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八章 生气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祺书和柴溪等本在厨房想多整点早餐花样,当他们发现家人送小医生离去时为时已晚,一干人赶不及出去送行,在上房外等家人折回。

贺家老少才折回上房厅堂,贺子瑞贺子荣闷闷的,也没心思说话,贺三老太太低声问孙子们:“小二小三,你们几个说说怎么啦,小医生怎么连早饭都不肯吃,是不是觉得我们起得太晚,怠慢了她?”

“三奶奶,我们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贺明盛也是一脑子的桨糊:“小医生说眼睛不太舒服要回去休息,说走就走,小龙宝和柳小三也没有挽留就一起回学校去了,我琢磨着我们瞎猜没准反而多想了,等中午或者晚上我们再问问小龙宝。”

“嗯嗯,我也觉二哥说得对,小龙宝和柳小三能把人请来,应该很清楚小医生的脾气。”

贺明俊和贺明韬附议,小医生对小龙宝和柳小三那是说丢暗器就丢暗器,她不愿留下吃饭,想必谁也留不住,所以小龙宝和柳小三干脆顺从她的意思,免得惹得不高兴。

“那就等晚上再问小龙宝。”贺三老太太也不坚持了。

贺大老太太心里有些内疚,是不是她那晚说错了话,小医生说她不贪贺家权与势,所以今儿也不愿在贺家多呆?

“哎呀,我最亏,我连医生具体长什么样儿都还没看清。”贺二老太太最觉委屈,她眼睛不太好使,早上隔得有点远,目测小医生是个比较细小的女孩子,因没见过脸,估摸着哪天在街上撞一架,她都不认识那是救老祖宗的医生。

“小医生的背包还在我们家,要不,晚上小八你们帮送过去?”钱榆英想起来,小医生走时没拿包啊。

贺小八也想起小美女医生让他们帮洗背包的事儿,刚才小医生走时忘记问他们,他们正好可以以送包的机会去青大探探小龙宝的口风。

他正要答应,听到门响,看见老祖宗出来了,赶忙飞跑过去扶老祖宗:“太奶奶,这才多大功夫,您老看着像年青了二三十岁,太奶奶,容我采访一下您,您老现在有何感想?是不是觉得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儿了?”

贺小八巴啦巴啦一长串话,把几位老太太和老爷子们都逗乐了,贺老祖宗本来还微绷着脸,这么一来也没撑住,老脸笑开了花:“小八啊,你都知道了结果还采访我做什么?”

“哎呀,我猜想出来的结果跟您老亲口说出来不一样的嘛,哎哟,太奶奶,您老不用我扶,连给您当拐杖的机会也没了,我岂不是没什么用处啦。”

“我腿脚好着呢,不用扶,你们安安心心做好你们的工作就行。”贺老祖宗不用拐杖,不用人搀扶,走路稳当当的。

贺子荣和贺子瑞喜不自胜,将老母亲迎上主座,让老祖宗瞅瞅小医生给她的药丸子。

贺老祖宗之前刚到正堂还没落座就转去扎针,所以还没看自己要吃什么药,当下见得香喷喷的药丸子,忍不住有吞口水的冲动:“医院药店里的药丸让人闻了就不想多看一眼,小医生做的药泥丸子这么香,闻着好好吃的样子,我要是不知道,你们谁拿给我吃,我准以为是糖。”

“早知道就不给太奶奶看了,”贺盼盼笑嘻嘻的从老祖宗背后搂住太奶奶脖子:“太奶奶,您老之前喝那碗药,苦不苦?”

“早上喝的那碗?”贺老祖宗回忆一下:“闻着香,喝到嘴里有点凉,有点甜,有点苦,还有点微酸,还有点辣,说实在的,我第一次喝到酸甜苦辣全占了的中药,喝下去之后,嗯,那就不太好说了,心口好像要烧起来,热腾腾的。”

“太奶奶,那种药你还想喝吗?”

“还是不要喝的好。”小医生不在场,再喝那种药,万一烧起来咋办哟?

