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五章 被落脸/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不死的竟然还没死!

恨,赵宗泽恨得磨牙,王玉璇打电话说要去贺家,他还以为贺家终于宣布贺老不死的死了,他兴奋不已,只要贺老不死的挂了,他们就能着手第二步;

谁知,王玉璇给他的不是贺家传出的死讯,反而是贺老不死的康复的喜讯,那消息像一盆冷水,淋得他满心喜悦顿作烟云。

大出意料的结果,让人措手莫及,如果不是他忍耐功夫好,当时顿定会失态的大骂。

当初,王家探听的消息说医院对贺老不死已无能回为力,贺家将人接回家等死,为什么仅只过了二十几天,明明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人又生龙活虎的活了过来?

究竟是谁用了什么药让贺老不死的逃过一劫?

贺老不死还活着,外婆暂时还不能送那只扫把星去见他死鬼娘和外婆,扫把星还活着一天,赵家家业就一天不可能落到他头上来,扫把星若在年前没挂,他就得想办法将挪走的资金补齐,否则,扫把星回去查帐,必定给他难堪。

若贺老不死死了,再送扫把星去地下与他娘团聚,赵家是他的,燕家那份财产仍然是他的,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贺老不死必须死,扫把星必须死,燕家死老头也必须死!

谁挡他的路,必须死!

咬牙切齿的诅咒一阵,赵宗泽恨恨的收起手机,从大院门口离开,等到了喧闹的大街,找到停车的地方临时停车,打电话给外婆,这么重要的消息,必须先知会外婆的。

贾铃最近过得十分不顺心,燕老头对他不咸不淡,无论她温柔小意,还是端庄大度,无论她是做个知书达理的主妇,还是想做解语花,燕老头爱搭不理,冷淡得无动于衷。

如今,燕老头睡以前的主卧室,她睡次卧,分房而居,他要出去,爱去哪就去哪,绝不容她跟随。

她也没试过等燕老头外出散步之后,悄悄跟外孙见面,然而,她刚与外孙碰面,就被燕老头抓个正着,死老头当场大怒,回家找户口要去离婚。

那一次,她好说歹说,哭着求着,就差下跪求他,他才勉强息怒没有去离婚,之后,他再也不相信她,他出去后,随时会打电话问保姆查岗。

保姆,她收买不了,也不能动,一旦保姆出任何意外,燕老头都会认定是她做的,如果他要坚决离婚,她什么也得不到。

她不能跟着他,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因为以前她不动声色的将大院里的人全部给得罪,也没人来蹿门,她自然也听不到消息,贾铃第一次尝到了什么叫自搬石头砸自脚。

受困于家,什么也做不得,内心急燥,又不能表现,生生逼得她瘦了好几斤,红润的脸也有几分憔悴。

消瘦,更合心意,贾铃故意不化妆,每天顶着憔悴的脸在燕老头面前晃,想引起他的怜惜之心,然而,燕老头像铁石心肠,硬是视而不见,没有半句关心,更没有问她为什么瘦了。

反倒是保姆金嫂子说“太太瘦了些”,那时,她窃喜不已,以为燕老头总该会关心关心,谁知燕老头却是冷淡的说“胡思乱想太多,瘦了是正常的。”,把她气得差点吐血,燕老头的意思不就是指槐骂桑的说她总想着跟外孙外孙女搅和在一起因此才瘦的?

生活不顺心,贾铃只能憋屈的宅在家,每天除了看电视还是看电视,当天中午,燕老头还没出去散步,她也宅在客厅里,百无聊耐的看电视剧。

当手机铃响,她下意识的望向燕老头,他还在看他的报纸,她拿起放茶几上的手机,看看来电显示是外孙,当时没接,那电话响了一阵,自动挂断,很快又响了起来。

一定有什么大事!

外孙有事要跟她商量,会发信息,再约时间商谈,直接打电话,那就说明比较急,打了一次电话又打第二次,说明很急。

燕老头对她毫不关心,也正好给她机会,拿起手机,不着痕迹的上楼。

看报纸中的燕鸣,连头也没抬,不用问,就是用膝盖猜也能猜出来打贾铃电话的不是她外孙就是外孙女。

他说了让贾铃与赵家兄妹断绝关系,他也猜得出来贾铃阴奉阳违,背着他有联系,不过没关系,他的目的是不许赵家兄妹再进家门,让整个大院都知道他其实没认可赵家兄妹,谁若与赵家兄妹相好,有什么事可别拉上他,他跟赵家兄妹没关系。

至于赵家兄妹,小龙宝说了他要自己收拾,他的任务就是绊住贾铃,让她困于家宅,先给她点精神折磨。

小龙宝有他自己的决定,他帮不上忙,就不自作主张的给他添乱,当根绊马索绊住贾铃,至于怎么做,他好歹出身军伍,如何制敌,心中有数。

赵家兄妹打电话找贾铃,肯定没好事,燕鸣也不管,小龙宝前几天打电话说他有任务外出,无论谁家有什么事,让他以前怎样就怎么样,所以嘛,不管赵家兄妹有什么事找贾铃,他不用操心,只需静待下文。

贾铃抓着手机上楼,进卧室,关死门,回拨,听到外孙接了电话,低声问:“小泽,发生了什么大事,你这么急着找外婆?”

