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一章 没捉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斯,你怎么看?”

“横看竖看。”

酒店客房里,约翰抱着电脑,问拿着手机的李斯关于某事的看法,李斯嬉笑着答了一句。

约翰和李斯是M籍华夏人,祖父辈是是华夏人,父母辈亦与M国本土人氏结婚,两人都是混血儿,大概是华夏民族人民的基因强大,他们的基因也偏向华夏人,不看护照身份证,仅看脸的话,在华夏国满世界跑,都以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国人。

约翰是国字脸,鼻梁有点类似波斯人的特征,高而直;李斯是悬胆鼻,白净斯文,戴副眼镜。

两人都是不及三十的青年,正值年青力壮。

“这次是你去还是我去?”约翰好整以暇的继续无聊的话题。

“上次是你,这次按理轮到我了。”李斯终于淡定的从手机上将视线收回来,露出狭足的笑容:“当然,如果你还想尝试夜半爬山的美好滋味,我也不会跟你抢机会的。”

约翰眯眯眼睛:“但愿你也有那么一天。”

“也许有可能,谁叫对方是个小孩子,小孩子脾气反复无常,又精力旺盛,有奇奇怪怪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

“说得好似你很了解小孩子似的。”

“我要是真了解小孩子的性格变化,我早就找机会直接认识了,总比这样子好,像今天那位,能跟人聊天喝茶,相处的多么愉快。”

“今天那位,你查得怎么样?”

“明面上就那样,都是做正经生意的生意人,陪同长辈来求医,资料与事实相符。”

“李斯,要不,你明天也去偶遇吧,来个偶然相撞或者突然晕倒。”

“你让我去碰瓷?”

“不是碰瓷,是意外事件嘛,你长得英俊,保证有效。”

“你觉得我这脸比那两位更俊?那两位帅哥都迷不到人,我使美男计没得笑掉大牙,所以,偶遇我就不想了,我明天出发F省旅行几天。”

“明天?是不是太早了点。”

“华夏军人从来不是吃素的,等过几天再动身,我敢赌那时候所有去那个方向的外籍人都会成为目标,幸好这个时节那边也适合旅游,否则一样会重点怀疑对象。”

李斯说得有理,约翰并没有反对,淡定的问:“李斯,接替我们的人几号到?”

“看情况,如果这次的结果跟上次一样,也没有再继续的必要,他们不必出现,我们也可以回国了。”

“啊,真好,我想念故乡加州的阳光了。”

李斯没笑话约翰是舍不得娘的奶娃子,订票,收拾自己的行李,做好明早就出发旅行的准备。

在约翰和李斯以玩笑的方式谈论行动方案时,京城其他地方亦有人就着某条消息在研究真假。

米罗晚上才知道小乐乐要去F省找药,还是教父告诉他的。

上午,罗伯托几人与东方小女孩短暂的交谈之后,他们仍然逛旧货市场,仍如既往的扎进市场里就舍不得走,逛到日落时分快收摊时才打道回府。

回酒店用了晚餐,洗刷一番,罗伯托回书房听取每日一听的密报,他的情报网,无论他到哪都不会中断。

听取部下人员情报整理报告,罗伯托淡定的叫米罗进书房聊天说话,恩佐和奥斯卡也习以为常。

米罗进书房,以为教父有新指令,听到的是教父愉悦的声音:“米罗,你的小朋友真急心,今天才给我看诊,她下午就预订好了行程,22号出发采药,你猜她去的哪个方向?”

