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二章 舞会/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节试衣服

乐韵拟定出自己的出行计划,预订车票,就把那事儿抛开,认真看书学习,至于别人怎么看待她的行为,谁管他呢,谁爱琢磨就琢磨去吧。

周四晚上,她也第一次走马上岗,承担起学生委员的重任,去医学部参加学习委员会议。

她就去开个会议而已,工作嘛,当然是跟班里同学们同心协力完成,关云智等八男生也不可能让小萝莉独挑大梁。

学生会的工作很忙,学校一年一度的体育赛事周末将开幕,学生会赞助商的冷资格审核调查也快到尾声,还有跟其他各校的交流工作,身为会长,晁宇博还要带新任的副会长熟悉公务流程,也是忙得的很,而他无论多忙,傍晚准时回状元楼吃饭。

之所以要赶回去吃饭,是因为他不怎么放心小乐乐跟男生们呆一起的,不是怕男生们欺负她,而是想从根源上杜绝别人说闲话,有他在场,谁想造谣也得先掂量掂量后果。

李少和陈同学等万分嫉妒晁同学,有妹妹就不一样啊,天天有丰盛的晚餐吃,他们也想吃的说!

几位吃货学霸是极想跟小晁跑去蹭饭,可他们也知道小萝莉宿舍就巴掌那么点地儿,容不下太多的人,他们去的话没地方坐。

为了不给小萝莉添麻烦,学霸们每天眼睁睁的看小晁同学去四楼做客,他们只能闻闻空气里的香味解馋,那滋味,真是悲伤逆流成河尚不足以形容万一。

身为学者,万俟教授挺忙的,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期内,他几乎不会去谁家蹿门,也没空去,他也不喜欢到处乱蹿门。

然而,当早上去上班前,他夫人说中午让他中午下课后早点儿回来接她去他小学生那儿蹿蹿门,他是连个推辞都没有,无比爽快的答应下来。

上完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万俟教授带着学生的作业,骑上摩托车,飞驰归家,路上真的是半刻没停,跑得那叫个潇洒。

回到教师宿舍楼下,他见夫人已在轿车上等他,万俟教授将学生的作业也提上汽车,上车,出发。

他仍有点小担心,问夫人:“娘子,我们这么突然过去,会不会打小乐一个措手不及?”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没头脑啊,我今儿早上提前跟乐乐说了,我中午去她宿舍。”王师母嗔老公一眼,眼中有丝娇态。

“这么说,小乐一定提前准备了午餐等着我们喽。”万俟教授喜得心花怒放,他家夫人简直太机智了啊。

“你脑子里除了吃还有什么?”一天就记得吃吃吃吃,咋就没撑死他?犹其打老家伙从小乐乐那里得到养生茶后,胃口变得比以前更好,吃嘛嘛香,让她也忍不住嫉妒。

“吃,你。”

“老流氓!”王师母虚啐了老家伙一口,一张老脸浮上红云,七老八十的老家伙还那么不正经,也不害臊。

万俟教授哈哈大笑,开车开得飞快,风驰一般的杀到状元楼,笑容满面的帮夫人搬东西,当看到夫人整的两只装矿泉水的箱子,他一脸懵,这是要干啥?

他以为很重,暗中用劲才开始抱箱子以免抱不动丢人,谁知箱子轻着呢,根本不重好吗,他更懵了,里面装着啥子哟。

他担心问了挨夫人的花拳绣腿,故不问,抱箱子上楼。

万俟教授西装整齐,王师母穿秋装长裙,肩上搭一块披肩,端庄大气,她一手提小手提包包,一手提一只略小点儿的箱子,落老万俟两步,走在后面,袅袅娉娉的登楼。

一对夫妻到四楼,看见门是半敞开的,乐呵呵的自己进学生宿舍,因推门弄出声响,惊动宿舍主人,甜美俏丽的短发小女孩,顶着可爱的笑脸从厨房冲了迎接,软软脆脆的叫“导师、师母”。

王师母喜得眉眼生光,扔下箱子,拉过围着围裙的小女孩,伸手先捏她的粉嫩脸蛋:“小乐乐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真好玩。”

“师母,您又捏人家的脸,捏软了肉耷拉下来不漂亮了怎么办?”有个爱捏脸蛋的师母,乐韵也是醉了。

“好好,我不捏了。”被小女孩抱着腰撒娇,王师母喜得笑容如花,摸摸小家伙白嫩的小脸,让她忙她的。

原本是自己的小学生,结果被夫人抢走疼爱,万俟教授想抗议又抵不过夫人的威风,特别的无奈。

一对夫妻坐下,小女生献上一盘火龙果片,颜色鲜艳,清香悠悠,两人举牙签品尝一块,对望一眼,眼里就一个意思:他们以前吃的火龙果一定是假的!

