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六章 价值万金第一抱/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宗泽等到傍晚打电话问王玉璇,看她有没从贺家打探出救贺老不死的人是谁,可惜得到的却是令人失望的答案。

他并不知道贺家给了王家祖孙没脸,王玉璇也不会把家丑外扬,因此,他殷殷宽慰,鼓励她有空多去贺家走走,陪老人聊聊天。

贾铃收到外孙短信说暂时没打探出什么来,心里急得上火,可也没办法。

当一个黑夜过去,又是周一。

也在当天,乐家两位太太终于知道自家老公进了局子,差点急晕过去,四处找人托关系问原因,忙活一番,下午,两位乐太太赶去探视。

等两位乐太太走后没久,乐家兄弟松口招供,皆不约而同的将责任推给乐诗筠,一切由乐诗筠全权打理,他们只是提供她所需之物。

两人招认之后,就等着核实,审理,估计也要十天半月。

贺老祖宗上午照常散步。

大院里有些人并不太相信贺老祖宗健复的消息,当亲眼看见她红光满面的样子,大家一传十,十传百,亲戚传亲戚,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传了出去,不到三天,整个权贵圈都知道贺老祖宗大病已愈,比以前还健康。

这下不得了,权贵圈炸锅了。

炸锅的结果就是怀疑以前的军总医院的消息有假,再次跑去打探,得到的却是比以前更震惊的答案,总军医专家确诊贺老祖过活不过9月。

到贺老祖宗走出院散步的第四天,当军医总院的专家听说贺家老祖宗康复了,震惊之情不亚于听说末世降临,几个当过贺家老人主治医生的老专家再也坐不住了,抛开一切公务,一刻不停的赶去贺家瞧奇迹。

当他们风尘仆仆的赶至贺家,贺家人彬彬有礼的接待专家组,贺老祖宗也见客,和专家们喝茶聊天。

看到贺家老祖宗的样子,专家们眼珠子都快掉地,像苍蝇见了肉,一拥而上,围着老人给诊脉,听心跳测血压等。

检查结果让专家们目瞪口呆,老人真的健复了!

老专家们软缠硬磨,问贺家请来了何方高人得以令老人起死回生,贺家人坚决不肯透露,在专家们一再保证不会透露出去的情况下,仅只透露一个消息:高人是他们家小龙宝请来的。

专家:“……”又是燕大校?

一干人也瞬间明悟,那位高人八九十不离就是当初给燕大校作手术挖子弹,用草药治伤的那位。

他们还想讨要某高人给老人治病的药方,贺家人一脸懵,什么药方?高人没有开药方好吗,药全是高人自己准备的。

专家们差点吐血,高人太谨慎了,都不给别人一点机会啊,急死个人了!

仅得到一丝线索,也不算空跑一趟,专家们风风火火的又回总医院,马上联络燕大校所在的军区,想借他研究研究,结果柳司令说燕大校外出任务了,归期,嗯,归期未定。

专家:“……”感觉想从燕大校那里得到有用消息,有必要用武力的节奏。

总医院的专家都耐不住骚动的心,何况是其他人?

炸锅中的权贵圈立马行动,老一辈的人去贺家走动,年青一辈的自然不着痕迹的跑去贺家人身边旁敲侧西的探口风,有些凑不到贺家人身边的,迂回的跑去跟贺家沾亲带故的亲友们套近乎。

一拔又一拔的访客,似海浪似的一波接一波,贺三贺二等人天天接待访客,应接不暇。

权贵们热络的去探口风,可惜,贺家人的嘴太紧,人家就一句话“他们承诺高人保密,免得有人打扰他的清静,不能言而无信。”。

撬不开贺家人的口,各方人马只能打人情牌,频频往贺家跑,增进感情,于是乎,跟贺家走得较近的人、还有跟贺家沾亲带故的亲戚们身价也水涨船高。

华夏京都权贵们频频往贺家跑,自然瞒不过某些人的眼睛,罗伯托也从自己的渠道早已知晓贺家那位是米罗认识的小朋友救回来的,喜之不尽,小女孩一手医术出神入化,能把快死的人救活,他这种病当然不在话下。

