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探口风/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生气不理他们怎么办?

娇俏小萝莉的背影消失于楼梯转角,燕行、柳向阳你望我我望你,大眼瞪小眼,满脑子的问号。

他们也不敢再跟去当小跟屁虫,小萝莉连话都不跟他们说,说明怒气值爆表了,他们再凑上去,万一弄不好又说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到时指不定情况更糟。

两俊美青年爬进车子,不约而同的揉太阳穴,揉眉心,俱是一脸苦相。

“向阳,你说,我们今早有说错话吗?”

“感觉没有啊,我们统共才说了几句话。”柳向阳抱住头,早上刚爬起来就挨暗器收拾得绕圈跑,然后他们根本就没有插嘴的机会。

他想了想,脸皱成团:“是不是你帮小美女捏肩的时候下手太重,捏痛她了,小美女记仇?”

“小萝莉恩怨分明,我得罪她,你没得罪她啊,不可能连你也不理睬。”燕行费尽脑细胞,就是找不出原由。

“我也想不出原因了,”柳向阳垂头丧气的瘫成狗,生无可恋:“呜,人家还想请小美女出马去看诊,结果现在小美女连个正眼都不给我,希望泡汤了。”

燕行默默的瞅自己的双手,握方向盘:“我们还是先回宿舍补眠吧,说不定睡一觉醒来思路就通了。”

柳向阳没异议,小行行说得对,回去睡一觉,说不定思路通达,就找出小美女生气的原因啦。

猎豹从状元楼离开,直奔舍区,到舍楼,一对哥们儿拧行李包上楼,回到宿舍啥也不干,倒头大睡。

当两俊少驱车回宿舍时,彻底不给燕人和柳帅哥面子的乐韵,抱着东西回到自己住的小窝,外出几天,宿舍依如既往的一尘不染,窗半开,空气流通,由此可知晁哥哥又来帮她看管过小窝。

她把东西箱子放地板上,先清点菜,将肉类选塞冰箱,青菜类的打开袋子透气,秋季之末,就算天天艳阳高照,一般肉和蔬菜也不会像夏天那么容易变质,青菜放一天半天也不会老掉。

纸箱子被青菜水渍弄湿了一小块,提去放阳台上晒,返回小客厅,拆一大一小两只箱子,大的纸箱是一只大号电饭锅,锅内胆空间也被袋子塞得满满的;小箱子是一只电炒锅和她带去贺家的那只装有玻璃管瓶的泡沫箱子。

因为大庭广众之下不能将东西丢空间,所以购物回到出租车上,她自己重新整理物品,把小东西塞箱子里,合理利用有限空间。

从箱子里抱出来东西,乐韵也不急于去清洗锅,而是把袋子的东西翻出来,都是女性内衣。

这些日子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天天东奔西跑,激发了能量潜能,身高没多少变化,胸部发育得快,导致以前的内衣不宜再穿。

