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八章 被温柔以待/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货的世界,永远只有吃的。

早饿得饥肠辘辘的燕行,一门心思扑在吃食上,也没顾得上观察小萝莉,风卷残去的吃完面,再次端起盘子享受最后一个花卷。

这一次吃得很慢,一口一口的品尝,牙嚼细咽的吃完,捧着盘子,意犹未尽,眼巴巴的瞅着小萝莉:“小萝莉,花卷好吃,还想吃。”

“人心不足蛇吞象。”乐韵连头眼皮子也没掀,给他做了吃的就不错了,还贪心不足?打死,扔出去。

装可怜失败,燕行悒郁的放下盘子筷子,不敢再蹭食,小萝莉的潜意思他懂,蛇吞象的结果是死路一条,他才吃了个五分饱,再吃十个花卷也不会撑死,但是可能会被小萝莉拍死。

东西吃完了,他又不能乱动,也不能洗碗,将小桌子移到一边,默默的欣赏小萝莉看书。

小萝莉练着一字马,腰杆挺得笔直,手棒书本,姿势娇美,她全神贯注意的看书,速度极快,哗啦哗啦的书页声极有节奏。

他看她看书,看得舍不得错眼儿,过了不久,小萝莉换个姿势,改为盘膝坐的样子,左腿曲横,右腿一搭就搭在左肩上,继续啃书。

她若无其事,旁若无人的练自己的功,看自己的书,而一旁的美青年,瞅着她举在肩膀上的小脚丫子,整个人都傻眼了,小萝莉手脚的柔韧度是不是太好了点?

世界上练柔术的人能把自己卷成一个团子,小孩子婴儿时手脚很软,也能把脚搭到肩膀上,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畸形人能把手脚折扭到别人无法想像的程度。

小萝莉年满十四岁,骨骼发育得快完善,她竟能轻轻松松的将腿搭肩膀上去,那么好的柔韧度,不科学。

瞅,瞅,瞅!

盯着小萝莉的脚丫子,差点管不住手想去挠她的小脚丫,小萝莉小脚丫的五个脚指头看起来软软的,指肚圆润,指甲是粉色的,一只脚丫白嫩可口,让人想咬几口。

几乎快把眼睛瞪成铜铃的燕大少,默默的吞口水,他觉得一定是他太饿,所以睹物思食,才把小萝莉的脚丫子当成了好吃的猪蹄膀,想啃几口。

唯恐自己管不住自己扑过去把小萝莉的脚丫子当猪蹄啃咬,他尽量管住自己转移视线,研究她的细腰,胳膊和长腿,研究她的曲线,越研究越心神不定,血液沸腾。

更要命的是身上发热,邪火高涨,惊觉自己有强烈的生理反应,燕行忽的面红耳赤,赶紧转过脸,不敢再瞅小萝莉。

他敢赌,要是让小萝莉知道他对她生出不该有的想法,以她的凶残,一定会把他抽筋扒皮再剁成肉泥,然后锉骨扬灰。

想想小萝莉的凶残,燕行发热的大脑冷却,满脑子里的旖旎思想也一点点的散去,理智回笼,也越发的羞愧,刚刚恢复一点,他竟然就对一个小孩子有反应,太不是东西了!

他在那心思百转回肠,乐韵犹自顾自的看书,等了很久,放下书本,将搭肩上的脚放下地,爬起来,转而坐到燕某人脚头,将他的一只脚捧起来,搭在她膝头,帮他按摩穴位。

小萝莉移动时,燕行连大气也不敢出,当小萝莉柔嫩的双手捧起他的脚,他全身神经一绷再绷,肌肉绷紧,僵成铁板。

小萝莉的双腿白皙,他的脚搁她膝头,像落在一团有弹性的棉花上,又软又有弹性,温热柔软,触觉美妙无比。

燕行的心脏先是剧烈的悸缩,再然后就砰砰乱跳,他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双手捂紧小腹,用衣裤把臀部和隐私部位遮得严严密密,唯恐春光外泄。

“燕人,能不能放松点,肌肉绷得太紧,血液流速受影响了。”每次碰一碰他,燕帅哥就像惊弓之鸟似的,严重影响她的医治工作。

“我……我有点紧张。”虽然想得到温柔以待,可当小萝莉真的温柔以街,他不得承认他反而很紧张。

“紧张个鬼,我又不是老虎,不吃人肉。”燕帅哥的腿僵硬度更甚之前,乐韵没好气的扬手,“啪”的一掌拍在他小腿上:“放松!难不成你从没做过桑拿足浴?男人巴不得天天有美女帮按摩,姑奶奶好歹也是小美女,不嫌你脚臭给你做足底按摩,你还矫情,欠揍是不是?”

