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二章 恶有恶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生最恐惧的莫过于在最倒霉的时候见到对自己恨之于骨的人,乐诗筠看到甘紫华,整个人都被恐惧包围。

她想起了几乎遗忘了的事:甘紫华曾说如果有一天有机会,她一定会回来还报大恩。

甘要还大“恩”,可想而知不是好礼,更不可能友好的跟她喝茶聊天,就算是喝茶聊天,茶肯定也不是好茶,聊的也不会是好话题。

甘紫华发誓要要报复,如今,她也身陷牢狱之灾,落在甘紫华的手里,甘岂能让她好过?

甘紫华敢不顾一切的报复她未婚夫,早将名誉生死置于度外,有机会报复她,说不定连命都能豁出去。

乐诗筠怕,害怕的要死,她还没定罪,她是青大的学生,青大为声誉都不会公开她做的事,还有机会出去,她还有机会东山再起,不能毁在这里!

乐千金惊恐的缩成团,像个怂包,一刀剪松开抓乐女人头发的贵手,优雅的吹吹指头,笑容灿烂:“乐大小姐,咱们好好聊聊,最近半年过得好么?”

“好……还好。”乐诗筠不知道甘紫华会用什么法子折磨自己,肝胆欲裂,战战兢兢的回答。

“也是,堂堂青大的学生会副会长,如果还过得不好,那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一刀剪温柔的摸了摸左额角的伤疤,这道伤疤就是拜乐女人所赐!

她原本也是个五官端正的美女,还是老世家人口所说“好生养,旺夫”相的脸型,不说闭月羞花,也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素有淑名在外。

她的未婚夫焦家长辈正是看中她端庄淑雅,是焦家主动向甘家联姻,她也曾慎小谨微,洁身自好,立志要当个合格的主妇。

可那些都毁了,被乐家贱人毁于一旦。

当初,未婚夫与乐家女出轨,两人忏悔,说是吃酒误事,她选择原谅,毕竟一个是曾经的朋友,一个是未婚夫。

她也曾相信男友说错把乐家女当成她,也相信乐家女说是意外,可没想到,那两人转身又搞在一起,并且,合伙将掺药的酒灌她喝下,将她送给别人,再回身过来捉奸。

她额上的伤疤就是她被人送去男人房间里,她为保持清醒,自己打破酒瓶划伤,为此,她保住了清白,也付出毁容的代价。

也因为她拼着一死划伤自己,保住尊严,在她报复完渣男自首之后,渣男反打一靶说她出轨,她请求医检,检查出还是完壁之身,从而也羸回一盘,甘家才有底气为她据理力争。

她当初报复焦家贱男之后没有自杀,是因为还不甘心,鎯当入狱后没有崩溃,仍然是不甘心,她没有杀人,所以顶多判十年,她要熬过去,熬到出狱,再报复了毁她人生的乐家贱女人才能甘心。

她曾待人真诚无诈,他人还给她的是地狱,焦家贱男得到报应了,可乐家贱女人还没有,贱人毁了她美好的一生,凭什么还逍遥于法外,名利双全?

她进了看守所,却没有与世隔绝,在家属开放日,家人还会送东西来给她,来探望她,她也能听到外界的消息。

她除了关心自己的官司,最关心的就是乐家贱人的事,唯有哪天听到乐家贱女得到报应,哪怕死了,她也瞑目。

原以为她是等不到那一天,谁知苍天怜见,姓乐的不知犯何事,竟然也进来了,来到跟她一样的地方,还跟她同处一室。

在初见乐家女的那一瞬间,一刀剪真的是欣喜欲狂,能在狱中重逢,简直不能比这再好,她雪怨的时刻来了!

此一刻,她心情更加美丽,乐贱人就在眼前,大姐不会阻拦,她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哪怕把人整死了也没事,顶多把她判死刑,她不会把人弄死的,真将人弄死,到时冰姐和肥妹也要受牵连,她不会做连累姐妹的蠢事。

一刀剪感叹似的说了一句,又笑微微的问:“乐副会长,不知你跟推荐你的那位周副会长是什么关系?我猜着大概也跟你和姓蕉的一样的关系,是不是?一夜夫妻百夜恩嘛,你跟姓焦的有几夜夫妻,所以他为你可以灌我喝下药的酒,那周副会长跟你有几夜夫妻,不惜动用人脉推荐你当副会长?”

