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四章 抓苦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秋凤起了个大早,整早饭和乐清吃了,喂了鸡鸭和猪,收拾收拾,带上东西,夫妻两同时离家。

出的村子,乐爸去小作坊上班,周秋凤开着三轮车直奔乡里的停车场,她赶到露天停车场才刚六点十分,去县里的早班车还要二十分才发车。

周秋凤将车开到巴士班车旁,先提两包菌子送给服务员和司机,请他们帮捎东西去县城里寄快递。

司机和服务员高兴的收了土货,九稻产野菌,每个季节有不同的菌子,他们是县城的,有时跑车到乡里来也顺便买点。

收了人家送的土货,服务员帮搬箱子上车放,笑着问:“大姐啊,又寄东西去首都啊?”

“是呢。”

“给亲戚?还是外卖品?”

“我家姑娘在首都读书,寄过去给姑娘招待同学。”周秋凤无比骄傲,付邮寄费和搭东西的费用。

服务员小小的嫉妒了一把,因为要收钱,也就没再多问,他们收了土货,本来不想收搭东西的费用,因为货主坚持要给,说以后仍然经常请他们捎东西去县里寄快递,他们不收钱,她不好意思再请他们帮忙,他们便收下了。

周秋凤回家还有事,也就不耽搁,开车去割几斤新鲜猪肉,又马不蹄的往家赶,她刚回到家没三分钟,一路人马就到乐家来上工,具体的工作就是给三楼砌几圈砖再做安装栏杆,建楼梯间的房子,还有要拆模,粉刷内外墙。

乐家八月十五三楼封顶,过了二十来天,楼层干透,可以拆模了,秋天天气干爽,其实半个月就可以拆模,因为承包乐家房子的建筑工们承接了别三和一座房子,赶去建造,一时没空,到现在才来做后续工程。

施工小队们大部分上直楼砌墙,一部分拆模,拆掉模板,可以先粉刷内墙,等三楼砌好墙,一起粉刷外墙。

先粉刷的是粗砂,等粉刷好外墙,内墙又可以刮腻子了,然后刮外墙腻子,刮好腻子,空置些日子就能居住。

按时间算,等他们做完工,还要隔一段时间才收晚稻,到时三楼可以晒稻子了。

房子是承包出去的,周秋凤不用管,只有需要什么材料时施工人员才找她,因此,她给每个人发了一包烟,托付大家顺便帮看家,她自己背上背篓又去山上捡蘑菇。

前段时间有空就爬山,她捡到很多蘑菇,送些给自家老娘吃,偶尔送点给村里的几位长辈,自己吃点,有时也拿些上街去卖,比较好吃的全晒干积攒起来。

积攒了将近一个月,也积攒得老多了,今天把最好吃的几种干蘑菇全寄去给乐乐。

昨天乐乐中午分别打电话给她和乐清,傍晚又打了电话,她和乐清知道孩子在京城过得很开心,她们也放心,乐乐学费生活费都不用她们负责,家里能拿出手的也就些土货菌子,寄去给乐乐请客吃饭。

周秋凤觉得该趁着蘑菇当季先去捡蘑菇比较重要,因此,她也不急于管地里的事,上山找蘑菇。

相比于周秋凤的悠哉心情,贺家上下特别的谨慎,钱榆英和罗绣兰起得最早,天没亮就爬起来下厨房去做早点,娌妯俩起床时动作轻微,推门到回廊,东厢北房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窗口透出淡淡的光。

她们轻手轻脚的去厨房,厨房就是上房东边的耳房,西边的耳房作书房用。

天微亮时,贺盼盼贺明净贺明韬和贺祺书贺祺文等人也相续起床,有的去厨房帮忙,有的去买菜,有的等着侍候老祖宗起居。

快到六点,贺明净和贺盼盼梅柴溪四人服侍老祖宗起床,侍候着老人家梳头刷牙洗脸,再扶去上房正堂。

贺老祖宗被搀扶着迈出卧房,看到迎过来扶住自己的大儿子媳妇,满心惊诧:“小梅,你在南边不是修养得挺好的,怎么回来啦?”

