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五章 要扒裤子?/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节之末,昼短夜长,而夜,也终会过去,当漫漫长夜过去,时间转入新一天的白昼的伊始。

周一的晨光还没降临,一夜无梦的柳大校,在五点就准时醒来,一个人对着黑乎乎的空气傻笑一阵,轻手轻脚的爬起床,去耿家厨房洗脸做早饭。

多年来常来往耿家,他差不多拥有一间专人客卧,就是左边房间的里面一间,外间是耿姑娘的。

每次柳少到耿家,能住一晚他必定会住,住在客卧里,与自己未来小媳妇儿一墙之隔,静下心还能听到小媳妇睡着后深长的呼息声或者发出一二句梦呓,幸福感爆棚有没有?

柳少迷恋那种美好的感觉,每次到耿家留宿,睡得格外的香,昨晚亦如此,在心上人的悠长的呼息和遇尔辗转的细微动静里渐渐入眠,睡得安稳踏实。

一夜好眠,精神充沛。

为了不吵到心上人和未来岳母,他做什么都蹑手蹑脚的,尽量不弄出声响来,比做贼的人还谨慎。

耿静心到六点才醒,匆匆忙忙的收拾好想下厨做饭,到厅堂闻到油烟味,听到细微的声响,她愣了愣神才快步进厨房,推开门,看见厨房桌上摆好了几个小菜,柳大哥围着围裙还在灶台旁炒菜。

“柳大哥,怎么好意思要你做早饭。”耿静心有些不好意思。

“心心,起了啊?赶紧洗涮,你先吃早点去上学,我不急着回学校,等等田姨。”柳向阳听到门响,回头,看到清清爽爽的心上人,身心如泡在糖水里,甜蜜蜜的。

“小柳,我醒了,你们不用等我,我马上就起。”田妈妈就住厨房后面的卧室,听着小柳和她姑娘说话,也主动回应。

“妈。”耿静心很关心妈妈昨天睡得好不好,又因房门从内拴栓,她进不去,自己忙先去屋外的水龙头打水洗涮。

田妈妈收拾收拾,从通向厅堂后面那间小屋间的门到厅堂,再到门口梳好头发,将身上拍打干净净。

耿静心用脸盆装上热水,掺和冷水,送给妈妈洗脸,看到妈妈的气色不错,有几分小激动:“妈,你昨晚睡得好不?”

“昨晚睡得很好。”田妈妈发出满足的笑声:“以往每天躺下总要翻来覆去三两个钟,到二三点才能合眼,昨晚喝了药,躺下没一个钟就睡着了,半夜也没醒,睡得香着呢。”

“妈,你今晚也要记得按时喝药,要重新烧热再喝,不能喝凉的。”耿静心激动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小学妹给她妈妈的药说是治失眠症的,一喝就见效,真牛!

“我知道我知道,心心,你去吃东西,吃了快回学校上课。”田妈妈笑着催姑娘。

耿静心再急也不会急于一时,等妈妈刷牙洗脸,一起回厨房。

柳向阳早将饭菜做好,粥也盛好在冷凉,等母女忙清,把加热了的馒头和饺子端上菜,开始吃早餐。

因为睡眠得到改善,田妈妈精神极好,吃完早点,没让小柳留下来帮她收拾家务,将小柳和姑娘赶走,让他们回学校。

妈妈的失眠症得到改善,身体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耿静心开心不已,和柳大哥开开心心的离家,赶去公交车站乘公交车,然后乘地铁回学校。

因为青大和民大不在同一个地方,柳向阳陪心上乘了两个站的地铁,他先下车,改乘公交车,再转地铁回青大。

同是兄弟,柳少到未来岳母家和心上人同吃同行,幸福满满,而燕少和哥哥弟弟跪了一夜,反思一夜。

直至东方破晓时分,贺子瑞起床,让四个孩子起身。

跪了一夜,夜里又冷,挨冻一夜,四个青年腿脚早僵硬得没知觉,当时没爬起来,只好坐下去揉了老半晌的腿脚,才勉强站起来,摇摇晃晃去洗涮,走路的姿势像僵尸似的。

钱榆英早上五点半就起床做早点,六点半准时用餐,开饭的时候,昨晚思过的四小青年,手脚还没能完全活络过来。

贺小二贺小三贺小十六狼吞虎咽,唯有燕某人一人不动筷子。

人人都在吃早点,唯独小龙宝坐得端端正正,一动不动,钱榆英奇怪的问:“小龙宝,你怎么不吃?早餐不合胃口?”

