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四章 震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一个小孩子质问,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精心乔装被识破,燕行的心情本来非常抑闷,再被小萝莉一句质问问到,那一股子恼火没高涨,反而一下子就熄灭了,郁郁的答:“跟着你除了保护你还能做什么?”

什……么?

问号,问号,乐韵脑子里全是问号,什么意思,保护她?她几时变国宝动物了,需要人保护?

晚上九点多钟,又是秋末,天气冷瑟,街上的店铺大半关门打烊,只有少量还在营业,人比较少,但并不等于没有行人。

大街上是不适宜谈论重要问题的,乐韵脑子没进水,自然懂得隔墙有耳,更何况大街上空荡宽阔,声音易传散,万一讨论得忘乎所以没留意让别人听去了,说不得又惹出麻烦来。

燕帅哥解释了是他的事,她是绝对不相信真的是保护她,说不定是又是拿她当靶子,故意混淆视听。

别人解释是一回事儿,信不信是另一回事儿,她不相信,可眼前也不能甩脱他,真要摆脱他,用点穴手定住他让他站街守夜,她完全可以潇潇洒洒的跑路,然而那样一来,他有可能被好心人送去警局,万一他有公事在身,因此耽误了正事,等于她在帮坏人拖延时间,她有可能成为千古罪人。

让他跟着自己乱跑,身边有只跟屁虫,等于有只移动监视器,到时她就不能进空间处理她自己的事和药材了。

若换个时间,就算他跟着也没关系,可次时间不合适啊,她空间里的土豆红薯再过几天就到收获期,西瓜等也要每天收摘,她必须每天回空间打理作物,有燕帅哥在,她怎么回去?不回去处理,东西会坏掉。

纠结。

想来想去,乐韵想破了头,也没纠结出个好办法,走着走着,望望黑麻麻的天空,将空竹签扔进垃圾箱,继续慢悠悠的走,慢条斯理的吃烤串。

小萝莉得到答案,没有立即反驳,也没有问原因,只慢吞吞的边走边吃烤串,燕行也猜到她必定不相信他说的,可这次,他说的却是真的。

他想起小萝莉在三舅公家说的话,她说‘狼来了的故事只有一次,以后不会再相信’,所以,当他说真话的时候,小萝莉也不会轻易相信。

自作孽不可活。

脑子里闪过那句,燕行幽闷的扯动一下嘴角,陪着小萝莉散步,当她一串一串的啃烤串,莫明的有些气恼,小萝莉有那么多烤串也不分他几串,好小气,没爱心!

边走连撸串的乐小同学,绝对没功夫研究燕帅哥的心思,她要是知晓他惦记着她的烤串,当然二话不说,直接拳头挥他脸上揍他个鼻青眼肿,再骂一句:去他爷爷的!

她没让他站大街守夜就很给面子,还想吃烤串?做梦呢。

她不知道燕帅哥的心思呀,所以没挥拳头,边散步边吃,她共点得三十支烤串,一时半刻当然吃不完,只能慢慢消耗。

一个没得吃,一个有一口没一口的撸串,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娇小,都背着大背包,还别说,那模样挺像一对外出旅行的父女,让人羡慕嫉恨不已。

一大一少的两人沿着街漫步,安静的像在赏夜景,街人与店铺里的人偶尔看见到了,倍觉那对父女好有情怀,猜测是不是搞艺术的,或文艺工作者,在满街寻找灵感。

一对假父女,慢吞吞的走过长长的一段路,还在撸串儿的小女生走到道旁,等到有空出租车过来,拦一辆车。

出租车刚停下,燕行机智的帮拉开车门,让小萝莉上车,等她上车,见她不肯挪位,他只好绕去另一边,其实,他特别担心等他去另一边时小萝莉叫出租车跑路,幸好小萝莉还有点良心,大概觉得他陪她吹了那么久的夜风,没丢下他。

