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冲动是魔鬼/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美女帮田姨看过病了?!

柳向阳惊呆了,他不要脸不要节操的跑去小美女面前刷存在感,不怕骂不怕嫌弃,就为积攒足够的熟悉度和好感度,请小美女帮他未来岳母看病。

然而,他费尽心机,奔前跑后也没敢开那个口,只能一次一次的在心里琢磨来琢磨去琢磨着什么时候才是最好时机,什么时候请小美女出诊才不会被拒绝。

结果,他处心积虑都没达到目的,耿家母女与小美女第一次打个了照面的功夫,小美女就帮田姨看病,这……这就是人说的“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

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可有时会掉惊喜,柳向阳被从天而降的好消砸得心怀荡漾,激动得忘乎所以,自己傻愣愣的站着都不知该做什么。

当听到怯怯的少女唤声,他下意识的动动眼珠,软声问:“心心,你刚才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柳大哥怎么啦?

柳大哥笑容满面,眼睛也在发光,说话又有点前言不搭后语,耿静心越发的奇怪,小声的重复:“我说‘柳大哥你怎么啦’。”

“不是这句,再前面的。”柳向阳笑容漾荡,语气因心中激动而有些喑哑。

“再前面的,我是说晁学姐的天才妹妹刚才给我妈妈看了病,说我妈妈的病是可以治的。”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柳向阳像傻子似的搓搓手,自己打了个转儿,念了几声“太好了”,猛的一把扶住田姨,激动的嘱咐:“田姨,你听小美女的,小美女让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按小美女的话照做,康复之期指日可待!”

“噢噢噢。”田妈妈被小青年扶住,一个劲儿的点头,小柳多年来一直照顾她们母女,小柳于她而言也算是半个亲人般,所以,多年习惯使然,小柳说什么,她都不会太惊奇。

“柳大哥,你跟晁学姐的天才妹妹认识?”耿静心那悬着的心放下来,柳大哥之前那么傻傻呆呆的没反应,不是不为她妈妈的病有治而不高兴,应该是开心过头了。

“嗯嗯嗯,晁小二妹妹是青大的,我一直想请小美女帮田姨看看,总找不着合适的时机,没想到歪打正着,心心你也认识小美女,这真是太好了。”

柳向阳心情激动,整个人如踩云端,一颗心飘飘然。

“我跟小学妹不熟,是晁宇福学姐帮我请小学妹来帮我妈妈把脉的。”耿静心没有瞒人功劳,如果晁学姐不带小学妹过来,小学妹自然不可能主动过来帮她妈妈看病,小学妹会帮她妈妈把脉,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她和晁学姐认识,晁学姐的妹妹才会爱屋及乌。

“晁小二帮的忙?”柳向阳惊悚了,晁小公主因为小美女的事刚才还对他们冷淡疏离,晁小二转而就帮耿家母女引茬小美女看病,这……这……

晁小二什么时候那么善良了?

柳少对于忽如期来的消息,犹觉难以置信,大概是因为小美女和晁小二还不知道他和耿家熟,如若知道的话,小美女还会施以援手吗?

他的脸忽的变了变,紧张的问:“心心,小美女有没说怎么治,什么时候给田姨治病,需要什么药材?有什么你们找不到的药材告诉我,我去找。”

小柳急他人之所急,让田妈妈又感动又欣慰,小柳多年如一日关照她们母女,为她们孤儿寡母多方奔走,为她这病也不知跑坏了多少双鞋,小柳的那份热心与真诚难能可贵。

小柳跟姑娘说话,田妈妈也不插嘴,她就一病残人,有什么事都由姑娘做主,姑娘无法决定的会问小柳,小柳每次都会帮出谋划策。

“柳大哥,小学妹只帮我妈把了脉,具体怎么医治还没来得及说,说我妈这情况比较麻烦,大概要吃药半年左右,等把药材凑齐才能开始。”

“那她有没说都需要些什么药材?”

