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二章 你跟着我干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都10月之末,昼夜温差一天一个样,总让人感觉当天比前一天更冷,北方的风吹来浮尘,天空也隐约浮飘雾霾。

周六的到来,也到了10月22日,早上气温也极低,到半上午才回暖一些,临近中午,2016级中西医班的八男生,携带花生油和十斤装的面、米,兴冲冲的赶至住状元楼的小萝莉宿舍做客。

关云智、戴良钰、周康仁、罗尚风、李瑜毅五男生之前各来过一次,这是第二次到小萝莉宿舍,比较活跃一些,郦天琛、梁祥绍、郭翰昭三人是第一次到小萝莉宿舍吃饭,他们显得有些拘束。

八男生排排坐,戴良钰瞅瞅大家,瞅瞅在给他们拿水果的小萝莉,一张脸纠结成团,将抱着的一只袋子快速的塞给身边挨着的罗尚风,小声嘀咕:“你来给吧。”

“你不够意思!”罗尚风额心飘出几滴汗,想想,将袋子转手塞给紧挨着坐的李瑜毅。

罗同学不厚道,李瑜毅也纠结的不得了,顺手将烫手山芋甩给紧邻而坐的关云智:“班长,还是你来。”

“你们……”关云智想掀桌,特么的,太不够兄弟了,为啥有事没事总推给他啊?这么欺负班长,还让人怎么活?

乐韵端着水果,看到男生们在互相传东西,当她看过去,男生们表情囧囧的,还有些不好意思,倍感奇怪:“你们在说什么呀?”

“……”男生们讪笑,摸鼻子的摸鼻子,挠头的挠头,眼神躲躲闪闪,表情像做了贼似的心虚。

“这个,那个……”关云智窘迫的瞅瞅同伴,面对小萝莉灿烂阳光的笑脸,局促不安的摸了摸后脑勺,呐呐的:“那个啊,小萝莉啊,有人……嗯,有人托我们转交东西给你……”

“有人送我礼物咩?给我就行了啊,你们干吗吞吞吐吐的?”乐韵走近,将水果盘放在桌面上,眼睛滴溜溜的转,是什么好东西?是不是燕帅哥和柳帅哥又在搞什么名堂?

小萝莉坦坦荡荡,戴良钰几个脸上浮出可疑的红云,支支唔唔,就是没一个敢坦白。

关云智望望七个同班男生,知道他是指望不上他们帮自己的了,有道是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干脆豁出去了,将自己捂着的东西举递给小萝莉:“小萝莉,东西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关班长把东西交出去了,戴、梁、郭七个男生瞅着小萝莉,等她接过去了,他们嘿嘿的笑。

乐韵被男生们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男生们转交的袋子用皮筋扎起来了,很轻巧,不像是恶作剧,打开袋子,里面是信封,一大叠信封,白封套的,牛皮纸封套的,印花的,好几种颜色。

明信片吗?

狐疑的望望男生,拿出一封,只写有“乐韵亲启”四个字,字迹飘逸,她望望八男生,这不是他们的字迹,说明不是出自他们几个之手。

再拿一封,字迹又不同,再看,看看看……看了七八封,每封信的字迹都不同,乐韵纠结了一阵,似乎明白了:“这个,莫不是传说中的情书?”

“卟噗-”,小萝莉眨巴着眼睛,表情可爱的得不得了,男生们忍俊不住,卟噗卟噗笑出声来。

罗尚风摸摸耳朵,眼神贼亮贼亮的:“小萝莉,你魅力无穷,行情太好,就连我们也跟着沾光,高年级学长们对我们友好的不得了,今天纷纷光临我们宿舍,托我们帮当信使……”

他说着说着自己笑得不行,他们今天不到半天接待了不下五十位学长,不仅有医学部的,还有其他院系的男生们纷纷拜访,向他们打探小萝莉喜好的,请他们帮送信的,还有先来混脸熟的,总之,全是冲小萝莉而来的。

托人送信,每一次去别人宿舍拜访,总不能空手,于是,托小萝莉的福,他们八个男生身价水涨船高,收到学长们带来的水果和零食之类的吃的,足够啃上一个星期。

男生们表示,他们其实不想当信使的,奈何都是高年级的学长,身为学弟没法拒绝,学长们也不容他们拒绝,所以,只好把学长们给小萝莉的信收在一起,一起带过来给她。

“所以你们就屈服在学长们的淫威之下,无条件的妥协了?”乐韵皱鼻子:“送信有没收手续费、运费?”

