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五章 人艰不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轰出制药房的贺小二和贺小八,盯着那扇紧闭的门吹胡子瞪眼的瞪了好几眼,心不甘情不愿的爬去上房见长辈们。

贺老祖宗抵不住睏,被其他人劝去午睡,只有贺子瑞率众人守在上房正堂,当盼星星盼月亮的盼到贺小二和贺小八解放,大家一瞅,发现两小青年全身衣服都被汗湿了,感觉像衣服刚水中捞出来拧了拧水又穿上似的。

“这……汗湿的?”贺子瑞有几分不敢置信。

贺明韬抖抖衣服,欢快的答:“是的,三爷爷,制药房里温度太高,跟蒸桑拿似的,谁想蒸桑拿,去那里最是销魂。”

“小医生能承受得住高温蒸烤?”贺子瑞和贺子荣一颗心都提起来了,他们这的孩子们就算不是军人,也是从小从严教导,忍耐力与吃苦耐劳力都极好,适应环境能力也不错,能让两孩子汗透衣,制药房里的条件可想而知有多难苦。

“小美女医简直……简直就是牛投胎的,”提及小女孩,贺明韬差点想号啼大哭以示自己内心不平衡:“你们知道小美女医生在药房里是什么样子的吗?那么高的温度,她竟然还在书,还看得津津有味,我……我都要怀疑人生了。”

众人:“!”小八是不是真的怀疑人生,他们不清楚,但是在对比之下,他们有越活越回去的感觉,怀疑自己以前几十年是不是活狗身上去了。

“小二小八,你们还是赶紧去洗澡换衣服。”默了默,贺子瑞挥手让两孩子去洗澡,衣服湿成那样,汗寒入侵的话,说不定会感冒。

贺明盛和贺明韬飞也似的溜去洗澡,湿嗒嗒的衣服穿身上不好受,必须要赶紧去洗涮一番,把自己的打扮得帅帅的才符合他们帅哥的身份。

贺子瑞等人受到不少震动,坐着感慨一番,大家赶紧忙做各自的事儿。

乐韵将贺小二和贺小八轰出药房,也没闲着,从空间里取出药材,丢进大锅里,又加了一桶空间井水,合盖,用重重的板砖压住锅盖,往火里丢无烟炭。

添加完药材,把暂时不需下锅的药材全部收进空间,鲜药草放外面不用半天就会被热气蒸蔫。

收拾好物品,提起莲藕回空间,直奔巨型的乌墨水缸,跑到大缸旁,因为个矮,够不着,踩着板凳增高才能望到水面,觉得水装得太满,又跑出空间以神念将水缺移到龙血树下再回空间,打水浇龙血树和果树。

勺出十几桶水,看水面低下去好大一截,乐韵从砍回来织篱笆用的小树枝和小竹枝里找出四支手指大的小竹子,摁弯架在水缸里,将莲藕放在竹枝底下,如此,它们就不会上浮。

她让贺家找莲藕,不是要制药,其实是想在空间种植,大水缸闲着也是闲着,拿来试种莲藕也是物尽其用,如果不用放泥土也能种出莲藕,那么,她就可以愉快的在水缸里种水生药材啦。

乐小同学本来想自己去买莲子育种的,想想,她为救贺家老人不仅献出空间里种植的药材,还千里迢迢的跑去野外寻药,餐风食雨,那么辛苦,让贺家人帮她找莲藕种不算过分吧?

种下藕种,爬下板凳,观察果树,香蕉花序经过一夜又半天的生长,已经开花,第一、二、三层花瓣脱落,现出青绿色的香蕉,预计三天左右就能成熟。

山竹和香梨苹果还在增长,没有要开花结果的预头。

转悠一圈,乐韵想了想,跑去拔一棵火龙果种在龙血树下,移一棵菠萝种在种苹树的花圃里,在太行山挖药时,火龙果收获了几个,菠萝也收获了,她把菠萝的顶花又切下来育苗,栽进花盆。