“没有说,我还来不及问,看到柳大哥来了,想等柳大哥来了我再问小学妹,小学妹对我说既然我遇到了熟人先聊聊,改个时间再说我妈的事。”

完了!柳向阳心中一个咯噔,一把捂了脸,惨了惨了!他出来的太快,让小美女知道他和耿家认识,小美女不想看到他所以先走了,万一小美女因为他迁怒耿家又撒手不管怎么办?

如果是别人坏的事儿,他一定打死,可偏偏坏事的人是他自己,这……简直是自作死啊!

他自作死没关系,就怕连累得田姨的希望也化作泡影。

柳向阳悔啊,悔得肠子都青了,他怎么就没管住自己冲出来了呢?

“柳大哥,你又怎么啦?”耿静心特别奇怪,柳大哥今天怪怪的,总感觉他智商好像不在线似的。

“没什么没什么,”柳向阳心虚的揉揉脸,努力保持镇定:“心心,小美女脾气有点古怪,你主动找个时间问她田姨的病需要什么药材,问问你需要做些什么。态度恭慎些,她要是批评你什么,就算你是对的你也别当面辩解,就一句话,无论她说什么,你照着做就没错了。”

“柳大哥,我懂的。”

“心心心有沟壑,我也不啰嗦了。心心和田姨想去哪?”

“我陪我妈到这边来歇歇,柳大哥有事的话你们去忙。”

“我今天陪我哥们来的,那我先走了,田姨,你别想太多,什么事都有我和心心呢,你安心等着医生开药就好。”

“我知道,小柳啊,你赶紧忙你的事去,别让你朋友久等。”田妈妈忍不住笑起来,小柳这孩子真是个好青年啊,待人真诚体贴,重情重诺。

柳向阳很想粘着未来小媳妇儿,可又怕自己跟耿家母女走得太近,让小美女看见生出不满,不愿给田姨治病,那他真的成了千古罪人。

嘱咐几句,他恋恋不舍的转身找燕行,发现小行行站在几米开外,小跑着跑向好兄弟。

“妈,我们去那边。”柳大哥走了,耿静心搀扶住妈妈,又慢慢的走。

当柳向阳撒欢似的跑去找耿家母女时,燕行见小萝莉和晁二姑娘走远了,他站在一角边,他可不想凑去耿家母女面前当电灯泡。

看到柳向阳跑过来,脸耷拉下去,他不禁摇头,向阳现在后悔了吧?说了要镇定,他一个猛子跑出来,差点坏事儿。

兄弟已在为他自己的鲁莽担惊受怕,他不做落井下石的事,细声细语的安慰:“向阳,在事情不能确定前你也别垂头丧气的,小萝莉不是心胸狭隘的人,不会因为你跟耿家认识就迁怒病人,再说,小萝莉不是你请去给田姨看病,是晁小二请去的,我们没什么面子,小萝莉不可能不给小晁和晁二姑娘面子,做出出尔反尔的事。”

“但愿如此。”柳向阳抓自己的头毛,他当初咋就不能忍忍,再忍几分钟,说不定小萝莉就开药方了啊。

冲动是魔鬼。

冲动要不得啊。

柳少揪头发,吃一垫长一智,他以后一定要引以为诫,戒骄戒躁。

燕行没啥多余的语言安慰柳向阳,两人去围观田径赛,找到晁小公主几人,不远不近的关注。

乐小同学和晁二姑娘溜跶一圈,找到晁同学和李同学,到这里帮队员们加油到哪里帮摇旗呐喊,给本校队员们壮声势。

男子100米短跑之后是女子组,同时男子甲组成绩也出炉,广播播报进入决赛的名单,李宇博同学杀入重围;

差不多与此同时,跳远比赛女子甲组成绩也新鲜出炉,乐小同学自然当之无愧的预赛第一。

因上午全部是预赛,不会有现场颁奖。

青大的田径队都是很专业的牛人,无论短跑、跳远、跳高,不论男女,所报项目每个项目都有队员进决赛。

各个项目错开进行,效率也比较高。

径赛100米赛之后,是100米接力赛,男子组在前,李宇博李部长和程祥同学都是接力赛棒手,青大男队不负众望杀入重围。

女子接力人因为有个乐小同学,她跑最后一棒,前三位也不弱,再有她那么一个飞毛腿,如虎添翼,妥妥的以小组第一出线。

接力赛后是百米栏,等那一项结束,也到中午,因上午有开幕式,所以比赛时间只有二个多钟。

上午的最后一项就是八百米。八百米是中长跑,预赛不分跑道。

到女子甲组检录时,耿静心看到晁学姐的天才妹妹也在检录,她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她要不要礼让?

