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四章 我要小团子/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都入秋后少雨,天气干燥,大概老天也看不过去,怜爱众生,于15日的凌晨三点多钟下了一场夜雨。

一阵秋雨一阵凉,那一场夜雨带来秋的冷意,以至天亮之后,京都气温骤隆,秋寒瑟瑟之感爆棚。

那样的气温实在太凉爽,就连燕少和柳少也加件外套才外出。

10月15日,首都高校学生秋季田径运动会开赛,青大共派五十位运动员参赛,由体育部负责老师和校田径队主教练带队。

运动员们于早晨六点半在舍区操场集合,同行的除了运动员代表队,还有学生会部分成员,后勤人员和医疗小队,以及啦啦队,还有一部分自愿去观赛的运动员们的同学或好友们。

青大共派出六辆校车接送运动员们和自愿去赛场观看赛事的学生,没赶上车的又想去看赛事就只能自己乘公交车,或者自驾车去。

燕少和柳少两人跑去狼吞虎咽的吃一顿早餐,驾车赶至学生集合的操场,那儿已集聚好多学生,因气温骤变,人人都是秋装。

燕帅哥和柳帅哥是军人,也是特权分子,直接将车开到运动员们不远处停靠,再寻找晁家哥儿和小萝莉,他们没找着人,倒找着了李少,李大少也是运动员之一,还是旗手,扛着校队旗等运动员们集合。

两大校等得不到二分钟,晁会长的轿车和李少的轿车到达,李少的车由体育部的同学帮代开,他们的车里还搭载几个学生会成员。

少年会长穿一身银色西装,鲜亮明艳,优雅贵气;他刚从车里钻出来,欧海冲过去一把将少年逮住:“小晁,小乐呢?”

“欧老师,莫急,还没到出发时间好么。”晁宇博泰然自若的将小欧的爪子拨开:“欧老师,温和些,别这么粗鲁,让队员们看到多影响你的风度。”

田径队的众人望天,欧教练大多数时候是很有风度的,一旦发火的时候,风度是神马,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风度”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欧海哼哼两声,伸长脖子张望,过了一会儿,看见一个短发小女生从远处跑来,他欣欣然的露出笑意:“小乐来了,来了就好啊,我差点以为她又要放我鸽子。”

不是他小心眼,实在是因为有前车之鉴,高校秋季田径赛因为时间紧张,所以把径赛的男子10000米和女生3000米提到九月之末举行,然而,那时乐小同学刚好要外出采药,她说走就走,女生3000米只能作罢。

乐小同学没有参加3000米赛,她若再放他鸽子,欧老师必定会吐血三升。

听到欧老师说小女生来了,燕行和柳向阳也望向一边的校道,果然看见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鹿子从远处跑来,她穿着校田径队的队服,背只背包,手里提着东西。

校田径队的队服以紫色为主,有校徽和运动会图案,小女生个矮,穿上秋运动服,显得越发的娇小。

校田径队的队员知道有个新生小学妹成为新队友,也知道就是那个当初完胜三国防生的小女孩,却还没面对面的交流了解,他们对新生小队员是十分好奇的。

因而队员们忍不住瞅啊瞅,很快一个小小的女生轻盈的跑将过来,众男女生瞳孔一圈一圈放大,妈呀,小学妹的那身材比例是不是太不科学了?!

乐韵隔着老远就看到许多熟面孔,跑到校车旁,冲一辆车上的人挥挥小爪子,那辆车里坐着的学生全是她同军训班的男生和中西临床班的同学。

戴良鈺和关云智等人早早就赶到集合点,全体人员占一辆车,幸好校车是公交车式样的大校车,所以坐四十多人不算超载。

男生们被小萝莉发现,特别的骄傲,小萝莉眼睛就是好,他们都没冒泡,她就知道他们在这里。

因为田径队教练和队友们在前面,乐韵没跟男生们说话,挥挥小爪子跑过去,一口气跑到美丽少年身边,向老师问了早上好,快手快脚的将手里提的早餐塞给漂亮少年:“晁哥哥,我学会早餐新式样,尝尝看喜不喜欢。”

