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六章 可惜什么/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运动会8:30分开幕式,在经过一系列的繁琐步骤,到九点半才正式开赛,首赛有径赛男子甲组100米预赛,田赛女子甲组跳远预赛。

首都共54所高校1300多运动员参加,分甲乙丙三组,甲组各队队员因学校因素,都是经过比较专业培养的高水平运动员,乙组和丙组是普通院校的学生。

男子甲组100米预赛之后是乙组和丙组,女子组比赛则排后,因此女子甲组跳远预赛不会与甲组女子100米赛相冲突。

比赛之前要求检录,当年入校的新生还需要携带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以及学生证。

开幕式后退场的运动员们有比赛的赶去检录,乐韵是青大队唯一的一个新生队员,是队员和后勤队重点照顾对象,大家怕她找不着检录处,没比赛的队员们和晁会长陪同她去检录。

李少报的项目之一即是100米跑,青大历来都是甲组的,因此,他是没有表现的机会,和二位队员去径赛检录处。

戴良钰等人等在场外,跟田径友后勤们隔得不远,等小萝莉出来,大家当然是理所当然的去看她跳远。

燕行本来不知道究竟是找两个弟弟好,还是去看小萝莉跳运,因为柳某人果断的抛弃他家弟弟们去给小萝莉捧场,他思索再三,也忍痛当个坏哥哥,不去看看弟弟们在赛场拼博的矫健身姿,跟柳某人去给小萝莉捧场。

晁宇福其实是不想有其他人跟她抢小团子的,小团子有她照顾着就行啦,那么多臭哄哄的男生凑什么凑?

为了防止晁家最小的可爱小公主被人占去便宜,她特别的护犊子,将小团子护在自己身边,不让人挨近小家伙,小团子身材太好,连她见了都想揩油,男生们都是雄激素发达的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万一对小团子有非分之想,小团子就太亏了。

到检录处,乐韵从背包里拿出身份证,录取通知书和学生证去检录,经检录人员确认不是冒牌货,收起证件。

因天气有点凉,早上人人都是长裤长袖衣服,比赛时穿长袖长袖容易束缚住自己手脚,一般会换短运动装,有些运动员是外面套长袖装,直接脱掉就行。

乐小同学检录完想去换衣服,男生们瞅到承办方提供换衣服用的帐蓬人员爆棚,挤进去也不知要多久,大家站成一个圈,把小女生圈起来,以人身为盾给她当更衣室。

乐韵也没有矫情,有男生们保护,快速脱去秋装运动服,里面是一身校田径队的紫色夏装队服,换下来的衣服叠好,装进背包,又拿出一双鞋重新换上。

运动入场服饰统一,靯子也是统一的运动跑鞋,然而,田径队发给她的衣服鞋子,衣服尚好,能穿,鞋子是36码的,太大,她只能穿着走走过场,上赛场那是绝对不行的。

穿上自己的运动鞋,去比赛点。

“小团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白嫩!”晁宇福瞅着短装的小团子,露出的胳膊和腿儿雪白雪白的,恨不得扑上去咬几口。

“二姐,你也不黑好吗?还有,小乐乐要去跳远了,你这么拉着她,想消耗乐乐的体力不成。”有个专霸占乐乐的二姐,晁宇博特别的头痛,将人扒拉开,牵起乐乐快走。

晁宇福不满的瞪美人弟弟,赶紧又跟上去,护在小团子另一边,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开往跳远赛场。

到达跳远赛场,非运动员们只能站在规定线之外观看,运动员到规定点,再次点名检录。

乐韵站到参赛队员们圈子里,无可非议的又是最矮的一个,瞅着人人比自己海拔高,愤恨难平,为什么就她不长?能不能不长胸改为长高?

她在郁闷的暗嚎,众参赛女生瞅着新来的竞争对手,悲催到泪崩,为什么她们没有那么好的身材?