“手续费运费没有,学长们有带礼物,嗯,还有,学长们说,如果我们还带回你的回信,请我们吃饭。”

“小萝莉,要不你写几个字让我们带回去?”

小萝莉没有因为他们帮送情书而生气,男生们嘻嘻哈哈的笑成一团,他们正乐呵着,虚掩着的门被推开,精致漂亮的少年会长,清风玉宇的身躯翩然挤进宿舍,玉面绽放出温雅的笑容:“你们在商量什么话题,笑得那么开心,说出来来让我乐也乐一乐。”

“呃-”

晁会长猛不丁的进来,男生们被惊得不轻,脸当时就红了,一个个缩着脖子,全成了哑吧。

乐韵跳起来,扬了扬手中的袋子,眉开眼笑,喜滋滋的炫耀:“晁哥哥,情书哪,我竟然收到好多情书呐。”

“哦!”晁宇博哭笑不得的抚额:“我就说嘛,乐乐这么可爱俏丽,肯定有很多男生会想勾搭我妹妹的,这不才过一夜就有人给乐乐写情书,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呢,简直让人防不胜防啊。乐乐啊,要不要我帮你看信写回信?”

“才不要你操这份心呢,信是写给我的,就算我不可能每信必回,也要自己看,要不然就太不尊重写信人了啊,晁哥哥,你和小伙伴坐,我收好信就准备开饭喽。”

乐韵高高兴兴的送书信去卧室,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情书噻,原来,她也是很可爱很招人喜欢的,不是别人口说的“没男生喜欢的穷苦倒霉娃”,也说明大地方的男生们是有眼光的,不像房县那些男生们目光短浅,人云亦云。

“乐乐不许我帮看信,我受伤了,怎么办?”晁宇博夸张的做个西子捧心状,笑得眼中波光漾荡,璀璨生辉。

“化伤心为食量。”

“晁学长一会可以多吃两碗饭,我们尽量忍住不嫉妒。”

“晁会长伤心了的话,以后天天来吃饭,吃穷小萝莉。”

戴良钰和周康仁关云智罗尚风李瑜毅知道晁会长是个很温和的人,敢跟他开玩笑,笑嘻嘻的接过话茬。

郭翰昭、梁祥绍、郦天琛瞅着同班五同学微笑不语,却把位置挪了挪,请晁会长坐。

“嗯嗯,都是可行的好点子,我就化伤心为食量吧。”晁宇博笑着走到学弟群中坐着吃饭前水果,他就逗逗乐乐而已,就算乐乐请他看信,他也不能看啊,小乐乐在小学初中高中被人恶意中伤,没有朋友,到大学才收到情书,这是属于她浪漫青春不可缺的一段故事,他不能剥夺她的少女情怀。

郭、郦、梁三男生最初十分拘束,当跟晁会长聊了一会儿,因为晁会长温润如玉,宽容谦和,又博学多才,你谈什么他都跟你探讨,他们便不再紧张,无所顾忌的聊起来。

乐小同学预订的车票是中午的,因此,午饭在十一点就结束,饭后,男生们一人打包走两个煎饼,欢天喜地的回宿舍,藏好煎饼,个个自己努力学习,小萝莉都那么努力,他们若不努力拼博,怎么也说不过去是不是。

青大学园每年的体育赛将于10月下旬开赛,本年定在23日开幕,学生会和校体育部在为明天的开幕式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挺忙,晁同学却是光明正大的旷工,提前溜去陪妹妹的同学吃饭,之后开车将小乐乐送出学校,送到地铁站,看她进了检票道才回去做他的工作。

乐韵订的高铁从京南站始发,从青大到南站线路繁多,她选择中途不用转车的最佳路线,乘地铁经过17站点到达南站地铁站,再去高铁站。

预订的高铁12:30分发车,她赶到南站已是12:22分,飞快的取票,再飞一般的去检票,狂奔进站,找到停在轨道上的白色外壳的庞然大物,冲到离车头很近的一号车厢和二号车厢之间的车门登车,进一号车厢找座。

提前订票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挑自己心仪的座坐,乐小同学千挑万选,选中靠窗的位置,是A座位,因为毕竟只是提前三天订票,没有抢到最面几排,在车厢中间段。