“妈,我想你了,所以回来看看。”鲁雪梅上前替下小五,搀扶住老祖宗的胳膊。

“奶奶,孙子给您老请安,奶奶贵安。”解忆源赶紧凑上去给奶奶问安,他在贺家长大,小时候义父义母们照顾不过来,他和兄弟们由老祖宗一手带大。

解明义也赶紧向太奶奶问好:“太奶奶金安。”

贺子瑞和贺祺文等人也小声的向老祖宗问好。

“你们父子俩个也回来啦,明义小孙孙,到太奶奶身边来,让我瞅瞅有没长俊一些。”贺老祖宗看到解家父子,一把抓过小的,眯着老眼欣赏义曾孙的俊脸。

“太奶奶,我一直都是这么俊的,您老多瞅瞅,我指不定托您老的福越长越俊,长得跟小龙宝一样俊。”

解明义上前,接过贺三老太太的位置扶住老祖宗。

解忆源曾想按贺家的辈行改名,贺子恭没同意,尊重同袍泽解家兄弟的意思,让他用他父母取的名字,他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后,为了记住贺家的养育之恩,给儿子们取名按贺家辈份取字,也用“明”字,长子明恩,次子明义。

解忆源和儿子解明恩解明义虽然没按贺家排行排序,但他们可是上了贺家族谱的,是明正言顺的贺家义子孙。

“别别,你长得跟你爹一样俊就可以了,别长得像小龙宝那样,一个小龙宝跑我面前来就晃得我眼花,再来一二个同样俊的孙孙,还不得照瞎我的眼儿,小明义啊,你对象有着落没啊?”

贺家众人和解忆源默默的望天,老祖宗逮着谁就问有没对象,真是急死个人了。

“太奶奶,我正在努力的睁大眼睛找对象中,一定努力给您找个漂亮贤惠温柔孝顺的好重孙媳妇,到时再生个大胖小子,让您抱重重孙,太奶奶,您老坐这边,先喝点白开水还是先来点饭前水果?”

解明义笑嘻嘻的扶老祖宗坐下,殷勤的帮捶肩,贺明盛几个怕太奶奶又逮着他们问有没对象,赶紧的倒水,递水果,先哄老祖宗吃点东西。

贺家众人说话做事小声细微,尽量不弄出大声响,很快就被老人家看出端倪,奇怪的问:“子荣子瑞,你们说话都是细言细语的,有什么事儿?”

“娘,”贺子荣赶紧解释:“是这么回事儿,给您看病的医生昨晚就过来了,在东厢北边那间房为您研制药丸,我们怕吵到到医生,所以没敢大声说话。”

“医生来了?你们咋不早说,医生把我这把老骨头从鬼门关里拉回来,我得去道个谢啊。”贺老祖宗有点急,这些孩子太没轻重了,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在第一时间告诉她,让她失礼。

“娘,您坐着别动啊,”贺子瑞赶紧接劝说:“不是我们不告诉您,是医生昨晚说了,她没出药房,让我们谁也不要去打扰她工作,小龙宝也说让我们听医生的话,别影响她制药,娘,您老就听小龙宝的,咱们等医生制好药出来再道谢。”

“医生不让人去吵,那就等等。”贺老祖宗放轻声音,说话声音小小的。

老祖宗这么配合,贺子瑞和贺子荣松了口气,他们老母亲执拗起来比牛还倔犟,以前只有他们妹妹老四能劝得住,打子琼走了,能劝得住老祖宗的也就小龙宝,没小龙宝在旁,老祖宗若犟起来,他们往往无招架之力。

贺老祖宗知晓医生就在东厢,那是特别的上心,自己说话小声就算了,还督促孩子尽量小声点,所以当一干人往正堂端早餐时,都是踩着猫步的。

早餐上桌,仍没见医生,贺老祖宗张望了多次后,不解的问:“医生什么时候出来吃餐?是给送进去,还是请出来一起吃?”

