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八章 久别重逢/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米罗目光定格,脑子里响起的是教父教他的宋词中的几句,心窝里有些东西汹涌澎湃。

此时近午,秋阳在天,潘家园内光明普照,大棚内有人头攒头,外面的通道也有人来往,依稀听得人声唏唏。

而他,脑子里回响的是那悠悠的名垂千古的词句,也恰好了印证他的心情,他很想很想见小乐乐,想念她纯净无邪的笑脸,清脆悦耳的声音。

米罗站住的时候,罗伯托也望向对面大棚,看到斜对面大棚外的两青年一小女孩,他的眼光闪过一抹亮光,是那个孩子?

他回首,看到米罗目光遥望某方,比夏季天空还蓝的瞳孔闪着光芒,罗伯托悠然微笑:“米罗,是那个孩子,对吧?”

“教父,是的,是她。”米罗远游的心神刹那被拉回,俊美的面孔浮上笑容:“教父,您稍等,我过去打个招呼。”

“这叫有缘千里来相见,米罗,你去吧,小女孩可能太震惊于你在这里,你应该主动去向你的小朋友打个招呼。”罗伯托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支持米罗的行动。

“好的,我就过去。”米罗抑住欣喜与激动,稳重的微笑,整整仪容,大步流星的走向斜对面。

“父亲,那边那个就是米罗哥哥认识的东方小美女?”奥斯卡最初不知说的是谁,当看到米罗走向斜对面,他看过去,看到了一个东方女孩子,那孩子好小,穿墨黑色中短外套,面前还斜背一只包。

“是的,就是那个孩子,我们到一边等等。”罗伯托微笑的点头,往一边让一让,免得妨碍到别人来往。

恩佐老管家浅浅的微笑,扶着先生后退了几步,站到近大棚的边缘。

奥斯卡瞳目亮了起来,遥望米罗和东方小女孩的方向。

当乐小同学猛地的收脚,陪同左右的燕少和柳少也讶然的站住,望向四周,看到小萝莉望去的方向,双双心头一凛,外国人?

乐韵遥望着斜线拉开有十几米开外的四位外国淘宝客,当与米罗四目相对,她确定那是米罗,米罗眼中浮现的喜悦。

她听到了米罗的心跳声,也听到了米罗跟同行的人说话,但是,她懂的意语太少,听懂的有限。

当看到俊美青年大步流星的走来,她知道他并没有当作不认识她。

“燕帅哥柳帅哥,我遇上朋友了,我去跟朋友叙叙话,你们可以先回去,不用等我。”乐韵往前走一步,回头对两帅哥露出灿烂的笑容,交待一声,欢快的跑向老外帅哥。

啊?

柳向阳差点想跳脚,那个老外是小美女朋友?!

不科学!

是的,非常不科学,小美女什么时候认识外国人的,还成了朋友?更重要的是那个外国青年很帅!

柳少想骂人,那家伙是什么时候结识到小美女,他能不能干掉对方?

外国帅哥?

朋友?

燕行脑子里闪过两个问号,再然后就是闪电号,那位外国人,就是在神农山认识小萝莉的那位。

联想到神农山的事,他龙目渐变深幽,那位老外帅哥是在神农山认识的小萝莉,那么他当初与现在来华夏的目的就值得深思了。

小萝莉并没有让他们相互认识的意思,他也没有跟上去,决定且等一等。

米罗看到小乐乐跑过来,心中的喜悦藏不住,喜形于色,也不管教父会不会说他不稳重,小跑几步,极快的迎上娇小甜美的小女孩,张开了双臂:“乐乐!”

“米罗。”乐韵眼睛弯弯,朋友久别重逢,人生之乐事之一也。

米罗快步一冲,到达小女孩子面前,双臂收拢,轻轻的拥抱久别的小朋友,当将小巧的女孩子拥在胸前,他听到了自己心脏欢快的欢呼声。

我……我!

柳向阳险些爆炸,老外帅哥竟然抱了小美女!更让他想跳脚的是小美女竟然没有拍飞老外青年,这不公平!