两人也不客气,慢悠悠的吃,一块接一块,将之全部干掉。

乐韵早上收到王师母电话,提前做饭菜,在导师和师母吃水果时,也把最后一个汤启出锅,端菜上桌。

三个人,六道精致家常菜,吃得老少皆欢,万俟教授又吃了饭后水果,揣着小学生孝顺的一包养生茶,笑咪咪的先走,他下午有课,还要看学生作业,很忙。

等老万俟走了,王师母笑咪咪的喊小女孩搬箱子:“乐乐,走,我们回你卧室,试穿衣服。”

啊?

乐韵有些懵呆,从师母手里抱过一只箱子:“师母,什么衣服?”

“今晚你们学部有新生舞会呀,当然是小礼服嘛。”王师母提着箱子,愉快的走向小女孩的卧室。

“呃!”乐韵额心飘出一片黑线,她差点把那茬给忘了,她没敢说,推开卧室门请师母进她的小窝。

王师母第一次见小学生的卧室,东西整整齐齐,被子叠得四四方方,可见生活规律作息良好,看到床上那只大号绒毛娃娃,她顿时忍俊不住,小乐乐再机灵也是个孩子,小女孩子生们都喜欢布偶娃娃。

因要试衣服,乐韵去拉上窗帘,跑回师母身边,帮解箱子的绳子,待打开箱子,她下巴差点掉地,两箱子都是衣服!

“师母,我有衣服穿,您不用给我买衣服的。”她快懞圈了,她家纵使清贫,爸爸在吃的穿的上从没心疼钱,总力所能及的给她最好的,她的衣服不差,现在,她自己有钱,之所以没大肆置办衣服,是因为够穿。

衣服,能蔽体足矣。

因此,衣服用不着讲究穿名牌,能蔽体暖身,足够。

“乐乐,你有衣服是你的,你师母我就想有个白白嫩嫩的女孩让我高高兴兴的帮打扮打扮,我如今就这点爱好了,你可不能泼灭我的热情火焰,伤害我的心灵。”

王师母乐滋滋的,她家儿子不争气,只生儿子不生姑娘,亲戚家或朋友家也有女娃娃,那些人自己疼着捧着,没她的份儿,有些则是没合眼缘。

如今,总算有个合眼缘的,必须要捉来好好装扮一下,让她尝尝逛街购物的那种“买买买”的乐趣。

她欢喜的从箱子里往外拿衣服,拿出先放床上,红的,蓝的,紫的,杏黄的,白色的、两色或三色相间的,有冬天的厚衣服,也有春秋装,略小些的箱子底层还有四双细高跟鞋。

将衣服叠出来,她拿出一件红色的衣服抖开,是件中长装无袖小礼服,裁剪简单,大气。

王师母将裙子往小学生身上比划,脸上笑容层层绽放:“嗯嗯,目测挺合适,乐乐,快换上给我瞧瞧合不合身。”

“师……师母,我不穿裙子。”乐韵纠结了,她从三岁起就没穿过裙子了,让她穿裙子,囧!

“为什么不穿裙子?”女孩子家就该穿漂漂亮亮的裙子,打扮得美美的。

“师母,穿裙子不好打架啊。”

“……”王师母被那理由给惊到了,哭笑不得:“小姑娘家家的,别老像你导师一样成天就喜欢耍拳舞脚,臭万俟是不是又在教唆你天天练拳脚?他敢把我的小乖乖女娃娃带坏,看我回家收拾他。”

“师母,不关导师的事,是我从小就不穿裙子。”

“小时候是小时候,现在是现在,乖孩子,快换衣服,让师母我找找成就感。”

“……”乐韵本来十分抗拒穿裙子,抵不过师母那殷切的期待眼神,转过身,脱裤休闲裤和衣服,换穿裙子。

小女孩子脱去外衣,那曲线一览无遗,身为女人,王师母也看得面红心跳,小乐乐身段太妖娆了,她要是二十余岁的小青年,必定会直接扑上去将人打包扛回家当媳妇儿。

眼见小家伙开始穿裙子,瞧那样儿哪有做饭忙碌时的机灵劲儿,看着倒有几分笨手笨脚的,也特别的可爱,差点不厚道的笑出声来,不就是穿个裙子嘛,咋弄得跟上战场似的?

王师母赶紧儿帮忙,成功帮把裙子套上身,整理整齐平顺,再拉上侧边的拉链,再看小乐乐,哎嗬,裙子长度刚才遮住膝盖,收腰,完美的勾勒出S型的玲珑曲线,细腰,大胸,身材好得爆。

盯着小女孩儿打量两眼,她顿时欣欣然的抚掌:“哈哈哈,我简直太有眼光了,型号合适,像量身定做似的,太合身了!”