“太奶奶,很不厚道的告诉您,您今天明天还要喝,看到那只大锅没有,药在大锅里,小医生说吃完饭二个钟后喝一碗,然后再隔一个钟喝一碗,下午也是一样,晚上睡前吃药丸,余下还有没喝完的药明天喝。”

“还要喝啊?”

“要哦,小美女医生说这是快速补血的。”

“好吧。”贺老祖宗微微撇叹口气:“医生怎么连饭都不肯留啊。”

贺家众人同样不解,贺子瑞忙安慰老母亲:“娘,小医生应该是眼睛累了需要休息,我下午让小二小八去学校,问问小龙宝医生咋样了。”

“这还差不多。”

老祖宗满意了,贺小八几个忙嚷嚷吃早饭,老少们赶紧去厨房端早点,他们本来想多做点花样早餐,因为小医生走了,也就不再继续,吃做好的部分。

这餐早饭,也是贺家打老祖宗入院之后到现在吃得最开心的一餐,欢欢喜喜的吃完饭,上班的匆匆忙忙赶时间上班,不用去上班的在家宅着,家门仍紧闭,老祖宗虽然没事了,还要需静养一段时间,干脆继续闭门谢客几天,大家也过几天省心日子,回复精神。

燕少开着自己的座驾出大院奔上大道,偷偷的从内后视镜观看后座的小萝莉,她上车后就闭着眼睛谁也不理,也不知究竟怎么了。

若说燕少郁闷,柳大少就更郁闷了,小美女也不知咋了,上车后就虎着脸,像谁欠她八百万似的,他表示快扛不住了啊。

“……小美女,早餐想吃什么?”

“小美女,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小美女,我帮你抱盒子?”

柳向阳发探三寸不烂之舌,殷勤的问,先问对贺家人是不是有意见,问是不是谁惹她生气了,她不理睬,他只好问要不要喝水吃零食水果,结果无论他说什么,她就是一声不吭。

当他要帮她抱盒子,她仍没理会,只抱着自己的盒子和背包书本不撒手,不让别人碰她的东西。

柳向阳:“……”不得了,小美女是真的生气了。

可他想破头,也想不出他们是哪里得罪她了,他们没做啥伤天害理的事啊,若犯错误的话,也就是昨晚蹲墙角偷窥了一下,可他们又没偷窥到自己不该看到的东西,而且,小美女早上已惩罚过他们了啊,不带这么记仇的是不是?

他说了百十句,小女孩不回半个字,柳少也没办法,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连厚脸皮的柳某人都逗不笑小萝莉,燕行更加没什么妙招,他默默的开车,将车开到一家酒店前,想请人吃早点。

他停下车,开门出去到后座帮拉开车门,弯腰,轻言细语的打商量:“小萝莉,前面这里的店早点很不错,我们先去吃早餐,好吗?”

乐韵闭着眼睛,不理。

“小萝莉,你心晨不高兴总不能跟你自己过不去,不能饿着自己呀,下车先吃早餐好不好?”小萝莉不理睬人,燕行完全摸不着头脑,除了低声哄,没其他办法。

“小萝莉……”请不下人,他正要动之情晓之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发表长篇短论,小女生睁开眼,不声不响解开安全扣带,一抬脚,拧东西下车。

小女孩解开安全带的当儿,柳向阳也激动的推门下车。

“小萝莉,东西放车上就行了,车上很安全的……”小萝莉下车还抱着书本和泡沫盒子,燕行觉得抱着东西太累人,想劝她不用哪么麻烦,结果,娇巧玲珑的孩子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抱着东西街路往前走。

燕少的车挂着军牌,因此,他将车停在大道边可停车的地方,紧挨着街道,小女孩子不看方向,不问在哪,沿着街就走。

小萝莉不按牌理出牌,燕行一头雾水,快步追上去:“小萝莉,早点店不在正前面,该向街道这边转……”

他正说着,小女生站到路边,冲驶来的一辆打着空车灯的出租车招手。

“小萝莉,不吃早点就算了,我们回学校,不用打车啊。”燕行太点没噎死,小萝莉下车就是要打出租车?