一号车厢是一等座,2+2式座,发车时间迫在眉梢,乘车的旅客们基本上车,大部分已岿然入座,少量后来还者还在放行李。

乐韵也不是最后一个,与他同座的邻座空着,她将自己那只大号的迷彩背包放行李架上,只背着装有少量零食和水果的背包入坐。

坐下,先把各样设备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损坏,确认都是完好无缺的,愉快的等车开。

当播音员通知即将发车时,邻座的人还没见影,她暗搓搓的乐了一把,没有人同座,将可能有一二个站没人来分享空间,简直不能再好。

然而,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有点小残酷,当高铁所有门关闭即将启动时,乐韵座旁被一片高大的阴影笼罩住,与此同时,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骤然一惊,他他……他怎么来了?!

熟悉的气味,惊得她背皮一凛,猛的仰头而望,邻座来了位……大叔,真的是位大叔,约是位年届四十左右的大叔,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牛高马大,背着只大大的迷彩背包,手里还提着装泡面和苹果的袋子。

大叔穿最适合运动的红色冲峰衣,高帮登山鞋,头上戴顶鸭舌帽,浓眉大眼,络胡子脸,给人一种威武彪悍,勇猛不凡的感觉。

看着高大的大汉,乐韵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特么的,这化妆术,神了!

她来人就是老往她面前凑的那位燕帅哥,敢用项上人头保证没有错,然而,他这次的妆比上次他用“张金”的那张脸更加贴实,这次的易容术更细腻细致,细节更完美。

一个丰神玉朗,艳压四方、笑容倾杀男女的帅哥,一转儿而变成一个络胡子彪悍大汉,画风转变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仅看外相,不熟悉的人还真的认不出那牛高马大的粗汉子本质是个肤白面美的美颜帅哥,化妆术能整出这般效果,那技术让人想送上膝盖膜拜。

现在唯一还存疑问不得解的就是不知道他的音色又有没改,如果能把声音也变一变,那么,让她评分,她给99分。

刹那间心思闪动一回,看着改头换面,扮得与本来面目大相径庭的帅哥,乐韵面不改色,扬起可爱的笑脸:“大叔你好,我们是同座的邻居哦,希望同行的时段相处愉快!”

他跑来干什么?

改头换面弄成这样子,又有特殊任务?可是,是不是太巧了,巧到同坐一趟车,位置还是邻座。

如果说是巧合,她是不信的。

如果说他专门化妆跟来给她当保镖,她更加不相信,她就这么个小孩子,还不致重要到让一个大校跑来保护的程度。

对于燕某人乔装改扮的原因,乐韵是猜不着一星半点,也并不太想去研究,管他来干什么,只要别跟在她屁股后面就行。

“小妹妹你好,请多多关照。”将袋子放座上后正在解背带扣的络胡子脸大汉咧嘴笑,那纯纯的笑容像极了东北大汉,憨厚淳朴,嗓音洪亮有力。

“彼此彼此。”乐韵脸上的肌肉又抽了一抽,太牛了,连声音都变了,这水平都能当专业配音员,如偌不是她能凭气味辩出他是谁,就算把她骗去卖了,她都不知道他其实就是燕帅哥。

络胡子大汉憨笑,将塞得满满的、顶上还横绑着帐蓬袋子的大背包解下来放行李架上,放得稳稳的,免得掉下来砸到人。

安置好大件行李,他将吃的提起来,自己坐下去,将前座背后给后座人员当小桌子用的活动板拉起来,将袋子放上去。

整理好自己的物品,燕行瞄眼邻座的小萝莉,愕然发现她抱着包包,闲然的在看窗外,他当时……嗯,就是特别的无奈,特别的哭笑不得,小萝莉对谁都是这么淡漠的吗?

小萝莉这次应该认不出来他了吧?

这一回,那些家伙也是费了心思的,耗费五个钟的精心改扮才把他打扮出炉,这样子就连走在队友面前,一时半刻也没人认出来,小萝莉不把脉,应该识不出来。

这次,燕行对乔装改扮的自己充满了信心,顶着张络胡子脸,往左手边倾过去一点,憨憨的问:“小妹妹,你去哪呀?”