衣服不长不短,无袖装,小家伙两细胳膊雪白如玉,露出的小腿儿也是又白又嫩,那红色配上她的肤皮,简直不能再合适。

穿裙子的小女孩儿像个精灵,俏丽可爱。

越看越满意,王师母乐得合不上嘴,从箱子里拿出双黑色高跟鞋:“小乐乐,再换上鞋子试试。”

看到师母拿来的细高跟鞋,乐韵汗毛都竖起来了,她从没穿过高跟鞋啊!

她又不好意思打击师母的热情,小心翼翼的伸出只脚,当穿上细跟鞋,心都提到嗓眼上去了,那么细的跟,会不会断掉啊?

穿上裙子,感觉像用布缠了一圈,有束缚感,当穿上高跟鞋,像踩着高跷走在棉花上,头重脚轻,非常不踏实。

打出生就没穿过高跟鞋,十余年没穿过裙子的乐韵,整个人变得束手束脚的,提心吊胆,心巍巍颤颤。

黑与红,完美!

帮小乐乐帮上一双高跟鞋,王师母将人打量一番,绕着走两圈,越看越得意,小乐乐白如天鹅,衣服色泽正配她,这么可爱俏丽,走出去一定迷倒一大片!

马靠鞍,人靠妆,乐乐稍稍一打扮,简直俏呆了,有这么个横空出世的小美女,那什么校花系花统统靠边站,像这样天然美的小娃娃才是是当之无愧的清纯无敌千年不遇的美少女。

不知小晁见到这样子的小乐乐,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会不会变色?

越想,王师母越兴奋,两眼光灿灿,再次检查细节,看衣服和鞋子有没哪里不太合适,总体来说真的是十分好,唯有因小家伙胸发育得太好,胸围那里显得稍稍有点紧。

“小乐乐太可爱了,换一套试一试。”成就感爆棚,笑容可掬,又催试另外的衣服。

还……还要试?

有些手足无措的乐韵,被师母的热情惊得寒毛倒竖,她不要穿裙子,不要穿高跟鞋啊!谁来救救她!

可惜,饶是她再拒抗,也抵挡不住王师母的热情攻势,只得脱掉刚穿上的一身,重新换蓝色的裙子,仍然是能盖住膝盖的中长裙。

王师母为自己的眼光点了三十六个赞,尺寸合适哟!欣赏一番,又帮脱掉,重新换上紫色的,然后再脱,换粉色的,再换米白色,换杏黄的,换……

红绿橙黄蓝靓紫,还有白色,以及各色搭配的式样,共有十二件中长裙子,二件及膝盖以上的短裙,四件长及足踝的长裙。

王师母上了瘾,乐不可支的让小乐乐试遍所有衣裙,心满意足的收工,有这么个可爱小女娃,她终于不无聊了,也不用再羡慕有闺女的人家,她没事也可以去买买买,回来装扮小乐乐,话说,小乐乐好像没多秋装,她明儿个有空,拉上老万俟逛街买买买!

走的时候,王师母抱着小乐乐帮她研制的保湿护肤霜,笑得那叫个欢天喜地,喜不自禁,整个人容光焕发,喜气洋洋,比捡了金子还开心,

送走师母,乐韵关上门,一屁股坐地,无声哀嚎,她不要穿裙子不要穿高跟鞋……重复无数遍!

第二节舞会

青大每年有迎新生舞会,时间一般在10月,那个时节,新生们军训晒黑的皮肤也差不多变白,也熟悉了新环境,融入学校学习气氛,举行迎新舞会最是合适。

医学部的迎新舞会定在周五,由系学生会和老生们筹备,因为医学部的人比其他系少,所以成功预抢到在学校小礼堂举行的机会。

迎新舞会要七点半才开始,这与乐小同学请军训小伙伴们吃饭没时间冲突,因此,排在周五去做客的男生们准时去小萝莉宿舍做客。

最后一拨男生有两个是中西医班的,戴良钰和周康仁,因为晚上有舞会,九个男生先把书之类的送回宿舍,冲澡洗头,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集体出发。

他们到达小萝莉宿舍,排排座,分水果,过了几分钟,晁会长才姗姗来迟,一群吃货坐等到晚餐开饭,幸福的狂吃嗨喝。

男生们美美的搓一顿,坐等小萝莉收拾好一起去参加迎新舞会。

等小乐乐收拾好厨房,洗手去换衣服时,晁宇博笑咪咪的提醒:“乐乐,王师母让我监督你,说一定要穿红色的那大套衣服。”



乐韵脑子里闪过一个大大的闪电号,师母好奸诈,叫晁哥哥亲自监督她,她想不穿裙子都不行啊。

忧伤啊。

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心情明媚而忧伤,然后怀揣着那份无可奈何的心情回卧室换衣服。

周康仁与小伙伴们一脸懞,那什么衣服,很重要吗?

很快,他们就知道结果了,当小萝莉打开卧室门走出来,男生们惊呆了,小萝莉穿红色裙子,蹬一双细高跟鞋,宛如小仙女,精灵又可爱。

“王师母好眼光,很合身。”晁宇博凤目里划过惊艳,小乐乐穿裙子好可爱!