爬上出租车,他将背包放下来,让背包和小萝莉的大背包挨一起,都是迷彩大背包,如果东西塞得差不多,没有特别记号的话,真的很容易拿错。

在坐出租车前,乐韵就把没吃完的烤串绑扎好,尽量不让味道飘出来,以免弄得别人的车里有怪味儿,上车之后,吃的提在手里,跟司机讲价。

武夷的士,近距离的计程,远的不打表讲价。

讲妥价钱,再报地址,乐小同学自己做主,决定去向,当然不用跟燕帅哥打商量,谈妥了,也不跟他说话。

燕行并不介意,小萝莉不跟自己说话没关系,只要不赶他走就行,他也聪明的不去没事找事,免得遭她给没脸。

两个人不说话,气氛有点冷场,的士司机觉得奇怪,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只开车,不多嘴。

武夷火车东站距风景区相距约17公里多,将近18公里,本地的的士司机一般都是老司机,熟悉去景区的每条路,也熟悉每个区的大小村落。

客人报了地址,司机直奔目的。

夜晚,穿行景区去的公交车和大巴车们不跑车,路上不会拥挤,车辆畅通,安全性能也高。

燕行先是平静以待,过了一阵子,漫不经心的跟司机攀谈,询问哪些风景点最有地方特色,价格最公道,风景区内的地方哪里吃宿最合算,景区游客量多不多等等。

司机是个健谈的,无所不及,起各个景点如数家珍,涛涛不绝的介绍哪些景点最爱欢迎,哪些地方吃食最具有本地特色,哪些景点人比较少其实风景更佳,哪个区域适合哪个季节旅行,讲得头头是道。

他还把听来的发生在景区的不少奇闻秩事也搬出来说道说道,以此证明他是地地道道的厚道人,不存在抑这扬那,故意忽悠人的不良行为。

他肚子藏着的东西挺多,以致于一路扬扬洒洒的讲,进了景区的路还没讲完,直至快到达目的,他把该讲的都讲了,仍觉意犹未尽。

一路愉快的交谈,车速当然会慢一些,原本大概四五十分钟的路,愣是花了一个半钟,车资六百块。

燕行付了车费,司机欢快的跑路。

当司机走得很远,远到连灯光看起来像萤火虫的光,乐韵拧亮电筒,沿着路往前走。

燕行一头雾水,小萝莉不准备去村子里找住宿?他是当跟班的,没权作主,跟着她走:“小萝莉,不住宿吗?”

“你爱住哪就住哪,没人拦着你。”燕帅哥拧亮了电筒,乐韵把自己的电筒关掉,不紧不慢的呛回去。

“不住就不住嘛,又怼我做什么。”小萝莉明明在车上还很开心的,怎么转眼又变得不冷不热的。

“你自己跟来找怼,不怼你怼谁。”

“……”小萝莉说得好像挺有理的,燕行无言以对,黑灯瞎火的,他不知道小萝莉要去哪,陪着她吹夜风,赶夜路。

路上偶尔也有车经过,离得远远的,他们先把电筒拧熄,找地方避一避,等车子过去很远了再走。

行走约二十来分钟,乐韵转向公路边的一条小道,又沿着走约十来分钟,岔进山岭脚下的一条小河流,沿河岸溯流而上,绕过半座山,到了背着路的那一面,举目四望,在距河溪不远的地方找到平坦的地,放下东西,准备宿营。

怪力小萝莉是个怪人!

燕行的心里又给小萝莉添个标签,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去住民宿,半夜三更的跑进山里露宿,这胆儿真肥。

他心里咕嘀着,动作可不慢,放下自己的大背包,解开帐蓬,着手扎帐蓬,他动娴熟,速度很快,谁知小萝莉更快,她三两五除二,锵铿几下就把她的小帐蓬支撑起来,然后,把她的东西提进去。

小萝莉不理他,燕行自己利索的干自己的活,小萝莉不喜欢有人跟着她,现在他跑来了,她不高兴是正常的,若是笑咪咪的接受,那才叫反常。

搭好自己的帐蓬,他嘴角狠抽了一下,他的帐蓬是不是太大了点?或者该说,小萝莉的帐蓬是不是太小了点?