跳远女子甲组各校运动员到齐,比赛开始。

跳远是急行跳远,参赛队员在比赛前一周做了抽签排序,一人三次机会,取最高分为最终成绩,预赛中择出前十六人进决赛。

排第一位的是京大的女生,身长超一米七,双腿修长,在裁判念到名字时就位,到助跑区做预备工作,在裁判员挥旗示意下起步,冲刺,起跳,落地。

裁判测量距离报成绩:“4。364米。”

第二跳,4。355米,第三跳,4。422米。

能够参赛的跳远选手,每人的成绩都是四米以上,因此,第一位女生的成绩并没有给其他人带来多大压力。

第二位是科大女生,第一跳4。405米,4。396,4。381。

第三是林业大学女生,分别为4。411、4。420、4。021。

第四位,青大乐韵。

“小萝莉,加油!”当裁判念到小萝莉名字,关云智等人在线外当啦啦队。

“小团子,加油!”晁宇福两眼迸出热烈的光芒,嗷嗷,她带了摄像机的,就等着录下小团子的美丽身姿,回家给母上父上和太皇太后们欣赏。

众选手们瞅到粉嫩粉嫩的大胸女生还有那么多加油队伍,又一阵幽怨,胸大就是不一样啊,连啦啦队都是成群成群的。

站沙坑边的协助裁判员们看到小小的女生登场,表情特明的懵,同学,你确定你没报错项目?

在助跑线端蹦了蹦,当协裁们挥旗时,乐韵嗖的蹿出去,不拖泥不带水,冲到起跳区,跃起,腾空飞向沙坑,平稳落坑。

裁判先是微微的怔了一怔,然后测距离:“5。963米。”

“?”记录员问:“请问是4。963米,还是5。963米?”

“5。963米。”测量裁判员再次口齿清晰的报数。

主裁判也重复一次:“5。963米,没有错。”

嘶-十几位选手暗吸冷气,首都高校秋运会的跳运纪录是4。85米,大胸女生一跳就蹦出5。963米,生生超越纪录1米11。

“第二跳,请准备。”裁判心中余震未消,仍然公正的执行工作。

众人望向大胸女生,她起跑,风也似的跑到起跳区,飞跃而起,再次以优雅的姿势落入沙坑。

前面三位有三位在落下时,皆以不同姿势扑在沙坑里一次或二次,大胸女生两次平稳落地,动作完美。

第二跳测远度:“6。395米。”

“!”

小女生越蹦越远,众人一脸震惊,这么牛,竟然不是体院的?

第三跳,测量裁判测出长度后没有第一时间报数,主裁判再三观测,宣布数值:“6。659米。”

啥啥啥?

柳向阳差点没跳起来,小美女一蹦就蹦出个6。65米?我去!他一把抓过身边的燕某人:“小行行,小美女是不是青蛙投胎的?6。65米啊,哥我用力一跃也才八米远啊。”

“!”燕行想飞了柳向阳,嚎什么嚎?他全力一跃也才八米多好么?

沙坑附近陷入短暂的沉寂,还没跳的几位选手已绝望,这远度,她们自认无法超越。

关戴等同学先是静了一静,转而给与热烈的掌声,晁宇福飞跑去接住走下赛场的可爱小团子,给了个大大的拥抱:“小团子,偶像偶像,你是我偶像!”

胸口被一台相机抵着,乐韵整张脸都纠结成麻花团,晁宇博跑近,将二姐扒拉开,将小乐乐救走,男生们呼啦啦的拥上去,围住小萝莉,为她欢呼雀跃。

自己跳过了,可以留下也可以去其他地方,晁宇博怕小乐乐太耀眼被外校男生们注意,以说看大李赛跑为由,将小乐乐跳远赛场带走。

因为小萝莉跳远预赛过了,关云智等人笑着跑去看自己感兴趣的项目,晁宇博和几位同学赶到跑道旁,百米跑甲组男子最后一个小组即将开始,也正是李少的比赛,运动员们已点完名将就位。

“李哥哥,杀进决赛,明早有煎饼吃。”看到李哥哥望过来,乐韵愉快的喊了一嗓子。

“当真?!”李宇博听到喊声,精神一振。

“大李,你被淘汰的话,半年之内好吃的全没你的份。”晁宇博浅笑吟吟代为回答。

“小乐乐,我拼命去啦,记得我的煎饼!”李宇博无视发小晁哥儿,朝小萝莉学妹眨眨眼睛,雄纠纠的去跑道。

“乐乐,大李还报了1500米。”