少年会长温润的声音将男生们惊醒,一个个恍若如梦初醒,再瞅瞅小萝莉,就算小萝莉身上搭了一件外套,也掩盖不住波涛汹涌。

巨胸细腰,小萝莉就是人说的少男杀手!

男生们偷偷的捂鼻子,不行了不行了,快要流鼻血了啊!

“晁……晁会长,小萝莉这样子去舞会,会不会让舞会现场血流满地?”戴良钰说话都结巴了,他们跟小萝莉相处那么久,还难以抵挡她的杀伤力,如果将盛妆打扮了的小萝莉放出去,他担心舞会上的男生们鼻血狂喷,到时可能血流成河啊。

“呃,这个,我管不了。”晁宇博悠悠一笑,去将小乐乐牵过来,帮她拿钥匙,出发去舞会。

乐韵踩着一双五六公分高的细高跟鞋,走路如踩棉花,总感觉路面高低不平,走得小心翼翼,如覆薄冰。

她那么紧张,所以,没心思管男生们在说啥呀,小心的依着晁哥哥,下楼梯时第一次浮生出心惊胆颤之感,唯恐一脚没踩稳滑倒摔个面目全非。

裙子,累觉不爱!

高跟鞋,她的仇人!

饱受高跟鞋之苦的乐韵,步步小心,内心欲哭无泪,师母坏人,不爱师母了!

被怨念着的王师母,心情愉悦,和万挨教授用了晚餐才开私客车,施施然的出发,万俟教授也老奇怪了:“娘子,感觉你今天心情特别好,有什么喜事?”

他家夫人喜静,一般很少参加舞会,学生舞会的话,一般只参加艺术学院的和学生会,学校举办的舞会或晚会。

这次会应邀出去医学部的迎新舞会,自然是因为小乐乐,他不懂的是夫人为啥心情那么好,笑得那么美丽。

“不告诉你,当然,如果你周末陪我逛街的话,我可以跟你分享快乐。”

“夫人,逛街我就不去了吧,信用卡在你手上,你喜欢自己买买买就好。”

“我自己也有卡好么。”

“……好吧,周末我陪你去逛街。”

“这还差不多。”

王师母满意了,乐得眉飞色舞,当轿车到达小礼堂,下车后看到青春飞扬的学生们,她笑容更加明媚。

舞会还没正式开场,学生们已陆续而至,小礼堂的大厅布置得淡雅精致,播放着舒慢的音乐,系学生会的老生们正在招呼应邀参加的老师和他系同学,以及新生们,礼堂里洋溢着欢声笑语。

万俟教授和王师母大驾光临,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由系学生会成员引进礼堂。

陆春福到达小礼堂,外面三三两两的人络绎不绝,男士们西装皮鞋,女生们淡施脂粉,衣着光鲜。

他刚从车上下来,就见一辆猎豹车停在他车子旁边的位置,燕大校和柳大校从容下车,那两位大校一色的墨色西装,挺拔如松,英俊帅气,艳照四方。

“柳大校燕大校,好久不见两位呀,今晚哪阵风把两位吹到这里来了。”看到两位英俊青年,陆春福笑着调侃。

“当然是美女们带起的香风把我们吹来的啊。”柳向阳钻出车,看到斯文白净的陆春福,笑嘻嘻的答一句,瞅瞅对方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不由大乐:“陆才子也没带女伴啊,这样就好,我也不怕尴尬啦。”

“柳大校也没邀请女伴?”

“学校女生资源稀缺,我怕引起公愤,哪敢去跟帅哥们抢女生们当女伴啊。”柳向阳摊手,做无辜状。

“你是不想跟人抢,我是想抢也抢不到,这就是程序员男们最易遭受的冷门。”陆春福笑了起来,和两位大校一起走。

三位男士们英俊帅气,走在一起,光芒四射,特别耀眼。

他们走到礼堂外,看到一群衣装整齐的男生们站在一起,不停的翘首企盼,柳向阳愉快的招呼:“哈喽,小美女的小伙伴们,你们在开会议咩?”

“我们在等小萝莉。”

关云智等人看到柳帅哥,笑着回答他。

“小帅哥们,你们竟然全没带女伴,是约好的不成?”

“邀不到女伴好么?”以为他们不想邀啊?女生太稀少,医学部更是阳盛阴衰,女生们都被抢走了,没他们的份儿。

陆春福不厚道的欢笑,燕行嘴角微不可察的抽搐,男多女少的世界,竞争好残酷。

他还没来得及感叹,便听男生们叫:“晁会长来了!”

燕行柳向阳陆春福三大帅哥也扭头望,确实是晁会长来了,他刚停车出驾驶室,转身去帮开后车厢门,很快扶出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女生。

当看到那个被扶出车来的女生,三大帅哥愣了愣神,小萝莉穿裙子了?!