在家里的时候,内衣店老板推荐的都是32C型,当时穿挺合适,过了两个月,32C的32码数没变,可衣服穿着太挤。

按数据测算,胸围现在是超过C,无限接近D型,胸衣很难买,只能选D型,只分半杯和全杯的区别。

逛商场时,乐韵一口气新买六套新内衣,抖出来,剪去标签牌,提去清洗,新买的衣服必须清洗一遍,否则不放心。

把洗好的衣服挂阳台上晾晒,再洗刷新买的锅,再煮清水,煮醋,最后又用淘米水煮。淘洗过的米顺便丢电砂锅里,加上山药、茯苓等药材煲粥,她是给自己煮的,配料下得极重。

煲粥不用管,乐韵拧上两只纸箱愉快的回到空间,扔下纸箱,先去摘金银花,再摘瓜果蔬菜和药材,搞定每天必干的活,晃到龙血树下,摘火龙果。

火龙果还是很识趣的,移栽到花圃里,树长得高达四米,枝条垂满地,挂满果子,从昨天下午开始,每半天就能收摘二十余个成熟的果子。

摘完红彤彤的果子,乐小同学暗搓搓的扛起一架自制的木梯,搭在香蕉树上,提了一只背篓子爬上去收摘香蕉。

有了在山洞里取蜂蜜没有梯子的前车之鉴,为了以后不至事到临头找不着工具用,她长了个心眼,在山岭砍得十几根比较直又长的树扔回空间备用。

当香蕉开花结果时,她就知道她砍回的树条英雄有用武之地,在贺家制药时,抽空回空间自己制出一架云梯,有八米长,架到香蕉树上,长度恰好合适。

香蕉树有小脸盆大,承载个不到百斤的人和一架梯子毫无压力,它稳当当的,树杆也没因重量而偏向某一边。

爬到香蕉花序旁,乐韵摸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欢快的割香蕉串。

香蕉是像圆柱似的围着主序轴生长,从根部向顶端逐次长,往往最初的果实成熟了,顶端还在开花。

自然界条件下的香蕉一串可以长达一到二米,种花圃的香蕉花序大概有五来长,长有香蕉串的地方大概也四米半。

香蕉树在抽花序后并没有停止增长,只是长得比较慢一些,现大概有八米高,结果子的花序顶端离地面只有二米来高。

香蕉果实一段一段的成熟,熟了三段。

乐韵愉快的割果串,割下一串放背篓子里,摘得三四串,下楼梯,将果实从背篓子里拿出来放地面,再爬上去收摘。

讲真,最先收摘的香蕉根本不敢拿出去给别人吃,它们长得实在太对得起空间对得想泥土对得起她,一支香蕉的个头大约等于自然界最好的上品香蕉个头的三倍大,如果当饭吃,顶多吃两支就够了。

个头那么巨大,让别人看见,估计她就别想安生了,因此,她要用香蕉制药或者做好吃的,必须先处理好才敢拿出去。

如果一定要用空间里长的香蕉替代外界的香蕉,只能等收获最后一批果实的时候,花序最末端的香蕉串个头只比外界一等香蕉的个头大一点点,勉强可以李代桃僵。

爬上爬下,爬下爬上,反复十来次,把成熟的香蕉果实采摘完,搬走梯子,乐韵爬上板凳子,趴着大水缸找莲花。

红、白莲藕种进水缸,一夜一天后花和叶长出水面,花叶杆高出缸沿一到三米左右,长叶的同时长莲藕,仅用三四天功夫,莲叶覆盖住水缸的半壁江山。

摘下一朵还没开的莲花朵,提一串香蕉跑到药田边,剥一支吃了,把皮扔捣药钵里,又跑去弄些药材花朵捶烂,加入一些备用药汁,搅成糊糊,全部敷在眼睛上,自己躺下休息。

躺了足足两个钟,乐韵掀掉药渣,用井水洗净眼睛,将药渣和水拿去空置的药田里挖个小坑埋起来二次利用。

用药敷过眼睛,再无涩痛感,清清爽爽,她也安安心心的爬出空间,回到小客厅,抱着书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燕大少和柳大少持续半个多月没睡个安稳觉,昨晚补了一觉,也是车水杯薪,弥补不了对瞌睡的渴望,回到宿舍倒头睡下,那一觉睡得格外的沉,直至下午三点才转醒。

燕行先醒,他先去冲个凉,大概是水声哗哗太响,柳向阳有意识就觉得有噪音,然后完全清醒,坐起来对着天花板发呆,等燕某人洗涮出来,他跑去冲凉换衣服。

拜小萝莉所托,他们早餐没吃,午餐也没吃,肚子早就闹意见了,两人揣着闹空城计的肚子下楼去找吃的。

半下午的时段,中午早过去了,晚饭还没到时间,不上不下的,学校的餐厅基本没什么吃的,想寻食物填肚子,只能去私家餐厅。

燕少和柳少晃去好几个地方看了,都还在准备晚上菜式之中,只好进一家小面馆吃面,狠狠的吃了一顿面,才安抚住咕咕叫的肚子。

补充到能量,精神也回来了,他们本来想随意走走,散散步儿,燕行有电话,他瞅到来电是二表哥,接听,几秒钟后,挂线,嘴角微抽:“我二哥和八哥帮小萝莉送背包过来了,在校外,我去帮拿包,你要不要去?”

