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五章 晁家姑娘是色狼/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和柳向阳刚走几步,听到有人喊自己,望了过去,那边,贺小十六得得哒哒的向他们跑来,那小样儿特别的欢脱。

贺明新就读于科大,系大二生,也是参赛运动员之一,这个时候离开幕入场还有段时间,运动员们也有点自由时间熟悉环境。

贺小十六在附近转悠了一阵才等到青大队来临,找到表哥和柳小三,撒欢似的跑向两人。

柳向阳看到贺家最少的一只小魔王,赶紧让到边儿,讲真,他可不想被贺小十六缠上,贺小魔王是个电玩迷,游戏高高手,被他缠上抓去陪他打游戏,会累死人的。

燕行看着最小的小表弟冲过来,将墨镜推上脑顶,凌厉的龙目溢出一丝溺爱:“小十六,你又乱跑了啊,当心一会儿找不着你自己的队伍。”

“不会,我知道我们校集合的地方在哪。”贺明新一边说话一边跑到表哥面前,又问了柳帅哥好,仰望挺直如青松的美表哥:“龙宝哥,听说小美女医生也是参赛运动员,你带我去瞅瞅小美女呗。”

贺小十六穿秋季运动服,特别的精神,青春,说话的时候龙目里有星光闪动,又不失可爱,特别招人好感。

面对最小的弟弟,燕行也舍不得多苛责他,在能应的范围之内对他几乎有求必应,这当儿也不例外:“小十六,小萝莉这两天不太高兴,我带你去看你得乖些,只可远观不可凑近。”

“好咧。”贺明新爽快的答应,像只小绵羊似的跟在表哥身边。

小十六乖巧温顺不捣乱,让燕行颇觉惊讶,不觉想起小萝莉开心的样子,小萝莉高兴的时候,你跟他说话,也会笑嘻嘻的答“好咧”,乖乖巧巧的,特别娇憨可爱。

此刻,他隐若觉得小十六与小萝莉还真有些相似,有时很稳重,很聪明,有时孩子气,说不定小十六和小萝莉有共同话题,能玩到一块儿去。

他没有再千咛万嘱,带小十六,随青大跑来观赛的学生一起走向运动场。

欧海老师在车上教小女同学德语,巴啦巴啦的教得开心,以至时间过得飞快,当车子开进信大到下车时他犹觉意犹未尽。

深懂合理利用资源的乐韵,又学得些最简单的德语基础,心情分外美丽,当下车的时候,收获到一片古怪眼神,令她摸头不知痒处,完全搞不懂学长们为啥用那种深幽的眼神瞅她。

她是个勤学好问的好孩子,一直记挂着,和大家一起走的时候,挤到比较熟的李哥哥身边,逮着他求教:“李哥哥,你们干么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瞅我啊,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啦?”

李宇博望望眼神幽幽的众人,瞅瞅一脸无辜的可爱小萝莉学妹,即有负罪感,又有说不出的幽怨:“小乐乐,欧老师教你的德语好学吗?”

“还可以啊,难度不是很大。”乐韵更迷茫了,学长们用古怪眼神瞅她,就是因为她跟老师学德语?为什么?

“我们田径队里有位修德语的,程祥学长,请你帮小萝莉学妹解惑。”李宇博没有直接回答,朝一侧喊了一声。

被点名的程祥,外语系大四生,身长一米八一,挺直修长,戴一幅眼镜,斯文文静。

他走了两步挨李部长近些,慢条斯理的解释:“欧老师不太厚道,他越过了最基础的入门知识,直接就到语法正题上去了,就像教小孩子,还没教怎么数一二三四五这些数字和个位数的加法,就开始教两位数的加减乘除,小学妹既然能一一记住语法使用和发音,还能马上就能跟欧老师进行简单的对话,所以作为修德语的我,表示强烈嫉妒小学妹的语言天赋,小萝莉学妹跟晁会长都是让人想拖出去揍一顿的怪胎。”

“程同学,你是说我乱教一气的意思?”欧老师危险的眯眼,他就是故意先难而易,本来想为难一下小家伙,想让她学不会,让她以后能跑去体育馆一边训练一边找他学德语,奈何小同学记忆太好,无论教什么一遍就记住了,让他的小计划也泡汤。