“我去F省武夷山呢,大叔你去哪?”乐韵把望向窗外的视线转回来,顶着笑脸,全当不知络胡子大汉是谁,装吧,大家一起装,看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真巧,我也去武夷旅游,小妹妹,你呢,是去旅行还是探亲?”燕行故作惊喜,眼中恰到好处的浮上惊喜。

“我去走亲戚。”去旅行?鬼才信他的话。

“唔,原来小妹妹是走亲戚啊,我以为你去读书,你看起来像学生的样子。”原来小萝莉也不是单纯得像白纸,对陌生也会撒谎。

“大叔,我二十岁了好吗?我看着小,是因为我个子矮,皮肤白。大叔,车要开了哦,你坐稳了,别被甩飞。”来吧来吧,大家一起来胡说八道。

高铁启动,燕行挪挪身,坐稳,免得万一晃一晃,向小萝莉那边倾去,让她误会以为他想占便宜就不妙了。

高铁运行时先缓后快,最初能看到窗外的人或房子,很快便提速,近处的景物从眼前一闪而逝,只有远景反而更清晰。

乐韵盯着窗外瞅,等高铁速度平稳下来,挪个让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姿势,从背包里拿出晁哥哥借她用的掌上电脑,把背包放地面上放着,连接耳机,闭着眼睛听英语。

晁哥哥超级厉害,他的电脑和掌上小电脑里全是学习资料和英、法、德等外语讲座,还有其他院系的知识讲座,虽然他并没有门门都学,却收集到很多有用的资料,这次出来,怕她路上没事干,把掌上电脑给她带着,如此,就算在山上没信号,晚上没事做可以听听讲座,看看他收集到的视频。

燕行最初正襟危坐,想等高铁平稳,等小萝莉对窗外的景色失去兴趣,他找机会跟小萝莉说话,熟悉熟悉,结果呢,高铁是平稳了,小萝莉却抱着一台掌上电脑,耳机寒着耳机,闭着眼睛,摆明就是两眼不观身边事。

简直……简直让人分分想跟她谈谈人际关系的重要性。

偷眼瞄到小萝莉那惬意悠然的样子,他很想打她一顿,教教她无论何时要注重人际关系,要学会跟不同的人打交道,从中分辩善坏,适当的结交三教九流,给自己的社交圈子多增加人脉

小萝莉不理人,他郁闷的等,等她几时听耳机听不耐烦了,闷了,想找人聊天的时候再谈天谈地。

然而,他严重的低估小萝莉的耐性,小萝莉听耳机完全像不会累,抱着掌上电脑就没放,听了约一个钟,连接插座充电,边充电边听耳机,约两个种,摘掉耳机,看掌上电脑的东西。

这……

燕行默默的撇嘴角,能不能别那么爱学习,在学校天天窝在宿舍里看书,坐个车也时时刻刻在看资料,书不离手,会变书呆子的。

观察来观去,他都快不好意思了,小萝莉如饥似渴的在吸取知识,感觉谁跑去影响她学习,让她分散注意力,自己就是罪大恶极的恶人似的,那种感觉让他举步不前,不好找她说话。

他只好等,行车途中在看书,眼睛总有疲惫的时候,眼睛累了,小萝莉总该要休息吧?等她的休息时候再跟她说话也不迟。

于是,燕大少拿出前所未有的耐心,和守株待兔的决心,专业观察小萝莉,专心等她扔掉掌上电脑的那一刻。

然而,有句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小萝莉盯着掌上电脑确实有眼疼的时候,而她,不是扔下电脑休息,而是再次听耳机,做做眼保健操,合上眼睛休息养神。

等听耳机约一个多钟,又摘掉耳塞,再次看电脑,就那么完美转换,根本没有浪费时间,也没有给别人搭讪的机会。

可恶啊!

坐等一个多钟,研究一个多钟,琢磨了一个多钟要聊些什么话题才能让小萝莉感兴趣,结果小萝莉不走寻路,燕行被小萝莉的反应给整得瞠目结舌,小萝莉是不是有自闭症,或者有社交恐惧症,所以给她自己找事做,根本不跟别人交流?

又或者,是她的防备心太强,为不泄露自己的信息,想方设法杜绝跟不熟悉的人交流聊天?