男生们欣喜欲狂,跑去迎接小萝莉和晁会长,就算之前有听先一步赶至礼堂来的周同学等人说了小萝莉的样子,当跑近,看到小萝莉那火爆身材,一群男生禁不住心怀荡。

乐乐穿高跟鞋走路不太平稳,晁宇博一手牵着她,一手揽住她的腰,扶着她走,男生们围住小萝莉,兴高采烈的去礼堂。

当一群男生拥着小萝莉走近,柳向阳想捂眼,天啦噜,小美女的身材太好,不能看啊!

“……”燕行眼角狠狠的跳了三跳,谁把小萝莉打扮成这样子的,他好想将那人拖出去打死,还有小晁也是,为什么还敢把人带出来,就不怕男生们占小萝莉便宜?

“小美女,你美炸天了哟。”柳向阳摸摸鼻子,没流鼻血,蹿上去送上热情洋溢的赞美。

“谢谢。”乐韵心里苦,她脚都酸了好么?

晁宇博也不介意柳大校燕大校和陆才子凑上来同行,一群人进礼堂,刚踏进大厅就引来一大片目光,男男女女们看到晁会长身边娇俏美丽的红裙小女生,眼珠子快掉地。

陈书渊和才子俊反应快,捉住小晃同学,陪同去见见老师们。

“哎哟,我的天,夫人啊,这是你的杰作吧?”万俟教授看到自己的小学生,立马不淡定了,不用猜,他也知道是他夫人的杰作,他家夫人把小乐打扮得这么惊艳,万一男生们色心大起,全跑去追他的小学生怎么办?

“老万俟,咋样,我的眼光不错吧?衣服是我亲自挑选的,瞧瞧,穿在乐乐小乖乖身上多合适,看小乐乐多俏丽,我感觉怎么爱都爱不够。”

王师母骄傲的跟丈夫分享受自己的伟大成就,整个人如花朵,明媚快乐。

“夫人眼光是极好的,小乐被夫人这么一打扮真是花添衣裳云添容,完美得不能再完美。”夫人笑颜如花,万俟教授也不好扫她的兴,忙不迭声的附合。

王师母被赞美赞得喜滋滋的,等晁会长带人走来,她扶着自己丈夫的手,瞅着一对壁人似的组合,乐得心都飞起来了。

在场的男女们,特别的无力,师母啊,小萝莉小学妹本来就可爱迷人,您老再这么一装扮,让这场舞会要爆场的节奏。

“小乐乐,怎么像不太开心样子啊?”俏丽小女孩儿走到身边,王师母爱怜的捏她嫩脸。

“师母,穿高跟鞋太痛苦了,我能不能扔掉鞋子。”

脆脆的少女嗓音带着稚嫩,那哀怨的语气,让大家忍不住抚额,不要告诉他们,她以前没穿过高跟鞋。

“小乐乐忍一忍啊,慢慢就会适应的。”王师母也心疼小家伙,但是,绝不能心软,以后加参宴会穿礼服须搭配高跟鞋,她得慢慢培养小乐乐穿高跟鞋的习惯。

撒娇没用,乐韵有些小抑郁。

舞会快要开场,主持人先请出担当舞蹈指导的艺术系高年纪同学现场教导大家舞步。

舞步不复杂,其本学三四回就会。

现场舞步指导后,舞会开场,由邀请来的老师和高年纪学长学姐开舞,一对对青年男女们也纷纷下场起舞,衣裙飘飘,身姿翩翩,拼成一幅绮丽的画。

晁宇博带小乐乐跳第一场舞,乐乐人生的第一支舞,必须要由他来陪伴,坚决不能让别的男生抢走。

乐韵不习惯高跟鞋,走路很笨拙,但她记忆力好,记得舞步的每一步,所以就算跳得很吃力,也没有出错。

舞会上的人可以邀请任何一位没有正在起舞的男女跳舞,一般情况下被邀请方不能拒绝,因此,没带女伴的男生们也可以去邀请其他女士们,女生少,基本不会有被冷落的时候。

第一支舞结束,关云智等男生二话不说,邀小萝莉去跳舞,大家一个接一个,将小萝莉包圆,不给其他男生占便宜的机会。

燕行、柳向阳暗中恼得想踹人,一群臭小孩,也太没眼色了!