“小晁,我早餐没吃,分一半。”欧海一本正经的凑过去。

“欧老师,你好意思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赢弱少年分早餐吗?”晁宇博浅浅的笑笑,调个方向,研究自己手里的早点,小乐乐给他的是个煎得金黄的花卷,卷着些馅,表面撒着香葱屑。

他打开密封的袋子,顿时,一股诱人的香味迎风而散。

“好香!”李宇博也闻到了,暗中咽口水。

欧海老师本来想凑过去研究研究是什么新式早餐,刚凑近,少年举起花卷到嘴边快速咬了一口,做了一个记号。

他咬了一口,一张温润的脸刹时春暖花开,眼里的幸福感几乎要溢出来:“好吃!乐乐可以去考厨师等级证啦。”

“……”欧海闻到那股让人想犯罪的香味,气哼哼的剜少年,太不厚道了,也不分口给他吃。

他转而望向小女同学:“小乐,你不尊老,只给你哥哥做爱心早餐,怎么就不顺便多做份给老师?”

“欧老师,你这么牛高马大,我就算顺便多做一个煎饼给你你也吃不饱啊,我晁哥哥食量小,一个煎饼就够了。”乐韵摸摸后脑:“欧老师,你吃一个煎饼能吃饱的话,我明早给晁哥哥做早餐时也给你烙一个。”

“我……”欧海想跳脚,这是说他吃得太多的意思?想想老不服气,忙顺坡下驴的接过话:“一个饼能吃饱的,小乐,说话要算话,明早记得烙个煎饼给我。”

“唔,好吧,我尽量记得,晁哥哥,你慢慢吃,我归队啦。”运动员们全在校车旁,乐韵也不搞特殊化,去自己应呆的地方。

李宇博本来扛着队旗的,将队旗往护旗手手里一塞,风一般的冲出队伍,三下五除二的就跑到晁哥儿身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扳过小晁的手,将他的早餐移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啊呜”就是一口。

晁宇博想剁人,大李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明抢,真不是哥们!

抢到一口吃的,李宇博撒腿又跑,三步作两步追上小萝莉,将塞满嘴巴的一口食物吃下去,整个人容光焕发,笑得春光万里:“乐乐,可爱小乐乐,明早你能不能顺便再多添点原料,帮我也烙张煎饼?”

“李哥哥,你是运动员,应该去吃营养餐。”

“小乐乐,我可以拿煎饼当零食啊,小乐乐,你用什么做的煎饼,好好吃,又香又软又糯又脆又甜,好吃的让人想把舌头吞下去。”

“面粉,大米粉,香蕉泥,就这样,你回去也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面粉,大米粉,香蕉泥,你没骗我?”李宇博一脸“你骗我”的表情,欧老师和在场的男女们也是一脸“你别骗我,我读书少”的眼情。

面粉大米粉太平常了,香蕉泥就是把香蕉果子捣成泥,总体来说,他们也能想像得出是把三种原料混合成面,可如果真像她说的那么简单,这个世界上顶级厨师早就满地跑了。

“谁骗你汪汪叫。”乐韵一溜烟的跑到运动员队伍之末,原料名称就那三样没错,不同的在于香蕉是空间产品而已。

小萝莉跑队伍里去了,李宇博又跑回自己的位置,扛自己的队旗。

因为乐小同学归队,运动员到齐,欧海也不废话,发表完出发前的即兴鼓劢演请,和随行的老师组织队员们上校车,五十队员分两车,后勤人员和医疗小队一辆车。

当学生们依次上车,欧老师逮住排最后的乐小同学,拧到最前面和自己坐一排,他本来想旁敲侧西的从小女生那里讨点好处,比如明天多烙几个煎饼,比如今晚回来请他吃饭,结果,小女生张口一句“老师,你会德语,教几句行不?”,他立马就屁颠屁颠的当起语言老师来。

同车的众生:“……”这样一言不发就学外语,真好吗?

