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九章 又接下一个病人/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夏有句话叫“趁热打铁”,罗伯托深谙眼前的偶遇是来之不易的时机,必须要去喝喝茶,聊聊天,熟悉熟悉,因此,为免夜长梦多,他率先往潘家园大门方向走。

恩佐扶老先生,奥斯卡和米罗陪小女孩,一行五人出潘家园,到外面找地方聊天。

潘家园附近有餐馆,当然也有茶馆、咖啡馆,茶馆没有几条老街上的老字号出名,好歹也是比较有原味儿的。

上午十点多钟,不上不下的时刻,餐馆生意还没火热起来,茶馆咖啡馆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工作都不忙。

入乡随俗,罗伯托果断的选择茶馆,一楼临街的茶馆,木制桌椅,还保留着八九十年代的样子。

茶馆里只有几个老爷们在闲闲的喝茶,极为雅静,茶博士将五位客人引到比较安静的一桌,去沏茶。

五人坐下,罗伯托才好奇的问小女孩为什么没有在学校上课而在潘家园淘宝。当得知小女孩已自学完一个学期的课程,可以自由安排时间,四位男士表示了极大的惊讶。

稍稍熟悉一些,当茶博士沏好菜送来,喝了第一盏茶,乐韵试着主动问:“老先生,听米罗说您身体微恙,来华夏想想看看中医,我观您面相气色,像是肠道方面的问题,初步诊断症结出在直肠,我能否帮再您把把脉博?”

奥斯卡惊奇的瞪大了眼,小女孩子知道他父亲是直肠症?

小女孩主动提出帮自己把脉,罗伯托惊喜不已,伸手捋袖子:“能请得你把脉,求之不得,辛苦你,孩子。”

他不怀疑是米罗泄露了他是直肠肿瘤的事,米罗是他亲手教导出来的孩子,他清楚孩子的品质如何,出于职业使然,米罗的口风是紧的,也是最守信用的,所以,他才从一开始就择定米罗为第一继承人。

东方小女孩一口说出他是直肠方面的毛病,罗伯托已是十分信服她,相信她抢救回米罗的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老先生伸出右手,乐韵以手托住他的手背,悬空诊脉,诊完右手,再诊左手,她刚诊脉,四位Yi国朋友四人八只眼就聚她身上,米罗略显紧张,小声的问:“乐乐,我教父的情况如何?”

“从医学的角度来论,我不能骗人,所以我不能说谎,以现在的情况来论,老先生的病情十分不乐观,”乐韵微微迟疑了一下:“老先生的病也不算稀少,是直肠肿瘤,以我的诊断,老先生大约在元月底做过一次手续,之后在修养时期因肿瘤复发,在九月初又做了第二次手续,我说的时间是我们华夏国的月份,与Yi国的时间可能会略有偏差。”

恩佐老管家和奥斯卡对汉语理解有限,听得并不怎么明白,罗伯托忍不住赞了一声:“你太厉害了,你说的完全正确。”

米罗也一脸惊奇,他知道乐乐的医术很高,却没想到竟然如此高明,她仅只把了脉,观看了一下面色,却说得半分不差。

“老先生心态真好。”乐韵赞了一个,继续分析:“我想医生应该跟老先生透露过些有关手续后的情况,如果第一次手续后三年内不复发,自然不用再担心健康问题。

第二次手续后如果一年内不复发,那么健康也没什么大问题,然而实际上老先生的直肠早被感染,潜伏的细胞随时会病变,所以才在短时间内第二次复发,现在表面上看似被抑制住,其实细胞正在缓慢恶化,而且是向整个肠道系统漫延,连胃也受到侵蚀。

您今早应该喝过药,医院开给您的中药能起到抑制细胞病变的效果,作用却不能很大,只能延缓细胞病变的速度,依此情况,不出半年,老先生的病会再复发,那时不再是肿瘤,而是肠癌和胃癌。”

奥斯卡听得云里雾里,完全摸不着头脑,他默默的看一眼米罗,暗下决心,以后也要努力学汉语,这种别人懂,他听不懂的感觉太糟了。

罗伯托听到东方小女孩的诊断,并没有悲伤,医生早就跟他说了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也告诉他如果再次复发,变肠癌的可能性极大,而小女孩则是更加准的说出了复发时间,确诊会变癌症。

“医生也预测出有可能癌变,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半年的健康自由时间。”罗伯托语气平静,就像在说天气一样轻淡。

米罗英俊的面容变了变,紧张的看看教父,见教父面容平静,不是受打击后的灰心丧气,他稍稍放心一点,焦急的问:“乐乐,你有方法让我教父恢复健康吗?”