两帅哥等啊等,等到舞会下半场,逮到机会,柳大校抢走小美女,翩然共舞一曲,然后燕大校上场。

燕少身高一米八八,穿上鞋那是一米九以上,乐小同学增长了丁点,一米五八,穿上高跟鞋才一米六四左右,两人之间仍相差二十几公分的差距。

燕行微微弯腰,一手轻轻的揽住小萝莉的细柳腰,一手执起她的玉手,尽量保持君子风度,不碰触她的胸。

小萝莉近在咫尺,总免不了会有肢体碰撞,每每被她柔软的身躯碰撞,他也禁不住心猿意马,数次三番想将人拥到怀里来,用力的抱一抱,更想将人打包带走,他不喜欢男生们看小萝莉的眼神,那种像狼一样的眼神,好似想把小萝莉吞吃入腹。

饶是燕行再怎么想将人霸占住,当跳完一支舞,也不得不让来邀舞的陆春福将小萝莉抢走。

“小学妹,脚还吃得消吗?”陆春福轻揽俏丽小女生,体贴的问。

“还能撑一会儿。”乐韵饱受高跟鞋带来的痛苦折磨,双脚累得快断了,还得努力保持微笑和精神面貌,甭提有多悲催。

“不要太勉强,太吃力的时候可以中途休息。”

“嗯,等我撑不下去,请学长带我去休息。”

“……听学小学妹兴趣很泛,不知道有没兴趣涉足IT?”聊了小会儿,陈春福笑问。

“有,我想学网络技术。”

“我是学IT的,小学妹有兴趣涉足这个领域,需要什么书籍可以随时找我。”

“好耶,我学完专业课有空学网络技术时就去向学长请教,我没基础,学长会不会嫌我蠢笨呀。”但凡涉及自己想学的知识,乐韵动力十足。

“哪可能,小学妹天资聪明,我随时乐意为小学妹效劳。”

陆春福带小学妹翩然共舞一曲,带她退到边缘想休息一下,然而,人还站稳,识识的不认识的男生们争先阿恐后的涌上前,邀请俏丽大胸小萝莉跳舞。

乐韵内心崩溃,这舞何时才是个头啊!

第三节

晁宇博陪邀舞的女生完成一支舞,快速赶往乐乐身边,他人来没到达,乐乐又被男生邀走,他想躲起来,避免被女生请跳舞,却失败了,被医学部新一届的系花,本年新生美女——王紫嫣,王系花截胡。

王系花乃江南三省S省苏城人,出于生江南水乡的女子,被江南水乡的温润气候蕴养得柔情似水,婀娜多姿。

她有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直长发披散于背,长及过肩,留齐眉刘海海,瓜子脸,薄施脂粉,眼角天然一股妩媚风情,流露出水乡女生特有的婉约淡雅。

要想俏,一身孝,王系花本来就眉目精美,穿一身单肩长及脚踝的白色长裙,走动时裙摆飘逸,绰绰约约,如一朵含羞的白牡丹,惹人怜爱。

温婉的水乡美女,摇拽生姿的拦住精致高雅,飘逸出尘的俊美少年会长:“久慕晁会长风华无双,桂树兰芝之风采,今晚不知能否有幸邀请晁会长共舞?”

江南美女身似拂柳,吴侬软语,别有一番风味。

“能与学妹共舞,荣幸之至。”看到美女拦道,晁宇博就知自己想歇一歇的计划泡汤了,绅士的伸出手邀美女去舞池。

女士相邀男士,拒绝就显得失礼,尤其之前数位学姐学妹邀舞都没有拒绝,这次更加无法婉拒,竟然无法拒绝,不如欣然接受。

王紫蔫走近美艳会长身边,主动挽住他的胳膊,翩然下舞池;移入舞场,晁宇博以手背贴放在女士腰侧,带学妹起舞。

燕行陪一位女生跳完舞,将人送到边缘休息地带,火速撤离,躲进欣赏别人跳舞的男生群里,一旦有发现想找自己跳舞的女生,不着痕迹的转移地方。

柳向阳也不愿再当跟男生们抢美女的恶人,依葫芦画瓢,学小行行的招数,避入男生群背后,远离美女们。

一对兄弟不停的换地方,关注点却是在小萝莉那边,当看到她与男生跳完舞,两人飞快的穿过人群,跑上去将人截胡。

两帅哥牛高马大,微微放出气势来,就算浅笑盈盈,那冷峻逼人的气场也让男生们无由的生出忌惮,不敢靠太近。

有两个帅哥护航,将男生们暂时隔离在几步开外,乐韵总算能喘口气,一步一步的挪移,朝在看热闹的教授们那边躲。

李少在舞会下半场开始才至,他得到了医学部系学生会的邀请函,因为他本系的迎新舞会也在周五,因此,他先去本系迎新舞会,半场后先场赶医学部的舞会场子。

他到达时,跟医学系学生主持人员们聊了儿,又跟老师们说了一会子话,当看到小萝莉想躲清静,忙去护驾。

迎接到可爱小萝莉,李宇博伸手扶住走路不太平稳的小乐乐,忍不住冷汗:“乐乐,怎么累成这样子?”

“李哥哥-”乐韵看到李哥哥来了,抓住他当拐杖。

燕行俊面微不可察的黑了黑,他和向阳就在这,小萝莉明明走路十分吃力,却硬是不依靠他们,见着李家哥儿就依过去了,他们真那么可怕?

