起来,快步跑起来。

红色的宿舍门被推开,一张总是微笑的圆脸出现,少年眉眼温和,喜形于色:“乐乐,回来啦!”

刚刚推开小窝的门,看到漂亮美丽的少年,乐韵眼目一亮:“晁哥哥,你在等我呀,你又旷课了咩?”

“才没有旷课,人家科目学分都修满了嘛,哎,乐乐啊,你又挖到那么多药啊,我帮拿一点。”

晁宇博三步作两步冲到小乐乐身边,赶紧帮她提行李,小乐乐灰色长袖长裤,就一张脸是白嫩嫩的。

乐韵回身提藤条筐子,晁哥哥要帮忙,她把筐子让给他提,自己抱药材,掩拢门,先将大小背包放地板上,拿出一些药材先放写字桌,另外的抱进厨房,找塑料筐子装起来,用清水过一次清,甩去水渍,拿阳台晾晒沥水。

晁宇博等小乐乐先洗好药材回来才和她一起看她的收获成果,先把大背包上的帐蓬和睡袋解下来放一边,再把东西启出来。

大背包里只有一包是私人衣服,余下的都是药材,有洗得干干净净新鲜药材,也有块状的,还有果子类的,花朵类的,还有好几个矿泉水瓶,一只煮奶锅,一些医用品,最底层的一只装在泡沫箱子里的玻璃管仍放背包里没动。

同时,乐小同学从几个药袋子里拿出些药,茎块,药材包又塞回背包,打开新鲜草药袋子透气。

“乐乐,锅里装着什么?”美少年拿着煮奶锅,锅包裹着一层袋子,里面有密色的软物质。

“蜜腊,就是蜜蜂窝榨取蜂蜜后的物质,晁哥哥,我这次找到一窝野蜜蜂,矿泉水里装的全是蜂蜜,分你两瓶,我留些配药,你的份子暂时由我保管,等我解决掉燕帅哥亲戚家的事,再找两样药材来配副花茶给你一起吃。”

“嗯嗯,乐乐说什么就什么。”晁宇博扔下锅,精致修长的手爬到小乐乐头顶,揉她脑袋。

“另一只筐里有什么?”他帮拖过藤条筐子,又当好奇宝宝。

“好东西。”乐韵兴奋的展示自己的战利品。

拿走树叶,露出白嫩嫩的银盘蘑菇,美少年瞬即眉清目亮:“哇,是不是五台山银盘蘑菇,听说五台山的蘑菇很有名,我吃过干蘑菇,没见过生的。呀,还有鸡蛋。”

“嗯嗯,就是银盘蘑菇,今晚吃它。”

“好哇,底下还有什么?”晁宇博好奇心满满,也不用掩饰爱玩的本性,帮着拆拿藤条筐子。

筐子分两层,装蘑菇的是一只藤草筛子,嵌在大筐子里,拆掉绑扎连接的藤条,将藤筛子拿出来,底下是一层草和叶子。

拿开散发着香味的药草,揭开大片大片的叶子,藤条筐子里有一只花纹斑斓的漂亮母鸡和一只肥肥的灰兔子。

晁宇博弯腰,手臂伸进筐里,用手指去戳羽毛漂亮的母鸡:“好漂亮的羽毛,这只应该是雉鸡,这只是野兔子,鬼精灵,你竟敢从那么远弄野味回来,也不怕挨抓。”

“人家打的不是保护动物。”乐韵讨好的抱住少年的胳膊:“晁哥哥,人家真的没有伤害保护动物哒,我是在非保护区的山岭里打到的,他们本地人见了也打,而且是见一只打一只,我是找到一大群才猎一只回来加餐。”

“我知道乐乐是个好孩子啊,我就是怕你被查到,你带着这个,能过安检?”

“我没坐火车和汽车,我包车回来的,反正车费不用我付。”

“乐乐,你成精了,这么聪明的人是我妹妹,我与有荣蔫,告诉哥哥,你是怎么打到野鸡和野兔的,它们不会跑吗?”晁宇博乐得眉开眼笑,忍不住又揉她的脑瓜子,小乐乐机灵得很,胆儿也肥,人小鬼大。

“嗯嗯,晁哥哥那么聪明绝顶,我当然不能笨啊。打这种东西很简单啊,做把竹弓,用竹箭射,要是让我打猎,保证百发百中。晁哥哥,我没生日礼物送你,请你吃晚饭,就当给晁哥哥生日礼物哒。”

“乐乐好了不起,什么都会啊,等有合适的时机我们去非洲,那边允许自由打猎。我不需要什么生日礼物,只要乐乐开开心心做顿好吃的请我吃就好啦,我等乐乐的大餐吃哦。”少年漂亮的手指戳小女孩子的脸蛋,整个人笑如春风,笑容明亮的像太阳耀眼,有个妹妹真是好啊,什么时候都记挂着他。