“有。”乐韵没有吊人胃口,很直接的承认还有方法:“还没真正癌变前,治疗起来容易些,如果已癌变,我就不敢说可以治愈了,只是需要时间,我手头的药不够,需要去寻找药材,米罗,你和老先生的签证能在华夏留多久?”

“真的?太好了!”米罗激动的蓝瞳闪烁出惊喜的亮光:“乐乐,我们的签证最长可以呆半年,因为我们国家是过新历年,因此,我们可能会赶在元月前回国过节。乐乐,需要什么药材,我去购买。不用在意药材价格,只要能找到,多贵都没事儿。”

“可爱的孩子,你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用汉语说,你不仅是米罗的小福星,也是我的小福星。”罗伯托乍一听小女孩可以治他的病,也绽放出喜悦的笑容。

“您过奖,学医本来就是为治病救人,但凡有希望自当尽力而为的,成为病人的福星是每个医生的最高追求。”乐韵笑着接受老先生的间接赞美:“我开药方,主药不会用市面上的药材,因为市面上的药材都是人工种植,我要用的药有一半需要自然野生药材。

我以前积攒到一些药材,手头的药大概能配齐主药的三分之二份,还有部分需要去找。

你们12月回国的话,还有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应该来得及,我过两天还有事要办,预计周末或者下周外出,在这段时间,老先生先喝医院开的中药,不要吃海鲜,可以吃淡水鱼,不能吃虾和螃蟹。”

“好,我会遵医嘱的,只是遗撼啊,我眼馋大闸蟹好久,以为可以饱饱口福,竟然不能吃。”罗伯托微笑着表示自己会遵医嘱。

又是一只吃货!

乐韵呆了呆,这年头,吃货遍地走,不分国内与国外。

“乐乐,我陪你去采药吧,奥斯卡和恩佐老管家在京城照顾教父。”米罗暗搓搓的毛遂自荐,乐乐去采药,他跟去,即当保镖又能和乐乐享受两人世界,多么的美好。

“不用,你汉语说得溜,有你在京城,你们外出办事更方便些,最重要的是我采药不喜欢别人跟着,我怕跟我去采药的人记住了地方,转身背着我把好药全挖光,那样的话我会心疼死。”

罗伯托被逗乐了,爽朗的大笑起来。

米罗幽郁的叹气:“好吧,乐乐怕我偷采药材,我就不跟去了,其实,我是外国人啊,乐乐不用防备的。”

“必须要防着啊,防火防盗防朋友,不管是国内的国外的朋友都是朋友,药材太珍贵,我宁愿当小人。”

“乐乐本来就小,是个小小的可爱的小人……”

恩佐不完全理解小女孩说的话,但是,他从米罗先忧后喜的表情也能推测出必定是先生的病是不是有解决之道。

奥斯卡也从米罗哥哥和养父的笑容中猜出教父的健康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也极为开心。

喝了一壶茶,结帐,罗伯托想请小女孩中午吃饭,她说她朋友们等她,要先回学校,也不强求,留待以后再说。

罗伯托和恩佐奥斯卡先回潘家园,米罗单独送小朋友一程,路上,米罗二话话不说,看到卖绒布娃娃的店,硬是跑去买了一只毛绒绒的熊送给小萝莉朋友当抱枕。

乐韵抱着那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小浣熊,特别的无语,她并不怎么爱布娃娃啊,米罗这是强赶鸭子上架,逼着她跟绒布熊为伍。

米罗送了一程,在快到小萝莉的朋友们停车场,他便不送人过去,只目送她,看着小小的女孩子扛着他送的大熊,忍不住偷笑,乐乐小萝莉抱大玩具熊的样子好可爱!

