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九章 激动/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妈妈被小姑娘一长串话说得有些恍惚,小姑娘还真是厉害,只摸了摸两只手竟把她当年病因说得分毫不差。

她的病是从得知丈夫牺牲那天开始的,当年一时急火攻心,病倒就爬不起来,在医院躺了足足八个月才能勉强自己行动,却也是虚弱不堪,丧失劳动力。

这些年拖着副破身躯残喘苟延,也是因为姑娘就她这么一个亲人,她不舍得抛下孩子孤零零的一个人在世,要不然,她早就支撑不住放弃治疗撒手走了。

恍惚间听到自家姑娘问还有没法子救她,田妈妈自闪神间回神,用干枯的手覆盖在孩子手背上,悠悠的笑了笑:“傻姑娘,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每个人早晚会有那一天的,你呀别紧张,我左右还有三几年好活,还能看见你给我找个女婿,你着急一点,早早生个孩子,妈还能抱上外孙。”

“妈,你说什么呢,你当年说等我结婚生孩子上学后,你还要帮我接送孩子上下学的。”耿静心心中酸苦,几乎要哽咽。

耿家母女一个忙安慰女儿,一个担心的想哭,晁宇福摸摸鼻子:“那个,耿学妹你先别急啊,我家小团子又没说不能治啊。”

田妈妈心中划过惊讶,就她这情况,还能有治愈希望不成?

耿静心紧张的望向学姐身边的小女生,眼中满含希翼。

“改善是可以的,要说要让田阿姨变得像健健康康的人一样,我是没法子,田阿姨身体根基已毁,没办法重筑根基,去病除疾后不用再依赖药物,像六七十岁的退休老人一样走走跳跳可以,还是不能下重力干重活。”

像田军嫂的这种状况,比贺家老祖宗的情况更加棘手,贺家老祖宗是急性的,几剂猛药拔去毒,再慢慢巩固本元就行了。

田军嫂这种是顽固性的慢性病,身体被药物长年累月的侵蚀,即是病,也有药物慢性中毒,需要一点一点的驱逐,还得把握好分寸,下药重了,可能让她的身体崩溃,下得轻了,不起效果,拖太久,主,身体又会形成抗药体。

“还可以治?”耿静心惊震得无以复加,她妈妈的病在三年前医院就已不再试验其他方子,反正试了也是无用,所以就只开药,让她妈妈能维持多几年就几年,什么时候完全抗药,那就是命的终点。

她早早没了爸,和妈妈相依为命,她仅余的最亲的一个亲人就是妈妈,她的世界里再没有什么比妈妈最珍贵,如果能换命,她愿意拿一半命换给妈妈,那样就能陪妈妈走到老,一起去跟爸爸团聚。

如果妈妈的病还能治,她愿意倾尽所有力量救妈妈。

耿静心激动的心脏砰砰砰乱跳,肩膀微微发抖。

“小团子,真的?”晁宇福嗷的一声抱住软萌可爱的小家伙,那开心劲儿不输耿同学。

乐韵被熊抱住,暗中仰天咆哮,晁哥哥那么温柔美好的人,怎么有个动不动就扑人的二姐姐啊?但愿晁家明姐姐不像这个姐姐一样老扑她,她的腰本来就细,再这么频繁勒,把肉肉往上挤,胸变得更大怎么办?

“癌症还可以治,这种病又不是绝症,自然是可以治的,就是比较麻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结成冰之后不可能一二日解冻,这病也是一样,正式治疗每个时段用药不同,中间不能断药,大概需要半年左右,所以需要凑齐药才能开始。”被勒得快喘不过气,伸手掐福姐姐的腰肉。

晁宇福被挠到痒痒,咯咯直笑,赶紧撒手,暗中乐得天翻地覆,她刚才揉到小团子的胸啦,好软。

耿静心激动的往前一扑,紧紧的抱住小女孩,像抱住了一棵救命大树,眼睛闪着亮光:“小学妹,求你给我妈妈治病!药费我会付的,多少钱都会付,我爸去了,我只有我妈一个最亲的亲人,我不能再失去妈妈!”