被挨了一记打,腿一麻,紧绷的肌肉酥软,燕行的脸“腾”的烧得通红通红的,撇开眼,梗着脖子辩白:“我本来就没有去桑拿足浴做过按摩,还有,我没有香港脚。”

“人不知自丑,马不嫌脸长,这双大脚丫也不知几天没洗,一股汗味,我没嫌你熏臭我的宿舍就很大方了,你还顶嘴想遮掩事实,死鸭子嘴硬。”

“我没闻到。”燕行抵死不承认自己脚臭,绝对不能承认,被一个女孩子说脚臭,太丢脸。

“你没闻到不等于不臭,谁知道你犯了几次鼻窦炎,鼻子不灵光了。”

“……”燕行直着脖子,闷闷的不吭声了,他鼻子从没得鼻窦炎,很灵光的,没闻到气味也不能说他鼻子不好啊,明明是小萝莉的鼻子与众不同,是她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敏,不能因此欺负他们嗅觉不好啊。

燕人放松了肌肉,按穴位轻松不少,乐韵帮他将左脚连小腿的穴位和几位血液凝滞点点通,再帮他按摩右脚。

帮某人两只脚按摩完毕,戳了戳他膝盖四周的几处穴位,收回手,瞧得某人一脸郁结的样子,不禁乐了:“帮你按摩,又不是要你上刀山下油锅,你那是什么表情?好像有人强暴你似的,至于要整得这么夸张吗?”

“!”燕行耳尖又滚烫滚烫的,眼睛闪了闪,微微转开脸:“我可以穿衣服了没有?”

“你不穿衣服在学校祼奔我也没意见。”燕人害羞,眼神躲闪,乐韵也不逗他玩,自己进洗手间洗手。

裸奔?

燕行的脸泛黑,满是郁气瞪了瞪小萝莉,等她进卫生间,弹身跳起来,飞快的穿裤子,麻利的套上长裤,锁上裤子拉链,扣上皮带,

把自己完整的遮掩住,他紧绷的心弦才放松,蹲身穿上灰色袜子,再穿皮鞋。等小萝莉施施然的离开卫生间,他飞奔冲进去,自己洗爪子。

乐韵洗干净爪子,再次在原来的地方坐,这次换成把左腿搭右肩,摆成一个练功姿势,优哉游哉的捧起书本,吸取知识。

燕行洗了三遍手,汹涌的内心平静下来才冲出卫生间,收拾小桌子上的碗筷拿进小厨房洗干净,放篮子里沥水。

“你可以走了。”他跑去收起小桌子想赖地不走,听到小萝莉赶人,他硬着头皮问:“小萝莉,我膝盖还没好,能不能等我好点再走?”

“别找借口蹭饭。”乐韵抬头侧目而望:“走之前回答个问题,上次我去太行,你请了多少人跟去?”

“一个,你在车上把人甩掉了。”

“只有一个?”

“确实只有一个。怎么了?”

“一个人是你派去的,那么,另外几起牛鬼蛇神是哪个角落钻出来的?”

“有很多人跟踪你?”燕行明知故问,他和柳某人预测到必定会有人跟踪小萝莉,就是不知具体会有多少拨。

“至少有五起,有三起跟到邯市,有两起在摩天岭山脚下的长寿村附近被我甩掉,去五台山时又有人沿途护送,我带他半夜三更爬南台山,那一位是不是你的人?”

“不是。”他派去的人被甩之后,他干脆将人撤走。

“行了,你可以走了。”乐小同学挥爪,赶苍蝇似的赶人。

“小萝莉,那些跟着你的人不干我事,真的。”

“不是你请去的人,那就是乱七八糟的人,姓燕的,你敢说那些人跟着我,跟你和柳帅哥往我身边凑的行为没关系?”