他目送着扛着大熊的小萝莉进了停车场,看不见了,他才转身回潘家园找教父,他没有坚持说要陪小乐乐去采药,是因为他觉得如果莫里蒂和其他人还盯着小乐乐的话,他不陪同去,等小乐乐回来,莫里蒂嫁祸到她身上的嫌疑应该差不多就能洗清。

他也很想跟小乐乐单独相处,但他懂审时度势,他现在的目的是把莫里蒂引出来,让莫里蒂现身跟教父一起回国,或者让莫里蒂被其他人追杀,让其不得不离开华夏国,只有如此,小乐乐才更安全一些。

小乐乐说了以后会满世界寻找药材,欧洲和美洲非洲都是目标地,到那时,他可以当她的保镖,陪她去各大洲探险、旅行。

想想有一天能陪同可爱小萝莉到处跑,米罗身心愉悦,有个小可爱朋友,就是算他是灰色世界的人,心也是光明的。

当乐小同学去见米罗帅哥的亲戚时,燕少柳少两人主动避嫌绕路,也没在潘家园久呆,径自出旧货市场,回到停车场,爬上车子。

放置好包,柳大少抱出自己的电脑,哼哼哧哧的开机,快速的调出小美女的手机号跟踪信号,她的手机没开机,不碍事儿,如果她和帅哥互相记电话号码,或者她用共享单车总要开机的。

事实上,他等了老半天,结果主人根本没开机,死沉沉的一片,柳向阳无语的悲叹了无数声,遇着个总是不开手机的女孩子,怎么办?

小萝莉不开机,燕行也没办法,只能等,等个一个钟两个钟,看看她有没回学校。

兄弟俩坐在车座,等啊啊,等得他们都快没耐心时,听到有人敲玻璃窗的声响,不约而同的怔住,谁呀?

防弹玻璃窗很厚,也是单向的,除了前窗玻璃,其他车玻璃从外面看是看不见里面的,他们快速往外看,看到车副驾座那边站着个人。

“小萝莉?”

“小美女?”

燕行柳向阳异口同声的喊,柳向阳坐在右手边,一手啪的合电脑,一把推开车门,噌的跳了出去。

燕行伸头向外瞅,兄弟俩一在外一在车内,瞅着外面的小女生,有种想……想跳护城河的冲动。

小女生抱着一只一米多高的纯白色小浣熊,那只熊毛发长长的,还微带卷,它那么威武雄壮,几乎遮掩住了小女生。

他们虽然坐在后座,其实有经常看前窗和左右窗,刚才也看到从侧面一辆车前走来一个抱大布娃娃的人,当时只看见绒毛娃娃,没见人,所以他们谁也没想到会是他们要等的人。

眼瞅着小女孩子抱着那么大的玩具熊,两大校看得蒙圈了。

“小美女,你终于回来了啊。”柳向阳一手夹着本本,狗腿的往前凑:“小美女,你的这个漂亮的玩具是刚买的?”

“嗯,是外国帅哥送给我的重逢礼物。”乐韵抱着大熊走往后座,抱这么个大玩具坐前座,万一被小朋友看见瞧稀奇,个个大惊小呼的喊,会让开车的人分神,容易导致出车祸。

柳向阳望天,他们咋从没想到这一点?

燕行默默的抿抿嘴,要不,他赶明儿也去买个老大老大的绒布玩具送小萝莉玩耍?

他正想着,看到小萝莉把她的熊塞进来,忙帮她把大玩具拖得离自己近一些,匀出空位让小萝莉上车。

乐韵钻进车厢,将门关上,柳向阳正想跟上车,那门掩上了,他坐副座驾,正想等小行行开车,听到悦耳动人的、温润如泉水叮咚的男性嗓音:“向阳,你是哥哥,回去该你开车了。”

这叫什么回事?柳向阳想跳脚骂人,臭小行行,见色忘友,呸,不是见色忘友,而是见色坑哥。

小行行坐在后面,不准备挪窝,想让人移到驾驶开车是不可能的,他只好捏着鼻子认栽,自己从副驾座移至驾驶室,倒车,驶离停车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