他的帐蓬是四季适合,而且就算到无人区的雪山与沙漠等地方也能用,防风又防瀑雨,还是双人帐,蓝色。

小萝莉的帐蓬,形似一次性消耗品,很小的单人帐蓬,也很矮,扎在深山里,远看没准以为是朵小蘑菇,在他的帐蓬旁边,显得……寒酸。

瞄着那个小小的帐蓬,里面光芒晃动,燕行正想提自己的背包进帐蓬,小萝莉从她帐蓬里爬出来,穿着一双拖鞋,打着电筒走向小河。

“小萝莉,你去洗脚?”他赶紧跟上去。

“明知故问,你就不嫌浪费口水。”对于明知道她要做什么,还要凑过来没话找话来说的家伙,乐韵哼哼的翻个白眼。

“晚上水冷,洗脚会着着凉的,明天中午洗也可以啊。”秋天夜晚寒意袭人,大半夜的洗凉水脚,小萝莉以为她是铁打的?

“不洗脚,你睡睡袋觉得不臭?哦,我忘记了,你是重口味的,抠了脚丫子吃梨都吃得特别香,你肯定不会嫌自己脚臭的。”乐韵特别想揍燕帅哥,那家伙跟来做什么?

“!”被小萝莉翻旧事来堵他,燕行嘴角下撇:“小萝莉,能不能别总拿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打击人,那次是意外。”

“不提旧事,行啊,那就拿眼前的事来论,你说,你跟着我究竟要做什么?别又拿要保护我来含糊其辞,我脑子没进水,不会相信那种哄三岁小孩子都哄不住的话。你有什么任务,需要拿我打掩护?现在到山里了,明天你赶紧走你的,别拖着我的行程。”

“这次真的是保护你,”燕行揉揉眉心,就知道小萝莉不信,仍然要解释:“你朋友给的坐标有问题,那里有人活动,推测在搞图谋不轨的非法事件。”

米罗说的坐标?

乐韵迟疑一下,顿了顿脚步,又继续走,一时没说话,走到哗哗流淌的小河边,吹着河风,认真的问:“那个坐标有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

“坐标所在的那片区域,你进山研究药材可能去过,间谍盯着你,极可能跟那里有关,大概怀疑你窥视到了他们的行动,需要严加监视你,为你的安全,我跟着你来这边,你身边有人,间谍也能猜得出来是有人保护你,一般情况下不会再步步盯梢。”

燕行把早想好的解释搬出来,他不能直接点明说小萝莉去过了某特殊人物出现过的区域,更不能告诉她别人怀疑她可能是特殊组织的人。

“神经病。”乐韵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就是去神农山寻找药材而已,怎么就被麻烦盯上了啊?她究竟是倒了哪八辈子的霉,才这么衰?

骂一句,转身,一脚踩燕人脚背:“都怪你们往我身边凑,你们不凑过来,谁会怀疑我?每天游神农山的人大把的有,坏人盯着我,肯定因为你们的关系,以为我们是你们的线人或者提供什么消息给你们。你们肯定早就知道有人盯着我,所以往我身边凑,拿我当诱饵引诱别人露出破绽,你们好将人一一揪出来。”

小萝莉气狠狠的踩人,燕行囧得不知该说啥好,只好让她踩着出气,小萝莉踩了他好几脚,气冲冲的坐下去,将脚泡河水里洗脚。

他暗中惊了一把,小萝莉就那么毫无防备的将脚伸进河水里,万一水里有毒蛇或吸血的东西可怎么了得?

