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七章 熊孩子惹得祸/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意思?

贺明智贺明新被小美女医生莫明其妙的一句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小美女医生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说他们的眼睛跟脸不搭配,还是说他们长得太帅?

晁宇博和李宇博也明显察觉到小乐乐对柳少和贺家人的疏离冷淡,皆当作不知,即不问小乐乐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准备当和事佬。

燕行落后几步,在小萝莉皮笑肉不笑的冷漠笑容里安静的站住脚,他觉得一定是他们哪里惹到小萝莉了,她在贺家没有流露出嫌恶,走出贺家便不再掩饰她的喜怒。

待听到“大叔我们不熟”那句,柳向阳扬起的笑容僵住了,笑容慢慢淡化,声音轻轻的:“小美女,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了你啊?”

“你说笑了,你们是谁呀,你们都是出身官权家的官二代官三代的官后代,还是高级军官,做什么都是对的,哪可能得罪我这么一个小屁民。像我这种小屁民可不敢高攀你们这样的高官权贵之后,以后也请你们别再屈尊纡贵的找我,我是一穷二白的小人物,担当不起你们贵族少爷们的青眼。”

乐韵扬了扬脸,拉起晁家姐姐就走:“福姐姐,我们看小帅哥小鲜肉去,我在开幕式退场时看到一个小帅哥,好秀气好漂亮,瞅着就让人如沐春风。”

柳向阳脸上仅存的笑容也消失无存,以前,哪怕小美女不给面子,也没有用这么讽刺的语气说他们是官后代,现在不是嫌弃,而是嫌恶,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惹得她翻脸?

燕行抿着唇,静静的看着小萝莉亲昵的粘着晁宇福,他和表哥姐弟们不比晁家姐弟差,为什么小萝莉没看见他们对她的友好?

晁宇福巴不得拐可爱小团子去单独玩耍,有此机会正中下怀,赶紧撒丫子小跑:“嗯嗯,贺家两熊孩子都是没礼貌的坏孩子,我比他们大,他们每次看见我都拿乔,我们不理他们。”

她一边跑,一边眉飞色舞的嚷嚷:“小团子,你刚说的那个小帅哥穿什么衣服,只要记得衣服颜色辩识出是哪所学校的,姐姐帮你去逮人,一定把小鲜肉拐来给小团子欣赏,话说,小团子,那个小鲜肉有没我家美人弟弟漂亮啊?没有小博那么漂亮,咱们还是另换目标。”

“小帅哥很帅,不过还是晁哥哥最美,晁哥哥是最漂亮的美少年哒。”乐韵抱住晁家姐姐的胳膊,咯咯笑:“福姐姐,虽然小鲜肉没有晁哥哥好看,但是真的很帅很有气质,重要的是干净,气质气息都像晁哥哥一样干干净净的,只有心灵干净的人才能有那样的干净气质。”

“这个说得好,我们家小博就是干干净净的美人,走走走,我们逮帅哥去……”晁宇福拖了人飞快的跑路,免得那些家伙跑来跟她抢人。

李宇博瞅瞅贺家兄弟,瞅瞅燕少和柳少,淡淡的扭扭脖子,做热身运动动作:“小晁,你们慢聊,我做热身运动去,等会还有铅球赛。”

他一边扭脖子扭手腕,转过身,一跳一蹦的走人。

贺明智贺明新看李少走开,一脸疑惑,奇怪,小美女医生不理他们,李少好像也不想跟他们说话,究竟怎么了啊?