对于咶噪不停的人,乐韵直接无视,看出租车过来,快步走过去,不等它停稳,拉开车门自己坐进去,咣的关上门,将帅气美艳的男青年关在门外。

“青大,西门。”将烦人的苍蝇关于门外,直接报地址。

“小姑娘,外面的那位帅哥不去?”的士司机看着那位帅得一塌糊涂的帅哥,一脸古怪,那位明显是跟小姑娘一路的。

“他自己有车,他和朋友要去吃早餐,不用管他们。”

“……好。”出租车司机迟疑一下,缓缓的将车移动,驶上大道,直奔目的。

小萝莉甩人而去,燕行不敢强行拦截,只能睁睁睁的看她坐上的士扬长而去。

柳向阳原以为小美女下车去是吃早餐,结果她自己打车而去,他被惊呆了,小美女这是有多讨厌他们,所以连车都不坐了?

当燕某人归来,他瞅瞅天,瞅瞅大街,幽怨的问:“小行行,我们还去吃早餐不?”

还吃什么吃?燕行嘴角下撇,又坐回驾驶室,他中途停车吃早餐就是想缓解一下气氛,结果事与愿违,小萝莉走了,他们还吃个什么早餐?

柳大也爬回副驾座,两人谁也没说话,风挚电驰的去追出租车。

有句话叫“瘸子赶老婆-越赶越远”,燕少的车不是瘸子,然而,当他们好不容易快追上出租车,正遇上红灯,出租车则早过去,他们要等,只能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载着小女孩的出租车扬长而去。

京都的车多如牛毛,一旦车入大街,一眨眼儿就能淹没于车水马龙里,等过了红灯,他们再想追,中间不像夸张的说隔了千山万水,也是隔了不知多少辆车,更重要的事,小萝莉的手机关机,然后,他们想跟踪手机信号都没了可能。

本想送人回校,到半路上反而把人给弄丢了,两俊少甭提多郁闷,当路上再堵堵车,交通塞上一塞,两俊少的脸一路都是墨色的,等好不容易回到青大附近,已是八点半后。

早上被小萝莉折腾一顿,中途将人弄丢,又一路挨堵车,肚子还是空的,两大少气苦,等到达青大附近,也没心情再找吃的,直接回学校。

当他们开车到校西门,好死不死的看见一辆出租车在下客,乘客就是他们跟丢的小萝莉,她从车上搬下来两个箱子,拧东西走向校门。

燕行一刻不停,开车进校,他本想去接小萝莉载她回宿舍,可她进校门就折向停车棚,他们望过去,小萝莉在停车棚外将东西放一边,很快推出一辆自行车,将东西绑车上,踩着车,悠哉悠哉的上校道。

这简直……简直……

柳向阳简直半天,都想不出形容词来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反正就是超郁闷,心情超低落,你说,总是这么不给人表现的机会,老天是几个意思?

没机会载小萝莉,燕少等小萝莉骑车过去,他启车,然后到一个路口,他绕从另一条路回宿舍区。

哼哼-

对于燕某人的识趣,乐韵只用鼻子哼哼两声,懒得管他们心情,踩车绕到生活一条街,跑去买菜。

回到青大附近,她顺路去了趟商场,采购得些东西,因为东西有点多,所以装得两只箱子,为方便携拿,书本塞进背包里,泡沫箱子与一些物品塞进一只箱子里。

如今又买了很多菜,叫小店老板给一个矿泉水箱子装起来,这一下加上原来的箱子菜有三个,自行车后座绑两个,怀抱一个,轻松无压力。

燕行和柳向阳开车跑到状元楼守株待兔,等得足足有半个钟才见小萝莉踩着足踏车悠悠归来,她车上上背上手里都有行李物品,手脚不得空。

两少看她骑车越来近,近楼前后去停车,忙跑去想抢汗干。

乐韵刹车,迅速锁车,一手抱箱子,一手解后面的箱子,然后夹一只腋下,手指勾提一只小箱子,赶在两帅哥凑过来之前将自己的东西自己抱住,对于跑到近前的两位帅青视若无睹,半步没停奔向楼梯。

燕行和柳向阳俊脸上扬起的笑容僵住了,小萝莉这次真的生气了,好像还是很严重很严重,究竟为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