“我没有那样说,我说的是欧老师不厚道,老师教学生都是先易后难,你是反其道而行。”

欧老师不置可否的笑笑,顶着张严肃脸,一本正经的望向眨巴着水汪汪杏眼瞅这个瞅那个的小女孩子,语气也是一本正经的:“小乐,我教你的是去繁化简的实用知识,比起那些繁琐无用的东西更务实。”

“嗯嗯,我知道啦。”乐韵咧开嘴,顶着太阳花朵一样的笑脸,让到最边儿去,她是最小的,又是新生,没有什么功绩,所以她挨边儿站。

在运动会举行前几天,各个学校的参赛队队长和老师教练们都曾到信大场地来现场勘测,熟悉自己队伍的站队拉位,以及入场次序,同时按承办方给与的场地安排表格进行实地走测。

如果没有各个项目场地安排表,外校的队伍初来乍到,一时搞不清方位,很可能找不到检录处和比赛赛场而耽误或错失比赛资格。

因为之前有来现场考察,欧海和田径队的几位带队者知道自己的队伍的位置,先带队员到场地。

所有项目都在露天地大操场举行,各个代表队先在跑道之外的蓝球上列队,之后列队入场。

先到的各校代表队,将队旗插在队伍位前,其他人先去活动一下。

欧老师率校队至序位,编整一下队伍,校队在学校早经过列队整合,因为乐小同学没在学校,所以就缺了她,当然,列队演习时由别人顶她的位置,免得队伍乱套,现在是让小同学熟悉熟悉。

其实也没啥技术含量,乐小同学个子最矮,当然是排第一排,在紧挨主席台那面的第一个位置。

欧老师嘱咐在几点集合让学生解散,运动员可去看跑道或其他项目赛点场地,尤其需要熟悉的是运动会的检录处在哪。

乐韵没有立即跟学长学姐们跑,慢慢的落后等晁哥哥,晁哥哥说了要当她的专属后勤,等运动会入场或她上赛场帮她拿背包。

晁宇福唯恐自家弟弟不让自己见小团子,寸步不离的粘着他,晁宇博拗不住二姐的厚脸皮,带她跟在运动员们后面,当运动员们在列队时,姐弟俩站在比较远的地方,因为乐小同学个子矮,他们没见着人。

等运动员解散,姐弟俩溜去找人,两人赶上跑去看场地的人流里,晁宇博追上小乐乐,手又爬到她头顶上去了。

“晁哥哥,你又摸我头!”头上多出一只爪子,乐韵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将手扒拉开,气鼓鼓的扭头瞪眼,一偏头,看到美少年身边站着个青春飞扬、朝气蓬勃的少女。

女生扎着马尾,穿红色运动服,灿若朝阳,凤眼桃腮,清丽不俗,她脸上扬着明亮的笑容,凤眼闪闪发亮,那鲜艳的衣服色彩和着那笑容,让整个地方为之一亮。

“噫,晁哥哥……”她正想说晁哥哥家的美女姐姐,谁知刚张口,靓丽的美女“哇”的欢呼着往前一扑,一把搂住娇小可爱的小女孩儿:“小团子,我是小博二姐,可爱小团子快给姐姐抱抱,哇,抱到了抱到了,香喷喷的!”

一个恶虎扑羊成功扑到雪白雪白的粉团子,晁宇福欢天喜地将小巧可爱的小女孩摁在自己怀里,手在测量小团子的腰围,用下巴蹭她的头发。

也幸好乐小同学走在最后的最边沿,不会挡别人的路,晁二姑娘那一记大招也吓不到别人,要不然,晁二姑娘冲进人群里来那么一招,一定引起公愤。

猛不丁的被人拥入怀,乐韵差点没嚎,色女!晁哥哥的二姐姐是个大大的色女,竟然占她便宜,吃她豆腐。

“晁哥哥快救命,福姐姐要捂死我了。”晁家二姐太热情,她吃不消,只能搬救兵。

二姐一把将小乐乐给强行霸住,晁宇博只有干瞪眼的份儿,听到小乐乐求救,有了干涉的理由,赶紧去扒拉二姐的爪子:“二姐,快松手,你吓到乐乐了。”

