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七章 人傻钱多/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将漂亮杯子还回去的时候,燕行的眼角跳了跳,他敢赌,小萝莉真正看中的最中意的肯定是她堆在一起的小件物品的中一件。

中秋逛T市鬼市,小萝莉也经常把一堆东西扒拉出来,然后一样一样的跟人砍价,让人猜不出她究竟看中哪件。

他看向小萝莉扒拉出来的新物件,忍不住抹了一把汗,那只看着像角质材料雕刻的杯子,黑麻麻的,给人的感觉就是脏兮兮的,还摔得这里缺一点,哪里缺个小口儿,残缺不全。

小萝莉的喜好,与众不同。

之前是个漂亮的精美杯子,现在又换成一个坑坑洼洼的破玩意,摊主内心也是崩溃了,这是第四件了啊,前三件都没谈成,小姑娘究竟想要哪一件?

他硬着头皮报价:“八百。”

“我说大哥,你开那么高的价,咱们真的没法好好谈买卖了,这是水牛角杯好吗,而且还摔得面目全非,一百块。”

“你咋知道是水牛角?三百。”

“一百,我见过水牛角尖制成的杯子啊,想把个弄回家跟我家的那只凑成对儿。”

“算我服你了,一百就一百吧。”摊主翻翻眼皮,遇着识货的,就卖了吧,最主要的,他怕她把前面那只杯子的材料也说出来。

“这就对啦,咱们继续……”乐韵捧着黑乎乎的杯子,继续将木制的勺子、牛角梳子讲价,共四物小物品,也是一百块搞定,连牛角杯子一起二百块。

付了钱,将小物品塞进大背包,将黑乎乎的角杯塞面前包里,站起来,伸个懒腰,愉快的钻出人群。

燕行和柳向阳追出人群,追着小萝莉跑了两个摊,她就是没往身边看,到人较少的地方,当看到她又想往人群里钻,忙叫她:“小萝莉/小美女!”

抓着小电筒的女孩子,笑嘻嘻的回身:“我以为你们准备一直当哑巴的。”

“小萝莉,你看到我们了啊。”

“小美女,你也看见我们了啊。”

燕行柳向阳快步走到娇小的小女生身边。

“你们为吗也跑来了啊?”瞅着背着包的两帅哥,乐韵老纳闷了,究竟是巧合,还是他们是一直跟踪她?

不用想,燕行也猜到小萝莉怀疑他们的动机,小声解释:“我和向阳以前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来趟鬼市,前些日忙,好久没来了,今天有时间就跑来趟趟,走着走着听到你的声音,挤过去一看,没想到真是你,你怎么一个人深更半夜的跑来,也不叫你晁哥哥陪你。”

“晁哥哥明天要上课,不能耽误他的睡眠,首都治安良好,我一个人趟夜市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乐韵还是不确定他们是真的是趟鬼市巧遇,还是他们专盯着她:“你们逛你们的,我逛我的,互不干涉。”

“我们一起逛吧,我们看中什么,你帮我们砍价行不?”柳向阳狗腿的凑到小女生左手边:“小美女,现在想往哪?”

“小萝莉,给,这是你喜欢的杯子,送你玩儿。”燕行从肩上扒拉下背包,从中摸出之前小萝莉跟人狂砍价的那只象牙白杯子。

乐韵瞅着那只雕刻精美的杯子,嘴角都歪一边去了:“多少?”

“二万。”燕行平静的报价,他在小萝莉蹲在一个摊研究物品时让柳某人跟着小萝莉人,他又回头到找到之前的摊位去把小萝莉跟人狠命砍价的东西买下来。

“你傻呢,二万块买一只羊角杯。”乐韵特接过雕刻精美的杯子,真的想打死燕帅哥,那家伙钱多的没地方放吗,所以送上去当冤大头,给别人宰?

“羊角杯?”两俊美青年你望我望你,不是海象之类的假象牙杯?

