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三章 苦难/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诗筠在甘紫华的监督下刷马桶,刷一遍说不干净,要再刷一遍,她一连刷了三遍。

用自带工具刷了马桶,乐千金双手粘上奇怪的味道,却只能用一点点水冲洗一下就被带出卫生间,接受教导监舍的规矩。

所谓的宿舍规矩就是新人一切听老大的!

至于监狱规则,所有疑犯准犯听管理员们的!

三老人员也说了生活准则,几点吃饭,几点起床,几点睡觉,以及吃饭睡觉的各项规定,外出活动的时间和规定等等。

三位老大安排给新人的床位当然是最近卫间的一个,新人的东西,比较高档的当然也“孝敬”前辈。

安排妥当,新人即刻上岗,拖地板,帮老大们捶肩捶腿,开始当牛作马的监狱生涯。

乐千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时,法院派去的警C也大贺光临乐家在京城的公司,乐富康和乐富民闻讯从办公室赶到楼下接待大厅。

两位法警没接受前台小姐好意去接待室,就在楼下大厅坐着,对乐家公司提供的茶水等也一律不沾手。

乐家兄弟赶到楼下,忙不迭声的请教两位公职人员有何贵干,法警先敬个礼,问明谁是谁,将逮捕乐诗筠的逮捕令交给乐富民,再将法院传票交给兄弟两人,义正严辞的传传法院指令:“乐富康先生,乐富民先生,从法院传票送达的即刻起,请两位和两位在京城的家属们等候法院传唤,三个月内不得离开首都市,半年内不得出境,一旦两位和两位家属无视法院传票通知,将被视为畏罪潜逃罪依法惩治。”

收到女儿的逮捕令,乐富民心慌如乱麻:“警C同志,是不是弄不错了,我们从没违法违纪,我女儿乐诗筠还是青大学生会副主席,怎么可能会犯罪?”

“乐富民先生,具体事件如何,请问你女儿,也可以等待法院传唤。”法警们没有多解释,将逮捕令和传票送至,回法院复令。

乐家兄弟送走法警,急匆匆回到办公室商量。

回到私人地方,乐富民关上门,满面焦灼:“哥,现在怎么办?一定是小筠拿去药的暴露了,我们不能让人找到东西,必须要马上转移。”

“东西都打包了,只等合适的时间转移,现在看来不能再等,今天晚上马上送出京城。”乐富康揉揉太阳穴:“三弟,你赶紧去帮小筠办休学手续。”

“休学?”乐富民愣了愣,乐家很多方面的发展得赖于小筠在青大,如果办了休学手续,等于失去了一张保护盾。

“必须休学,趁别人不知道前帮小筠办量休学手续,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回去,如果小筠被逮捕的事闹得众所周知,青大开除小筠学籍的话,就没法挽回了。”

“……那,好,我马上去学校。”乐富民深觉哥哥言之有理,不管小筠因什么原因进的局子,先自动休学的话,等风平浪静还能回青大继续上学,如果没休学,万一小筠的事被人知晓,学生们知晓了必定会落井下石,对她冷嘲热讽,让她没脸继续在学校呆下去。

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剂,休学回来,过了一年半年的,风风雨雨也就过去了,事件过去,人再回学校,有人想做什么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兄弟俩决定下来,先打看守所的电话询问警局能不能探视,得到仍然不能探视疑犯的回答,乐家兄弟也没准备征询乐诗筠本人的意思,立即着手办休学手续。

乐富民是父亲,由他去办手续最合适也最简单,他也不耽搁,拿上自己的公文包,证件,立马就出发。

等弟弟风风火火的离去,乐富康仰在老板椅上,眉头紧皱,目前来看,小筠的事儿很严重,究竟是什么事儿?