燕行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小萝莉在青大跟她的小伙伴们相处得极为愉快,跟晁家哥儿和几个男生年也相处得极好,不属自闭症儿,也不像是有社交恐惧症的样子,只可能是她防心很重,除了礼貌上的招呼,基本不会跟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接触,以免给坏人可乘之机。

即然小萝莉看电脑不觉累,那么,他就只能等傍晚,到傍晚用餐时分,小萝莉总要吃饭吧,到那时再见缝插针,见机行事。

燕少计划得挺好的,调整好有些小郁闷的心情,好整以暇的等傍晚来临。

高铁路段沿途有很多的风景,燕行借看窗外欣赏风景的机会观察小萝莉,有时也观察前后左右的旅客。

车速极快极快,过了一站又一站,每个站都有人下车,有人上车,前座和走道另一边的座有人在途中下车,又有人上车。

而且,前座后座与过道另一边的人,在坐累了时也偶尔站一站,也有跟络胡子大汉互相攀谈几句,前座后来上车的一位帅小伙,对小萝莉感兴趣,有想结识的意思,可惜,小萝莉抱着她的掌上电脑,完全是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让人无法找到突破口,只能不了了之。

对此,燕大少满意得不得了,可见沉默不语,一心听耳机看小电脑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不会被无聊人士纠缠上。

高铁从京城往江南地区行驶,越接近江南方位,气温比北方暖和些,傍晚天也比北方黑得晚些,当五点过去,天色还很亮。

高铁五点半起提供餐食,不是免费的,跟以前的列车一样是卖,只有长途车的一等座和商务座头等座和卧铺会有免费餐。

车上卖的餐食,有套餐也有方便面和小食品,价钱当然比外面的贵一些,乘客可以自备食物,不一定非要购买,车上有免费热水,可以冲泡方便面和冲茶冲咖啡等。

快到五点半,燕行暗搓搓的暗笑,这下小萝莉总该准备要休息休息了吧?

他啥也不干,就坐等服务员们推餐车过来的那刻,功夫不负有心人,刚到五点半,服务员们推着餐食进一等厢,给旅客送餐点。

燕大少等啊等,等到服务员快过来了,望向小萝莉,也终于有借口打扰她的清静,凑过去问:“小妹妹,餐车过来了,你想吃点什么?”

终于坐不住了吧?燕帅哥凑过来的当儿,乐韵暗笑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他老瞄她,那眼神儿贼贼的,像欣赏小动物似的。

她要看电子书,要听英语,没空理他,所以让甩观察个够,反正被看又不会少块肉,更不会怀孕,他受看就让他看吧。

没想到那家伙的耐心挺不错,竟然能忍住半天不凑来套近乎,能憋到现在,倒也难为他了。

“大叔,我有自备食品,不用外卖,你自便就好。”瞅着憨憨的一张大叔脸,乐韵愉快的笑起来,将视线从小电脑屏幕上撕下来,再次改塞耳机听英语。

“你带方便面了啊?总吃方便面不好,有饭吃还是吃饭比较好点,同坐也是难得的缘份,我请你吃晚餐,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难得的一次机会,燕行不愿白白浪费,主动大大方方的请客。

“多谢好意,我带有餐点,大叔你请便,我也准备用餐了。”吃人家的嘴软,想请一顿高铁餐来套近乎,当她是那么容易收卖的吗?

哼哼,暗哼哼两声,乐韵慢条斯理的弯腰,将放在靠窗地面上的背包拧起来,翻开背包,拿出一只用袋子密封的不绣钢碗。

燕行一瞅,整个人有点不太好,小萝莉有备无患,带了一只碗,碗里装着煎饼!煎饼,她自己烙的那种香喷喷的好吃的煎饼,饼卷成花卷状,两个花卷,旁边还搭配着肉丝青菜。

小萝莉总是这么机灵,让他英雄无用武之地,他看着她的自备晚餐,又抑郁又嫉妒,出行还自备美食,简直是在拉仇恨!

小萝莉有那么好吃的东西,当然不可能看得上车上的餐点,燕行也不自作聪明帮她点餐,自己买了一份套餐。

有没流口水?

自己拿出自己携带的餐点,乐韵暗中乐得快飞起来,她敢赌,燕帅哥看见她的自备餐必定会嫉妒加眼红,可他因为换了一张脸,当然也没脸厚着脸皮跑来找她蹭吃的,内心必定是冒酸水的,对他自己点的餐肯定也没多少胃口。

燕帅哥胃口不好,她心情自然好啊,因此,她不慌不忙的解开保鲜薄膜袋,抄起自制的一双很短的筷子,截断一截花卷,夹起来咬着吃。

燕行刚撕开自己买来的套餐的保鲜薄膜,闻到小萝莉花卷的香味,馋得暗中咽了口水,瞄她一眼,见小萝莉夹了花卷小口小口的咬,那吃相优雅秀气,比大家闺秀还要斯文。

果然就是拉仇恨的!