小乐乐的样子实在不太好,李宇博伸手揽住她的腰,扶去万俟教授和王师母那边;王师母和万俟教授在休息,看到小学生那弱不禁风的样子,飞快的去将小女孩抢过来搂在怀里,心疼的揉她的脑袋。

万俟教授才不管失礼不失礼,蹲下身,让小学生脱下鞋子,检查是不是崴到脚了,当小学生脱跟一只鞋子,他差点没惊叫,她白嫩的小脚被鞋子折磨得浮肿了起来,像只红彤彤的酱汁猪蹄膀。

“脚都肿起来了,小乐,不能再逞强跳舞,小李,去把小晁找来送小乐乐回去。”老教授看到小学生浮肿的脚,更心疼了:“夫人,咱们以后还是别折腾孩子了,你瞧瞧,这样子多可怜呐。”

“好,我们以后不老穿高跟鞋了。”瞅着小家伙一只粉脚丫变成红烧猪蹄子,王师母连肝都在疼,可怜见的,小乐乐一定疼坏了,学穿高跟鞋的事还是往后拖几年,等她长大点再说吧。

乐韵脚疼得快站不住,趴师母怀里,寻找依靠支持全身重量。

李宇博二话没说,赶紧的跑向晁哥儿附近,等小晁和美女跳完一支舞,他不客气的捉住发小:“晁哥儿,小乐乐脚受伤了,万俟教授叫我们赶紧送乐乐回去抹药。”

“乐乐崴脚了?”晁宇博慌了,匆匆对美女学妹说了声失礼,转身急三火四的去找乐乐。

王紫嫣原本还想请晁会长再跳一曲,晁会长有事,她也不能强求,只能送目送他急匆匆的离去。

晁宇博和李宇博匆匆忙忙的回到万俟教授几人处,乐韵看到晁哥哥,鼻尖泛酸:“晁哥哥,我脚好痛。”

“乐乐乖,我们回去,哥哥背你。”晁宇博心都揪起来了,快步走近,转身微微蹲身。

“小晁,我来背小乐乐吧。”

“小晁,我来背小美女吧。”

“小晁,我来背小萝莉。”

李宇博、燕行柳向阳异口同声的抢着当背夫。

“你们都一边去,我是哥哥,我自己的妹妹当然我自己背。”晁宇博坚定的拒绝,一个个跑来凑什么凑?小乐乐发育得这么好,都想来揩油是不是?

一小两大三帅哥默默的叹气,有这么个护犊子的晁少,想近距离接解小萝莉真的很困难。

乐韵没吭声,伏到晁哥哥背上,为了避嫌,两手放在胸前攀着晁哥哥的肩,免得胸部抵晁哥哥背上,令他尴尬。

小乐乐伏上后背,晁宇博皱了皱眉,小乐乐怎么这么瘦?他双手反向后面,拢好小乐乐的裙子,再托住她,背起来就走,小乐乐很轻,走起来毫不吃力。

李宇博、燕行柳向阳和万俟教授王师母当仁不让的护在他身边,一起先离场,当晁会长背着小萝莉从身边经过,男生女生们惊呆了,哎妈,不是说晁会儿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吗?他怎么背得动人?

再仔细一琢磨,大家明白了,小萝莉长那么可爱,晁会长肯定不放心让别人背,他才会自己亲自上场背妹妹的。

瞬间的,同学们眼里涌上无限敬佩,晁会长太伟大了,为了妹妹,不顾一切,简直是绝世好哥哥啊。

新生舞会一般到十一点散场,虽然晃会长等人先离开,可并不影响大局,男生女生们在暂短的惊疑之后,又愉快的跳舞,做智力小游戏。

万俟教授一行人出礼堂,到外面停车的地方,先送小女生和晁同学上车,他们才去开自己的车,跟在晃同学的车后面去状元楼。

燕行柳向阳很想蹭晁家哥儿的车,奈何有李哥儿还有万俟教授夫妻,他们也不好那么明显的往小萝莉身边凑,自己开车跟着李少的车。

乐韵被送至副驾座,坐稳后第一件事就是将鞋子脱掉,在舞会现场,为了不失礼,就算脚再痛也没有脱鞋赤足。

解放被憋得发烫的双脚,置于冷凉的空气里,感觉舒服多了,也特别同情古代裹脚的女性,她穿高跟鞋几个钟都受不了,要是用布把脚缠起来,限制脚成长,那种痛苦肯定比她现在的苦更厉害十倍。

“乐乐,是不是疼得很厉害很厉害?”晁宇博不懂医,所以看到小乐乐的脚红红的,以为很严重,心里头特别不踏实。

“晁哥哥,我没崴到脚,也没扭伤,是不习惯穿高跟鞋,脚肿起来了,休息一晚就没事。”

“真没崴脚?”