二十多天,他们没见到乐诗筠,根本不知道究竟是何事,这二十几天的日子,他们兄弟小心翼翼,期间没有公职人员来询问调查,今天再有消息就是一张逮捕令和传票。

小筠究竟做了什么才进警局的,他们完全理不出头绪,若说小筠对晁家那位用药,可晁家哥儿好好的,放国庆假还跟朋友们逛街喝茶打球,晁家也没任何动静。

如若小筠得手,最后又失算,晁家不可能那么平静,算计晁家,成功必定是从此顺风顺水,若失败,等待的将是灭顶之灾。

晁家没什么动静,说明小筠身陷警局不是因晁家哥儿的事,可又会是什么?

难不成小筠去夜店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不小心牵扯进黄、赌、毒的案件里,所以迟迟没有任何消息?

他们要不要去请他那位帮打探打探消息?

那位,不到必要的时候他们不想动用,毕竟重要的人要留到重要的时刻,如果将重磅级人物用在小事上就是浪费资源,先把所有资源利用完了,当等到有最要的时候想请人出面也没了情面。

请与不请,这是个大问题。

乐富康陷入沉思。

乐富民心中有几分忐忑,在赶往青大的路上也没停止思考,想着该用何种措辞委婉的帮女儿办休学手续,他挺怕学校问休学原因的。

一路忐忑着,思考着,就那么走走停停的到青大,在校门口做了登记,然后才得以进学校,找到学校医学部学生管理办。

他原以为可能比较麻烦,学校会问的因何休学的理由等等,他也准备好了一堆解释,结果,他的准备都是多余的,当他说明来意,医学部办公室立马就帮办休学手续,同是还带着去家长去学校学生管理总办报备。

一套流程,不用一个钟全部搞定,以致当乐富民拿到各种证件表格还有点懵,真成功办到休学手续了啊?

他原本还想问问女儿当初明明在学校,怎么会进局子,最终还是没问,他要是问了,万一学校追究起来要开除学籍,他们几些年投资在学生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什么都不问,当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学生会那边还会看在他们是赞助商的份上,适当的给与关照。

办好休学手续,乐富民也不停留,又马不停蹄的回公司。

人说午饭要吃饱,午饭是一日三餐很重要的一餐,到中午,满京城的人无论是本城居民还是游客、外来务工者,无不例外准备找吃的。

到中午十二点,看守所也准时开饭。

法院看守所里的犯人,一部分是准犯人,罪名等确认,因种种原因还没有宣判定罪,所以没有转去监狱;一部分是疑似犯人,也即是是触犯了刑法,还需确查定罪。

因此,看守所里的疑犯还不是真正的犯人,可以穿自己的人衣服,有些没有亲朋好友的人,当然只能穿看囚犯们才穿的衣服,而对于穿自己衣服的人,为方便管理,看守所也要求每个人在衣服外面套上看守所的统一小马甲。

吃饭,统一在食堂吃,在快到饭点之前,管理员们开监舍门,把人集合起来,饭前训话,然而才去食堂。

在开门之前有哨子通知,听到哨声,各个宿舍的人不管在干什么,赶紧收拾好物品,静等管理警官们开门。

哨子响起时,乐诗筠刚帮肥妹捏完肩,肥妹肉厚,捏肩需要很大的力气,一旦稍有松懈,就会挨惩罚,胖女人对她的惩罚就是掐胸揪肉,能把人疼死,她被惩罚了好几次,被掐得浑身都疼。

宿舍三位老成员当中,无论帮谁捏肩都不好过,帮冰姐捏肩捶肩,捏得她不满意,她不拳打脚踢,也不会骂,只用冰冷的眼盯视,那眼神好似在看一个死人似的,足以吓得人毛骨悚然。

帮冰姐捏肩时,乐诗筠全身神经绷得像张弓,连手脚都是僵硬的,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整个过程被盯四次,让她经历了四次到鬼门关打转的感觉,等终于结束,她一放松,两腿软得像棉花,汗泠泠的湿透后背衣服。

帮甘紫华捏肩捶腿,稍有不如意,甘一脚踹过来,踹中哪就是哪,她肚子被踹四脚,小腿挨好几下,再痛还得忍着。

轮到帮肥妹捏肩,乐诗筠累得手几乎抬不起来,可还得死撑着,当终于听到“可以滚了”,她才得以歇口气。

当甘紫华被捕时,她暗中查找过有关监狱里的资料,知晓看守所和监狱里并不像外面那么平静,新人会被欺负的很惨,拳打脚踢是家掌便饭,而且,老成员管教新成员只要不出人命,都是许可的。