秋季天冷,蛇可能比较少见,但是也不排除那种可能,有些生活在水里的吸血水蛭之类的小生物,是不分春夏秋冬的。

他忙将电筒开到最亮,检查河水,溪流不大,水也不急,水质清澈,用电筒一照就照到水底的沙石,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有几只小小的虾子被小萝莉探进溪水的双脚惊吓到,忙不择路的夺路奔逃。

没找到奇怪的东西,燕行放下心来,见小萝莉嘟着嘴,雪白的小脚丫在互搓,他满心无奈,小萝莉又生气了,向阳不在,没人帮他哄,真头痛啊。

“小萝莉,我和向阳在去青大之前,真的不知道你在青大,也不知道你会被人盯上,早知道的话,我们也不会去青大进修,更不可能故意凑往你身边,让你变得更醒目。军人的原则,也不容许我们那么做。”

燕行觉得很冤,他们会去青大真的是巧合,是因为他需要养伤,所以上面才把他丢进青大,一面养伤,一面打着进修的幌子,暗中侦察某几人隐伏在青大的目的。

谁曾想,阴差阳错就跟小萝莉狭路相逢,他们会凑上去是因为小萝莉是学医的,军部需要几位随军天才医生,所以,小萝莉当然会成为他们首选招揽对象,他们也没想到会因此让某些人有可乘之机,小萝莉被人算计了一把,他们也是受害者呀。

委屈。

燕行觉得特别的委屈,被算计就算了,还被小萝莉误会他们居心不良,他和向阳比窦娥还冤。

“哼-”在洗脚的小女孩儿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冷哼,潜意思就是:不信。

“小萝莉,我说的真的。”小萝莉哼哼,是表示不满意,燕行再次重申。

鬼才信!

乐韵暗中嗤之以鼻,她若信,那天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她也懒得跟那家伙计较,反正清者自清,她清清白白的,谁爱盯着就让他们盯着吧,顶多她多多注意安全就行了。

搓搓脚丫子,洗去汗迹,穿上拖鞋,一声不响的回帐蓬,近前,看到紧挨的两顶帐蓬,乐小同学内心是气愤的,臭燕人,炫什么炫,有钱了不起呀?

心情不太好,她伸脚,踢燕人的帐蓬一脚,走到自己的小小帐蓬旁,弯腰,掀帘爬进去,拉上门,再不鸟外面的燕人。

看小萝莉踹自己的帐蓬一脚,燕行揉揉眉心,他终于理解那句“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动物”是什么意思,女人有时候真的不可理喻,生气的女人更加不可理喻。

那是有事实为证的,当初,王玉璇也是经常莫明其妙的使小性子,发脾气,简直不可理喻,之后,莫明其妙的跟赵宗泽搞在一起,还把他的一些事透露给赵宗泽。

他完全想不通他哪里对不起王玉璇,以至她莫明其妙的与别人一起陷害他,败坏他的名声,他和她从小是一个大院里的,算是青梅竹马,他护着她,也是像保护自己家的那些妹妹一样保护着她,为护她,不惜跟当年最有权势的太子党扛上。

最终呢,他当亲妹妹娇惯着的人,转身就跟抢了他和妈妈地位的小三之子搅和在一起,还散布谣言,坏他名誉。

王玉璇就是完全不可理喻的那类人,小萝莉还好,她生气的时候才会有些不讲道理。

小萝莉或许看他不顺眼,踩他是正常反应,可干帐蓬什么事,犯得着迁怒帐蓬?燕行搞不懂女孩的心思,小萝莉还在生气,不会理自己,他也不折腾了,自己回自己的帐蓬,拿出睡袋钻进去睡觉。

乐韵将自己关进帐蓬,没有立即睡觉,赶紧打坐,下高铁时才八点多,兜了好多圈,又打的过来,早已过十一点,也超过她打坐的时间点。

晚上无事,正常打坐两个钟,她入定后便安安静静的,再无声响。

燕行躺帐蓬里,倾听小萝莉的声响,只听见很浅的呼吸,他也放了心,小萝莉生气归生气,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估计不会因此记恨他。