“小萝莉,我和向阳往你身边凑,没有想要害你,更没有要利用你做些什么,可能真的是巧合,让有些人产生误会。”

“有人利用教官的事可以说是巧合,有人替代男生混去军营的事也可以是巧合,有人跟踪还是巧合,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有些人也可能是乐副会长家请去的。”

“拉倒吧,别栽赃陷害,乐家人有那么好的手腕,估计早就跻身一流富豪之例,哪还会在末流群里打转,你的问题回答完了,不要再死皮赖脸的赖我这里不走,也别学蠢驴,牵着不走骑着走。”

燕行无言以对,就算再脸厚也不好意思赖着不走,走了一步又扭头:“我没有包庇乐家的意思,乐家女的事很快就能有结果。”

乐韵“嗯”一声表示知道了,晁哥哥说乐某人被带走后,晁家和受害同学家已请律师全权代理,因为乐副会长被羁押后某些人一直压着不处理,所以目前还没结果。

小萝莉完全没有再跟自己说话的意向,燕行再不想走也只好挪步,到门口,拉开门又恋恋不舍的回头望望,小萝莉头也没抬,他灰溜溜的出去,帮把门关闭。

外面没有什么人旁观,他一手扶墙,摸摸心口,摸摸大腿,回想到自己光着腿,袒胸露乳被小萝莉又戳又摸又揉的感觉,忍不住一阵阵的脸红心跳。

食髓知味,不知髓自然不知味,以前,他没有在女孩子面前袒胸露腿,也没有扒掉衣裤被女孩子摸揉过,第一次小萝莉摸胸摸腹,虽然心里很紧张,可那种感觉很奇妙,回想起来还令人怦然心动。

被女孩子揉摸的感觉,其实好像很不错?

燕行摸摸被小萝莉小手戳过的腹肌,心跳又加快,过得三五秒,眉头又皱起来,不对呀,王玉璇有次醉酒扑他怀里对他又摸又亲,他怎么没有热血沸腾?

想起老掉牙的事,他又摸摸脖子,他记得那次王玉璇还啃了他脖子,仔细回想一下,她啃到他的皮肤时除了感应到她嘴唇温热温热的体温,确实没有人说的像电流蹿过的感觉,难道是他冷血,还是感应迟钝?

再回味小萝莉摸他腹部摸他膝盖的触觉,心头一悸,肌肉又绷紧,对,就是这种感觉!被小萝莉碰触肌肉,心脏与肌肉都在悸动,情难自禁。

那时候内心是紧张的,又很欢悦,被摸的时候希望她停,等她不触摸了,又渴望她再摸摸,让人感觉特别矛盾、纠结,剪不清理还乱。

对比一番,燕行惊悚了,他对成熟女性无感,只对小女孩的碰触有反应,难不成他有恋童症?

骤然想到那种可能,后背一阵冷汗泠泠,如若真有恋童症,那绝对是件了不得的病,必须治!

他整个人都不太好,也没心思再回味小萝莉带给他的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心急如焚,匆匆下楼。

到楼下,坐进驾驶室,开上车就走,没有回宿舍,而是直奔学校西北角,然后去附属中学。

到附中之外,燕少将车停在道旁,戴上墨镜,慢悠悠的晃荡进中学,他到达时还在上课时间,校园里没有多少学生来往,只有上体育课的班级学生在操场挥洒青春热情。

戴着副墨镜的燕少,酷酷的晃进运动场,观看一群中小学生们上体育课,这里走走,那里看看,看一群十几岁的少年男女们奔跑呼喊。

他的视线专往女孩子身上瞄,反正因为有墨镜遮挡,谁也不知道他看的是男生是女生,所以他看得光明正大。

中学的女生大多是十四五六岁,稚气未脱,纯净而天真。

燕行视线在女生身上扫来扫去,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长发的短发的,左看右看,看了又看,没感觉!

没错,没有任何感觉。

若说有什么感觉,最直接的想法就是是女生,然而,没有奇特的感应,没有想要把人护在身边的念头,见到漂亮女生被男生呵护也没有嫉妒的酸味。

应该不是恋童症。

看了十几个人,哪怕看到很白嫩很好看的小女孩子也没有什么异样感应,燕行放心了,他没患恋童症。

证实自己三观很正,也没有留在中学乱转悠的必要,不动声色的离开操场,走另一条与来之前不同的路,沿街欣赏风景,转悠一圈,欣赏够了,出中学学校,驾车回大学生们宿舍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