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原谅他们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坐在后座,表面风平浪静,只偷偷用眼角余光留意小萝莉,观察到她并没有什么皱眉皱眼纠结嫌弃的表情,暗搓搓的为自己把向阳赶去当司机的机智行为点了个赞。

转而他又有些小悒郁,小萝莉眉目含笑,喜上眉梢,可猜知她跟老外帅哥的见面非常愉快。

低眸,燕行瞅瞅横放在自己腿上的大熊,心里有点不太好了,那位老外一见面就送小萝莉熊,把小萝莉哄得心花怒放的,那么会哄女孩子,一定是个情场老手,花花公子。

秒速间,他给老外青年冠上了一顶大帽子,奈何,他又不能叫小萝莉远离那种花心男,有些闷闷不乐。

闷了一会儿,他挪挪尊贵的臀部,往中间移,偷瞄小萝莉的反应,她没动静,他大胆的挪呀挪,挪到中间的位置,和小萝莉挨着坐,将大熊调个个儿,让它的头枕在小萝莉腿头上,他帮抱着它的腿。

当小萝莉望过来,他装作淡定的又将玩具往她那边塞过去一点:“放心,我不会抢你的玩具的。”

乐韵嘴角抽搐了一下,她一个女孩子都不怎么爱绒毛玩具,他一个大男人难不成好意思抢?

“神农山,东经XXX,北纬XXX。”她没呛燕帅哥,慢悠悠的的冒出一句。

“噫?”柳向阳微微一震,小美女报的是坐标,什么意思?

莫明其妙的一句令燕行微微拧眉,飞快的拿手机来,打开录音,不耻下问:“小萝莉,能不能再说一遍?”

乐韵很配合的又报了一遍,抱着熊的头:“米罗帅哥是Yi国人,他说他懂黑客技术,这个坐标是他说的,感觉老奇怪,告诉我一个坐标干什么。”

“你认识的老外朋友也是黑客?”柳向阳惊奇不已,小美女太牛了,竟然认识老外黑客。

燕行脑子里划过一道灵光,他们的人曾收到一份黑客密码,破译出来就是一封密信,间接的解释了小萝莉会被间谍们盯上的原因。

原因,当然就是她曾经在神农山去过最后接触某东西的人出现过的地方,最后拿到东西的那人为转移人目标,所以嫁祸给一个小女孩子。

密码信隐晦的揭露真正拿到某物的人可能还在华夏国内,伺机离开。

燕行觉得那位老友极可能跟那位密码信主有关,知道小萝莉跟他们认识,借小萝莉的口透露什么消息给他们,至于是真正的泄秘,还是其实跟某些人是一伙的想转移目标,他目前猜不出来。

“米罗帅哥没有说他是黑客,他只说他也懂黑客技术。”懂黑客技术,米罗帅哥应该是黑客吧。

“小萝莉,你怎么会认识外国朋友?”燕行明知故问,他的人收到密码信后再次去了神农山,重新核查,将小萝莉自高考之后到进京前进了几次山查得一清二楚。

也是第二次细查,他才知小萝莉在救他的那个月,在山里还捡到一个迷路的老外,将老友带出深山。

那个老外,就是小萝莉今天遇见的那个,那张脸,他记得,之所以记得,也是因为小萝莉的关系。

“我就认识米罗帅哥这么一个老外朋友,还是高考后的暑假在神农山里认识的,也就是遇见你的那次,米罗帅哥受了点伤,理所当然的也成为我的人体实验品,为我国的医学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

?柳向阳脑子里先是闪过一串问号,突的福至心灵,一时恍然大悟,小行行那次重伤,救治他的人就是小美女和她师父!

小行行当初只说是位老人,没说还有位小美女,一定是因为小美女长得太可爱太萝莉,他怕别人打歪意义,所以隐瞒了。

小行行的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连他也被蒙在鼓里,想要骗过别人先要骗过自己人,小行行做到了,成功的瞒过了所有人,到现在,军医院的老家伙还惦着救小行行的那位老前辈。

想明白前因后果,柳向阳暗搓搓的偷笑,他要找个时间问问小行行,他究竟做了什么,以致在青大相见时,小美女对小行行横眉冷对。

“他也受了伤?”燕行微不可察的又往小萝莉身边挪了挪,现在他明白为什么外国青年为什么会莫明其妙的说一个坐标了,那位应该也是因被小萝莉救了,有恩报恩,所以特意偿还人情。

他也明白,那位青年也是当初涌入华夏国的某些组织之一,就算不是,也应该跟某些组织的人有交易,所以知道些秘密。

那个坐标一定藏有秘密,必须查!

