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这个女娃我喜欢/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少下课后一马当先回宿舍,到楼下看到晁哥儿的车,他叮叮咚咚的爬上楼,敲发小的宿舍门,结果半晌无人应。

吃了闭门羹,李少回到自己宿舍,蹲墙角,嘤嘤嘤,小晁不在他自己宿舍,肯定跑去小萝莉小学妹宿舍去了!

小萝莉有没回来?

他不知道。

想知道人有没回来,打小晁电话就可以,可他不敢打电话问啊,小萝莉是小晁的妹子,不是他妹子哒,小萝莉回来了的话,小晁去吃饭去玩耍是天经地义的,他没理由凑过去啊。

嗷呜!

李少蹲在墙角默默的嘤嘤嘤,他想去蹭饭,可是怕被小晁打死,更怕被小萝莉嫌弃,呜,心好痛!

李大少蹲地画圈,忧伤的流了几缸泪,当同宿舍人回来,和对门宿舍的邓同学几个才把半死不活的他拖出去吃饭。

李同学在幽怨的嘤嘤的当儿,晁宇博呆在自家妹子的私人地盘里,坐着欣赏小乐乐在小厨房忙碌。

他不是把发小李某人抛之于脑后,而是实在不方便叫大李来吃饭,他叫了大李的话,那么才同学陈同学和同宿舍的几位怎么办?所以,公平起见,干脆都不通知了。

天从明亮慢慢变黑,当天色擦黑,万俟教授推带夫人,开着自己的五菱小轿车,欢天喜地的赶到状元楼,泊车,抱着礼物爬楼梯。

万俟教授的夫人姓王,大名王雅诗,古琴大师,舞蹈表演艺术家,琴与舞都是最能陶冶情操的职业,她亦是人如其名,优雅如诗。

习舞的人,身材都是一等一的,王师母就算年华老去,身段仍然保持良好,一头掺夹着银丝的长发挽起来,插两根玉簪子,穿一身及足踝的半肩袖的复古长裙,年过花甲的老人淡恬如梅,雅致如风。

万俟教授在前,王师母提着小手提包,踩着小跟鞋在后,翩然爬楼,恰是步步生莲,步姿优美。

待爬到四楼,王师母仅只微微气喘,万俟教授一手抱礼物箱子,一手敲门,那笑容掩不住骄傲和喜悦。

“应该是万俟教授来了。”听到门响,晁宇博笑容微微,赶紧起来去开门。

“嗯嗯,应该不会错了。”乐韵先关掉电源,在抹手布上擦擦手,麻溜的跑去迎接。

少年到门口拉开门,果然看到老教授,清雅精致面容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晚上好,教授。”

乐韵冲到晁哥哥身后,看到教授的脸,伸脖子往他身后瞅:“教授,师母没来啊?不是说好和师母一起来的嘛。”

“来了来了,小乐哟,你师母在这里。”小学生劈头盖脸的问师母,不问自己好,万俟教授表示好受伤,赶紧往一边让一让,让夫人亮相。

王师母听到又软糯又清脆的少女声,笑从由生,眼波盈盈,开心的抬脚就往小学生的宿舍迈去,迈一步就看到了精致如玉的美少年和挨着他站的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小姑娘穿七分裤,短袖休闲衫,圆鹅蛋脸,白白嫩嫩,笑嘻嘻的样子,活泼俏丽而甜美。

“这个女娃我喜欢,小晁你让开,把小姑娘给我。”王师母看到老万俟给她看过视频照片的小学生的真人,顿时欢喜的一脚迈进学生宿舍,好可爱的小女娃呀,她要是有这么可爱的孙女,一定含在掌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丢了。

晁宇博哭笑不得的往一边让一让:“王师母,小乐乐就在这,不会跑的。”

一眼瞅到导师身边的女子,乐韵眼睛瞪得大大的:“哇,师母好年青,教授,你该保养了,要不然站师母身边,你会不好意思的。师母,我是教授的小学生,也是你的学生哒。”

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师母,师母身上有母性的光辉,跟凤婶一样,让人感觉亲切。

乐小同学没掩饰自己的喜欢,跳过去,抱住师母的胳膊:“师母,您这边坐,我这里有点窄,东西很杂,您将就将就。”