火龙果和菠萝虽然不是种在药田里,用井水浇灌长大,营养价值也是自然界条件下生产的果子的十倍左右,吃起来口感特别的好。

种下水果树,洗尽爪子上的泥,欢欢乐乐的去采摘金银花,再到药田转一圈,出去添加柴火,再回空间看书。

贺家人识趣,她说不许打扰,他们真的不到东厢药房探头探脑,她也特别放心,每隔一段时间添加一次柴火,然后就在空间看书,收菜,种药,特别的悠闲。

等到傍晚时分,乐小同学又去丢进一批草本植物,新添一桶井水,回空间吃水果。

贺老祖宗也十分自律,怕自己在外走动会弄出声响影响医生制药,她也不坐软椅,不柱拐杖,要散步活动时让孩子扶着在西厢和上房之间的回廊里踱步。

贺祺文等人傍晚又回到贺三住的大院,大家交流意见,到十点半准时睡觉,第二天又各行其事。

解忆源和解明义住了两晚,周二当天回江南,他们自己开有店面,长时间不营业容易流失客源,在京城他们也帮不上忙,等老祖宗康复,他们可以接老祖宗和老太太老爷子去江南休养段时间。

贺明盛和贺明韬几个小青年也再次分工,今天这两人去上班,明天那两人去上班,轮流上班轮流在家值勤。

贺家闭门谢客,只有贺家年青人进出,老太太老爷子们从没见影儿,大院里的人也老奇怪了,贺家老祖宗国庆节前明明听说快不行,为什么多天过去了,仍然没有传出噩耗?

贺前住处外谢客的通知还在,大院里居民们不好意思跑去敲门拜访,散步经过,或者偶尔路过是可以的,他们经过贺家住院附近,贺家安安静静,没什么异样,有部分人还偶尔到药味儿,有些人连药味都没闻到。

转眼到周三,这一天,贺家托人打造的医用银针也终于出炉,并送到贺家。

中午,贺子荣的老妻郭青青也从老家抵京,贺二老太太是土长土长的秦川人,留短发,手脚粗大,典型的老北方妇女原色。

贺家人惦记着小医生什么时候出关,所以也就没有大肆招待贺二媳妇,大家吃家常便饭。

下午,在连续不要命的忙活了几天,累死无数脑细胞之后,燕少和柳少也终于赶在下班前将繁重的工作搞定,一对苦难兄弟累得眼睛泛血丝,眼眶四周有浅浅的青影,妥妥的可以进动物园了。

累出熊猫眼的柳少,整理好资料,一边收拾自己的家当,一边揉发软的熊腰,苦哈哈的:“终于解放了,哥我要回学校大睡三天三夜。”

“向阳,你不跟我去我太姥姥家了啊?”同样顶着黑眼圈的燕行,锁上保险柜,一边揉脖子一边问。

“我跟去做什么?”贺家那么多人,又用不着他再做什么。

“你跟我一块去我太姥姥那儿,说不定明天或者今天晚上就能和小萝莉一起回学校。”

“也是,可万一你三舅公家没准备我们的晚饭份子怎么办?”

“我刚通知表哥和表弟们了,说我今天回家,他们会帮我们留一份晚饭的。”

“要是没有,小行行,我吃你的份子,你吃泡面。”

“没问题。”

“啊,自由的感觉真好!”柳向阳把电脑和数据线之类的塞进背包,愉快的蹦了蹦,他好久没见未来小媳妇儿,等补个觉,他就去小媳妇儿住的区域溜溜。

过了两秒,他又想起大事儿:“小行行,乐某人的案子什么时候结?”

“还要拖一拖,拖到乐家按捺不住时就差不多了。”

“你想一网打尽?”

“不,一网打尽不妥,有些人的颜面还是要给一二分的,先把这位乐千金弄进局子里,给乐家一记痛打,看看乐家背后还有什么人。”

“随你,反正记得最好把那女人多关几年,免得又生幺蛾子,我懒得次次给晁小公主当保镖。讲真,如果是给小美女当保镖,我倒是乐得跟坏人斗智斗勇,给晁小公主当保镖,太憋屈了。”

“当哥的帮弟弟的忙还这么多怨气,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你说你是我哥是假的呢,别抱怨连天了,走啦。”看柳某人积满郁气的脸,燕行特别识时务的拍一下柳某人的肩,率先跑路。

“唉,哥哪有抱怨连天,我就是说说而已,小行行一点也不尊敬哥哥。”那一句哥成功让柳大少心花怒放,他傲娇的哼哼,在后面小跑。

“行,你是哥,我让你先行,这下算尊敬了吧?”燕行识趣的往一边让一让,小时候向阳迁就他无数回,现在他偶尔犯二,他迁就迁就又何妨。

“这才像话!小行行,跟哥走起!”