甘紫华说得云淡风轻,而乐诗筠心脏骤烈的一抽,骇得心魂欲散,姓甘竟然知道她能任副会长是因为前任周副会长的举荐?

这,怎么可能?

青大学会会内部的事,只有学生会内部人员知道,甘紫华入狱半年多,她怎么可能知道得那么清楚?

她和周副会长的关系……当然是不能说的!

巨大的震惊袭来,乐诗筠一颗心飞到了嗓眼上,几乎要飞出去:“你……跟周副会长什么关系?”

“很好奇我怎么知道是吧?”甘紫华笑了起来,笑容是那么明亮:“因为,周副会长跟我姨外婆的孙女相恋了,预计今年订婚,他们来看过我,我问我未来表妹夫认不认得青大的乐某某人,是他自己告诉我的,他为什么举荐你,不过是因为你对他用药,让他以为跟你有了关系,你逼得他不得不违心举荐你。”

她拢拢头发丝,眼底浮出嘲弄:“乐千金真好手段,算计了一个又一个,这次是算计谁失了手?让我猜猜,是不是在算计学生会会长?听闻青大学生会主席如九天星月,如雪山之莲,高洁无尘,美艳无双,还是官权家族之后,似那样又权有势的人,以你的尿性又怎么可能放过?你是学药剂的,想必这次又用老伎俩,想故伎重施,然后没想到倒霉的踢到铁板,自己栽进来了吧?”

乐诗筠瞳孔爆睁,看着甘紫华,无法呼吸,无法思考,她所有的黑暗面在甘的面前无处可藏,她做的事,甘竟然知道大半!

不能见光的黑暗面被人揭开,赤祼祼的呈现在光天化日之下,那揭露自己的人还是被自己使计踩入尘埃的人,那打击,比晴天劈雷还巨大,轰得她脑子里嗡嗡作响。

“不,”乐诗筠一时无接受精神打击,疯狂的尖叫:“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那样的……”

她尖叫了两声,抱住头,却被一刀剪抓住头发,她仰头,看到甘紫华讽笑的脸,一时只觉像一只野兽张开血盆大口扑来,她惊恐的颤抖了两下,眼睛向上一翻,自己把自己吓晕过去。

“咦,晕了?”乐家女软绵绵的瘫倒下去,一刀剪扳开她的脸,发现乐家女闭着眼睛,特别惊讶,她还没做什么血腥暴力事,乐贱人怎么就晕了?

“用冷水泼一泼就会醒的。”冰姐不急不慌的站起来:“肥妹,搭把手,将人提去卫生间洗个脸。”

“哎,这点小事我能办到。”肥妹拍拍胸,壮壮的身躯立起来,卟踏卟踏的走到乐家女身旁,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提起乐千金,大踏步的进卫生间。

冰姐顺手拿了一只盆,一刀剪走到卫生间口站住,肥妹将乐家千金放地上仰面躺,接过冰姐递去的盆,接一盆冷水哗的泼在乐千金脸上。

泼一盆水人没醒,再泼第二盆,连泼了三盆冷水,乐千金“啊欠”一个喷嚏,呛一声,悠悠转醒。

乐诗筠只觉脸上冷凉冷凉的,伸手抹了把,看见一张放大的大饼脸罩下来,那张巨脸上还带着奇怪的笑容,她受了惊吓,“啊啊”尖叫着的翻身爬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她受了太多打激,一惊一乍,脸色惨白惨白的,被冷水泼过,头发和脖子、肩膀等到处是水,等于半身湿,发丝凌乱,湿衣服也贴粘在身上,狼狈不堪。

肥妹瞅瞅湿身的女人,搓搓手:“难怪能勾到男人,这湿身诱惑还真有几分看头。”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一片阴影笼罩下来,乐诗筠吓得手脚乱爬,向后爬去,不想一手陷进厕所的地坑式马桶坑里,人向后仰下去,被溅出来的脏水有部分扑到脸上。

“噫,你口味这么重啊,喜欢喝马桶水?”肥妹哈哈大笑。

“呃,这女人的口味一直都很重的,喜欢别人的男人,喜欢用药强上,反正怎么刺激就怎么玩,特不要脸。”乐贱人倒霉,一刀剪乐见其成。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恕。”冰姐倚着门,淡看风云。