“晁哥哥坏人,你的手刚摸过死鸡又戳我的脸,不跟你玩了,我要准备洗澡去。我煮着鸡蛋,晁哥哥守着。”被捏了几下脸蛋,乐韵不干了,把一双好看的手抱开,拿出二只鸡蛋去厨房,拿锅煮。

晁宇博笑得花枝乱颤,自己去洗手,再溜进小厨房去守着煮鸡蛋。

趁着时间还早,乐韵先去洗澡换衣服,为了符合刚从大山里钻出来的形像,她今天早上还在山岭里钻了一通,弄得一身草木粉屑,就算不痒,也不舒服。

冲凉,将换下来的衣服和前两天的衣服一起洗干净,挂阳台晾晒,回头烧开水,在等待水开时和少年哥哥分吃鸡蛋,一人一个。

水烧开后烫鸡毛,先拔了鸡毛,再拔兔子毛,鸡毛兔毛都没扔,收集起来放阳台阴晾。

因身体抵抗能力渣,美少年以前从没碰杀鸡宰鸭那种活儿,如今不怕感染细菌,他乐颠颠的学着做接地气的活,学拔鸡毛、兔毛,学习怎么剖洗,怎么处理内脏。

将鸡和兔子处理好,乐小同学斩一半鸡肉下锅煲汤。因为不准备请其他学长们吃饭,她也不用去买菜,两个野味肉菜足够,蔬菜嘛,有蘑菇,还有几种药材可以当青菜。

在乐小同学忙着处理鸡兔时,贺家两兄弟也回到大院。

在接到小女孩子即将下高速的消息时,贺明盛打了电话回家跟家长们报信,贺家一干人眼巴巴的等着。

贺家的大门仍然紧闭,可不等于没办法看外面,贺盼盼搬个板凳坐在大门口,隔三差五的听到外面有车马达声就从猫眼儿里看外面。

她在放哨,贺子瑞等人早备好了茶呀瓜果呀,就等两小子陪小医生回来,等啊等,结果,盼断了秋水,迟迟不见人归来。

贺盼盼张望了不知多少次,每次失望总说等下不看了,可每当听到声音又忍不住去瞅,失望着失望着,她习惯了。

当又一次传来声响,她淡定的起身去瞅,刚拨开猫眼儿,就看见小八的越野车溜溜儿的滑向门口这边,她欢喜的大叫:“爷爷奶奶,二哥和小八回来啦。”

贺家一般在西厅待客,这次为表示尊敬,收拾了东厢房的客厅,他们人也等在客厅,听到贺小五的一嗓子,贺子荣贺子瑞站起来就往外蹿。

贺三老太太没出去迎接,她陪着老祖宗在东厅等。

通知了家人,贺盼盼打开门,自己钻出去,她跑到外面,迎接驶过来的越野车,车没停稳,她就跳过去了。

“小五,小美女还没过来。”贺明盛快速从副驾座下车,看到扑来的小五,特别的无奈,小五怀着宝宝呢,还毛里毛燥的,一点不稳重。

“啊?没……没来?”贺盼盼蔫了巴拉垂头。

“小美女先回一趟学校,晚上才过来。”贺明盛笑容可掬的瞅瞅小五,转身去开后座的车门,小五在公共场所端庄大气,私下里就一爱玩爱闹的大孩子,最喜欢逮着比她少的人玩耍,小美女医生长得那么水灵可爱,小五估计做梦都想去捏人脸蛋摸人小手吃豆腐。

贺明韬出驾驶室后从另一边开后座车门,先抱起解开了藤条的一些药草,贺明盛扛整捆的一捆草药。

“噫,这些全是药?”贺盼盼看到贺小二和贺小八搬出青绿色的东西,惊奇的凑上去观察,绿植物有些还有花或花骨朵儿,有些就纯是茎叶,好似还有全是根状的。

“嗯,小美女说这些药材全部要用到,让我们先搬回来。”贺明盛温和的解说。

“五姐,别瞅啦,瞅了你也不认识。”贺明韬笑嘻嘻的泼冷水。

“哼哼,我不认识,你还不是同样不认识。”鄙视之!

“我认识的比你多,比如,我知道有艾草、虎杖、大蓟、马兰花……”贺明韬得意洋洋的,拜职业所托,他还真的认识一些植物。

“哼,不就是经常在外跑认得几样药啊,有本事你学医啊。”贺盼盼翻个白眼,气昂昂的奔最前。

三人刚走到大门檐下,看到家里两长辈们匆匆忙忙的从回廊跑来,贺明韬一蹦跳进门内,嬉皮笑脸的往前跑:“二爷爷三爷爷,小美女要晚上才能过来,你们不用出去瞅啦。”

“哦,还没来啊?”