贺老祖宗瞅瞅小重外孙,先是微微了颦眉,转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也不劝,美美的享用孙媳妇的好手艺。

“没有不合胃口,五舅妈做的早餐最好吃了。”燕行轻轻的眨动龙目,长长的眼睫毛扑闪扑闪的闪动,配上一张俊美无暇的脸,国色天香,人比花娇。

“那你咋不动手?”钱榆英愈发奇怪了,夸她的手艺好,又不吃,这不是矛盾吗。

“我等会回学校,所以要忍着不吃。”

?钱榆英还没反应过来,贺明俊瞅瞅大家,一脸膜拜:“小龙宝,你回青大后马上就去见小医生是吧?”

“三哥的意思是龙宝哥想来一计苦肉计?”贺明新也反应过来了,震惊得瞠目结舌,哎妈呀,龙宝哥真不愧是军人,什么时候都想着三十六计,想着利用一切可利用的。

“那,我也不吃了,我跟龙宝哥一起去。”他忍痛放下筷子。

贺子瑞几个大家长对贺小十六投去一个孺子可教也的眼神,小十六哪天把郁闹的精力放在正途上,那是相当聪明的。

“不用,小十六吃饱自己去学校。”燕行没准备拧小十六一起同行。

“为什么?我和二哥三哥一起去,效果不是更好?”

燕行眉眼间浮出一抹淡笑:“小十六不怕被毒傻?”

贺明新缩缩脖子:“龙宝哥,小医生真的会把我……毒成傻子?”

“有可能,所以在小医生还在盛怒时,你不能去,我去,顶多被打一顿,你去,小医生一怒把你毒成傻子就不好了。”

“好可怕!我……我还是回学校当好学生去吧。”贺明新惊悚交加,怕怕的低头,努力跟食物奋斗。

贺家几位对于贺小二小三小十六的样子视若不知,平平静静的用餐,之后贺祺书兄弟们去上班。

贺小二贺小三可以偷懒休息,而贺小十六是不可能呆在家的,他拖着走路一拐一拐的腿回学校。

燕少也没偷懒,自己开车回学校。

当燕大校刚离校没到一个钟,贺家的保姆郭妈妈、周嫂子和专用司机高炯,在修了长达近一个月的长假,终于回贺家上工。

三人先回到大院贺家,当看到贺老祖宗红光满面的样子,都惊呆了。

贺二老太太先后跟回来的三人单独聊了聊,解释让他们回家休假的原因,免得让保姆和司机误会而心中积怨,破坏了多年情分。

保姆和司机原本也有点点受伤,以为贺家在老祖宗病重时支开他是不信任他们,当跟贺二老太太聊过话后,皆感激淋漓。

贺老祖宗病重,贺家请来医生医治,不让他们在家,不是信任,而是为他们着想,贺老祖宗若真的好转,必然会引发一波轩然大波,很多人将跑来贺家打探那位有妙手回春之术,能令人起死回生的医生。

