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八章 干掉他们/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噌噌蹿走,燕行也飞步追赶前面的小身影,内心极度震惊,小萝莉怎么发觉被盯梢的?

对于被跟踪并不奇怪,小萝莉出发前提早购票,等于把出行计划和路线大刺刺的通知了那些暗中盯着她的潜伏者。

在信息时代,能出来当跟踪的间谍人员都掌握一定的黑客技术,查小萝莉购票与手机信号不是难事。

他好歹也是专业人员,对有些东西敏感,可他还没侦察到有人跟上来了,小萝莉反而先发现,难道又是她超厉害的嗅觉的功劳?

那个问题,燕行也仅只纠结了一下就抛开,重点思考另一个问题:他是把跟踪者干掉还是甩掉?

他去宰人的话,小萝莉会不会把他视为嗜杀恶魔,将他当洪水猛兽?不宰的话,让人老跟着也不是个事儿。

是杀是留,是个值得沉思的大问题。

燕大少边思考边跑路,身手矫健,灵敏的蹿来蹿去,步趋步跟的紧跟着小女孩,等跑了一阵,钻出密森,跨过一条溪,到达另一边山林里。

藏至密林中,乐韵不跑了,摸了摸被荆棘划破的手背,心情很不好,上次去太行被人跟踪,这次又有人紧跟不放,究竟有完没完?

小萝莉站住时,燕行凑过去,她脱下手套,白白嫩嫩小玉手的手背上有一条血痕,触目惊心。

“受伤了?快包扎。”他看到条血痕也感觉到痛,连连催促,深山里有腐叶堆积,滋生出多咱细菌,伤口祼露容易感染。

就算明知自身免疫力好,那点伤对自己没什么影响,乐韵也没逞强,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冲洗伤口,从藤筐里找出几样药摘下些叶子放嘴里嚼碎敷在伤口上,用纱布缠一圈,把伤口绑扎起来。

处理好伤口,心情还很不好,一张脸乌云密布。

“不开心?”燕行瞅着小萝莉那张黑脸,露出悠长的微笑:“要不要我去把人捉来给你做人体研究?”

“可以直接干掉么?”乐韵咬牙切齿的磨牙:“我讨厌跟着我的小老鼠,全部干掉,挖个坑埋了给树施施肥。”

“你这么个小豆丁有胆宰人吗?”燕行差点笑出声来,小萝莉说的很凶,然,说与做是两回事,她有胆敢砍人?

宰人可不像杀鸡杀鸭那么简单,哪怕像他们这类接受过最严厉培训的人,在第一次动手收割生命后也会有段时间心灵不安。

如他那类特殊的军人,每个人的双手染过血,不算意外伤残或因其他原因退下去的,在役在岗的人收割过不少于十条人命,不说杀人不眨眼,能做到在收割生命时不会再心软,因此,他们也被冠于生命收割机的称号。

而心软的人也不可能成为生命收割机,因为如果当初第一次收割人命时没能熬过心理那关,最终被淘汰,只能成为普通特种队的队长或者调去武警队,不可能成为最顶级的特工人员。

当然,他们收割的都是严重危险到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的极恶分子和间谍人员、杀手之类的,双手染血,染的是该死之人的血,不会伤无辜,更不会视人命如草芥。

他们是守护者,不是杀人魔,所以为了守护和平,唯有将意图破坏民族崛起大业的奸侫小人的爪牙剁掉。

“别对我用激将法,我虽然还没宰过人,可我见过血肉糊糊濒死的人,人不就是两条腿的动物,跟四条腿的动物没什么两样,解剖动物是解,解剖人也是解,宰鸡鸭是抹脖子,宰人比宰鸡鸭手段方法更多些而已。”

“那行,给你机会,宰个给我瞅瞅。”

“哼,如果一二只小老鼠也要我亲自动手,你这个保镖还要来干吗?是谁当初再三声明是来保护我的?”

“好吧,我自己来,总行了吧。”

燕行郁闷的撇嘴角,论功夫,小萝莉不弱,论嘴皮子功夫,他还真难以说过她,所以想看她的真正实力还是免谈吧,他亲自上阵的好。

“两只老鼠,相距大概二里。”乐韵看到燕帅哥解背包,小声提示。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一清二楚?”燕行拉开自己的大背包拿武器,闻之,抬头看着小萝莉,惊讶之情溢之于色。

“体味,他们的体味比你的臭脚丫子味道更重。”在别人闻来,森林里也就几种味道,在她闻来,她能辩出上百种味道。

无论走到哪,她对一定范围内的味道都了如指掌,若多出一种味道来,必然是新闯来的,嗅觉领域新增人的体味道,不用细思,必然是跟踪者。

“你是狗鼻子。”燕行眼角抽了抽,他说嘛,为什么他还没发觉,小萝莉就先一步侦察到敌情,果然跟她的狗鼻子有关。

狗鼻子有什么不好?乐韵丢给燕帅哥一个白眼,鄙视他,他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他自己鼻子不通窃,所以嫉妒她嗅觉灵敏。

过了不到二秒,她惊悚了,燕帅哥竟然从他背包里摸出枪管枪托,他他……他竟然能携带枪上高铁?