田妈妈本来不想让唯一的姑娘再为自己操心,听到姑娘那番话,心中酸意汹涌,眼眶潮湿了,孩子只有她一个最亲的人,她何曾不是只有姑娘一个可以慰心的亲人?

姑娘舍不得她,她哪里又真的舍得抛下孩子?

只不过是躲不过生老病死,才坦然接受,好死不如赖活着,如若能活,谁不愿意多活几年?

如若还能治,为了姑娘,她也愿意试一试,就怕医药费太贵,到时没给孩子攒到嫁妆,反而给姑娘积攒下一大笔巨债。

想到昂贵的医药费,田妈妈心头有些迟疑难决。

“小行行,小心心抱住小美女了,一定是好消息!”柳向阳看到耿静心跳起来抱住小美女,激动的一蹦蹿起来,一头冲向耿家母女的方向。

“……”说好不激动不紧张不慌乱不乱来的,这算什么?

燕行伸手一抓,只摸到柳某人的一点衣袖,没把人抓回来,想扔军刀把那家伙给射伤让柳向阳倒地不起,说好不乱来,人却冲出去了,这么快就暴露,万一坏了事,有他哭的。

狠狠抱怨一句,他快步去追,向阳为他的事向来两肋插刀,上刀山下油锅不皱眉,如今他冲出去,他不能为自保就当缩头乌龟,要挨打挨骂,他陪向阳一起挨着受着。

乐韵刚从福姐姐的熊抱里解放出来,还没喘口气又挨落入虎抱,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可不可以对人用点穴手?

她想点穴,真的!

福姐姐一个欢喜就抱她,这个学姐一时激动也抱她,她快变成抱枕了,还是晁哥哥最好,顶多摸摸头,戳戳她的脸蛋,不会一言不合就熊抱狼抱。

“学姐,麻烦你松松手,我不想被人误会我三观不正啊。”再这样下去,别人没准以为她是女女恋。

“噗哈哈哈!”晁宇福没形像的爆笑,又嗖的扑过去,将软萌软萌的小家伙从耿同学手里抢过来抱住:“小团子,你太可爱了,姐姐爱你!”

“福姐姐,你再吃人豆腐,我就不理你了,也不跟晁哥哥回家。”又被当抱枕,乐韵崩溃,这个姐姐可不可以不认?

“好吧好吧,我不抱小团子了。”晁宇福真被唬住了,赶紧撒手,她才不敢跟小团子扛,爷爷大寿时小团子不跟小博回家去,让家长们知道是她的原因,奶奶也会揍她。

耿静心看晁学姐和小女生互动,漾慕不已,她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体味不到跟兄弟姐妹们打闹的幸福和乐趣。

她转身想去扶妈妈,看到远处跑来一个人,惊讶的瞪大了眼:“妈,柳大哥来了!”

“小柳来了啊,在哪?”还在思考着要不要治疗的田妈妈,听说小柳青年来了,欣喜的四处寻找。

“妈,柳大哥在你背后的方向,他正在跑过来,马上就会到。”耿静心看到疾奔而来的俊美青年,眼中浮出雀跃和惊喜。

那两个大校跟耿学姐认识?

乐韵早就看到从颁奖台背景架后冒出头的两帅哥,一直没当没看见,听耿家母女的话,连连皱眉皱脸,把脸皱成包子脸,从空气中的味道分辩,她知道那两家伙在不远处偷窥,就是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依现在情形来看,那两位与耿家同旧识,难不成怕她对耿学姐母女下手?

“我去,那两家伙怎么也冒出来了,阴魂不散。”晁宇福听得耿同学的呼咋声,望向远处,看到飞跑中的柳少和他后面不远的另一位墨镜青年,不满的嘀咕。

“晁学姐跟柳大哥认识?”耿静心听到晁学姐的咕嘀声,不由看看晁学姐,又看向跑来的柳大哥,感觉有点懵。

“认得的。”

“耿学姐,既然是你们的熟人来了,你们叙叙话,关于田阿姨的情况,我们改个时间慢慢聊。”

乐韵不想跟那两位说话,拉了福姐姐的胳膊走往一个方位:“福姐姐,我们去找晁哥哥,一起去看小鲜肉和美女。”