他们没有占她便宜,还挨白眼,老外拥抱了她,小美女竟然没有勃然大怒,这……这是……是崇洋媚外!

柳少嫉妒得冒火。

燕行一双龙目盯着高挑俊美的青年拥住小萝莉,大手攥紧成拳,他想打飞那个青年!很想很想,想把人揍得连他爹妈都认不出来!

乐韵被帅哥拥住,有点懵,米罗当初没说Yi国人与朋友见面是要拥抱的啊,她记得见面拥抱贴面是法国人的礼节。

她倒没想到被占便宜那种说法,因为,米罗的手臂轻揽着她的肩头,她面前还有只背包,隔在两人之间,不可能出现胸胸相贴的画面。

“几个月不见,乐乐长高了。”米罗轻轻拥一拥可爱的小萝莉,有礼的松开双臂,小乐乐还是那么香,身上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闻,皮肤就算在这干燥的秋季也是那么的白嫩。

如果小乐乐再大点儿,他一定来个狠狠的拥抱,然而再来个法式见面礼,先贴面,再亲吻。

他怕吓到自己的小朋友,所以很温柔的只拥抱一个便笑盈盈的欣赏还是小女孩的朋友,她发育得更好了,这样的身材走到欧游D国的街头,很容易遭小青年们袭臀。

米罗帅哥松手,乐韵得以解放,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对于老外朋友们的见面礼,她还真的有点吃不消。

仰头,见帅哥瞳目里的蓝色干净的像夏季雨后的天空,那俊美的容颜,光辉耀眼,不由眯了眯眼:“米罗,几月不久,你也更英俊更迷人了哟,同时也恭喜你康复。”

老外帅国的长相本来就无可挑剔,他回国后休养得不错,腹部的愈合后仅只留下细细的伤痕痕迹,有点类似剖宫产留下的剖痕,当然,米罗的疤痕要细得多,像条灰色的细线。

他腹腔内曾受伤的大小肠也完全全愈,不带半点伤痕,可见她当初配制的那种膏药有多神奇。

对比起来,燕帅哥的伤恢复得比米罗帅哥要慢,不是她的药有问题,大部分原因在燕帅哥自己身上,他那副破身体被毒折腾得吸收功能有点弱,米罗帅哥身体本身所具有的自我修复功能比燕帅哥强。

“能得到乐乐赞美,荣幸至极。”米罗眉目一亮,神采飞扬,能得到小乐乐夸他俊美,三生有幸。

他笑得眉飞色舞,竖了个大拇指赞美小女孩的医术:“乐乐的医术杠杠的,我才恢复得这么快。”

“那也是你本身底子好,修养得也好,才恢复得好。身体刚好又跑出来旅行,你不怎么爱惜自己呀,这可不太好,个人建议你短期内还是别参加户外登山滑雪等类型的户外运动。”乐韵还是很谦虚的,对于自己的实验对象也是很关心的。

“我这次不是来旅行的,是陪我的启蒙老师兼赐名教父来华夏求医,我父母在我很小就去世,我的教父也是我监管人,教父喜爱华夏文化,我的中文就是他教的。我们在你们国家国庆节前抵达这里,一直在排队等看诊,昨天去中医院看了一次病,还有个医院的号要排到下个月,我原本想等些日子去看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真是太高兴了!”

米罗对小小的女孩子解释自己会来华夏国的原因,他有点担心小乐乐生气,他当初说一年之约,结果半年之内他又再次踏上华夏的土地,而且,来了那么久没去找她。

在旧货市场巧遇,让他高兴之余,又有种想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低声问出一句:“乐乐,我来这么久没去拜访你,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呀,为什么要生气?”与米罗帅哥久别重逢,乐韵心情很好,笑得双眼弯弯:“就是有点意外,最初我以为我眼花,看错了。”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小朋友不生气,米罗从笑从心生,笑容和煦:“乐乐,我的教父仰幕华夏中医,也很想见见你,你愿意跟我教父认识一下吗?”