查是一定的,可那也不急于一时,燕行悄无声息的向小萝莉挨近,现在正是拉近关系的时候,再不利用,就白白浪费机会。

“嗯,米罗帅哥也受伤了,所以我用他试验新药方,米罗帅哥比你上道多了,他说以后我需要做研究人体,尽管找他,他愿意给我当实验品试药试针。”

“……”燕行抿唇,他也愿意啊,他顿了顿,郁郁的嘣出一句:“当心他告你虐待或者施暴,以此伤害我们的国威。”

“哼,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过,米罗帅哥才不是那种‘白天文绉绉,晚上偷毛豆’类的家伙。”

“我是说着玩儿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嘛,是怕你被骗,所以提醒你一下。”自己说了一句让小萝莉不太高兴,燕行忙转移话题:“小萝莉,你的老外朋友这次来我们国家,是不是特意来感谢你?”

“不是的,米罗跟我约好,等明年暑假有空邀请我去旅游。他这次来是陪他教父看病,也是想找我帮他教父诊脉。”

外国青年邀小萝莉出游?燕行的第一想法是阻止!必须阻止,万一那家伙把小萝莉骗去外国,那岂不是坏事儿?

柳向阳一直旁听,听说老外也找小美女看病,顿时就上心了,适时的插科打诨的接过话儿:“小美女,外国朋友是什么病呀?”

“以前是直肠肿瘤,细胞病变,很快将恶化成肠癌和胃癌,”乐韵有问必答:“这个病人需要的药材与耿学姐妈妈的病所需的药材有些是一样的,去采药时多跑点地方一次性完成,也省得跑冤枉路。”

“这么说,小萝莉,你又准备要去采药?”燕行老郁闷了,好不容易关系有点破冰的迹像,他还想赶紧的趁热打铁,小萝莉又要外出,他家小十六的事何时才能解决啊?

“嗯。”乐韵很开心的嗯嗯,在深山老岭乱转有可能捡到宝贝哪,比总闷在京城强了百倍,老呆学校,燕帅哥和柳帅哥随时会找理由跑去蹭饭,不开心。

燕行微微凝眸,没追着问哪天出发之类的废话,反正他们问了,她也不一定会告诉他们。

柳向阳更加不会跑去讨嫌,他心上人的妈妈还等着小美女施展妙手回春之术,小美女不去采药,主药材又不可能自己跑来,他是百分百支持小美女尽快去挖药材的。

至于安全问题,一对兄弟完全不担心小女孩的安危,她上次轻轻松松的甩掉了跟踪她的人,说明她机警有余,也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柳少曾说他对京城的路熟,那绝对不是吹牛,他开着车,东拐西弯,绕过一些最易堵车的街,进城内高速,赶在下班高峰期出了市中心最拥挤的地带,一路朝青大学园飙。

因为乐小同学与米罗帅哥喝茶喝去了一个多钟,他们再快,回到学校也已是一点二十分,那个点儿快到上课时分,学生们已奔走在赶课的路上。

柳帅哥开着猎豹,晃悠悠的进宿舍区,送小美女回到状元楼。

当泊车好,燕行帮抱着绒布熊下车,爬出驾驶室的柳向阳,机灵的帮抱住小美女的背包,两帅哥不动声色的霸占住小女生的东西,自然有理由跟上楼,就那么兴高采烈的跟在小女孩背后爬楼。

当成功足踩小萝莉宿舍的地盘,两帅哥才悄悄的嘘一口气,现在,嗯,应该不会被轰出去了吧。

对于为了蹭吃的,总是手段百出的两帅哥,乐韵当作没瞅见他们的傻样儿,把自己的背包和绒毛大熊搬进卧室,洗手煮面。

就为一口吃的,两帅哥挨她给没脸仍死皮赖脸的往前凑,她也不忍心让他们失望而归,偷偷调包一些空间里的青菜,也把昨天烙的原本想周三晚上给小伙们吃的煎饼花卷分两帅哥一人一个。

当看到煎饼,燕行和柳向阳激动的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当吃到久违的那种好吃的面和青菜,两人感动的差点泪流满面,小美女终于又做好吃的给他们吃,是表示不生气了吧?