“嗯,耿学妹,我带小团子找我家美人弟弟去啦,回见啊。”小团子想溜,晁宇福求之不得,果断闪人。

人逢喜事精神好,耿静心知晓妈妈的病还能医治,心中欢喜,笑容美丽:“好的,学姐,回见,还有谢谢你。”

学姐明知她妈妈身体不好,还拉她义妹妹过来打招呼,没有明说请她妹妹帮她妈妈看病,潜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否则,晁学姐大可以不用过来跟她说话,打个招呼就带她妹妹走人。

晁学姐的这份人情,她记在心底,能报时再报。

“不谢,所有温柔待人的都该被温柔以待。”晁宇福快乐的回了一句,挥挥手,带小团子跑路。

乐韵眨了眨了眼,自己慢悠悠的笑,温柔的人都该被温柔以待,像晁哥哥,那么温柔待人,所以被温柔以待,她么,她还是算了,她还是做她自己,该温柔时温柔,不该温柔时还以拳头。

瞄至福姐姐快乐得要飞起来的模样,她气闷的鼓腮帮子,福姐姐这个黑心的,把她坑去帮她同学家属看病,坑妹哪!这一坑,她又要损失好多空间产药材。

“福姐姐,你跟你同学们宣扬了我什么?”

“小团子,我没说你坏话哦,只对跟我臭味相投的人说我美人弟弟捡到个学医的天才妹妹,小小年纪尽得中医家传,长得玉雪可爱,粉妆玉琢,跟观音座前的小仙童似的。”

晁二姑娘喜滋滋的坦白,乐小同学望望天,雪白雪白的小爪子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拍人,坑妹啊!

她还没拿到行医证和医师证,福姐姐普在圈子里帮宣扬,得,以后有人找她来看诊,她是看呢还是看呢?

晁家二姐姐就是专坑妹的货,简直是专业坑妹一万年。

“福姐姐,以后别在帮我宣扬我精通医理的事,要不然我就不帮你研制护肤品防晒霜。”

“为什么呀?”小团子是学医的,提前做做点广告不好吗?

“我没有毕业之前,我只想好好当个学生读书,并不想行医,一来是没有医师证容易被诬陷,二来嘛,毕竟我收集到的药材不多,又是珍贵药材,用一点就少一点,用珍贵药材治普通病太浪费,不治,别人可能会记恨上我。”

“我懂了,小团子不用皱眉,知道我妹妹是中医天才的人当中就耿学妹妈妈身体不好,其他人家属没什么大病,不会麻烦你的。”

“嗯嗯,这样我就放心了。”

晁学姐带小学妹先行,耿静心陪妈妈等柳大哥,田妈妈的眼睛不好,稍远点就看不清,直到小青年近在眼前她才看清青年轮廓,一张饱经风霜的枯脸上浮出温暖的笑容:“小柳,你也来帮你们亲戚朋友们加油啊?”

燕行追在后面,看到小萝莉和晁二姑娘与耿家母女分开了,他放慢脚步,慢慢的挪;柳向阳按捺不住心中的紧张和期盼,一口气冲到耿家母女前,俊容柔和,眉眼温柔:“田姨,心心。”

面对自己时时刻刻放于心尖上的未来小媳妇儿和未来岳母,他不由自主就放轻了声调,一声最平常的称呼也藏着丝丝柔情。

“柳大哥!”耿静心看到多年来总是关心着她和妈妈的最熟悉的青年大哥,藏在心里的喜悦喷礴而出,忍不住想跟他分享她的快乐:“柳大哥,晁学姐家的天才妹妹刚才帮我妈妈诊脉说我妈的病还有治。”

耿姑娘身材匀称,五官端正,眉细而长,眼明目亮,比小家碧玉多了一分英气,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阳光美女,她欣逢乐事,脸上喜气盈盈,两目闪烁着宝石一样亮晶晶的光泽,犹如明珠焕光,明艳而美丽。

“?”看到未来小媳妇绽放的笑容,柳向阳看呆了眼,他小媳妇儿好美好暖!

耿静心原以为柳大哥会因为好消息而为她开心,发现他表情呆呆的,她有些不知所措,柳大哥这些年也在帮她妈妈寻医问药,为什么现在有好消息了,他好像并不激动?

等得半晌,她才怯怯的问:“柳大哥,你……怎么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