“娘,医生制药时不会随意走出药房,一日三餐都是在药房里吃。”

“你们将吃的送去了?”

“娘,我们依医生要求,前几天就把干粮准备好放在制药房,医生大概要三四天才能出来。”

“吃干粮?”贺老祖宗震惊了。

“是的,准备了方面便和干面条,医生说她自己会煮,不让我们进药房,怕风进去影响房间里的温度。”

“真是难为医生了,不管咋样,你们也得记着医生的这份恩情。”

“娘,我们懂。”

贺子荣贺子瑞忙恭敬的应了,柴溪帮老祖宗盛粥,大家赶紧吃早餐。

用完早餐,贺祺文贺祺书等人匆匆赶去上班,解忆源在家陪老爷子们,贺盼盼和罗绣兰去买菜和买当归几味药材,两老太太陪老祖宗,而贺明盛贺明俊贺明韬贺明净、解明义五个年青人立马踏上寻找莲藕的行程。

小医生说最好自己下田去挖,间接的说明最好去城外田野里去找,市区内的池塘一般受了生活污水的污染,也确实让人不放心。

青年们开车奔往城效,满世界的找莲藕。

到城外找莲藕比城内更容易,城外地大物博,各种作物皆有,城内难得有田,只有风景区和公园里的湖和池塘种莲,还有就是私家住宅的花园里有种莲花。

五个小青年到了城外,兵分两路,分头去找,开着车在各条路上晃悠,莲田容易找到,有些还没到采挖期,有些在国庆节前大量采挖以供应市场,找到莲田,还要去找主人。

贺家小青年花了小半天功夫转悠,然后找到觉得环境不错的莲田,再跑去找主人买莲藕,就算买得数量少,架不住开的价格高啊,有道是重金之下必有勇士,主人看在超百倍的价格份上也自然乐意帮挖藕。

先找到红藕,莲叶和莲蓬顺便收齐,然后一番打听,从种红藕的主人家又打听到种白莲的人家,跑去高价求购。

在中午之前收齐到莲藕,五青人赶忙回程,在路上遇到车流高峰期,堵到下午一点才龟爬到家。

贺盼盼和罗绣兰买菜回家早,将药放在东厅,然后收拾菜,到快中午做饭,因为老祖宗三餐比较准时,他们也就没等五个小辈,先吃饭。

等他们吃完饭过了二十分来钟,五小孩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柴溪让孩子去吃饭,她和鲁雪梅两将莲藕放在院子里,打水洗刷。

小医生说要红白莲藕各要带芽和须根的一截,贺明盛兄妹几个每样买回十来段,挑的都是莲尾巴那端,留五六个节,十几截莲藕堆一起还挺壮观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宜多不宜少,择优而定,被挑剩下的还能做个炒莲藕片吃。

贺三老太太和贺大老太太用牙刷将莲藕和莲叶刷得干干净净,挑出最嫩相的几截装一个筐,外相稍差那么一丁点的放另一个筐。

等她两刷洗完,贺明盛兄妹们出吃饱,他们哪敢让奶奶们搬运重物,贺明俊贺明盛贺明韬和解明义是男士,力气大,赶紧跑去将筐子抬进东厢正堂。

小青年们走路也是踩猫步的,刚把东西抬进东厢厅堂放下来,就听得药房那边传来拔门栓的声响,转而门吱呀打开,从昨晚闭关至今没露面的小女孩探出头。

贺明盛几个愣了愣神,贺明韬二缺的问了一句:“小美女,吃饭了没有?”

“吃过干粮了。”看到四个青年愕然的表情,乐韵忍不住笑弯眼儿:“贺小二贺小八,你们进来帮忙。”

“哎!就来!”贺明盛和贺明韬撒腿就往制药房冲,贺明盛也机灵,还把人参和当归肉桂几样药抱在怀里送去药房。

“我们也能帮忙的。”贺明俊和解明义老郁闷了,为毛小美女医生总点二哥和小八,从来不叫他们?