秋晚风大,风从山岭间刮过,带出声响,偶尔也能听到夜鼠和夜鹰的叫声,还有溪水冲涮低处的哗哗声。

燕少在自然界的安眠曲里,渐渐入梦。

打坐也是养神,乐韵到二点才结束打坐,精力充沛,倾听燕人的呼吸,知道他睡熟了,悄无声息的回空间,卯足力量,以最快的速度摘瓜果,割拔药材。

打理好空间作物,重回帐蓬睡觉,仅只小睡一觉,到四点又醒来,再次溜回空间打理作物,忙完,坐帐蓬里打坐晨练。

荒山野岭,空气清新,燕行睡得很好,早上五点醒来,轻手轻脚的收睡袋,收起帐蓬,趁小萝莉还没醒,赶紧去解决新陈代谢,洗脸回来,找出吃的,坐等小萝莉醒。

乐韵打坐坐到六点,当天色大亮才收睡袋,将东西收拾好,爬出帐蓬,她正想折帐蓬,燕行蹿过去,露出倾国倾城的笑容:“小萝莉,你去洗脸,我帮你收帐蓬。”

有个免费劳力可以使唤,乐韵也没浪费人力,让燕人当杂工,自己跑了很远,先去将积存的宿尿宿便清空,再拿毛巾和牙刷去溪边洗脸刷牙。

等她慢吞吞的洗刷完,燕帅哥收好帐蓬,摆出面包、蛋黄派蛋糕,牛奶,就等着她回来挑吃的。

乐韵瞅瞅,嫌弃的撇开眼,自己打开背包,拿出一只单杯不锈钢奶锅,折开,里面装着煎饼,那香味飘啊飘,无休止的飘走了。

“小萝莉,你还带了煎饼?”燕行愕然,小萝莉她她……竟然烙了一锅煎饼花卷,至少能吃上一二天。

秋天天气干燥,煎饼、馒头能放,哪怕放一个星期也不会馊,顶多变得硬梆梆的。

“反正没你的份。”乐韵拿出筷子夹个花卷,美美的吃将起来。

“……”燕行抿唇,看见煎饼,他对面包完全没食欲了好吗?瞅着小萝莉吃得香,他往她那边挪一挪,挪得挨她近点,厚着脸皮打商量:“小萝莉,能不能分个给我?”

“想都不要想,我带的干粮干吗要分给你?”没半夜点他穴丢他进河里洗澡就不错了,还想蹭吃的,没门儿。

“我们是同伴嘛,我陪你爬山越岭,陪你露宿野外,帮你当保卫员,不用给工资,包吃算是最基本的要求吧。”

“我没请你,我也不用你陪,你吃你的,吃饱你就可以走人,你爱去哪就去哪,别跟着我就行。”

“!”得,没法愉快的聊天了!

小萝莉总是爱在气氛好的时候泼冷水,燕行撇撇嘴角,自己吃烧面包,吃完一个大面包,瞅见小萝莉吃第二个煎饼,他也吃第二块面包。

小萝莉吃两个煎饼,包好锅,塞回背包,拿昨天买的烤串啃吃。

燕行吃完早餐,将没吃的收起来,小萝莉大概吃饱了,还有几串烤串没吃,塞给他,他也没嫌弃,帮她干掉,将竹签塞进草丛里,装竹签的泡沫盒子和袋子收起来,等到达哪里有垃圾箱的地方再扔。

“你打定主意要跟着我?”对于不请自来的一只跟班,乐韵非常不待见他,如果他不是军人,她早跟他翻脸,把他打晕丢这里不管。

“当然,我就陪着你,你做什么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可不管你的吃食。”

“我有自备粮食,带十斤米,十斤土豆,很多面包,方便面,火腿肠,吃完了,还可以在景区内的居民家买。”他做足准备,除了必须携带的衣服和鞋子帐蓬,背包里装的全是吃的。

“你自己机灵点,跟我到处跑时别被人抓到,你不小心落网的话,我可不会救你。”

“小萝莉,你是找药,不是干为非作歹的事,能不能别说得那么恐怖。”一不杀人二不放火,落什么网?蜘蛛网?