被学生扔下的万俟教授撇嘴角:“小乐,这不公平,哪有有师母就不要导师的,再说,没有我的话,你哪来师母。”

乐韵吃吃的笑:“教授,你连这种醋也吃,我都想鄙视你。”

“他醋让他醋,小乐有没食醋?有醋再给他一瓶,让他喝个够。”小女娃儿不认生,像小牛犊子粘母亲似的粘着自己,王师母的心一秒就偏到天边去了。

少年会长关上门,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笑,笑得停不下来。

“算你狠!你竟然教唆学生让我喝醋,是想让我喝饱了一会儿就吃不下饭,你们好独吞美食是吧?好黑心的人哪。”万俟教授将礼物抱去写字桌那边:“小乐啊,你是你师母的儿子也就是你叫师兄的家伙从地中海捎回来的血橙,你喜欢就啃了两口,不喜欢吃随意处理。”

王师母在桌旁坐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捏小学生的脸,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脸笑出细细的鱼尾纹:“小家伙的皮肤真好,脸蛋软软的,小乐,搬去跟我住吧,师母教你古琴,教你舞蹈,带你去旅行,咱们娘俩结伴走遍世界。”

万俟教授兴奋的附合,老婆子这想法与他不谋而合,他喜欢。

晁宇博无奈的苦笑,这一二个的都想拐走乐乐,没法愉快的玩耍了!

“等我哪天住宿舍住腻了我就去投奔师母,到时我给自己加点万能胶,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师母身边,让师母想撕都撕不下来。”

“行,师母喜欢,小可爱,来,师母的礼物。”王师母拉开小手提包,摸出只翡翠玉镯子,拉过小学生的左手,帮她套上去。

小学生的手骨细,皮肤细腻,镯子套上去后一下就滑至手背,差点脱落,王师母懵了:“哎哟,这镯子太大了啊,这双柔荑真是细啊,皮肤就是古人说的滑不凝脂,得,戴不了,你就收着玩耍吧。”

“师母,这个太贵重了。”乐韵以手垫着手镯,玉镯在灯光下泛出漂亮的光泽,用眼睛X光线扫描,镯子本身是绿色,还有微弱的灵气,上品。

“说什么贵重,这是师母给你的见面礼,拿着。”王师母摸摸小学生的小手儿,眼角飞扬,这次万俟总算有眼光,给她找来个小巧可爱的学生,让她以后也有机会尝尝给小女娃娃打扮的滋味。

“长者赐,不敢辞,师母,我收下啦,谢谢师母,谢谢教授。”

“哎哟,你谢他干么?”

“因为有导师才有师母嘛,如果没有万俟教授,好师母被别人抢走了,就没我的份啦。”

“嗯嗯,说的就是这个理。”教授得瑟的昂下巴,没有他,他夫人就是别人的老婆了。

小学生说得很有道理,王师母乐得得给丈夫面子,不去泼他冷水。

在教授和王师母送见面礼时,晁宇博把提起电热水壶,给两位老人上茶,乐韵将镯子送回卧室,再去厨房炒菜。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知道小学生的茶是好茶,喜之滋滋的品尝,他们要留着肚子吃饭,所以没舍得猛灌,只喝了一盏,留着等饭后喝。

乐韵很快将最后一个菜搞定,少年帮上菜,装米饭,盛汤。

共九个菜,一个松茸鸡汤,一个香菇蒸鸡肉,一个炖兔肉,一个香辣兔肉,一个银盘蘑菇,另两个是当青菜的清炒和焯水药材植物,虽说是药草,大半是空间产品,经过配料相佐,闻不到一丝让人讨厌的中药味儿。

早听说小学生烧得一手好菜,王师母等主人动了筷子,有几分迫不待的喝了一口汤,好!