乐诗筠扑在马桶坑上,慌张的将手从水坑里拿出来,满是臭味,她恶心的“哇哇”干呕。

那副惨相让三位看客看得大倒胃口,冰姐唉声叹气:“新来的,你喜欢刷马桶就早说嘛,你早点报个号,我们又不会跟你抢,不过没关系,现在我们知道了,以后刷洗马桶、打扫卫生间的任务就交给你来做,你这双手是最好的马桶刷啊,物尽其用,不能浪费工具。”

“大姐英明。”肥妹和一刀剪喜大普奔的欢呼,让贱人以手当马桶刷,保证她天天恶心得吃不下饭,这惩罚大快人心哪。

乐诗筠惊恐的抬起头,四下一看,是间小小的卫生间,高大的胖子就站在离自己三两步远的地方,心狠手辣的甘紫华和叫冰姐的人站在门口。

身陷围城,四面楚歌。

看到自己被堵在卫生间,乐诗筠崩溃的哭起来:“求求你们放过我,我听你们的,你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求不要打我……”

“好说。”一刀剪摸着下巴,咯咯的笑:“大姐,肥妹,我想拉了,辛苦你们回避。至于乐千金吗,你留下。”

冰姐肥妹啥也没说,淡定的转身,先后回到宿舍区,不管一刀剪和新来犯人的私人恩怨。

当甘紫华说想拉撒,让自己留下,乐诗筠吓得几乎又要晕过去,甘要拉屎拉尿,留下她,是不是要逼她吃屎喝尿?

呕-

她干呕了起来,连滚带爬的爬得离马桶坑远一些,看到甘掩上门走过来,她尽量缩成一团,减少存在感。

一刀剪心情特别爽,得哒得哒的欢蹦乱跳的跑到马桶坑旁,大大刺刺的宽衣解带,扒下裤子蹲茅坑。

她上午上过厕所,中午还没开饭,这个时候五谷道场没存货,只能憋出点尿,她是万分的遗撼,实在憋不出粑粑,只好作罢。

放完水,一刀剪提着裤子,慢悠悠的挪到乐千金面前,将屁股对着曾经尊贵的千金骄女,粗鲁的使唤:“你死人啊,还不帮擦擦。”

甘过来时,乐诗筠吓得三魂七魄都快丢了,当甘将屁股蹶起来朝着她,她差点闭过气去,一把捂住嘴巴,浑身颤栗。

当说是让她帮擦擦,而不是要她用嘴巴当抹布,乐诗筠打了个颤,寻找厕所纸。

“不要找了,用你自带的马桶刷帮擦擦。”瞅得乐千金眼睛四处乱瞄,一刀剪乐了:“厕所纸有限量,定量发放,超过用量要自己家属送来,你家属没有给你准备,你就用你自带马桶刷解决吧。”

“呜-”被甘要求用帮擦屁股,乐诗筠被羞辱得气血倒流,抑不住哭出声来。

“呵呵,这就哭上来了?好教你知道,我原准备将姓焦和你这对狗男女做掉,然后自杀,因为缺了你,所以我只废了某人的命根子,你说,我现在划花你的脸好,还是拉上你一起去找牛头马面?”

“不……要,不是我勾引你男朋友的,是他主动的……求你放过我,真的不是我做的……”乐诗筠吓得再也不敢哭。

“贱人,别找借口,要么一起死,要么给我当马作马的赎罪。”

一声森冷的怒骂,惊得乐千金如惊弓之鸟,缩成一团,马上又连滚带爬的跪坐起来,忍着恶心,帮甘紫色擦屁股。

她没勇气用手,只能用衣服当草纸帮擦擦。

一刀剪满意了,提上裤头,用脚踢踢脸色惨白的乐千金:“刷马桶,刷干净出去见大姐,再教你规矩。”

“……”当甘紫华从面前离开,一阵恶心涌上喉咙,乐诗筠死死的咬住唇,没敢吐,也没敢说半个“不”字,爬到马桶坑边,含着巨大的耻辱感,刷新马桶。

为了她的脸不被毁,为了能活着从这里出去,忍!必须忍。

可她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以后每天都有非人的折磨在等着她尝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