“看来你没把我的话放心上,”乐韵鄙视的打量燕帅哥:“你是军人,你在景区和自然保护区生态旅游区乱蹿,被护林员抓到没什么,我是找药材的,被抓到就是盗采药材,要进局子里喝茶,你嬉皮笑脸不当回事,一旦露出行迹被抓到再拖累我,以后各大景区将我拉进黑名单,你太姥姥需要的药,你兄弟柳遇哥心上人妈妈的病,也甭再指望我,我可不会隐身,不可能飞进某些地方挖药材。”

“小萝莉,我懂,我是军人,野外生存能力绝对不差,不会拖你后腿的。”小萝莉冷了脸,燕行也一本正经的的声明。

“懂就好,拖我后腿,我不介意让你留在山里当肥料。”乐韵把购来的泡面全塞进背包,拿出帽子戴头上戴上手套,背上行装,出发。

受到威胁,燕行微不可察的勾唇角,小萝莉一个小豆丁儿,竟然也会威胁人哪,她敢宰人吗?就她那颗医者仁心,连不认识的人都救,狠得下心宰他?

不得不说,小萝莉故作凶残的样子真可爱,细眉倒竖,美人眼圆瞪,明明稚嫩的脸板得紧紧的,模样就像只小松鼠竖起尾巴作凶相,教人看了想捏她的脸。

当然,燕行是不敢捏小萝莉的脸蛋,忍着手痒,背上自己的大背包,乐呵呵的跟着小萝莉出发,嗯嗯,真不容易,他终于羸得机会,和小萝莉两人单独旅行了啊。

燕少心情美丽,比早晨干净的天空还明亮,殷勤的迈动修长的双腿,乐颠颠的跟在小萝莉屁股后面,朝着山岭里钻。

新一天来临,就是23日,周日。

早晨过后,青大每年秋季末到来年春季的体育赛事开幕,开幕式于上午八点半在综合体育场举行,其时,爱好体育的学生们齐聚一堂。

开幕式之后,以一场篮球比赛拉开各项赛事的序幕,以后排球、足球、乒乓球、游泳等等赛事将在节假日期间有条不紊的进行。

周日,贺家孩子们有空的全回贺三住的大院,去陪老祖宗。

早饭后,修养已久的贺老祖决定出去散散步,她在院子里呆得太久,是时候出去露露面儿。

当太阳升起来,阳光普照,气温升高,贺三老太太柴溪带儿媳妇钱榆英和侄媳妇儿罗群,陪老祖宗去散步。

罗群,贺二贺子荣长子贺祺礼的媳妇,出自开国功臣罗上将家族,是个能干的女强人,与贺祺礼夫唱妇随。

贺三老太太带两年青媳妇辈陪同老祖宗出院子,钱榆英是温婉型,帮老祖宗拿拐杖,罗群留短发,眼神时不是流露出犀利,她帮推轮椅,她们跟在贺三老太太身后。

贺三老太太搀着老祖宗,贺老祖宗精神头好着呢,根本不用扶,然而,样子还是要做做的,免得把别人吓出好歹来。

其实,贺老祖宗的出现本身就能将人吓出好歹来,当她们四人沿着大院散步儿,最先看见贺老祖宗的人,在最初的一刻差点以为见鬼了。

大院里的消息很灵,早知道贺老祖宗住院,病得十分沉重,尤其是贺家闭门谢客之后,大院里的居民十分奇怪再次去打探消息,从军总院得来的结果确实无误:贺老祖宗时日无多。

军医总院那边透露的消息很保留,说是时日无多,并没有说早连下两次病危通知,预计根本活不过五天。

大院里居民得到贺老祖宗时日无多的消息,总等着贺家发讣告,结果左等右等,等了差不多一个月,贺家的门没开,仍然闭门谢客。

他们暗中猜测贺老祖宗可能早就没了,可能是贺家人因为还有子孙在国外,暂时不能回国,所以秘不而宣,采用冰棺等方式保存尸体,只待合适的时刻再宣布死讯。

