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四章 遗失重要之物/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监狱里的囚犯是要干活的,看守所里的人有时也有活做,有时没有,最近两天没活计,疑犯们都呆宿舍。

下午,乐千金再次被一刀剪刁难,她们上厕所,要她帮擦屁服,清理马桶坑,打扫卫生,要她帮捶背捏腿,按摩脚底。

被折腾的比狗还累的乐千金,在晚饭时,想到拿筷子的手帮人擦过便便,怎么也没忍住,吐了。

那一吐可不太好,挨了一顿严厉的批评,以至于她不得不强忍着呕吐感,自己打扫卫生,然后再继续吃。

因为她呕吐,影响了别人的食欲,回宿舍的路,但凡经过她身边的人都狠狠的踩她一脚,让她的脚背痛到麻木。

等回到宿舍,冰姐等人给了乐千金最温柔的惩罚,让她蹲厕所吐个够,对着马桶坑里的污物,她把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一干二净,也吐得半死不活,还得打扫卫生,然后是爬着回床铺上,挺成一具像没知觉的木乃伊。

当乐千金在看守所里享受着非人折腾时,将她丢去局子里的柳大少和晁同学等人愉快的过校园生活。

也在乐千金倍受煎熬的这一天的下午,米罗陪同罗伯托到中医院检查,他们等了半个多月终于等到在医院的挂号排号。

中医院的检查除了拍片之外多了中医的诊脉之中医诊断,仍然拍了片,做了化验,检查结果与在Yi国检查相差不大,中医院的坐诊专家开了张方子,开出一周的药,让病人服用。

米罗和奥斯卡取拿到中药,陪同罗伯托回下榻的酒店。

罗伯托不缺钱,米罗也不缺钱,四人住酒店套房,特别宽敞,有书房、一主卧二次卧,罗伯托住主卧,老管家恩佐住一个次卧,米罗和奥斯卡两人住一间。

提回中药,便着手熬煮,用买回来的电砂锅熬煮,也弄得满屋子中药味儿,好在有空调可以换空气。

“父亲,我们什么时候才去找那位神奇的东方小女孩?”等着药,奥斯卡问。

奥斯卡是罗伯托收养的孩子,也是他的财产继承人,比米罗少一些,刚二十二岁,学的是室内设计,大学毕业后投身自由职业。

奥斯卡是个很漂亮的大男孩,黑色的头发自然卷,深蓝色的眼睛,鼻子高直,笑起来时左脸有个小酒窝,他身材极好,身强力壮,如罗马艺术殿里陈放的代表人体美的艺术品。

“还得等等,等我吃完药,看看效果。”罗伯托温和的微笑:“奥斯卡觉得无聊的话,你去旅行吧,我不用你照顾,你想去哪个城市就去看看。”

“那不行的,我等父亲看完病,我们一起去旅行。”奥斯卡并不想一个人去旅行,他想跟米罗一起去旅行,米罗懂中文,他不精通中文,会出糗的。

罗伯托没有勉强,米罗笑盈盈的瞅着奥斯卡,在教父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之下,奥斯卡也对华夏文化也产生出浓厚兴趣,这次教父华夏行,他软磨硬泡的说服教父一起跟来。

对于华夏的京都,奥斯卡也极感兴趣,他喜欢华京故宫那些老古懂级的建筑,喜欢代表人类智慧结晶的长城,喜欢特色小吃,对与YI国水城结为姐妹城的江南S城更是神往已久。

当然,奥斯卡最感兴趣的还是他和教父想找的小乐乐,在没见到小乐乐之前,让奥斯卡独自去旅游,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其实,他更想去找小乐乐,只是还不是时候,只能继续等,也不知道莫里蒂究竟在想什么,他到了华夏,莫里蒂竟然没有任何动静,不得不说有点奇怪。

莫里蒂在哪?

被米罗惦记着的莫里蒂,此刻正在华夏E北省的神农山一处深山里,正有密林里徒步探险。

他只背着一只小背包,还有一件小仪器,仪器,是盗墓人员最爱用的测量地下有无金属的探测仪。

他在深山里已搜寻近二个月了。

那天,当他放倒米罗想补刀时被黑熊追赶,他弃米罗而去,一路狂跑,本以为能轻松甩掉黑熊,然而,事实大出意料,那只黑熊急红了眼,死追着他不放,他只得跟熊玩你追我逐的游戏。

当黑熊追着他翻个一个山头,很不幸的是他又遇上一只黑熊,那时他猜着两只黑熊可能是一对儿。

后一只黑熊也加入追捕行列,因为母熊发疯似的追赶,跑到天黑,他也没能甩掉黑熊,在翻过一处山崖是,他滑了一脚跌下崖涧。

等再次醒来,人在一处山涧里,手摔得骨折,身上到处是大大小小的伤,同时才发现,米罗给他的东西不见了!