柳向阳满意了,昂首阔步走在前,像耀武扬威的螃蟹。

燕行嘴角向下撇拉几下,跟在后面走,两人走出地下密秘监控室,到大楼外,先回临时宿舍收拾行李,再坐上燕少的猎豹直奔贺家。

为避开晚高蜂,两少不走寻常路,兜转了一个大圈子,躲过堵车的机率,也同样耗费去不少时间,直到七点才回到贺三居住的大院。

猎豹挂着军用车牌,畅通无阻的进委员家属大院,平平安安的抵达贺三居宅院外,早等着小龙宝回来的贺小八兴冲冲的开门迎接。

冲下台阶的贺明韬,看到提背包的两位高大威武青年那浓重的黑眼圈,眼角狠狠的抽了抽:“小龙宝小阳阳,你们是不是天天晚上偷牛去了啊?”

柳向阳斜睨贺小八一眼,哼哼一声以示不屑跟他解释,燕行伸出漂亮修长的手指轻揉太阳穴:“八哥,人艰不拆。”

“好吧,不拆就不拆。”贺明韬让辛苦归来的柳小三和小龙宝走前,他在后面掩闭大门,顺便开启每个警报系统,免得晚上有不长眼的跑来搞偷听什么的。

三人从西厢的回廊进上房,贺家老少们看到一对异姓兄弟同携而至,掩不住欢喜。

柳向阳先一路向贺家长辈们问好,一溜烟儿的凑到贺老祖宗面前,没羞没臊的蹭老人家的脸:“太姥姥,您老精神气比我们还好哒,我嫉妒了。”

燕行向几位舅公舅婆们问了好,刚凑到太姥姥面前,听到柳某人的话,有种想踹人的冲动,假话说的那么假,丢人。

“呵呵,柳小三,你又哄我开心呢,好久没见你了啊,你对象有没着落啊?”两孩子凑过来,贺老祖宗枯老的手落在两孩子头顶,摸摸头

囧!

贺家老少望天望地,老祖宗逮谁问谁有没对象,也真是醉了。

“快了,我正追呢……”柳大少巴啦巴啦的诉说自己追对象的苦,他是暗恋啊,暗恋好苦,找到可以倾诉的对象当然要倾诉啦。

他大倒苦水,贺老祖宗被逗乐呵了,也不催两孩子啦,贺家小辈们一律当跑腿的端菜上桌,开饭。

等到饱餐一顿,撤了席,贺家老少们才低声问小龙宝和柳小三有关小医生的生平喜好,又论小医生出关要什么招待等等。

燕行和柳向阳让大家不要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等到快休息时,大家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以为小医生可能制药完工,然而等了半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等到十一点,大家只好先去休息。

燕少和柳少没有去西厢楼跟大家一起挤,两人抱席子和被子,轻手轻脚的到东厢正堂打地铺,两人的理由堂而皇之:他们守在门口,等小萝莉制好药出来,有什么吩咐就使唤他们。

一对发小没有掩正厢的大门,铺下席被,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外贴门倾听,木门也有些热,能听到制药房里传来木柴燃烧的细微毕剥声,还有火苗子呼呼声,偶尔有人拿铁钳子夹木柴的动静。

站着听和好一会儿,听到了掀锅盖和碰到盆碗的叮叮轻响,闻到浓浓的药香,然后又是一阵长久的安静。

在外偷听的两人极想看看小萝莉的药炼制到了哪个程度,然而,有贼心没贼胆,他们就敢这么偷偷的隔门听,绝对没胆量敢敲门求小萝莉放进去围观过程。

要不,先睡觉?

就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燕少和柳少互视一眼,悄无声息的退走,爬进铺被里和衣而躺,原本两人就想躺躺,谁知因好多天没睡个安稳觉,一沾铺,很快沉沉睡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