“燕大校柳大校,乐乐从没说为什么会去贺家看诊,回来也没提半句贺家的事,可依现在的样子看,小乐乐在贺家必定受了委屈,我不清楚内幕,没有立场指责你们,有一点我可以确认,那就是乐乐不会乱使小性子,你们让她憎恶,必定是你们错得太离谱。过去就是过去,不论以前,你们以后不要再打扰乐乐,我不希望你们总惹得乐乐不开心。”

晁宇博声音平静,仍如他的人,说完,对贺明智点点头:“贺小十五,咱们有空再聊,我去找我妹妹了。”

温雅少年笑容清淡,从容转身,追往适才李少和晁二姑娘所去的方向。

当少年也翩然转身离去,贺家兄弟面前就只余一片空气,他们也庆幸幸好这附近没有其他人,小晁几个人刚才身边也没有其他人,所以就算小美女医生和小晁毫不留情的说他们,也没有别人知道。

“龙宝哥,是不是我们太急切,让小美女误会了?”贺明新跑到高如青松般的表哥身边,忐忑不安的拉着表哥的袖子:“龙宝哥,我和十五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小美女打个招呼,先认识一下。”

“小十六,不干你们的事,应该是我不小心得罪小萝莉,她不想看见我,所以也不愿意跟你们认识。”燕行摸摸小表弟的脑袋:“小十五小十六,你们在家里制药房里有没装多余的东西?”

“我没有。”贺明智坚定的摇头。

开家庭会议时确实有讨论要不要在院子里和药房外面屋檐下安装个隐形摄像头,倒不是怕医生在药里做手脚,是怕医生万一是别的什么人,趁在贺家制药的机会,半夜三更弄些怪东西安放在他们家,从而从贺家窃取机密。

就那问题,贺家上下讨论了很久,最终否决装监控的提议。

“我也……没有。”贺明新低着头,小声咕嚷。

燕行心头一紧:“小十六,抬头,看着我的眼睛。”

柳向阳猛的一惊,不会是……?

贺明智也骤的惊了一下,心跳莫明快了一些。

贺明新慢慢抬头,露出可爱的笑脸:“龙宝哥,你叫我抬头干什么,有好东西要给我?”

小十六的眼神闪烁,燕行一手扳住小表弟的肩,让他正面直视自己:“小十六,你说谎的时候就会垂下视线,你眼神在躲闪,所以,你刚才在说谎。”

“龙宝哥,人家没有说谎。”贺明新努力的正视表哥的眼睛,可是只坚持了不到二秒就败下阵去,又垂下眼睛。

“小十六,你在制药房里放了什么?”燕行的手用力的捏了小表弟的肩一下,又松开,心脏一再收紧。

“小十六,你,不会真的背着大家在制药放里放什么东西吧?”贺明智只觉心跳快得太厉害。

贺明新低着头看脚尖,小声嘟咙:“人家就是丢了一样小小的玩意儿嘛……”

柳向阳张了张嘴,又紧紧的抿住,原来如此!贺小十六装的小玩意必定是隐形摄像头一类的东西,而且被小美女发现了,所以小美女离开贺家就翻脸。

贺明智摸了心口,心跳跳得更快了,快得几乎要失控。

燕行的手无力的垂下去:“小十六,你这次闯大祸了。”

贺明新踢踢脚下的草儿,不以为然的呶嘴:“龙宝哥,我就放个小东西而已,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东西我还没去取,也没看,大不了不看毁掉就是了嘛。”

“小十六,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你放的东西还在原地?”贺明智努力的深呼了一口气,才勉强压下心头的冲动,这个人是他弟弟,如果换作别人,他一定打死他!

“十五哥,我放的又不是遥控的无人机,它不在原地,还能跑不成?”

“小十六啊,小医生会憎恶我们,说明你放的东西被发现了,不仅被发现,还落在小医生手里,甚至小医生已经看过拍摄到了什么,所以对我们才这般深痛恶绝,也连累柳三哥被小医生讨厌。”

贺明智又气又无力,小十六是最小的孩子,大家难免偏爱一些,也纵容他一些,从而纵容得小十六有些熊孩子脾气,因为他胡闹归胡闹,在大事上不乱来,并没闯什么大祸,家里也就纵着他,没想到这次竟玩大了。

试想,小医生辛辛苦苦的为他们家老祖宗采药制药,不经意间发现制药房里竟然有监控仪器,你说,她能不心寒吗?

若换个人,一怒之下当场大怒毁掉药,又或者在药里作手脚,他们老祖宗一命难保。

如果换作他是小医生,发现多余的眼睛,他定会甩门而去,即然不信任,何必还让他救?