那时候,她幸灾乐祸,期望甘紫华入狱后混得不好,最好被人折腾死。

可谁知风水轮流转,甘紫华没有被折腾掉半条命,她却进来了,宿舍里的三个老成员都是不要命的那类,她一个也惹不起,无论怎么使唤她,她只能像狗一样点头哈腰的受着。

乐诗筠隐忍着屈辱,坐在自己的铺位上休息,刚坐下,连床铺面都没坐热,哨子响了起来,她下意识的站起来。

冰姐、肥妹、一刀剪也利索的收拾东西,将东西整理好,站成一排。

肥妹冷睨着新人,就地取材现身说教:“这是饭点前集合哨声,听到哨子等候出去训话,你还站着干什么,还要等我们过去扶你?自己站末尾,集合、吃饭,以后要做工作时一个宿舍人坐一起,别乱跑,乱蹿被打了,那是你活该,别指望我们帮你出头。也别扯我们后腿,上一个故意扯我们后腿的家伙,一条腿儿没了,当然,你想拄拐杖走路我们也很乐意成全你。”

当冰姐和甘紫华的目光扫过来,乐诗筠腿脚发软,差点跌倒,双手也像冰僵了似的,僵硬的整理好床铺,寒颤颤的走到甘紫华身侧,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

离门最近,最容易成为管理员们的目标,所以站最前面的自然是新人。

很快,管理员打开门,见四人没有缺胳膊少腿,放人出去。

冰姐带头,走出宿舍房间,跟其他宿舍的人后面一起排队去外面,乐诗筠僵硬的跟在最末,在后面是拿着电棒的警员,她生怕后面的管理用电棒打她,一路心惊胆寒。

到了外面,就是空旷的地面,四周是房子和高墙,人像坐井观天的那只蛙,只能看见上方的天空。

每个宿舍人员人数不一样,女犯共有三四十人,排成一队一队的小队,身上套了看守所的马甲。

值到此刻,乐诗筠才知道原来看守所竟然有那么多女犯,有年老一些的,有中年的,也有年青的,还有好似青少年似的年青女孩子。

她偷偷的观望,不小心与人目光相对,对方是个留齐耳短发的年青女孩子,凶狠的瞪眼,乐千金吓得头皮发炸,赶紧收回目光。

管理员训了一顿话,带犯人们去食堂。

食堂像学校内的食堂,饭菜则排放在一条桌板上,犯人们排队去领餐,一个荤菜,两个素菜是统一配餐,如果自己有钱想开小灶,可以另外购买,比如鸡蛋、水果之类的。

领到餐盘,各个宿舍的人找地方坐下,等所有人全部领完餐,管理员们再训话,训完话,说了“开饭”,大家才可以开吃。

食堂有电视,吃完饭可以看会电视,吃饭时没人会看,因为吃饭时间有限制,到点要送盘子回去。

乐诗筠时时刻刻神经紧张,心惊肉跳,等说可以吃饭,刚拿起筷子,一刀剪的筷子伸到她餐盘里,夹荤菜,紧接着肥妹筷子也伸过去,两人将所有荤菜夹走,然后又夹走一大半素菜。

将新人的菜夹进自己餐盘里,肥妹和一刀剪旁若无人的吃将起来。

甘紫华和肥妹抢菜时,乐诗筠没敢吭声,等那两人吃饭,她也默默的扒饭,看到自己的手,想到刷过马桶,想呕,根本吃不下饭,可如果不吃饭,下午没力气,那些人会打她,她含着泪咽食。

有管理人员在,冰姐几个也为难乐千金,饭后看了一个钟电视,在管理员监督下回宿舍。

在走廊里,乐诗筠被人重重的踩了一下,痛得眼泪当时就流了出来,她抬头,发现是饭前集合时瞪过她的那个短发女孩,连吭都不敢吭,低下头,一时只觉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看不见光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