米罗亦欣然暗喜,小乐乐医术超群,有妙手回春术,只要治好教父,以后不管是谁出多高的价想雇S成员暗杀小乐乐,整个S都不会接他的生意。

有句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小乐乐有起死回生术,少不得会招来嫉恨,不排除有人用黑暗手段暗杀等,S就算不代表整个杀手世界,可也不弱,少一个敌视乐乐的黑暗组织,总比多一个随时会派杀手搞暗杀的敌视组织要强。

他以前不愿成为继承人,现在他乐意接班,由他执掌S的话,必要的时候,他有权调派人员保护乐乐,乐乐的安全性也多份保障。

心中欢喜的米罗,坐等小乐乐回京。

王玉璇跟奶奶从贺家失败而归,并没有急着回去,王老太太也希望她留几天,看看能不能等到有利时机,跟贺家重修旧好。

解铃还需系铃人,她们都知道该从燕行身上下手,可惜,燕行迟迟不见回大院,从燕行入手的路走不通;想从来拜访的人身上入手,别人也在想往贺家凑,哪会帮她们。

能进得大院的人家和住大院的人家都不是省油的灯,人精着呢,王家跟贺家同住个大院,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比别人更亲近,还需要拉别人帮美言几句,当然说明惹贺家不开心了啊,他们又不傻,才不会被人当枪使。

权贵圈的人三天两头拜访贺家,许多在政在役的当权者没有亲自登贺家门,然而,却是派了能代表他们的人到贺家走动。

王老太太看着那一拨拨的人往贺家凑,嫉妒羡慕得心窝子发酸,眼发红,如果他们家也认识个高人,那些人脉当然就属于王家的了啊。

燕家权贵圈正卯足力气挖掘高人时,身为当事人的乐小同学,和离京避嫌的燕大校,两人正在F省武夷的山岭里满山蹿,东奔西跑跑得不亦乐乎。

两人于22日晚到达F省,23日始登山,如今已是10月30日,他们也在山里呆了七天,现今是第八天。

燕行是跟班,小萝莉去哪他就去哪,小萝莉有时要放下东西去找药材,他帮看守东西,晚上夜宿帮扎营,早上帮收帐蓬,完全像个杂工。

鉴于他表现良好,乐韵没把他扔深山,让他跟着当苦工。

因为是找药,不是旅行,她们要避开人,往往在山里一跑就是一整天,每天中午不会生火做吃的,只有在扎营的地方,等天黑后和早上天还没亮时做吃的,免得烧火时有烟被人发现。

两人先是在武夷风景区的玉女峰转悠一天,然后往西北走,又在最著名的九曲江第5-8曲弯呆了一天,第三天过江,到达江之北,兜兜转转的朝西北那块区域潜去。

七天的努力奔波,走遍了很多山岭,他们去有名的高峰附近溜跶过,翻爬过无名小山,也摸过虾抓过鱼吃。

第八天,已到距离自然保护区不远的一块居民最少的区域。

自然保护区是禁止采药、打猎等等的,属于禁区,有科研或重要需要才能在保护区内采集药草标本,捕捉小动物等等。

乐小同学没想过要知法犯法,跑去保护区盗药,她的目的就是与保护区相邻的一片区域,那片区域崇山连绵,人烟稀少,有些地方人迹罕至,属于原始次森林和原始次荒野地带。

到达山多林茂的区域,乐韵那是如鱼得水,如鸟归林,欣欣然的找药材,到半下午,在树林里找到一棵桑寄生。

桑寄生是吸附在大树或枯树上的一种植物,名叫桑寄生,并不是指一定要寄生在桑树上,桃树、桑树、槐树、银杏树衫树等树上都有,有些树上的寄生树能入药,有些树上的寄生茶是没用的。