贺子荣和贺子瑞定住脚,见两孙子抱着药草,赶紧退到一边,让孩子们抱药材先行。

老少五人回到东厅,找地方放药材,因为药材不能直接放地面,还要放在通风透气的地方,贺家老少们搬来盆桶筐,将药材分散,竖放起来。

贺子瑞详细的问了两小子接车经过,又问了几点钟去接小医生,做到心中有数,为不误时间,赶紧做饭。

贺家祺字辈的人听说小美女医生晚上就会开工制药,在京城的贺祺文、贺祺礼、贺祺杰,贺祺英下班后一刻不停的往贺子瑞家赶去,贺子瑞的长子贺祺书和四子贺祺灿本来就住大院,当然是必须回家吃饭。

贺明俊和贺明净也没落下,赶至大院,一大家子一起吃晚饭,因为保姆没在家,回家时大家都带了外卖,凑合着吃。

晚饭后,贺家长辈们也不管是早是晚,一脚将贺明盛贺明韬两人踢去青大学校接人,本来还想多派两人的,怕人多反而嘴杂,就让那已在小美女面前刷了一次脸的兄弟俩当司机。

当天色擦黑时,身在京中一处看似普通实则不普通工作点的燕少和柳少,以及值勤人员也暂时换班去食堂吃饭。

到了大食堂,三三两两穿警服的人员坐着用餐。

拿到配餐,柳向阳用筷子在菜里扒拉,左挑西挑,就是没下口,一脸苦相:“小行行,小美女回来了啊。”

讲真,食堂伙食其实很不错,有土豆炖鸡块,爆炒鱿鱼丝,红烧鱼,啤酒鸡翅,醋排骨,红烧茄子,空心菜、炒豆芽,可以选择菜品,当然,是指在现有的菜谱里选。

“嗯,我知道。”燕行淡定的夹块红烧鱼,答了一句,淡定的吃,他当然知道小萝莉回来了,他们跟踪着小萝莉的手机信号行踪。

小萝莉够机灵的,离京时,4G智能手机扔在宿舍没带,只带她在家里用的那部直板机,前些天她一直没开机,直到今天早上才第一次使用,然后信号就从S西省一路往京城变换,最后回到学校。

柳某人还特意查看过青大的网络摄像头,确实看到了小萝莉本人,小女孩子平安回京,他们也放心不少。

“小行行,小美女回来了!”柳向阳再次哀怨的重复提醒,小行行究竟懂不懂他现在说小萝莉回京代表什么啊?

“我知道啊,你不用重复,吃你的饭。”

“我想吃小美女做的菜。”柳向阳瘪嘴,好久没吃小萝莉做的菜,想着就流口水,看着其他食物,就算饿得肚子咕咕叫也没食欲。

“我知道啊。”

“特么的,你气死我了,我是说我想吃小美女的做的菜,现在就想吃,懂?”柳向阳想掀桌,他说的是现在是现在是现在……重复无数遍!

“我知道啊,”燕行连眉毛都没动,镇定自若的夹土豆,声音跟他的脸一样平静无波:“你的意思是想拉上我一起去学校蹭饭,没错吧。”

“没错。”小行行总算开窍了,还没笨死。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想招人嫌。”

“你……”柳向阳气得牙根痒痒的。

燕行对于柳某人的咬牙切齿视而不见:“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重阳,敬老节。”这么好的日子,正好有借口蹭饭。

“是重阳节没错,也是晁家宝贝疙瘩的生日,以小萝莉那种事事晁哥哥为上的态度,你觉得你今天去蹭饭的话,你能得到好脸色?我不想被拉黑名单,你要去的就去吧。”

“我忘记小晁生日那碴事儿了,呜!本宝宝好心塞。”柳向阳恍然大悟,有气没力的扶住碗,没精打采的拣一筷子菜放碗里,垂头丧气的扒饭。

小美女早没回晚没回,赶在今天回,必定因为今天是晁小公主生日,他们要是跑去蹭饭,小美女肯定不会给好脸色。

他觉得吧,今天,小美女必定会整出拿手好菜给晁小公主庆祝生日,而他,只能呆在这种地方啃这种难以下咽的食物。

想到晁小公主独享一桌美食,柳大少就万分嫉妒,为什么小美女不是他家妹妹?晁小公主究竟上辈子拯救了多少次银河系,所以被小美女捧在手心里的呵护。

“向阳,等搞定手里的事,你就可以回去愉快的蹭饭了。”柳某人垂头丧气,扒饭像喝毒药似的艰难,燕行看不过去,给他打气。

“是哦,只要搞定牛鬼蛇神,哥就解放了,为了愉快的去蹭饭哒,哥努力吃饭努力工作,努力努力努力……”

柳向阳一秒复活,努力扒饭,为了早点回青大,努力加餐努力工作,然后愉快的去找小美女蹭饭,蹭饭,蹭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