他暗中咕嘀一句,自己拿起筷子,慢慢的吃自己的晚餐,高铁上的套餐是在车上制做,再打包好送往各个车厢,因为天气还不算冷,饭菜还温温热。

三十块一份的餐食,质量和味道还过得去,只是,身边有个小萝莉,小萝莉有自制的煎饼,有那种香味,餐食的香味妥妥的被压得无毫无特色。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现在倒好,小萝莉的自备餐死死的压制住了餐食,不仅是餐食,还有别人的泡面香味也被无形中压制得没了出头之处。

别人不知道香味从哪,燕行知道啊,吃着自己的普通餐,闻着小萝莉的煎饼香,他只想用柳某人常说的“本宝宝心里苦”来形容自己的抑郁心情。

乐韵慢悠悠的啃煎饼,吃自做的菜,优雅的把自己的餐点吃得一干二净,把碗又包装起来放回背包,闭着眼睛,享受自己的自由时间。

燕行以为小萝莉好歹也要出去洗个碗,结果她又独自抱着掌上电脑,怡然自得的听她的耳机,他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他也彻底的绝了跑去熟悉的想法,就凭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凑上去也会吃闭门羹。

人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近了楼台,那月亮还是离得十万八千里远,他还能怎么办?

对一个小孩子莫可奈何的燕大少,无语的坐等车到站。

到了六点半后,高铁外的世界一片黑,看见的只有星星灯火,那些灯光,有些是一大片的,有些只有零星的些许。

高铁就在燕大少对小萝莉无可奈何的状态里,穿过重重山,穿过热闹的城市与小城,穿过荒效野外,穿过零星小村,驶过长长的路,于八点四十五分到达武夷山站。

武夷山所在地是个市,共有三个火车站,东站,市内站,与北站,乐小同学买的车票是在东站。

离到站前五分钟,乐韵终于摘下耳机,拔充电座,将掌上电脑收起来,面前背一个小背包,再从行李架上提大背包背起来,去车厢之间的地方等。

燕行也二话没说,背上自己的大包,手提还没什么吃的食品,跟在小萝莉身后,从从容容的走到两车厢之间地方等车停。

乐韵在等到站的时候还抽空洗了自己的碗,又等了约一分多钟,高铁进站,停车,开门,到站的人员鱼贯下车。

走下高铁,乐韵慢吞吞的跟着人群出站,到站外,回头瞅着始终跟着自己的跟屁虫,笑嘻嘻的告别:“大叔,谢谢你陪我出站,我要坐车去亲戚家了,祝你旅行愉快!”

“哎,小妹妹,你亲戚家在哪啊?说不定会同路呢。”小萝莉撒开小脚丫去出租车停车区,燕行大步流星的又追在后面。

“大叔,我亲戚家跟景区南辕北辙,跟你不同路,我就不邀请你去做客啦,咱们有缘再见。”乐韵欢欢乐乐的挥爪,她说得这么明显,看他还有什么脸往前凑。

“……”小萝莉说起谎来不打草稿,燕行继续跟着走:“小妹妹,留个联系方式吧,我要是在这里迷路了,找你和你亲戚指点迷津。”

“大叔,你迷路的话请打110找警C叔,警C们会帮助你的,我明天就会离开,没法帮你哟。”

乐韵走到出租车旁,拉开车门,冲落后一步的人挥挥手:“大叔,再见喽!”

小萝莉的机智回答,让燕行差点吐血,可恶的小萝莉,果然不是好骗的孩子,贼精贼精的,想哄她骗她太难,防备心那么深,也难怪上次能把他的人甩掉。

小萝莉坚决不肯跟他沾上关系,他也不迟疑,快速的拉开后面一辆出租车的车门钻进去,没等司机问,直接吩咐:“跟上前面那辆车,尽量不要让他发现。”

“这……”的哥有些为难,前面的车搭的是位女客,万一这人是坏人要追上去做坏事,到最后他说不定也要落个被灭口的下场。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前面那个熊孩子是我亲戚家的孩子,跟家里人闹矛盾,离家出走呢,还装作不认识我,我必须得跟着她,确认她到了亲戚朋友家才能放心。”燕行随手扯个理由,说得一本正经,语气特别的担心。

“唔,好吧。”的哥一瞅,络胡子大汉虽然长得彪悍,面相挺善,看着不太像坏人,他决定先跟着试试,如果感觉不对,再报警。

心里决定了,他也就没再多话,启动车子,跟上前面的出租车。

乐韵爬上出租车,笑嘻嘻的嘱咐:“师傅,先在附近兜个圈子,如果后面有车子跟着,你也不用管,带人赏赏夜景,兜兜风。”

司机启动车子,留意后视镜:“妹子,后面的车,你认识?”