乐小同学找到的一棵桑寄生,长在一颗已枯死的大树上,大树不知道是什么树,树腰围有洗脸盆大,树冠与枝条因腐朽而折断,只有一截脱皮的树杆。

大树太大,以前抢占去阳光,周边的树长得慢,当大树枯死,没了树枝遮挡阳光,大树附近光照比较充足,地面长满爬地的腾蔓植物和杂草。

这个季节,草木苦秋,大多黄叶,唯有一些四季常绿的植物才青翠碧绿。

找到东西,乐韵放下背包,仰望树上的一丛碧绿药材,思考怎么采摘,桑寄生长得很高,大树因腐朽的太厉害,非常不结实,那截枯树根本承受不住人的重量,所以不能直接爬树。

“小萝莉,我上去摘。”燕行扔下背包,看小萝莉转悠了两个圈,小眉头皱了又皱,自告奋勇的帮她排忧解难。

“去去,你一边去,别添乱,”乐韵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那种牛一样重的体重,爬上去树倒民人掉下来摔个七零八落,最后还得要我帮你接胳腿续腿,你想爬树就是故意给我找麻烦。”

“我有那么差劲?”燕行被噎得满心不是滋味儿,小萝莉门缝看人-把人看扁了,他没那么逊好么?

小萝莉爬悬崖陗壁去摘药材不需要他,下河捞鱼不需要他,爬树还是不需要他,让自己都觉得他就是百无一用的废物。

“本来就是,需要出蛮力的地方你还有英雄用武之地,像这种技术活,你只能靠边站,讲真,你摔了没关系,我是怕你毁了我的药材,像这种药材长了百来年,可不是每次都能找着的,珍贵着呢。”

“我这么大个活人还不如一棵药?简直让人怀疑人生。”

“论起来,你确实比不得一些珍贵药材,比如万年人参类的,在那种珍宝级别的药材面前,人命不值钱。”

“小萝莉,你什么时候不打击人?”万年人参?传说中的千年人参都抢破头,有棵万年人参,世界富翁们可能愿意雇请雇佣军团来场抢夺大战,杀个血流成河,谁也不知会死多少人。

“不能,除非你优秀到让我找不到打击的理由。”乐韵扬眉挤眼,露出璨璀笑容,让她不打击他,有点难度。

燕行望天,他是男子汉,不能跟小孩子计较!

燕帅哥不捣乱了,乐韵侦察完毕,砍来四根小树杆,拼接两支成长长的树杆,将一头尖端削出像铁铲一样的尖头,将小树杆竖在离枯树上桑寄生最近的一棵碗口大的树旁,抱着树哧溜哧溜的爬上树,再将两支小树杆提上树,再往上爬,爬到树顶。

树顶端杆细,不怎么承受得住重量,往一边倾,乐韵将一支树杆绑腰上,将树倾向枯树的方向,离树近一些,举起一支削尖的树杆,慢慢的戳枯树上的桑寄生。

桑寄生好大的一团,像个巨大的乌鸦巢,却生长得太高,她制作的树杆叉很长,也需要双手举起来才勉强够用。

乐韵很小心,在快把它剥下来时,用另一支树杆叉住,一只手拿树枝戳削寄生茶的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整团桑寄生从枯树上剥离,用两树杆将它挑起来,慢慢回收。

拿到桑寄生,绑在一支树杆上,提着下树,到燕帅哥能接住树杆的地方,把桑寄生给燕帅哥接住,她再往下走,到离地面最近的一圈树叉上,乐韵瞅瞅,距地面不高,纵向下跳。

“小萝莉!”燕行以为小萝莉手滑没抓牢跌下来了,吓了一跳,噌的蹿起来,跑过去接。

乐韵欢快的一跃而下,正想着是以漂亮的金鸡独立之姿落地,还是来个漂亮的弓字蹲势,没想到燕帅哥一个猛子蹿将出来,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伸出手想等燕帅哥冲来时摁他肩膀借力空翻跳走,免得有肢体碰触,然而,说时迟那时快,燕行疾掠而至,冲到小萝莉落下的地方,猿臂一收,稳稳的将娇小的小萝莉搂住。

她落入他怀里,双手下意识的抓按住他双肩,他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箍住她双腿托住她的翘臀,紧紧的将她拥抱在怀,他的脸……好死不死的正埋在她的胸口。

那姿势,岂是一个巧字能解释的。

那姿势,暖昧,销魂!

两个人都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