他们会那么认为也是有依据的,据说在国庆前和国庆期间,有几次有车辆夜半三更送东西进贺家,趁夜深人静送东西,肯定是不愿让人别人看见的冰棺呀之类的嘛。

原本以为早驾鹤西归的人,猛不丁的又出现在眼前,还是红光满面,你说,能不让人震惊吗?

幸好,最先看到贺老祖宗的人家是张家的张老太太,张老太太跟贺三老太太是一辈人,年龄也差不多大,她的丈夫与贺三一样也是副国级的老干部。

张家跟贺家脾性相合,走得近,张老太太也在散步,从最初的震惊之后,冲上去,惊喜的向贺老祖宗问好:“老寿星,好长时间没见您出来散步,谢天谢地,您老贵体健康。”

张老太太娘家的侄儿,娶的就是贺老祖宗娘家同族之小辈,她与贺老祖宗也是沾亲带故的。

张老太太很自然的搀住自己,贺老祖宗也很欢喜,握着她的手,笑得皱纹像水波一样荡漾:“难为你还记挂着我这老不死的,小彭,有空去家里喝喝茶,小柴因为要照顾我这老骨头,你们好久没坐一起喝茶聊天儿,倒是我的不是。”

张老太太姓彭,被贺老祖宗唤小彭感觉很亲切:“说到喝茶,我等会就去叨扰老寿星您的清静,您可别嫌我烦人……”

有两位老太太陪老祖宗说话,罗群钱榆英全程当陪衬,两老太太扶贺老祖宗慢悠悠的逛了一圈,共遇见七八家人,然后打道回府。

张老太太果真去贺家喝茶,还破天荒地的留午饭。

当张太太从贺家告辞,整个人喜不自胜的,她刚走到半路,便与王老太太不期而遇,王老太太看到张老太太,快步迎上前:“张姐,你这是打哪来啊,瞧你满面红光,是添丁了还是儿孙又高升啊?”

“呵呵,没有添丁也没谁高升,我家那些小子们可不像王姐家孩子们有出息,”张老太太笑不下脸:“我刚从贺家出来,见着贺家老寿星贵体无恙,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

“贺家老太太真健复了?”王老太太惊讶之情溢之于表,她中午无意间听人说贺老太太不仅大病已愈,看起来比以前更健康,气色更好,心里怀疑,所以想去贺家走走,求证求证。

“当然是真的啊,这种事那能作得了假,贺家祖上积德,贺家小辈遇得一位医术超群的高人,高人妙手回春,老寿星转危为安,如今身子好着呢,”

张老太太笑咪咪的确证贺家老祖宗的健康:“王姐,我回来时,老寿星准备午休,你想去看望的话可能要改到半下午或者明天上午,高人嘱咐老寿星每天走一走,贺老寿星每天上午会外出散步儿。就说到这里啊,我得回去跟我家老头子说说,我家老头子一直念叨好久没跟老友喝茶,贺老寿星健康了,我家老头子也能跟老友喝茶下棋。”

张老太太说走就走,风风火火,如团风似的,王老太太被事实震得最初有点回不过神儿来,等她回神想问那位高人哪位,张老夫人早走了。

高人高人……

王老太太暗中反复叨念着高人两字,如果她没猜错,贺家有可能告诉了张老太太高人是谁,所以张老太太才那么喜气洋洋。

医术超群的高人,那可是很多人家求之不得的贵人,人都怕死,尤其是身居高位的人更怕死,对于掌控着一方权利的人物,寿命与健康无疑是他们最渴望的东西。

王老太太当了那么多年的官太太,也了解高官们的心态,莫说别人,就她丈夫,也迫切的渴求健康的身体,希望长命百岁,她们的孩子们同样也期望父亲长寿,人走茶凉,老一辈人在,人脉就在,人不在了,人脉也会渐渐的疏淡。