贺明智心累得快说不出话,可纵容得小十六有点无法无天的人当中也有自己一份,他也没有什么资格骂小十六不懂事。

柳向阳默默的低头,默默的退了两步,自己低头着走向一边,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

燕行心里除了苦还是苦,他一再嘱咐舅公们千万别在制药房里装些不该存在的东西,舅公和舅舅表哥们也听进去了,偏小十六顽劣,弄多余的眼睛藏在制药房,还被发现,以致连累得整个贺家都没脸。

小萝莉发现多余的东西,大概以为是他和长辈们的意思,怕她在药里做手脚或想觎窥她的药方,她哪能不气愤填膺,可她在贺家没有当场震怒,也没有当面揭人老底,给贺家老一辈留了颜面,唯有走出贺家,便不再理他们。

他和向阳想破了头也没想出原因,如果不是刚才这一茬儿,他还被蒙在鼓里头,以为是小萝莉脾性大,就因为他们在门口偷听就跟他们翻脸。

他站着,目光寻找晁少和李少,当发现向阳默默的转身走开,燕行心脏一阵抽疼,飞奔着追到向阳身边,从咙喉里挤出干涩的声音:“对不起,向阳,是我连累了你,我会去找小萝莉解释清楚的。”

“小行行,你认为小美女她还会再信任我们吗?”柳向阳声音带着苦涩:“信任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信任的基础就诓了小美女一回,信任值本来就已岌岌可危,再出现那么一招,换作是我,我也不会相信任何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啊。”

“不管怎样,我都要找小萝莉单独解释一次,她不愿见我,我再去跟小晁解释,回去请太姥姥和舅公舅舅们拜访晁家和万俟教授,请晁老爷子们和万俟教授从中解围,小萝莉真不原谅我和家长辈,至少不会拖累你,耽误你的事。”

“没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也别往心里去,小行行,你自己观赛吧,我想四处走走。”

“嗯,等会我去找你。”燕行愧疚的点头,他知道向阳心情很低落,向阳的心上人也要参加某个项目,他满心欢喜的跑来观赛,一来是想帮心上人加油,二来也想找机会让他心上人到小萝莉面前刷刷脸,以后也好开口请小萝莉去看诊,谁知经此一遭,希望要落空了。

柳向阳慢慢的漫步走,越走越远。

表哥和柳三哥在说话,贺明智站在一边,对于柳三哥的黯然独行,他无力挽留,贺明智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低着头等候挨训。

燕行目送柳某人走远,附近也没有人在意他们,他折回身,走到两个弟弟面前,拍拍十五表弟的肩:“小十五,田径赛上加油,明年还指望你陪小萝莉回Z省采虫草,你若跑得太慢,估计小萝莉会拒绝你当向导。”

“龙宝哥,放心吧,冠军我不一定争得到,亚军季军总有一个是我的。”贺明智握拳,他会加油的,不能让小医生看扁。

“嗯,”燕行欣慰的笑笑,伸手幺表弟的头:“小十六,知错了吗?”

“龙宝哥,我知错了,是我不懂事给家里惹祸了,我不该好奇放东西在药房里的。”贺明智将头垂得低低的,他只是好奇制药过程,想拍下来满足自己的探索之心,没想到会惹出事来,好像还挺严重。

“你明白就好,小十六满了十八岁,不再是小孩子,你要对你自己的行为负责,好奇心会害死人的,以后做事前要三思,不要逞一时之快做出悔恨终生的事。”

“龙宝哥,我知道了。”贺明新拉住表哥的衣襟:“龙宝哥,你带我去找小医生道歉,事情是我做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小医生要打要骂,我都接受。”

“嗯,你今天有200赛,加油跑,等中午或傍晚我找机会去找小萝莉看看能不能说上话,你和小十五自己去玩,我去找向阳。”

“嗯嗯,我们会加油的。”贺明智贺明新握拳,他们会努力跑进决赛拿名次的,那样明年才能争取到陪小医生去Z省采药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