“1500米也进决赛的话,再加一个煎饼呗。”

“小团子,什么煎饼,我也要。”晁宇福兴致勃勃的凑数。

“早餐煎饼,明天给福姐姐带一个。”

“嗯嗯,小团子最好,最爱小团子。”逮到机会,晁宇福又搂住小可爱,将肩膀搁她肩膀上,偷看小团子衣衫内的风景。

百米赛跑准备就绪,在发号枪声里,八条跑道上的运动员像脱缰的马冲了出去,晁宇博盯着第三跑道的大李,看他一马当先的从头跑到终点,为之鼓掌。

李宇博冲过终点,跑出跑道,一溜儿的蹿到漂亮少年面前,顶着灿烂的笑容,陪小萝莉去看即将准备开赛的跳高。

一行人刚走出十几步,两位穿白色运动衫的青年欢快的迎上晁会长一行人,两青年一高一矮,面相十分相似,俱是眉目如画,俊美阳光。

“晁哥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小智哥小明新。”晁宇博看到贺家最小的两兄弟,漂亮的凤目划过幽光。

“小博哥,好久不见喽。”贺明新等哥哥跟小晁打过招呼,他往前凑,眼睛盯着小巧可爱的大胸小萝莉:“小美女,您好,我是贺明新,排行十六,我身边这个是我哥哥贺明智,排行十五。”

“贺小八的弟弟们?”乐韵以审视的目光打量两位青年帅哥,不用他们报名号,仅只看脸也能猜得出来是贺小二他们的兄弟,因为贺家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有一双龙目!

论长相,贺家人个个俊美帅气,有宁静之美,阳光之美、沉稳之美、钟灵俊秀之美、也有出尘脱俗之美,风姿各有千秋。

眼前两少高的一个身长约一米八四左右,略矮的一个也有一米八左右,两人体型匀称,皮肤光滑而有光泽,额宽眼亮,是有福泽的相。

年长的一个面如冠玉,笑容和煦,像阳春三月的春阳一样的温暖,他是那种阳光温暖的美青年。

他跟柳帅哥的阳光之俊美又略不同,柳帅哥骄若朝阳,俊美得张扬灿烂;贺家十五是像雨后之太阳,温和、清丽、雅静。

略小的一个朝气蓬勃,眼睛清澈无尘,像小女孩子一样的天真烂漫,单纯无邪。

两小帅哥挺拔高挑,随意往哪一站,自成风景。

“正是,我是贺明智,您直呼贺小十五即可。”贺明智微微点头,露出温雅的微笑。

“嗯嗯,长相都不错,当之无愧百里挑一的帅哥,可惜……”乐韵打量着贺家两位公子哥儿,嘴角衔着一缕高深莫测的笑容。

“小……”晁宇福好奇心起,想问问小团子“可惜什么”,然而,她刚张开嘴还没把那句话说出来,有人飞快的抢先答话:“小美女,可惜什么?”

晁宇博秀美的眉峰微微一挑,忍不住腹诽,那两位为了往小乐乐身边凑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有人抢话,晁宇福气恨恨的扭头,看到柳少和燕少施施然的走来,气不打一处来:“柳小三,你丫挺的凑什么热闹,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哎呀,晁小二你也在啊,我跟小美女说话呢,你别打岔。”柳向阳找到机会,蹿到贺家两小兄弟身边,热情洋溢的自顾自说:“小美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个小帅哥是贺家最小的两熊孩子,……”

他巴啦巴啦将贺小十五贺小十六是谁的孙子谁的儿子排行第几解说一遍,兴致高昂的问:“小美女,刚你说可惜什么呀?”

柳帅哥说得眉飞色舞,漂亮少年拧眉不语,乐韵可没给柳帅哥面子,笑咪咪的回答:“这位大叔,你谁呀,我跟你不熟好么。虽然我不爱跟陌生人讲话,不过,我还是懂得尊老的,你问了我就说吧,我想说的是‘可惜,长着一双代表正义的龙目,却有一张招桃花的脸。’,我说完了,福姐姐,男女有别,晁哥哥遇到朋友了,我们自己溜弯儿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