“要的要的。”柳向阳飞快的跑向猎豹,必须要啊,拿回背包就有理由去找小萝莉了啊。

燕行不用问也能猜出柳某人的小心思,大家心照不宣,上车,出发。

贺明盛和贺明韬被赋于送背包到青大的神圣职责,上午在家倒挺悠哉的,当午饭后,就被爷爷奶奶辈们毫不怜惜的轰出家门,让他们赶紧儿的去执行护送任务。

被长辈们踹出家门的兄弟两,带着背包,顶着中午的太阳出发,那一路的行程可谓是一波三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赶到青大东门,托还没到下课时间的福,校外有停车地方,他们找到最显眼的地方泊车,再打电话通知小龙宝。

原以为小龙宝和柳小三可能在上课,接不到电话,谁知一打就通,倒让贺小二贺小八开心不已,更让他们开心的是小龙宝说让他们在校外等,他很快就出来。

挂了电话,兄弟俩下车,站在车旁等,过了几分钟,远远的看见小龙宝的那辆霸气的军用车出现在校门后的不远处,车停在校内,小龙宝和柳小三步行出校门。

开车出校还得拍电子照登记,燕行和柳向阳嫌麻烦,自己步行出校门,直奔贺明盛和贺明韬两人停车的地方,早上才见过面的四人又碰头。

“小八,我们早上才分开,你们又来了,是想我了咩?”柳向阳笑嘻嘻的攀着贺小八的肩膀,用力的往下使劲儿。

“小阳阳,你又明里暗里欺负弱小。”贺明韬肩膀被压塌,苦着脸指控柳小三的不人道行为。

柳少顶着阳光灿烂的笑脸,继续大大方方的欺负弱小;贺明盛也不管那两家伙,回身打开车门,从中抱出一只装得鼓鼓的背包:“小龙宝,这是小医生落在我们家的背包,爷爷们让我们送过来,两套医用针也在里面,爷爷奶奶们说这种医学用品,我们留着没得埋没了它们,送给小医生以表心意,还有一些是零食。太奶奶还让我们问问,小医生眼睛好些没有。”

抱过背包,听问及小萝莉,燕行那儒雅高贵,英俊无双的面容浮上无奈:“二哥,小萝莉回来后就回宿舍睡觉去了,我们也不知道她眼睛有没好些,你回去告诉太奶奶就说好了,免得太奶奶为此牵肠挂肚。”

“小龙宝,你也没打电话问问呀?”贺明韬心中的八卦因子冒出头,满满的是好奇心,他们不敢打电话给小医生是因为他们跟小医生不熟,小龙宝为嘛也不敢打电话问小医生?

“没有,小萝莉经常不用电话,而且她喜欢安静,她看书或休息时谁若不合时宜的打电话找她,有正事还好说,若不是正经大事,等同于在捅马蜂窝,小萝莉眼睛不舒服需要休息,我可不敢明知故犯的跑去捅马蜂窝。”

小萝莉早上连正眼都没给他一个,他敢打电话吗?

当然不敢。

莫说今天小萝莉怒气值满满,就是她没生气,没什么大事他也不敢打电话,怕招她嫌恶。

想想自己一个大男人对一个没成年的小孩子束手无策,燕行自己也是醉了,感觉他是最窝囊的大校,好丢脸!

“……”贺明盛贺明韬脸上轻飘飘的飘出一片黑线,他们威武不屈,英雄了得、艳杀京都的神武小龙宝哪去了?

这一个一定是假的!

他们家小龙宝何等英气勃发,风流了得,可曾对哪个女孩子低过头?现在竟然说打一个女孩子的电话是捅马蜂窝,英雄气短啊。

“好吧,小龙宝你有空再观察观察,然后再告诉我,我和小八回家就对家里长辈们说小医生眼睛没什么事。”身为哥哥,贺明盛是不会揭弟弟们的短的,要说啥也是私下里交流,在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是万万不能发表意见的。

“嗯。”

“那我们先回去了,要不然等会碰上晚高峰,又得堵半天。”

“回吧回吧。”柳少向贺小二贺小八挥手儿,只有贺小二和贺小八走了,他才能和小行行带背包去找小萝莉嘛。

贺明盛贺明韬嘴角轻轻的抽搐一下,上车,一溜烟儿的跑路,跟小医生打交道的光荣任务还是交给小龙宝吧,他们长得不够帅,就不去凑热闹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