“猜不出来,”米罗绅士的微笑,眉眼间掩不住喜色:“我送乐乐去找她朋友时,她有说需要寻找一种茶树,所以,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去的地方可能是生长茶叶的原产地。”

“要找茶树?小女孩去的是F省武夷,正是产茶地之一。”

“乐乐去F省啊,有点远。”

“是的,很远,待可爱小女孩回来,我得好好谢谢她,米罗是个幸运的孩子,结识到了好朋友……”

米罗陪教父聊了很久,当躺在酒店柔软舒适的豪华大床上,想着可爱小乐乐的笑脸,悠悠睡去,睡得特别香甜。

在华夏首都的米罗一行人吃得香睡得好,还在深山里搜物的莫里蒂,辛苦一个白天又一次一无所获,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折腾半宿,下半夜也睡得不怎么踏实,待早上醒来,草草的煮方便面吃了,拆帐蓬,搬到另一个地方扎营,附近已搜遍,搜寻范围扩大,晚上回营地有些远,不太方便。

他把帐蓬搬去相距约二里之远的地方,再次投身搜寻大业。

繁忙能让人忘记时间,莫里蒂全神贯注的搜索东西,不知不觉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原本拿着探测仪移动,忽的耳朵唰的竖了竖,狗叫?

深山里哪来的狗吠声?

倾听一会儿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正想继续工作时,又听到了一声很低沉的狗吠,好似被捂住了嘴发出的低呜声。

莫里蒂一个机灵,飞快的跑向营地,开手机,发现自己的小装置失灵,再也搜索不到信号。

这下,他隐约猜到是什么原因,再也顾不得搜寻东西,以最快的速度将探测仪和帐蓬收起来,打包好,背上行李,极速撤离。

莫里蒂沿着自己预选的方向,刻不容缓的疾速奔跑,跑过半个山岭,抵达一条河流,也没脱鞋,走进河里,沿河逆流而上,走了二百来米到河流分岔地,沿一条小河淌水而行,钻往深山而去。

在他离开扎营地约半个钟后,昨日下午从E省首府出发赶往神农山的反恐突击小队的八人小队,带着两只警犬翻越过峭崖,穿越一片山林,到达莫里蒂昨天扎营的地方。

小队伍昨天天黑才赶至神农山区,摸黑潜进山,在距上级秘令搜查的区域只有不到小半天的路程时才宿营。

之所以不再潜行,是因为上级所给经纬度区域正是黑熊出没和云豹生栖之地,是野兽的地盘,很多大型动物们都是昼伏夜出,半夜闯野兽地盘,万一不期而遇,他们自认有能力甩脱野兽,但是,那样一来也可能会暴露行踪。

一支小队伍歇了一晚,天蒙蒙亮起来吃了干粮就朝目标地点进发,进入云豹栖息区,很不巧的与巡逻的一只豹子相遇。

双方相距较远,云豹没有发动攻击,警犬因天性使然,遇上野兽咆哮示威,虽然队员们快速的捂住了警犬的嘴,仍然传出的两声鸣叫。

一支小队与豹子各退一步,双方错过,当他们潜进目标点,从二个方向包抄而近,一支四人小组的人潜至经纬坐标正坐标点,只看见森林边缘地带只有一处被踩倒的草木,还有生火留下的火炭堆。