晁宇福成功摸到小粉团子的腰和胸围,笑嘻嘻的松手,改而摸小家伙的脑袋:“小博大惊小怪,我和小团子拥抱一下下,小团子才不会吓到,小团子的头发也好柔软。”

小团子的腰肉软软的,肌肉极有弹性,腰很细,腰围不到一尺七五,小腰盈盈不及一握,而胸围却大的吓人,下胸围不到70,D杯,典型的大胸小萝莉。

“二姐,你那不是拥抱,你那叫熊抱。”晁宇博成功将小乐乐解救出来,忍不住给二姐一记爆炒粟子:“二姐,女孩子要矜持些,毛手毛脚的吓坏乐乐,到时太皇太后有你好看。”

“人家才没有吓小团子,小团子这么可爱,我疼还不及,小团子萌萌哒!”晁宇福看到小家伙抬起头,顶着张白白嫩嫩的脸,眨着水灵灵的眼睛望着自己,那副粉妆玉琢的样子太可爱,她管不住手,伸手捏小可爱的粉脸。

又被戳脸蛋,乐韵幽怨的撇嘴:“福姐姐,我不胖,哪里像团子了?”她矮,可不胖啊。

人说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她个子矮,好在够白,勉强能仗着好皮肤和一张圆脸掩盖矮的不足,如若是个小胖子,那就妥妥的是个土圆肥。

“小团子水灵灵白嫩嫩的,像个白面团子,所以叫小团子,如果胖就叫小丸子了,不是小团子。我们家小团子最可爱。”晁宇福玩上瘾,兴高采烈的戳粉团子的脸蛋儿。

挨捏了好多下脸蛋,乐韵鼓腮帮子,将伸来的魔爪扒拉开,抱住漂亮哥哥的胳膊:“福姐姐,我脸都快挨你戳坏了,我不跟你玩耍。”

“不要啦,小团子,姐姐不捏你了,姐姐陪你去转悠,我也是参加过多次田径运动会的,知道各项程序,我今天当你的专属后勤人员,有我陪你检录陪你找地方,保证你不会晕圈。”

小团子粘美人弟弟不粘自己,晁宇福自己粘上去,牵起小粉团子的小爪子:“小团子,我给你带了零食和水果,你渴不渴?要不要先吃个苹果?”

“福姐姐不参赛?”乐韵乖巧的一手抱晁哥哥的胳膊,一手让美女姐姐牵着,晁家姐姐不色的时候是个好姐姐哒。

“这次不参加,明年的春季运动会应该会参赛,小团子,到时我们说不定还会成为竞争对手哒。”

“二姐还是别显摆的好,你跑不过乐乐的。”晁宇博笑盈盈的泼过去一盆冷水,转而给小乐乐解释:“小乐乐,二姐也是她们学校田径队队员,擅长于中长跑,在去年春季运动会长破了3000米纪录,乐乐,你不用给面子,明年把二姐踩下去,刷个让人望尘莫及的新纪录,闪瞎二姐的钛合金眼。”

“哎哟,小博,哪有你这样抑姐扬妹的,这样不公平,都是自家人,一碗水要端平。”

“唔,这个可以有,福姐姐,你要经常煅练呀,明年我甩你三条街,到时不许说我没提前提醒你。”

“啊哈哈哈,小团子好自信,姐姐我喜欢!希望明年春运动会上,我能跟小团子同小组。”

“二姐你就拉倒吧,如果在预赛中你跟乐乐同组,你连复赛的机会都没有,在最后决赛时才跟乐乐同赛,你还有争夺亚军季军的希望。”

“小团子,小博打击我的信心,我的心灵受了十万点暴击值,求安慰……”

有个乐观开朗的晁二姑娘在,就连晁家哥儿也靠边站,晁二姑娘拉着粉嫩的小团子儿巴啦巴啦,将人霸占住,陪去跑道运动场看了,又去看跳运的沙坑。

燕行带小十六远远的跟着小萝莉,晁家姐弟一左一右的像护犊子似的将小萝莉夹在中间,他们是掺不了份的。

转圈了两圈,八点十分,运动员团队集合,贺明新归队。

送走小十六,燕行头疼的揉额心,小十六对小萝莉很好奇,可要怎么让小十五小十六到小萝莉面前露脸,是个难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