连拨两次电话,外婆没接,赵宗泽猜着大概燕老不死在家,外婆暂时不方便接听,因此没有再拨,等几分钟外婆回拨过来了,说明她身边没什么外人。

“外婆,贺老不死的没死,又活过来了。”对自己的外婆,不用压抑情绪,他咬牙切齿的直奔主题。

“你说什么?”贾铃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贺老不死还活着,怎么可能?

“外婆,贺老不死没死,听说健复了,今天上午在大院里散步,张家老夫人中午还去贺家陪老不死吃了午饭。”王玉璇打电话给他时,纵使谈话时间不长,所有重点还是知道的八九不离十。

“怎么可能?”贾铃大吃一惊,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个分贝,小泽确定王玉璇亲眼看见老不死吃了补药,她也在聊天时问过王玉璇,王千金亲眼看见老不死的吃了送去的礼,老不死必死无疑,怎么可能还能活过来?诈尸了,还是见鬼了?

“外婆,这是真的,我和王玉璇在逛街,她奶奶将她叫回大院,说要带她去贺家蹿门,所以我得到消息就马上跟外婆说一声,等傍晚,我再打电话给王玉璇,看看她们有没打探出是谁救了老不死的。”

赵宗泽磨牙,快把后牙槽磨穿,等打探出是谁救的贺老不死,他不介意好好的跟他谈谈人生。

“好,我知道了,你留意那边的消息,我再好好想想……”

简洁的说了几句结束通话,贾铃手抓着手机,青筋爆突,贺老不死的没死,说明是有人解了老不死中的毒,竟然还有人能解那种隐秘的毒?

那人能解贺老不死中的毒,岂不是说明可能也能诊断出小扫把星身上的问题?如果小扫把星被诊断出问题,那么,一旦查起来……

贾铃心脏一阵怵,心跳一下比一下快,胸口急促的起伏,脸白了又青,青子又白,来来回回的变换。

为了保住秘密,绝对不能让那位救贺不老死的到燕家给燕老鬼和小扫把星看病!绝对不能让那位与小扫把星有交集!

目前,她也不能再向贺老不死和燕家一对大小死鬼下手,以免被人发觉端倪,唯有希望小扫把星还没有见过那位救贺老不死的家伙,或者,小扫把星身上的东西年代太久远,根本诊不出来。

她受困于家属大院,出不去,也打探不到多少消息,但愿王家给力,打探出那位救老不死的人是谁,小泽能抢先将人找到。

只要找到了人,要么为我所用,要么,抹杀!潜在的危胁,必须一一剔除,绝对不能留下那种定时炸弹。

贾铃心脏狂跳,手脚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深呼吸,慢慢的踱步,努力的让自己平静,费了好大功夫才勉强控制住情绪,又努力一番才能做到像平日一样,装做若无其事的下楼。

她回到楼下,燕鸣惬意的靠着沙发在看新闻频道,她的心里打了个突,燕老东西知不知道贺老不死生病的事?

死老头经常外出找人下棋喝茶,不可能没听说贺老不死病得快要死的消息,可纵观从上月到本月,他一直没什么太大的情绪反应,他是知道贺老不死没事,还是真的不关心贺家的事?

贾铃忍了那么多年,忍功很好,内心心潮翻涌,面上不露声色,平静的在常坐的地方坐下,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赵宗泽打完电话,开车去一家娱乐城桑拿,他今天心情不好,需要找美女按摩,舒缓神经。

王玉璇打完电话给赵宗泽后即去冲澡换衣服,贺家老祖宗喜欢端庄大气的女孩子,她换上及足踝的长裙,将头发也挽起来,以淑女装示人。

王老太太等孙女收拾好,提礼品盒,祖孙俩直奔贺家。

她们到达时已是下午四点,贺老祖宗午睡早醒了,在上房屋檐下坐着,戴个老花镜在纳鞋底,鲁雪梅、郭青青、柴溪也在做针线活,贺小五贺小十二也在凌热闹。

贺祺礼兄弟们几个在家,贺小八几个也在,当王老太太祖孙两登门拜访,钱榆英与妯娌们将客人请去西厅,柴溪去会客。

王老太太笑得热络,拉着贺三老太太的手问长问短,关心贺老祖宗的健康,坐了会,王玉璇提出想去跟贺老祖宗说说话儿。

贺明净从走廊进西厅,笑嘻嘻的先向王老太太问了声好,将客人的路给截断:“哎哟,王小姐,听闻你预定元月订婚,即将成为赵家媳妇儿,我们老祖宗说可不敢劳王千金陪说话儿,王千金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王老太太脸色突的一变,贺家小孩子的意思贺老祖宗知道玉璇要跟赵宗泽订亲,所以再也不待见玉璇了?