“可以,不过,我不懂你们国家的礼节,有失礼的地方,希望老先生别介意。”乐韵秒懂,米罗的那位教父,极可能也有想请她看诊的意思。

“真是太好了,乐乐,往这边走。”米罗愉快的侧转身,又看向与小女孩同行的另两位青年:“小乐乐,那边的两位应该是你朋友或亲戚,不请他们一起过来认识认识吗?”

“暂时还是算了吧,我那两位朋友职业有点特殊。”柳帅哥和燕帅哥是军人,还是少跟老外打交道的好,省得被人造谣抹黑。

“那就听乐乐的,我只能对你的朋友们失礼了。”米罗也不勉强,陪小朋友去见自己的长辈,他心中明白小乐乐的顾忌,那两位是华夏国军人,随随便便的跟他们这样的外国旅行者做朋友确实有点不太合适。

小萝莉与外国帅哥拥抱、亲密的说话,还一起去见外国帅哥的同行,燕行心里酸水快把人淹没,太没良心了,小萝莉见色忘友,就这么把他们扔下了。

“小行行,我受伤了。”柳向阳吃味的上盯着小美女和外国帅哥的背影,小美女对谁都好,就对他们挑鼻子挑眼,让人心塞啊。

“走了。”燕行故作云淡风轻的转身,折向另一个方向,小萝莉不让他们去见老外也是好的,少些麻烦。

柳向阳依依不舍的望一眼小美女去的方向,与小行行去一起走,他还以为这么早就回去,中午能吃到小美女做的饭,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将人截胡,他们的午饭又泡汤了。

罗伯托和奥斯卡、恩佐站在一旁,当看到米罗陪同乐方小女孩过来,他格外的高兴,华夏有句古话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们来得真是巧,碰巧就这么偶遇。

奥斯卡的视线一直关注着小女孩,米罗哥哥英俊潇洒、健美精神,是个优雅的绅士,东方小女孩小巧可爱,站在米罗哥哥身边的样子用父亲的话说叫“小鸟依人”。

虽然养父是个华夏文化爱好者,因为各种原因,奥斯卡本身并没有经常受华夏文化熏陶,他对汉语的理解也远没有米罗那么深刻,但对于“小鸟依人”的成语他还是快速的理解透,那句的意思就是一个高大一个娇小,小的一个需要高大的男人保护。

米罗陪同自己认识的东方小萝莉小朋友走向教父仨,快近前时,罗伯托率先往前迎接,笑容和蔼,亲切慈爱。

谨记教父从小到大传授的绅士风度教导,米罗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先向小萝莉介绍自己的教父,再依次介绍老管家和奥斯卡,然而再向教父介绍小乐乐。

乐韵也没给自己国家人丢脸,没有诚惶诚恐,落落大方的伸出纤纤玉手与老外朋友握手,并用从米罗帅哥那里学来的一句意语说出句“欢迎您来华夏,很高兴认识您。”。

“噢,我的上帝,美丽小姐竟然会说意语!”罗伯托惊讶的笑了起来,执起东方小女孩的小手握了握,微微弯腰,将女士的小手抬高,放到唇边亲吻:“很高兴见到你,可爱的孩子。”

“我只学了三两句,让您见笑了,老先生您的中文说得真流利,让我很震惊。”老先生用了欧洲吻手礼,因为是第一次被一位老先生那么礼貌的吻手背,乐韵略略的有点害羞。

罗伯托笑得春风满面,让管家和奥斯卡跟小女孩打招呼。

老管家恩佐也对米罗少爷的朋友行吻手礼,奥斯卡学两位长辈行了吻手礼,心里抑不住惊奇,东方小女孩的手好漂亮,像一件艺术品,细腻、精致、精华华丽。

因为小女孩子的太细腻,太美好,一个大男孩羞红了脸,一时之间那些早准备好的想说跟小女孩交朋友的话全忘光光。

相互认识了一下,米罗提议去外面的茶饮店喝杯茶,罗伯托欣然赞同,奥斯卡也充满期待。

乐韵也没意见,她不知米罗帅哥跟他教父说了什么,但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出来,老先生有想跟她聊聊天,诊诊脉的意思,她也不拒绝,这正是展示华夏中医神奇之处的时机,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