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五章 小美女要去哪/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九、十点钟,正是京都夜生活最鼎兴的时刻,因为很多赶夜生活的人正在出行,大街小巷又是车水马龙。

在满城喧闹时分,乐富民乐富康开着车穿过几条大街,到市区最繁华的大街区域停车,改而打出租车出行,到达另一条街下车,之后再打的,一连换了四次出租车,终于到达效区。

兄弟俩进效区的老旧房,走进一座七八十年代建造的旧楼院,院里停着两辆厢式小货车,几个搬家工人正搬东西装车。

乐家兄弟到场监督,等东西全部装上车,还特意检查有没落下什么物件,确认没有遗漏东西,准备出发。

乐家兄弟也跟车,一人跟一辆车,当一位人员打开院门,院外亮起炽亮的强光,一个武警将开门的人制住,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干警呼啸着冲进院子,手中的冲峰枪瞄准两辆车和车上的人,冷冽的声音撕冲人耳膜:“全部呆原地,举起手来,你们被捕了!”

乐富家跟随第一辆货车,坐在机头驾驶室的第二排,当看到穿蓝黑色的武警冲进院子,当时大脑一片空白。

人脏俱获!

那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那么四个字,然后就像抽空了力气,抽光了全身的骨头,整个人浑身瘫软。

乐富民在后一车,听到踏踏的脚步声,偏头望向车窗外,当看到炽亮的灯光和武警人员,那张脸刹那间血色全无,扶车窗的手定定的抓着车窗,僵得像冰冻般。

司机和搬运工人全吓懵了,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机械式的举起双手,配合武警们的调查。

武警们围住院子和两辆车,打开车门,让人员全部下车。

司机的搬运工们抱着头下车,脚肚子都在打转,司机痛哭失声:“同志,我没犯法啊,我是受雇来搬运东西,同志,我们是清白的。”

“你没犯法不用怕,会还你清白。”武警们将瑟瑟发抖的人员押到一边去,免得阻碍工作。

武警们有负责录像的,有负责看管人员的,还有人去开车厢检查货源。

乐富康和乐富民瘫软在座,武警们上去将人搀扶下来,移到一边单独看管,一位武警踱到乐家兄弟面前,严肃而又平静的打招呼:“两位乐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乐富康抬头,豁然发现眼前的武警就是上午送逮捕令和法院传票的那位警员,当时两眼一翻,一屁股坐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你们,你们……同志,我们是合法经营,我们没有犯法啊,是不是弄错了?”乐富民也看清了警员的脸,口唇无血色,可转而看到武警们打开车厢搬东西,他心慌无比,连滚带爬的爬到警员脚边嚎。

“是不是弄错了,很快就能知道,这是搜查令。”穿武警服的年青警员出示搜查令:“我们在不久前侦察得这处民宅内人员活动十分可疑,列为可疑对象,没想幕后人竟然是你们,真是难以确信。”

“不是我们不是我们,我们是受人所托。”乐富民抵死不认。

“是不是,很快就有结果。”武警笑笑,转过身,去看货车检查。

乐富民心惊胆颤的抱住头。

货物抽检,有各种仪器,还有许多原料和半成品,一位警员用电话联络,很快有警员牵来一条警犬,辩别物品,警犬闻嗅到含毒品的半成品“汪汪”打报告,不含毒品的没反应。

几位穿武警的人员进屋,提取手印、足印等痕迹。

工作人员合作,费了很久一段时间,提取到各种指纹信息,将各个门贴上封条,先收队,货车和所有人员当然也要带回警局,连夜突审。

乐家兄弟被当场抓现形时,燕少柳少在青大宿舍,抱着电脑工作,当燕行收到警局那边的反馈时,很淡定的说了句“知道了,按计划进行。”。

“乐家行动了?”柳向阳捧着本本,兴奋的两眼冒精光,如果乐家有行动的话,逮住,然后案件就能行快了结,将乐家女丢进监狱里去改造学习,他们就可以向小美女邀功啦。

“嗯,行动了,乐家兄弟想转移脏物,正好人脏俱获。”燕行轻淡描写的将经过浓缩成几个字。

打某教官事件发生,柳少去H南乐家老家走一趟,乐家便成为重点疑犯,乐家每个人的行踪都在掌控中,去过那个地方,做了什么,都列入侦察内容。

在最精密的监视跟踪行动中,乐家在京都五环和六环之间的一个秘密制药点也浮出水面。

乐千金用药强暴同学的事败露,乐家的制药点二十四小时受监控,专业人员就等着乐家兄弟自投罗网。

警局费二十几天,收集到乐家众多证据,到差不多收网时,于今天白天才将对乐千金的逮捕令送往乐家兄弟手中,乐家兄弟果然不负所望,心中有鬼怕制药点被乐诗筠暴露,连夜想转移最后一批脏物。