王玉璇俏脸涨得通红,贺老祖宗若不待见她,那么以后整个贺家都不会再念她和小龙宝曾经一起长大的情分就给她好脸色。

“小十二,老祖宗吩咐不见客了吗?”柴溪明知故问。

“是的,奶奶,太奶奶吩咐说您招呼王老太太就好了,太奶奶又吩咐说客人礼品请带回,她如今除了医生指定的东西,其他一律不沾,留着礼品没得浪费。”贺明净传达了太奶奶的话,笑咪咪的转身:“奶奶,伯母婶婶你们陪客,我跟老祖宗学绣花去了。”

“去吧去吧,扎手了别哭。”

“不会呀,太奶奶还说我聪明学得快,绣出来的帕子像模像样。”贺明净传完话,欢快的跑往上房。

“贺三奶奶,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贺老祖宗不喜欢我了?”贺家小十二对自己视而不见,王玉璇俏脸羞红,以前贺家几个女孩见到她,都很友好热络。

“小龙宝前些天回来过,跟老祖宗说了很多很多的事,包括王千金和赵家某位联合起来败坏小龙宝声名的事,小龙宝说他与王千金早已没什么青梅竹马的情份可言,请老祖宗不用再爱屋及乌。”

柴溪说话不急不缓:“儿孙自有儿孙福,贺家不过问王千金跟我们小龙宝的事,不过,但凡谁诽谤我们贺家子孙的名声,不管是谁,我们贺家老少是不会宽恕的,谁欺负我们小龙宝,贺家老老少少也不会当什么都没发生,王千金选择与赵家某位共结连理,就是表明与我们小龙宝决裂,我们贺家自然站小龙宝一边,断没有向着外人的道理。”

贺三老太太说得不紧不慢,不急不迫,王老太太脸色变了数变,听到最后几句,强挤出的笑容也维持不住,脸色极为难堪,她总算明白了,之前,在玉璇跟赵宗泽谈恋爱时,贺家仍然对她们待之以礼是因为燕行并没有表态,贺家人看在燕行的份上没说什么,现在,燕行表态了,贺家人也不用看在燕行面子上给玉璇面子。

种种说来,贺家对她们的态度从不是因为她丈夫与贺三曾是国家干部,共事十来年而彬彬有礼,所有的一切根源于燕行!

燕行与王玉璇划开界线,贺家与王家也从此径渭分明!

她丈夫与贺三多年的交情,比不得贺家外孙一句话,一个表态,这份真相,比刀子扎心。

王老太太挂不住笑容,站起来拉起孙女,强自镇定的告辞:“贺家老祖宗忙,我们就不打扰了。”

王玉璇脸色白得不见血,因贺老祖宗不喜浓妆艳抹的妖艳打扮,她来时没施粉,此,当有面部变化,一览无遗。

“如此,我也不虚留王老夫人,王老夫人带来的厚礼我们心领,辛苦王老夫人带回给王老先生养身健体。”

柴溪也不虚伪客套,送客,钱榆英去将礼品提起来,送王家祖孙俩。

王老太太拉着脸色惨白的王玉璇,逃也似的出西厅,直奔院门,到院外,抢也似的拿过贺家媳妇递过来的礼品,急匆匆的往家赶。

送走王家祖孙,钱榆英直摇头,小龙宝像保护妹妹一样护着王玉璇,那孩子恩将仇报,怎么不令小龙宝寒心?

王千金伤害了小龙宝,还若无其事的来讨好他们家老祖宗,那脸也真够厚的,王老太太也一样,孙女做了伤害贺家外孙的事,她还每次拉她孙女来套交情,大概就是人说的‘树不要皮’。

小龙宝不让他们操心他的事,他们这些长辈依了他,由着他自己决定,然而,他们不插手,不等于什么不知道。

钱榆英心思一闪神之间,罗群已回院,她也不迟缝,回上房屋檐,和老祖宗、婆婆们一起做针线活。

王老太太拉着孙女离开贺家住的地方,一张脸寒森森的,直到路上遇到人才由阴转睛,她没跟人多交谈,直接回自家,踏进家门,将东西丢给保姆,也没说话,像谁欠了几百万似的。

“奶奶-”在贺家被落了脸,王玉璇生恐奶奶怪罪她,又羞又气,泫泫欲泣。

“以后,你和赵宗泽别肖想不属于你们的,大概跟燕行还能相安无事,如若贪心不足,妄想抢燕行的财产,只怕是……唉,你能不能幸福,看你的造化了。”王老太太也气,气孙女放着明珠不挑,偏喜欢赵宗泽,可终归是自己疼爱着长大的孙女,舍不得狠骂,只能给个忠告。

燕行,不是一般的角色,贺家更不是一般人家,从商从政从军,样样人才皆有,如若赵宗泽父子想肖想属于燕行的东西,贺家轻而易举就能玩死赵家父子。

她原本以为燕行并不介意玉璇与赵宗泽结婚,可今天贺家的人态度说明,燕行不会因为玉璇跟他一起长大就无止境的纵容她,触他逆鳞,他绝不手软。

王玉璇先是呆了呆,转而哇的号啼大哭,燕行跟她翻脸了,以后京城贵圈人见风使舵踩她的时候,她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