幸福是什么?

燕行柳向阳眼前最大的幸福是小萝莉又给他们做好吃的了,感觉终于熬出头了捧着碗,幸福的吃面吃煎饶,如果天天能过这种小资生活,就是给个村长当也不换。

两人特别的珍惜来之不易的美食和机会,吃饱,自己洗碗擦桌子,之后也不逗留耽误小萝莉看书,聪明的告辞。

两人出了女生宿舍,飞奔下楼,爬上车,飙车回宿舍,当回到宿舍内,再也抑不住喜悦,笑得春风乱荡。

“终于守得云开见日月了啊。”柳向阳扑倒在床上,抱着自己的本本打了个滚,打惹小美女生气后,他们一边天天提心吊胆,一边天天暗中嫉妒她的小伙伴们,日子过得那叫个酸爽。

“开工吧,不能辜负了来之不易的信息。”燕行眉舒眼笑,抱过笔记本,愉快的上工。

柳向阳翻身爬起来,也打开自己的本本,上岗上工,小美女又要准备外出采药,他们也得做点什么,让盯着她的那些人分散注意力。

一对兄弟飞快的忙碌一顿,约摸半个钟后,E北省城的一支反恐突击队的小组密秘开往神农山,去查找某个坐标的秘密。

乐韵呢,等蹭饭的两帅哥打道回府去之后,一个人仰天长叹,趟了一趟鬼市,没淘到稀世珍宝,好像又被两狗皮膏药粘上的节奏啊。

如果心软是种错,她总是一错再错。

也不对,其实不是她明知是错还是在错的路上跑,而是燕帅哥和柳帅哥脸皮太厚,打不走骂不走,摔他们脸子也照样不翻脸,搞得她倒像是心胸狭隘、斤斤计较的小人,他们再表现出诚心诚意道歉的意思,她心软就原谅了他们。

原谅就原谅吧,谁叫那两是军人啊,不看尊面看佛面,看在他们是最可爱的人的份上,只要以后别再故伎重旋的再算计她就行。

有点小幽郁的乐韵,纠结一番,抛开那话题不提,她也猜得到,就算不在趟鬼市的时候被两“人傻钱多”的帅哥粘上,那两家伙总会找到机会凑过来的,再说鬼市之行遇到了米罗帅哥,有友久别重逢,也算是喜事一桩。

想到米罗,脑子里浮上新的纠结,米罗帅哥给的那个经纬坐标究竟啥意思?

柳帅哥去过神农山,燕帅哥也在神农山受伤,米罗帅哥也差点成为神农山的肥料,神农山究竟有啥秘密?

左想右想,想破头,浪费了几亿脑细胞,仍然没有头绪,乐韵摸摸头,不想了,回空间打量自己的一亩三分。

等先打理好空间作物,累死累活的干完活,乐韵重出空间,将淘回的带有微弱灵气的东西丢回空间,打电话通知果蔬店帮送蔬菜,她昨天有提前预订,所以只要通知送货即可。

燕行、柳向阳兴奋的工作,快到四点时,收到来自车站信息资源的一条消息:小萝莉预订了22号去F省武夷的高铁票。

“去F省武夷?”

“会不会又是声东击西?”

两帅哥意外的得不得了,他们还以为小萝莉有可能会好奇那个坐标,会借采药的机会再次回神农山去探一探,结果,她购票竟然是去F省。

小萝莉真要去F省?

他们表示怀疑,小萝莉上次跑去车站临时购票上车,这次提前几天预订票,谁知道她葫芦卖的是什么药,说不准又在玩声东击西的把戏,先购了去F省的车票,转而又临时改票去其他省。

燕行、柳向阳也纠结了一把,只能静观其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