“没有,我骗谁也不会骗晁哥哥啊。”

“没扭伤就好。”晁宇博紧绷的心弦松了松,初听大李说小乐乐受伤,他以为是崴脚了,那颗心飞嗓眼去了。

大大的嘘了一口气,又低声问:“乐乐,陆学长邀请你跳舞时跟你聊了什么?乐乐别误会,我没有要窥探隐私和限制你交朋友的意思,是感觉有点奇怪,陆学长表面斯文温和,其实是个不易接近的人,担心他对你产生兴趣。”

“晁哥哥说的是那位?唔,是不是那位跟燕帅哥和柳帅哥一起的那位学长?”晚上邀跳舞的有百号人,她跳了一支又一支,差点晕头转向,因为有些男生邀舞并没有详细的介绍自己,当晚好像共有六个姓陆的男生请她跳了舞,她也不能在秒速间分析出晁哥哥说的是哪位。

“对,就是跟燕大校和柳大校一起进礼堂的那位。”

“那位学长问我有没兴趣涉及IT领域,我对那网络技术也很有兴趣,所以跟他多聊了几句,他说如果我有哪天想自学IT方面的知识,他乐意指导,我琢磨着应该是客气话,同样类似的还有好几位学长都说了,告诉我对他们的专业感兴趣欢迎我去找他们共同学习。”

“我对那位陆学长不太了解,乐乐对网络技术有兴趣先找大李,或者到时我帮你去找高人,跟知根知底的人学习比较好些。”

“我懂得。”

“嗯嗯,乐乐天资过人,我很放心哒,只是,我从明天起要头疼了,乐乐太可爱,人气暴涨,打今晚后一定会有很多男生给你写情书,作为哥哥,我要帮妹妹防狼,感觉压力山大。”

“我才十五岁,谁会给一个小孩子写情书啊,晁哥哥杞人忧天。”乐韵差点没笑喷,晁哥哥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讲真,她才不相信会有人写情书给她,她是未成年人,青大的男生基本都是半成年人或成年人,也是天之骄子般的优秀人才,明知道引诱未年人是违法的,哪会明知故犯,自毁长城。

小乐乐浑然不当回事,晁宇博微笑不语,小乐乐太单纯,一门心思在研究药材和钻研医术,她不知道男生们最喜欢可爱萝莉型女孩子,小乐乐长得甜美,头脑又好,身材也好得爆,男生们哪有不想追来当小女男朋友的。

李少的车在最前,他第一个冲至舍楼,燕帅哥和万俟教授次之,他们先下车,等着小晁和乐小同学。

回到宿舍楼下,乐韵没再让晁哥哥背,也没接受其他帅哥的好意,自己手提鞋子,赤着足走路,足踏实地,也没了束缚之感,不在束手束脚,走路也稳当当的,爬回到宿舍,先找拖鞋穿上,洗了脚,再找药膏抹药。

等小学生敷完药,万俟教授拿着她的药瓶,弄点药抹在手背,感受一下,兴奋的喊:“小乐,你没有想过出让药方?你这个药是跌打损伤良药,比白药还珍贵,你愿意出售药方的话,一定会有医药世家和制药公司争相购买。”

王师母差点想揪老万俟的耳朵,老家伙脑子里装的是豆腐渣不成,他不想着帮小乐防盗,还想教唆小乐卖药方,疯魔了不成。

燕行嘴角下撇,小萝莉的药都是独家所有,药到病除,老教授大惊小怪。

“独家秘方,概不外传。”

“真遗撼,如果把这方子制成药膏售卖,必定大受户外运动者和运动员们青睐。”

“教授,你再琢磨那些,没夜宵吃。”

“哈哈,我就随便说说,小乐乐就当大风吹吹过。”几道视线望来,万俟教授打个哈哈,再也不提那事儿。

柳向阳燕行听说有夜宵吃,满眼星光,晁宇博、王师母、李宇博也开心不已。

抹了药,脚酸痛减轻,乐韵活动起来没什么大碍,进小厨房做面,念着几个人都是关心自己的,不能薄待了,将留着明天请客的煎饼拿出来加热当夜宵。

燕大校几人没做什么工作还蹭到一顿夜宵,心情美美哒,怕久留耽误她休息,等李同学帮洗完碗,告辞。

到楼下,万俟教授拧了小学生打包给他和夫人明早当早餐的最后四个煎饼,在柳大校和燕大校无比嫉妒的目光里扬长而去。

“向阳,我送你回宿舍即回军区,可能有好多天不在京,你注意那位。”回舍楼的路上,燕行嘱咐发小向阳。

“为什么又是我?为什么留守的总是我!”柳向阳悲催的嚎,为什么又要他留守?他不想天天抱电脑,他也想满世界走了!

燕少才不管柳某人的抱怨,将人送到宿舍楼,他开着车,施施然的离开青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