让,不合竞赛宗旨,不让,万一她比小学妹快,让小学妹面子过不去。

耿同学检录完毕,正在纠结,肩头被人按住,她看到晁学姐,不禁苦笑:“学姐,你之前怎么不提醒我小学妹也参加八百米?”

晁宇福揽着耿同学的肩,笑得春风荡荡:“小耿,我家小团子不仅参加八百米,还有一千五百米,所以,小耿啊,可得加油,我妹妹是不会礼让的。”

“我会加油的。”耿静心了悟,竞赛这种事不需礼让,否则就是对对手的不尊重。

乐同学跑百八米,戴良钰等男生又跑到赛场。

运动员上跑道,柳向阳纠结了,他未来小媳妇儿参赛了,小美女也参赛了,他该给谁加油啊?

他纠结得脑细胞死了几亿也没纠结出个结果,然而赛跑可不会等,发令枪响。

女子甲组的二十九人,分甲一甲二两小组,甲一组十五人闻枪而动,如烈马奔腾,狂啸而去。

当看到一马当先跑在最前的那抹紫色,同在甲一组的耿静心,连爆粗口的心都有了,晁学姐竟然没告诉她小学妹是个飞毛腿!她也终于知道学姐说让她加油的意思了,不加油的话,恐怕连第二也捞不着。

李副司长和国体部、体院与大学生体协办几位领导在裁判瞭望台上欣赏运动员的风姿,当听到女子甲组赛开始时,她特别用心,看着那个穿青大紫色运动装的小同学打起跑就冲在最前,心里五味俱杂。

长跑是最激动人心的赛事之一,啦啦队,朋友队的加油声高亢,而这次,观赛的各校同学傻眼了,特么的,能不能把跑最前面的那个穿紫衫的家伙拖出去打死?

那个女生太可恨了,她甩了其他同学几条街,拉开半圈或半圈以上的距离,简直丧尽天良。

欧海站在终点,骄傲得跟孔雀似的,瞧瞧,这是他队的运动员,妖孽吧?嫉妒吧!膜拜吧。

贺明智和贺明新也在观赛,两人:“……”龙宝哥,我们没法跟小美女医生好好玩耍了!

乐韵像脱缰的小马,欢快的冲过终点,向前又跑出二十来米,快速离开跑道,和等着自己的同学们嘻嘻哈哈的到一边看别人跑。

女子甲组两小组跑到终点,乙组做准备,李司长等人先下高台去看女生甲组成绩,等成绩传达到总裁判手里,李司长一瞅,青大乐韵2分3秒1,这成绩比上次测量还要好。

总裁判长瞅着那成绩,再三核对,这成绩如果是决赛,那就是妥妥的破了秋运会的纪录,只怕未来三十年也将无人能刷新。

晁宇博等人可不知某些人被乐乐吓了一跳,他们看完女子组预赛,一起结队去吃饭。

入乡随俗,大家吃信大食堂,信大为接待秋运会的各校运动员,使出浑身解数,饭菜十分丰盛,信大学生们也展现出东道主的待客之道,不参赛的同学要么延后要么提前去吃饭,免得因人多让友校同学们没有座位。

中午十二点十分比赛结束,下午一点半接着开始,下午的项目多,男女团队的各项赛,铅球等。

两点,跳远决赛,乐小同学大发雌威,以6。69米的成绩刷新出历届以来秋运跳运最高纪录,名留秋运会纪录史册。

决赛完即现场颁奖,欧海身为主教练,当之无愧的与队员留影纪念这神圣一刻。各方记者们的闪光灯对准颁奖台,抓拍本次秋运会第一个破纪录者的光辉容颜。

当记者们准备来次激动人心的采访时,八百米决赛检录,欧海把小队员奖杯和证书赛给晁同学,和学生们护着小同学去检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