听着叽喱哗啦的德语,不懂的就是鸡听鸭讲。欧老师教学上瘾,兴高采烈的教导外语,一路甭提多愉快。

车队出发时,漂亮少年也吃完早餐,他和自驾车的同学们驾着车子跟在队伍后面,燕行飞快的插队,将车子挤进车队,跟在少年的车屁股后面。

青大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开上征程。

首都高校秋季学生田径运动会已举行七届,当年是第八届,本年由信息大学承办,清晨,各参赛高校的队伍们从四面八方开往信大举行赛事的学区。

晁宇福随校队到达信大时,只有油大和航大两所学校的校车护送运员们刚刚抵达,她们算是第三。

晁家唯一的哥儿就读于青大,晁家二位姑娘也不差,晁大姑娘毕业于科技大学,晁二姑娘是民大学生。

晁二姑娘不是参赛运动员,她就是观赛的吃瓜群众,当学校的校车到达信大,运动员们组队去看赛场时,她可以四处溜跶。

因而当校车停,晁宇福背着自己的背包,撒腿就溜了,她东转转西转转,等民大来观赛的学生们都散了,又溜回信大安排给参赛学校停车的地方。

随着各校的校车来了一拨又一拨,场地里的车多的让整个地方像停车场或卖车场。

晁二姑娘顶着瑟瑟秋风,在停车场四周转啊转,等啊等,就是没见青大的车。

到将近七点半,青大雄壮的车队浩荡如长龙般的开进场,早望眼欲穿的晁宇福欢喜的盯着车队,看它们停哪,等车队停下来,她朝着轿车队伍中的奇瑞车冲去。

校车停在指定的区,轿车停在与校车区面对面的地方,晁宇博将车停进车位,刚下车,看到一个穿运动服的女生冲过来,他眉心狠狠的暴跳,二姐咋跑来了?

“小博!”晁宇福冲到美人弟弟身边,一把拽着弟弟:“小博,小团子小团子,我们家可爱小团子在哪,我要我们的小团子!”

“二姐,你不是说要出去搞秋季写生不参加秋季运会,怎么又跑来了?”晁宇博提起自己的背包,将车门锁上,在青大内,只要拔了方向盘上的钥匙,不锁车也没关系,信大就不能那么随意了,尤其是现在是比赛时间,外校也有人进来,鱼龙混杂,不锁车万一有人做点小手脚或搞恶作剧,到时会让车主追悔莫及。

“我没参赛啊,我来看小团子,给小团子加油,给小团子当专用后勤。小团子人在哪,小博,快点走啦,带我去找小团子,我只要我们家小团子!”晁宇福欢天喜地的宣告自己的目的。

“你不要告诉我,你逃掉了野外实习写生。”他知道二姐有时有点不靠谱,可是,这样真好吗?

“没有啊,实习写生原本日期不定,前几天才确定,定在下周一,小博,听说小团子不用上课是吧,要不,让小团子跟我野外去玩儿去,我写生,她去山上研究药材。”

越想,晁宇福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好极,她带上小团子去玩儿,反正费用她自己出,又不占学校资源。

“你省省吧,乐乐要读书,才没空跟你瞎闹。你这么毛毛燥燥的,只会吓坏小乐乐。”

“我哪有毛燥,我这叫情难自禁,算了,那些事等有空再说,现在赶紧走哇,我要看我们家的小公主,小团子看见我一定很震惊,表情一定很可爱。”晁宇福揽住弟弟的肩,推着他往青大运动员集合的地方凑。

燕行和柳向阳泊好车,戴上墨镜下车找晁哥儿时,看到的就是晁二姑娘像树獭似的扒晁哥儿肩头,那对姐弟各人都有一只塞得很鼓的背包。

晁二姑娘怎么也跑来凑热闹了?

兄弟对望一眼,有种无力感,有个晁少年,他们想靠近小萝莉尚有点困难,又来个晁二姑娘,有晁家姐弟围着小萝莉转,哪有他们献殷勤刷脸的机会?

这个是不是就人说的东风不与周郎便?

心里有几分小郁闷的两俊少,举步去追晁家姐弟,刚走两步听见有欢快的喊声传来:“龙宝哥,柳三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