“本来就是羊角杯啊,要不然我会咬价一千不放嘛,要真是象牙,二万我早买了。”

燕行囧囧的摸摸鼻子,本来想投其所好,逗小萝莉开心,结果成了她眼中的傻子,弄巧成拙啊。

憋了几秒钟,他大大方方的认怂:“千金难买我喜欢,你拿来当观赏物,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果然是人傻钱多。”乐韵咕咙一声,将东西塞前后的大背包里,幸好她从摊位上低价淘走了那只黑乎乎的杯子,要不然,想到燕帅哥傻乎乎的送去的二万块,她会肝疼。

她淘到的那只黑乎乎的角质杯子是牛角杯没错,不过不是水牛角,而是犀牛角,可惜被摔断了,只留下一截角尖。

犀牛很多亚种灭绝,因为犀牛角的价值,犀牛数量越来越少,犀牛角的价格也只涨不降。

市面上的犀牛角很少有真品,一般都是仿制品,尤其以水牛角所制假犀牛角,以假乱真,甚至比真的还真。

她能捡个漏,是因为那只犀牛角被摔得面目全非,又只残存一截,外观也残破不全,与水牛角角尖一般无二,容易被人忽略。

逛了那么久,淘到好多小物品,价值最高的就是犀牛角杯,不过,她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必须保密,免得有人知道来匀她的。

看在燕帅哥那么诚心,舍得花大钱买东西来投石问路,乐小同学决定不凶他了,他们爱跟着就让他们跟着。

“小美女,小行行钱很多,不过他不傻。”小美女不赶自己走了,柳向阳嬉皮笑脸的跟着走。

燕行望望四周,没人认识自己,所以被人说傻就傻吧,其实,二万块淘个东西真的不贵,老妖婆和小妖婆们每次随便逛个街,买个化妆品都是好几万的。

两帅哥要跟着自己当小尾巴,乐韵由着他们,她逛她的,看到合眼缘的,继续买买买!

她是看在燕帅哥比较有诚意的份上让他们跟着转,燕少和柳少为了不被轰走,果断的当会计出纳,她买买买,他们付付付,一路帮付钱。

其实,他们主要的目的就是粘小萝莉,争取时时刻刻刷好感,求她原谅,本来没想要买什么,可他们说是趟鬼市,不能不买,所以偶尔也买点看着还算顺眼的东西。

乐韵更加确定自己的观点,两帅哥就是人傻钱多,见什么都买买买,有钱任性!

被贴上“人傻钱多”标签的两青年大校,跟着小女孩东钻西蹿,逛完了这边摊又逛那边摊。

时间不停的往前走,过了四点是五点,过了五点,慢慢接近天亮。

当天微亮,清晨的薄光里,熙熙攘攘的鬼市也散场,人群忽忽儿的退场,就如一曲大戏唱完,曲终人散。

“小美女,早上想吃什么?面,粥、包子,还是小吃式的早餐?”

薄光里,柳向阳燕行陪小萝莉走向市场大门,燕行肩膀上挂着小萝莉那只大背包,当个忠诚的搬运工,柳向阳话多,负责陪小萝莉说话。

“我说,你们两是不是该回去,老旷课真好吗?”

“小美女,是回去自己做吃的咩?”两俊青年眼神发亮,差点流口水,想吃小萝莉做的煎饼,想吃她做的好吃的菜和面。

“是你们回去上课,不是回去吃早餐。我又不用上课,我继续逛潘家园淘宝,不跟你们一块回。”

“我们也去。”

“你们不上课?”

“不用,今天休息。”有什么比修复关系更重要?答案当然就是:除非有任务要出,否则再没什么比重修与小女孩子的关系更重要的事了。

他们的目标就是:搞好关系搞好关系搞好关系……重要的事说无数遍。

乐韵瞅瞅两顶着俊脸,一脸讨好模样的帅哥,默默的管住嘴不说他们,这么任性,他们的部队知道吗?