“后面车搭的人是我亲戚,我跟他闹别扭,不想跟他说话,带他多溜跶两圈,让他担心担心。”

司机:“……”这年头,果然什么人都有。

让他多兜了两圈?

这完全没问题啊,反正有钱收,莫说兜两圈,兜个三五圈都没问题啊,司机开着车,愉快的跑路。

燕行坐在出租车副座上,紧盯着前面的车,前面的车缓,他们也缓,前面的车快,他们也快,前面的车左转,他们绝对不右转。

绕来绕去,绕了三个圈,把附近的几条路都去兜了一圈,眼见车资已高达四百,燕行真的有想冲出去将小萝莉从出租车里的拖出来狠揍一顿屁股,你说你带着人这样绕来绕去绕个什么啊?

他气得七窍生烟,只能干瞪眼,出租车兜了一圈,又兜回车站附近的一条街道上,前面的出租车停在道旁,小萝莉背着背包走向道临街的一间小店。

“师傅,你先等等,如果熊孩子等会还要乱兜圈子,我再回来坐车。”燕行快速给钱,因为前面的车停着没走,他火速下车前嘱咐一句。

的士司机接到整数的红票子,笑咪咪的答应。

乐韵到便捷店买的十几包方便面,结帐后提起来慢吞吞的出店,径自走向站在街道树阴影里的某位帅哥。

跑到行道树底下观察的燕行,看到小萝莉走来,不知道她是无意的,还是发现了他,溜也不是,不溜也不是,只好背过身。

他潜意识里以为小萝莉可能发现他了,谁知,小萝莉并没有靠近,走到离他不远的地方就那么大刺刺的走过去,再次走到出租车旁,拉开车门上车。

熊孩子,忒的会折腾!

小萝莉坐的出租车又启动,燕行飞快的冲到自己之前坐的出租车,火速上车,司机不用他说,风风火火的追前面的那趟车。

前面的出租车兜了半个圈子,再次停车,这次停在一间烧烤店前,小萝莉下车,那辆出租车这次没有等,徐徐而去。

燕行坐在车里,守着计时表跳时间,守得十几分钟,小萝莉再次出来,一个人背着大包,手拧东西,一手拿烧烤串,慢吞吞的散步,径自散向一条窄窄的小巷子。

眼见小萝莉到小巷子入口,燕行将准备好的车资给司机,快速的跟上去,他赶到小巷子口,就见小萝莉站在挨建筑墙的背阴影处,慢条斯理的吃烧串。

上当了!

瞬间的,他猜到小萝莉知道他跟着她,故意引诱甩现身,当即火速转身,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往别处。

他想走,乐韵可没想过他,笑嘻嘻的追出来:“我说络胡子大叔,你转过背你以为别人就不认识是不是,你说你跟着我究竟有何贵干?”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极像我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所以想确认一下。”小萝莉已发现,燕行不慌不忙的转身,将早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应急。

“噗-”从阴影里出来的乐韵,乐坏了:“柳大叔的好兄弟,你继续当麻袋,我不奉陪了,我还要赶路。”

“唔-”燕行脸黑了一截,欠揍的小萝莉,认出他竟然还带着他兜圈子,太可恶了!

“小萝莉!”他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快步追上她的脚步,整张脸墨黑墨黑的:“你怎么知道是我?”

“下次麻烦把身上的味道也改改。”

“……”燕行气恼的瞪人,他改了脸,改了声,身上的味道其实也用药物遮掩去一些,乔装的这么完美,为什么还会被轻易的认出来?

小萝莉认出来了还故意装作不认识他,下车带着他兜圈子,浪费时间和钱,简直……他想揍她一顿屁股。

他正火着呢,小萝莉劈头又一句:“我问你话呢,你跟着我干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