她惊喜的连喝了两口,舒开兰花玉指夹菜尝,每样尝一口,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万俟这次捡到宝了啊,这小学生简直堪称厨中高手,比起某位御用厨师也不遑多让。

因为有王师母在,为了君子风度,美少年和老教授不好意思开启疯狂模式,但是,出手的速度绝对不太慢。

王师母吃相优雅,然而,她可不会为了面子就委屈自己的胃,放开肚皮吃,以前每晚吃个八分半饱,这次实打实的十分饱,吃得眉开眼笑,最后胃里实在装不下东西,只好把美味让给少年会长和老万俟两人享受。

两男士优雅尤在,但斯文就不见了,也不管会不会被鄙视成饭桶,两人把菜全扫光,吃得那叫个心花怒放。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夫妻特别开心,嗯嗯,小学生的这份重阳敬老之心他们喜欢,比送什么劳私子的高档礼物强了百倍,以后逢年过节什么的,小学生啥都不用送,做几道菜给他们吃就是顶级礼物。

晁宇博也喜之不尽,虽然不是他和乐乐独享美食,但是,他知道乐乐打的野味是特意给他过生日的,老教授对乐乐又是真心喜爱,请他们来吃重阳饭,也是敬重老教授,这样热热闹闹的,大家欢喜。

晁哥哥生日,乐韵舍不得让他生日洗碗,自己收拾,擦净桌子才去洗碗,清理小厨房。

小学生刚采药归来,老教授和王师母心疼孩子一路奔波,也不舍得赖在宿舍耽误她休息,喝了茶,告辞,走时还打包带走小学生送的赠品:一腿兔肉,一瓶野生蜂蜜,和一包银盘蘑菇。

当小学生说还有一腿兔肉没煮,因为她接下来三两天不在学校,放冰箱冰太久就不好吃了,问他们愿不愿意带回家,夫妻两哪有嫌弃的理,当然照单全收,就那么拧着礼物,笑咪咪的走了。

送走教授和王师母,晁宇博呆着陪小乐乐说话,他小乐乐洗好菜析和刀,擦干净后将晒出去的药草收回来切段,他帮不上啥忙就坐着旁观。

乐韵也不用美少年哥哥帮忙,她自己动手切药草,那些药草是她精心挑选出来的,有部分是空间产品,有部分是在太行山所挖,自然界的这个季节,药材已很老,只挑出最嫩的部分来制酸菜。

将植物切成一段一段的,撒盐搓,再加上自制配料,搓均匀,装进坛子里密封,大概腌七天就能吃。

腌制好酸菜放回卧室收藏,开万俟教授带来的礼物,教授拧来的水果是Yi国最著名的特产血橙,别以为名中带血是黑暗水果,其实是它是世界最有名的橙子之一,切开看橙瓣,颜色鲜艳,营养值高,世界各国有引种,不过,引种的因地理环境不同,不能与原产地果子相媲美。

“万俟教授的小儿子是位建筑学家,经常到世界各地去学习交流建筑经验。”小乐乐在检查橙子,晁宇博帮解释,免得小乐乐以为老教授特意叫人从国外购水果给她而心有不安。

“晁哥哥,教授有几个孩子?”

“两个,万俟教授大儿子也是学医的,在首都人民医院工作,万俟教授的大孙子在Y国读大学,小孙子比你大一岁,今年高二,王师母一直想要个孙女,可惜没有,乐乐很幸运,正对王师母的胃口。”

“晁哥哥,我觉得想给王师母和万俟教授当孙女的人应该大有人在吧,只要他们说一声,估计女生们就会排队去认干亲。”

晁宇博笑弯眼,伸手揉小家伙的脑袋:“确实是那样的,想给王师母当孙女当女儿的人大把大把的,可没谁入她贵眼,就连乐副会长姐妹曾经也想拜会王师母门下学舞学琴,被拒了。你别看王师母温柔如水,她骨子里很传统也很执拗,对于弟子宁缺勿滥,而且王师母不喜欢女孩子把脸整成蛇精似的尖下巴。”

“唔,我知道了,我是圆脸,所以我的脸又给我拉到不少分,圆脸的孩子最幸运,圆脸的孩子萌萌哒!”

“圆脸的孩子最可爱,萌萌哒的小乐乐好好休息,我回去啦。”

“嗯嗯。”乐韵又被美少年哥哥戳了几下脸蛋,考虑到他生日,没嫌弃他,拿袋子装一半橙子给晁哥哥提回去,她上次说上周要去他们宿舍拜访,因为外出采药,现在又要去制药,拜访之事继续延期。

精致少年提了水果,还有三只野鸡蛋,开开心心的回自己宿舍。

送走美少年哥哥,乐韵收拾好药材装进背包,又找出几本书绑扎起来,背上背包,拧书本下楼,乘自行车去校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