乐家兄弟的行动也恰好正中警局下怀,当乐家兄弟到了制药点,等候已久的一支特别为乐家准备的行动小队秘密赶到地点,等着他们将东西搬运上车想出发时进行抓捕。

“你不是说不会一网打尽的吗?”柳向阳翻白眼,小行行之前明明有说不会一网打尽,现在把乐家两兄弟都逮住了,还不叫一锅踹?

“我是没准备一网打尽啊,某教官那边的事还压着没动,是乐家这两兄弟太蠢,全部上阵,我也是醉了。”他的本意是先砍掉乐诗筠那一支,留着乐富康那一支,看他背后人的反应,结果乐富康自己送上去,当然一把抓。

乐富康也牵涉进毒案事件的话,想必某位也不好出面保释,只能让两位在监狱里呆一呆。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以那位的聪明,也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做,可能会递消息让乐家兄弟弃车保卒,以乐家兄弟的为人,必定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乐诗筠,以保全大局。

乐诗筠是乐家兄弟俩最好的承罪人,她是学药剂的,而且,在药剂学上很有天分,乐家私下里卖的催情药,就是她将劣质催情药改良所得。

有那般的条件,乐家兄弟轻而易举就能将罪错推给乐诗筠,顶多蹲个三两个月,缴纳一些罚款,没收所有禁药,然后家里保释就能出来。

而乐诗筠研制非法药,又用药伤害同学,至少也得在监狱里蹲二年以上,如果他们再波助澜,甘家和乐家老家某几位曾受乐家伤害的人敢站起来,受害人给力点,乐千金能判五年左右。

反正不管乐家兄弟如何选择,乐诗筠都是跑不了要蹲班房的,如此一来,就等于暂时搞定一个祸害,至于几年之后,呵呵,等乐千金再出来,她跟外面的世界隔离太久一时会跟不上节奏,晁家哥儿想把她怎的那是再容易不过。

把乐千金那个祸害丢入监狱,他们也算是完成当初保护晁哥儿的交易,也有脸向小萝莉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算了,我说不过你的,你本来就是个黑心肠的,也不知乐千金会被折腾成什么样。”柳向阳捂脸,小行行最阴险,将乐家女丢进跟她有旧仇的人面前,那位女青年对乐家女有着血海深仇,乐家女不死也要脱两层皮。

“我不会告诉你,我向甘家人递了个话,甘家姑娘会好好招待乐千金的。”谁让甘家姑娘的脾性让他五姐十分欣赏,他也乐得顺水推舟,给甘家一个顺水人情,让甘家一雪耻辱。

“甘家姑娘一定感激你八辈子,乐家女必定恨你十辈子。”太阴险了有没有?

“感激痛恨都不需要,只要小萝莉愿意给做顿吃的就好。”等乐家女被搓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时,他带小萝莉去瞅瞅,不知道能不能得到顿饭做奖励?

“不要提吃的不要提吃的……”柳向阳抱头,小美女请她小伙伴们吃大餐,顿顿八个菜,都是美食,男生们乐疯了,他们现在看到饭菜就没胃口,提起吃的就想念小美女做美食。

燕行也摸摸肚子,他好像也有点饿,傍晚想到小萝莉请客没他份子,对着一桌子食堂餐也没什么胃口,吃得有点少。

被吃的勾出馋虫,两少只能对着空气想小萝莉的拿手好菜,来个想食止饿,可惜,那会越来越饿,没办法,只好找干脆面解决饿的问题。

一对兄弟找出方面便,用电热水壶烧水泡面。

坐等水开,柳向阳捧着肚子,看着泡面桶,干巴巴的问:“小行行,你说小美女这时候在干吗?”

“谁知道?”问他,他问他谁去。

“我瞅瞅。”柳向阳拖过电脑,查找信号跟踪,找了找:“噫,没信号显示,手机没电关机了吗?”

“可能。”

柳向阳想了想,调摄像头瞅,东找西找,找了一圈,调出一个画面,差点没跳起来:“这么晚了,小美女要去哪?”

“小萝莉出去了?”燕行惊讶的凑过去看。

“出西校门了,明显是要开溜。”

“今天周二……”燕行沉思了一下,弹身而起:“快,向阳,我们逛夜市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