他们是贺家保姆和司机,别人必定认为他们也是知情的,到时有可能从他们身上入手,万一有些人不满意,还可能用他们的人身安全或家人来要挟他们,让他们深陷两难之境。

贺老祖宗医治期间,他们不在贺家,没参与贺家老祖宗康复的过程,别人自然也能查出来,谁想挟持他们或家人也完全没用,自然也没人愿意做无用功。

贺家让他们放假,等于他们被摘出去了,是想保全他们,不让他们承担风险。

郭妈妈、周嫂子和高司机对于贺家的体贴和细心,感铭于五内,也更加敬崇老爷子老太太们的为人。

到10月中旬,京都进入秋季黄金旅行期之末,枫叶尽红,橙澄菊黄,许多树纷纷落叶,处处呈现晚秋之气。

晚秋之期,雾霾与霜冻随时会来,气温也随时会变,早晚寒冷,白天尚好,老人们都穿得比较厚,就连青年们也不再逞强,将保暖工作放在心上。

燕行开着车,穿过大街小巷,也看遍了秋景,到青大附近去逛趟商场,欣赏一番人生百态,终于回到青大学园内,四周宁静下来,学校的高楼大厦沐着秋阳,有静若处子般的美感。

猎豹行驶在平整的校道上,他的心却不怎么平静,当抵达静静耸立的状元楼下,他也更加忐忑。

停车,拧只袋子抱于怀,轻手轻脚的爬到四楼,面对着那扇门,燕行踟蹰良久,抬手敲门。

秋日的上午,窗外天空明亮,窗内宁静,穿运动装的小女生坐在地板上,一边练一字马,一边抱着书本在啃,那优美的姿势,让偶尔经过窗口的秋风都不忍惊扰。

一先两后的扣门声,惊碎宁静。

看书如扫描,沉浸其中浑身忘我的乐韵,有三两秒的时间处于茫然不解,那个,刚才有声响咩?

低头,正想继续啃书,再次传来扣门声,她眨眨眼,“哦”了一声,原来真的是有声音啊,她还以为错觉呢。

练一字马练得也有够久了,放下书本,站起来,边揉手腕边走向门,到宿舍门口拉开门,决定跟外面的人好好说道说道,免得老跑来影响学习,往内一瞅,嗯?

乐韵瞪大眼睛,上下打量门口的燕某人,燕某人穿墨色西装,一手抱着东西,微微弯腰,在揉膝弯,而就在他抬头望的时刻,他肚子发出“咕噜咕噜”歌声。

“小萝莉-”燕行揉着膝弯儿,听到门响抬头,刚看探出脸的小萝莉,肚子不合作,过早的闹起来,他耳尖一热,脸上发烫。

他期期艾艾的叫了一声,慢慢的站直腰,却不好意思的撇开视线,不敢看小萝莉的脸。

乐韵开启眼睛X光线,扫描燕某人,视线他膝盖上停留了十几秒时间,本来想摔上门不理那家伙,看见他一脸小心慎微的表情,想到他从小活在别人算计里,忍不住心软,向后退一步:“能爬上四楼,腿应该还没断,自己爬进来。”

啊?!

燕行以为小萝莉会先来一阵冷嘲热讽,再给他一顿夹枪夹棒的排头吃,然而摔门不理,结果,等来的不是雷霆之怒,大出意料之下不禁呆懵了。

眼见小萝莉转身,门还留着,他“哎”的应了,快手快脚的扶着门框,挤进门,为了防止小萝莉把自己一脚踹出去,将门关紧。

成功踏进小萝莉的地盘,他才发现小萝莉还穿着短袖短裤的运动装,那胳膊腿儿白嫩如雪藕,赤着脚丫子,走路轻盈无声。

她的运动裤很短,双腿匀称,又长又白,就那么暴露在空气里,她宛如没察觉得凉意,手脚皮肤没有起鸡皮疙瘩。

燕行看到那双小脚丫起起落落,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一句话脱口而出:“小萝莉,地板凉,不穿鞋袜容易受寒。”

“自己要死不活的,有屁资格管别人的事,爬到地板上找个地方坐下,扒掉裤子。”乐韵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去卧室,她想打死姓燕的。

要脱掉裤子?!燕行吃了一吓,说话都结巴了:“扒……扒裤了?”

“叫你扒长裤,又没叫你扒光,大惊小怪什么。”乐韵没好气的呛回去一句,拧开卧室门进去,再掩上门。

她的宿舍卧室,她这个当主人的就只有军训期间有睡床上,其他时间都是睡她自己的空间,所以卧室大部分时间空闲,是当挡箭牌的。

避开了人眼,快速从空间里拿出装金针的盒子,还有几只小瓶子,装玻璃管瓶的座架,和医几样医用工具,配制一些要用的药膏。

又挨了小萝莉气冲冲的一句,燕行默然抿唇,一步一挪,挪到小萝莉反扣着书本的地方不远的地方,坐地板面上,放下东西。

地板有冰凉冰凉的,他坐下去,那凉意让他大脑清醒,将双腿伸直,摸摸腰,瞅着自己的裤子,耳尖又发烫。

真要扒裤子?

瞅了七八秒,他的耳朵从耳尖红到耳根,脸越来越热,手摸着皮带扣,就是不好意思宽衣解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