“有两个打杂的就够了,”乐韵钻出门,趿上鞋子去挑莲藕,看到飞快脱掉鞋想往制药房蹿的两帅哥,眉毛抖了抖:“贺小二贺小八,自己当面条慢慢挤,不要把门弄太宽,那么大的人还这么毛燥,真是的。”

“!”贺小二和贺小八被说得那叫个囧,轻轻的推门,真的像面条似往门内挤。

贺明俊和解明义听到小女孩子的话,额心飘出一片黑线,默默的看贺小二和贺小八往制药房钻。

贺家帅哥们找来的莲藕外相极好,最后一节藕尖的嫩芽和节之间的嫩芽完整,她在红白莲藕里各挑了二截,和莲叶莲蓬一起装一只筐提往药房。

“多余的可以送厨房当青菜了。”

“哎。”贺明俊和解明义默默的抬筐,运出东厅。

当小女孩子和贺家小辈们说话时,在上房正堂的老少们也听到了,想去瞅瞅,又怕碍事,只好眼巴巴的在厅堂屋檐下干等着。

当看到贺明俊和解明义搬出一只筐,他们没吭声,等小辈们又搬出第二只筐,然后看两孩子各人抱一只筐直奔上房厨房,他们仍没出声。

等孩子们放好莲藕从厨房出来,男女老少赶紧退至上房正堂,悄悄的问两孩子小医生怎么样。

“挺好,白白嫩嫩,气色红润。”问小女孩?小女孩子水灵灵的,没一点倦色。

听说小医生精神良好,贺子瑞等人略略放下心,就等着小二和小八出来汇报情况。

当小心翼翼的钻进制药房,贺明盛贺明韬只觉热浪袭来,颇有种进桑拿房似的,当时就冒出一层汗,连眼睛都被汗水糊住了。

受热浪冲击的兄弟俩惊悚了,刚才看小女孩面白无汗,为什么他们一进来就汗如雨下?

等稍稍适应才看清情况,总的来说,制药房里的样子跟昨晚区别不大,就是手推车的水泥池子里烧火,有些大碗里装了切剁的药草。

被抓苦役的两帅哥不知自己需要做什么,拘束的站着吩咐。

把莲藕搬进制药房,乐韵将它们搬得离火远远的,搬去东边靠近卫生间的空地上存放,再折回来到火池子边,拿开压锅盖的板砖,打开锅盖,将煮了一夜又半天的药捞出来装在一只盆里,再加上盖子熬煮。

“你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用机器打碎,还有就是把那边那些药材也剁成段。”乐小同学纤指一指放墙根边的一些药材,自己站起来到架子床边抱本厚厚的书,躲得远远的,坐地啃自己的书本。

贺明盛贺明韬:“……”小女孩究竟是什么人哟,她在这样热的房间里还能静心看书,简直太牛叉啦。

两人也不敢怠慢,将粉碎机连接电源,将盆里的药材装进去,开开关粉碎,粉碎了再倒进一只大碗里,又重新装药材粉碎。

贺明韬先和二哥合力粉碎药块,后来因为贺明盛干活越来越顺手,他跑去剁药材,他们想不通为什么熬煮过的药材还要粉碎,当然,他们是不敢问的。

室内温度高,两帅哥挥汗如雨,仍然不怕苦不怕累,一边烧火,一边顶着高温兢兢业业的干活,无怨无悔,比老牛还要敬业三分。

粉碎好煮过一遍的药材,又粉碎其他指定药材,全部倒进锅里再煮,同时也加进去贺小八所剁碎的一些药草。

待他们干完所有指定的活已是两个钟之后,因为该做的苦力活做完了,两帅哥也没啥用处,乐小同学不客气的将人赶出制药房,让他们哪凉快哪边去。

被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两帅哥:“……”小美女缷磨杀驴……呸,他们才不是驴,是过河拆桥,这样真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