火炭堆被泥土掩埋,没有烟火。

“走了?”跋山涉水而来的八位突击队员,快速去看火堆和扎帐地方的痕迹。

拔开火堆,火灰已熄灭,内部还残余一点点的余温,说明扎营者早上还用了火。

一位队员解开了一只警犬嘴上的套,让狼狗闻嗅。

警犬早上就跃跃欲试,得到可以上工的指示,埋头闻嗅,转了一圈,沿着人走过的路一路往前小跑。

队员们跟上,另一支小队的人也从树林里潜出,将另一只警犬的嘴套解开,让两只狼狗一起追踪。

两只狗狗沿着气味前进,穿过被人踩踏过的地方,准确的将人带到留下气味的那位嫌疑人物第二次扎营的地方。

八人检查一番,查找踩踏过的痕迹还是新的,便知人离开没多久。

“可能是之前的狗吠声惊动了人。”队员略略一思索就找到原因,深山老林里一般不会有狗,尤其神农山内禁猎,因此,若有人带狗入山,几乎可以确定是特殊人员。

神农山的看山人也不会带狗进山,狗会咬保护动物或者惊吓到小动物,遇上大型动物,狗的存在可能会激怒它们,反而更加危险。

至于旅行者和村民不会进山林深处,因此,带狗进山的人,基本是执行特殊任务的搜救人员,或者是在野外训练的武警官兵。

他们进山时已给狗带上嘴套,基本不会大叫,可因为遇上豹子,还是呜呜的咆哮了两声,那位在山林中的人员很机警,听到狗吠声便撤离。

八人没有迟疑,再次在警犬的带领下追。

警犬先是一片范围打了好几个圈,然后才找出一条路,追了一段距离,不需警犬,沿人踏踩过的痕迹也能找到路径,有警犬更快更省。

一支小队追到河边,找遍河两岸,警犬也找不到人的踪迹,八人分三队,一支三人组带警犬往上流,一支往下游,一队两人组回去勘查经纬坐标区域的痕迹,侦察那人在做什么。

燕行、柳向阳是进修人员,然而,两人打最初一段时间是个好学生,天天准时上课下课,最近旷课上隐,别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们接连几天都在晒网,根本就没去报道。

周四,两大俊少也仍如既往的实行老规矩:窝宿舍里死宅!

当宅神的两人电脑不离手,忙得天晕地暗,到半上午,燕行收到来自E北派往神农山执行公务的组的消息,听完汇报,他淡定的给两个字:“搜查。”

“失败?”小行行挂断电话,柳向阳眨巴酸涩的眼睛问。

“嗯,”燕行不温不火的嗯一声,平静的解释:“那个坐标有秘密,从痕迹推断,可能有人在寻找东西,因执行任务的人员在途中出了点小小失误,人员机警的闻讯而撤,失去踪迹。”

“找东西,找东西……”柳向阳喃喃自语几句,霍然一惊:“不要告诉说找东西的人其实就是真正得到某物的家伙,他可能也许把东西弄丢了……”

想到那种可能,他嗷了一声,差点没扔掉电脑,特么的,不会真是他猜想的那样吧?

如果真是那样,他……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柳向阳表情特别精彩,他觉得他的推测八九不离十,因为那家伙把东西弄丢了,为了转移大家目的,才祸水东引,将别人的视线全部引往小萝莉身上,然后,他在山里搜寻某物。

“有八成可能。目测,那人也没找着,所以我们接手搜查,看看有没收获。”燕行心中无波,面上也不见波澜,昨天,他便意识到那个坐标可能跟某物有关,因此与国防部联络,国防部迅速调派离地点最近的E省精英作战队员去任务。

“小美女的老外朋友,来历不简单哪。”柳向阳手指轻敲电脑,那位老外不是某组织的人,也一定会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黑客之人。

“嗯,只要他不伤害小萝莉,不窃取本国秘密,我倒不介意小萝莉多个厉害的朋友。”

柳向阳撇撇嘴,哼哼,小行行越来越有护短的趋势,他想咋的?不会真想使尽七十二变,叫贺家熊孩子们齐上,把小美女追到手娶为媳妇儿吧?

贺家两熊子要长相有长相,要家世有家世,确实不错,只是,但凡跟晁小公主差不多同龄的,只怕是无人能越过小晁,所以有小晁挡在小美女面前,想追小美女,困难不是一般的大。

有道是有对比才有好坏,晁小公主是那么优秀,以小美女那鸡蛋里能挑出骨头来的个性,对那些光环比小晁差点的男青年只怕也看不上眼儿。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美女若花落贺家,他是乐见其成,可讲真话,他并不太看好贺家熊孩子,谁叫小十六还没冒泡就闯祸了,就算贺小十五非常优秀,小美女对他的第一印象也是打了折扣的。

柳向阳并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打击小行行,他又有新工作,要排查打七月至今去E北省神农山旅行的所有旅行者,以及在神农山附近逗留的可疑人员。

在燕少柳少忙得昏地暗地时,涉水而行的莫里蒂,沿溪流不停的转移,远远的避开之前搜物的地方,转进一条穿越者们喜欢的探险穿越路,混进一群穿越者群里,于半下午时分走出神农山,又结伴乘车赶往邻省去探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