两俊美青年大校是不知道小女孩在想啥的,他们要知道了必定会暗中骄傲,上级部门都知道他们任性!只要能成功拐回人当军医,他们怎么任性都没关系。

燕少和柳少打定主意跟着小女生当跟班,乐颠颠的陪她到市场外,坐上燕少的座驾去找吃的。

他们赶早儿出发,先早早的抢先赶到潘家园附近,将车占住车位,一起去早餐店,两帅哥查找对比N久,选到一家风评最好的餐店,点一桌丰盛的早餐。

大概是因为有个小萝莉在,原本觉得一般般的早餐也觉得特别的美味,美美的搓一顿,又去散个步,才慢悠悠的踱去潘家园。

非节假日的潘家园,没有节假日那么热闹非凡,园外的地方没有流动小摊位,商贩们全在园里划分的区域设摊买卖。

然而,淘宝的人仍然多,淘货的人都知道早上摊上的东西还没多少人看,真货多,都赶早儿抢首场。

乐小同学一行三人进园子,燕少帮拧着小萝莉的背包,包里在鬼市淘的许多物件放在车里,只有几件比较珍贵的随身携带。

三人进园,睁开大眼睛,开展寻宝行动。

周三,10月19日,到十月中旬之末,天虽然晴朗,人们也穿上秋穿,年青女性们秋裙丝袜,成为街头的魅力风景。

神农的深山里,莫里蒂辗转反侧半宿,天亮时醒来,自己弄点吃的,继续扛着探测仪去找东西,不管米罗是真求医还是为小女孩而来,且先观望观望,他也先东西最重要。

京城天亮,罗伯托一行四人早早起床做室内煅练,再洗澡,收拾整齐去餐厅用餐,享受一顿华夏特色早餐,四人出发去逛街。

罗伯托热爱华夏文化,在京城的这些日子,他去能去的地方都逛了一遍,特别钟爱的就是旧货市场。

不仅他喜欢,米罗和奥斯卡也对旧货市场有浓厚的兴趣,在旧货市场里能看到许许多多的老旧东西,包括他们国家的某些艺术品。

就连恩佐管家也对华夏的生活老用品产生极厚的喜爱,没事就研究那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怎么使用。

两老两青年对旧货市场情有独钟,于是,没去爬长城,没去风景区的时候,一行人就往旧货市场跑,一头扎进市场往往就能玩上一整天,短短些日子,也跑遍华夏京城的各个旧货市场。

既然去逛市场,当然也有入手的时候,四人都有收获,弄回去就放酒店套房大厅,往往让侍者们看到也为四位客人的爱好惊奇不已。

米罗罗伯托奥斯卡一行人自己开酒店配给他们的专用车直奔潘家园,当他们到达,已是九点过后,太阳升得老高老高,园里也是人来人往,人头攒头。

罗伯托拄着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拄杖,在管家和奥斯卡的扶搀下,直奔杂货行,他最爱逛杂货区,至于赌石店之类的,他是不去的,要赌石的话去翡翠产地赌更过瘾。

米罗跟在背后,他负责安全问题,职业使然,无论到哪,他会先观察环境和四周有无可疑危险分子,以免对他们产生危胁。

乐韵并不知自己认识的Yi帅哥米罗也光临潘家园,和自己踩着同一步土地,她欢欢喜喜的在各个地方转悠,除了找有灵气的古懂,就是找自己制药要用的小工具,但凡没有的,看到就买。

燕大少柳大少两大保镖,默默的抹汗,小萝莉买买买没事,反正东西不贵,只是,能不能买点有价值的东东?

他们见她买的比较有价值的就是一个二手数码相机,一些墨条块。最让人无语的就是她买了几块灰乎乎的残瓷片,简直,让人无法理解她的脑构架。

两青年只敢在心里腹诽,疑问,绝对不敢质疑小萝莉的眼光,他们可不想好不容易才弥补好一点的关系再出现裂痕。

逛着逛着,就到十点,乐小同学也决定撤,一边东瞅西瞅,一边朝外走,当走出长长的棚区摊位,她定住脚,愣愣的看着从另一个棚区走来的四位淘宝客。

那四人是外国朋友,两个五十左右的老人,两个青年,其中一个青年黑发蓝瞳,米色风衣式外套包裹的身躯修长如竹,肤白高鼻,俊美潇洒。

米罗?

看到黑发蓝眸青年,乐韵脑子有点混乱,米罗什么时候来了华夏首都?

米罗陪教父逛完一个区,转移阵地,观察四周时不期然的与站在大棚之外的小女孩目光相撞,蓝色瞳孔骤然放大,小乐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