莫里蒂拖着满是伤的身躯,找遍了自己落身地方的附近,一无所获,因为伤太多,他不得不先寻找出路,去山外找地方治伤。

他费尽九牛二虎之气才离开山涧,因为摔下山涧时摔得不轻,手机和指南针报废,没有任何工具可辩方向,他费尽周折才走出深山,到神农山镇上找家私人诊所接骨打石膏。

他没住店,用银行卡提取一笔钱,兑换华夏国的人民币,购得一些东西,再次进山,找到一处废弃的小村,在一家废屋养伤。

那一养就养得近两个月才把自己全身上下的身养好,也在那期间,他顺到一部手机,用于联网用,了解那项任务的结果,从秘密联络密语,他发现米罗竟然没死,还平安回到佛罗伦萨。

米罗活着的消息让莫里蒂寝食难安,他不知道米罗为什么还活着,也不知道米罗回去之后跟组织怎么解释的,就算S组织没有发布对他的追杀令或者寻找他的下落,他知道不能回去,除非他找到那样东西带回去。

米罗活着的事像一根刺,深深的扎在心里,莫里蒂把自己改装一番,购买到些仪器,入深山寻找自己遗落的东西。

如今,他戴着一头酒红色酒发,皮肤也微黑,化身棕色人种,以自由爱好者的身份在神农山玩穿越,实则潜进深山里,搜寻遗失的物品。

他先在落崖的地方寻找,翻地三尺也没找着,再寻找自己可能走过的山岭,整整寻找两个月,仍然毫无头绪。

唯一让他比较放心的就是根据某些组织的反应来看,谁也没有得到它,它应该还在深山哪个角落里。

莫里蒂完全想不起是在哪里弄丢的,他明明揣在怀里的兜里,贴身藏得好好的,怎么就不见了?

按理来说,东西不见了的话,他应该第一时间就知道,因为它有一点重量,如果贴着胸膛放的重量忽然不见,失去那份重量,他肯定能发觉,而且,如果东西掉出来,总要碰到衣服撞到自己,他也能感觉得到才对。

可事实上,东西丢了,他竟然没察觉,回想起来,他只能确定在遇上第二只黑熊前东西还在他身上,推测是遇到第二只黑熊之后弄丢的。

重回深山,莫里蒂凭记忆里的山向,把崖间山涧到第二只黑熊出现的地方全部纳入搜寻范围,展开地毛式的搜索。

一寸一寸的搜索,搜索到硬币和金属小物品,也不知是飞机撒落的,还是看山人员掉落的,或者是小动物从别处拿的东西随意丢掉的,反正它们有出现在深山老林里。

不知名的,腐蚀到快认不出是什么的东西都找了出来,可自己遗失之物仍然如泥牛沉大海,毫无音讯。

找了这么久,莫里蒂有些泄气,可想到米罗的事,他又打起精神来继续契而不舍的寻找,只有找到东西,他才有选择去处的机会和资格。

只有找到东西,就算不回S,携带东西去M国,不用他去求,M国的组织会主动拉拢他,他也能争到自己一席之地;没找到东西,如果投效其他组织就是背叛S,必会登上通缉榜,从此走在被赏金猎人追杀的道路上。

没找着东西,他也不能回S,米罗活着,他回去,如何交待?

莫里蒂扛着探测仪器,认真的扫描,期望下一刻能有惊喜,可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眼见天色又昏黑,树林光线黑暗,已不能视物,他只能收工。

扛着仪器,回到自己扎在树林里边缘的小帐蓬里,拿出自己制作的小工具,搜找卫星信号,连通手机,与网络界勾通。

在华夏网络界转悠一番,莫里蒂又去自己比较关注的地方晃悠,看到某个自己关注的人的脸书,骤然一惊,米罗来华夏了?!

他才三天没有关注外面,米罗竟然来了华夏?

震惊。

莫里蒂震惊不已,第一想法就是米罗肯定是来找他的!他这么久没出现,组织头儿肯定会怀疑什么,又派人来华夏寻找他的下落。

他飞快的翻信息,越翻越吃惊,整个人都沉默了,米罗不是刚来华夏的,而是来了二十几天,还不是一个人来的,陪同他的赐名教父,下榻于华夏京都酒店,等候医院排号,他在脸书上贴出他陪他教父今天去中医院看中医的经过,表达着对神奇中医的赞叹。

人到达华夏二十几多天,他竟然不知道!

莫里蒂捧着手机,微微皱着眉,米罗真来求医,还是为那个小女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