她反复琢磨一阵,没有去贺家,转身又回家,到家见没人,猜着丈夫又去蹿门子或散步去了,也不觉恼,拿手机打电话给孙女王玉璇。

她孙女与燕行一块长大,贺家十分珍视燕行,有那层关系,带玉璇去贺家探视贺老祖宗,让玉璇对贺老祖宗撒撒娇,旁敲侧西的打探打探,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能打探出那位高人是谁。

打探出高人是何许人也,先下手为强,在还没有太多人的去结交他时,王家先抛橄榄枝,何愁不能拉拢到人,把人拉拢过来,为我所用,王家手里有个医术高明的人,人脉自然而然会送上门来。

王老太太抑不住迫切心情,急招孙女回大院。

王玉璇在逛街买买买,买得正兴起,收到奶奶的电话传召,心里万分不愿现在就回去,嘴上还是应了,奶奶是她的靠山,表面必须要言听计从,恭顺温良。

“小璇,家里有急事?”赵宗泽看到女朋友挂了电话,心不甘情不愿的对着手机撇嘴皱眉,忙殷勤的问。

“奶奶让我马上回大院一趟,说有事。”赵宗泽并不是天天有空陪她逛街,今天有空陪她购物,王玉璇还想买买买。

“小璇,奶奶叫你,必定有重要事,我们赶紧回,逛街可以改天。”赵宗泽十分识趣,叫服务小姐帮将东西打包送去结帐。

结好帐,两人出商场,赵宗泽开车送女朋友回她爷爷奶奶住的大院,仍然在院外等。

王玉璇步行进院,她回到王家,王老太太已等近二个钟,等得有点上火,看到孙女总算回来了,二话不说,抓着她上楼进书房。

“奶奶,有什么大事,你这么神秘兮兮的?”王玉璇被拉上楼,浑不在意,脑子里想的还是那件前几天看中的衣服,可惜今天还没去买就回来了。

“小璇,贺家老祖宗健复了,我叫你回来,准备带你去贺家。”

相对于老太太的急迫,王千金半点不以为意:“康复了就康复啊,奶奶,你为什么那么激动?”

“你这个笨丫头,你怎么就不开窍?”王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戳了孙女一指:“你爷爷得到秘密消息,贺老祖宗出院的时候,医院判定说最多也就半个来月的命,然而,过了将近一个月,人不仅没死,还活得好好的,你知道代表着什么吗?”

“不就是没死呗。”人没事,就是活,活着就是没事,还能有什么?

“你怎么就这么笨?”王老太太气恼的骂了一句:“贺老祖宗还活着,说明请到医术高明的医生,能让人起死回生,那位医生的价值该有多高,你难道不懂?你爷爷年纪大了,你伯父精力有限,如果我们家有个医术高明的人,让你爷爷百岁无忧,你伯父身体健康,再干出更好的政绩,官只会越做越大,到时你不用刻意去跟别人交好,别人就会来巴结你。这样说,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奶奶带我去贺家是想打听那位给贺家老祖宗治病的是谁,对不对?”王玉璇总算明白过来了。

“聪明,去了贺家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嗯嗯,奶奶,我知道该怎么做。”

“这我就放心了,你冲个凉,收拾得干净清爽些,等会儿我们就去蹿门。”

王老太太嘱咐几句,先下楼去准备带去贺家蹿门的小礼品。

王玉璇去自己住的客房,先打个电话给赵宗泽,让他别等她,她今晚估计要留在大院里陪爷爷奶奶。

赵宗泽接到电话,问了原因,等挂断电话,整张脸乌云密布,贺家老家伙还没死?怎么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