再转而一想又秒懂,燕帅哥是军人啊,有免检特权。

燕行将枪支零件从背包里拿出来,组装,他动作灵敏,手指比女孩子的手还灵巧轻盈,很快将枪支组装完毕,是只狙击步枪。

校验兵器很合手,他提起枪,将背包藏到一棵树后,慢悠悠的走向树林边沿,不慌不忙,胸有成竹,莫明的让人感觉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有他顶着,没什么可怕的。

乐韵望着那个高大威武的背影,第一次觉得他真的是高如高山,巍峨雄壮,看了几眼,将自己的背包也藏起来,嗖嗖蹿到一棵树叶茂密的树底下,抱着树哧溜哧溜的爬上去,藏到枝叶里,从树叶空隙看向树林外的溪谷。

小萝莉跑向大树时,燕行愣了愣,她既然没躲得远远的,反而留下来看热闹,就不怕他万一失手,让跟踪者过线,给她带来致命危险?

眼见小萝莉爬上树藏起来,他不禁感慨万分,果然是个熟悉野外生存的小机灵鬼,她选的树颜色跟她的迷彩服色彩极为相近,莫说远看,就是近看看到树枝间的一团色彩,也以为是树长了个瘤。

跟聪明的人行动就是省心,小萝莉机灵聪明,完全不用他担心她的安全和隐藏问题,燕行也放下心,提着步枪候察一番,蹲伏在一丛杂草里,将枪摆好,伪装起来。

经过伪装隐蔽,哪怕有人从树林边缘走过也难以发现。

溪谷不宽,连边缘地带算在内也顶多七八米,一股清溪蜿蜒穿行,走出一条弯弯曲曲的路,溪谷里没有大石或树林,无论是埋伏在谷岸的哪一边,只要有人越溪而过,一清二楚。

伪装好,燕行静等猎物送上枪口。

上午,太阳刚出来没多久,树林里的露水还没蒸发,潮湿得很,树木密集的地方幽暗深邃,人或动物走过留下的痕迹也清晰明了。

幽邃的树林里,两位男子手执步枪,沿着前面人走过的痕迹潜行,两人穿带帽兜的黑灰色登山服,背只中号黑色的背包,连鞋子也是黑色的。

两人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出年龄与脸型,只露出一双凌厉的眼睛,悄无声息的潜行,行动迅速,敏捷。

他们每走一段距离倾听侦察四周声响,研究痕迹深浅,追着跑了一阵,两人停下来看踩踏过的印迹。

“22号,他们好像没有停留,一直在快速移动。”

“路线变化是无规则的,还向来的方向倒折了一段,推测可能在追赶什么东西。你觉得呢,24号?”22号看向树林,那排被踩乱的痕迹向着远处而去,谁也不知道几米远之后会不会转弯。

两人交谈所用语言非华夏国语,而是英语,声音很低沉。

“我猜想也是遇到了很珍贵的东西,所以他们放弃采挖药材,不停的追赶。我们也去吧。”

24号将枪支换一只手,快速奔跑,22号紧随其后,他们在武夷守了数天,最初那个孩子九曲江附近打过一次电话,之后便没了踪迹,直到前天才再次打电话,让他们确定方位,一路寻找,到昨天下午才找到他们的活动踪迹,今天才追上进度。

22号跑一阵又在一丛灌木旁停下,将一根带钩的荆棘扯出来,仔细的看它的刺,看到上面沾着几点血迹,轻轻一摸,手套上沾上红色。

“他们有人被划伤,血还没有完全凝固,刚走没多远。”

24号看一眼22号手套上的红色和荆棘上的血斑点,望望四周,光线比之前略好些,隐约还能听到远处有唏哗唏哗的流水声。

“22号,做掉男的后,小的那个能不能先给我两天?”

“……”22古怪的看看24号,他懂24号的意思,24号的母国男人对小萝莉小女孩有近乎痴迷般的偏执,心底有几分不赞——过了几秒,淡淡的望向前方:“在没出东西来之前,要留活口,重伤残疾无所谓。”

22号说不,24号秒懂那是不反对的意思,心情莫明的好起来了,有些急不可待的想尽快动手干掉那个女孩身边的汉子,尽早捕捉猎物。

等22号钻过荆棘,他也绕过去,两人沿着被踩翻、还没干爽的树叶和踩倒的灌藤杂枝路线,越走光线越明亮,追了二百来米,树木稀疏,杂丛与灌木丛生。

他们已到树林边缘,两人弯腰潜行,就着杂草的掩护,潜到最边缘,溪水小而浅,流动得缓而轻,露出石头或沙土的溪谷共有二三米左右。

前面人跨过溪,去了对面的树丛,走过的痕迹十分清晰。

猫在草丛里的两人,细心侦察溪对面的情况,对面的林没有什么特殊响动,能听到鸟叫,风过还能听到树叶哗哗的声响。

22、24号没有急于行动,耐心的潜伏。

大树上,乐韵遥望远处,清晰的看到两个黑衣人从树丛里钻进溪岸的杂草灌木丛,一张圆脸绷紧,不开心的呶嘴,如果不是想看看燕帅哥的本领,她早就在路上撒迷药了,哼哼!

因药材不齐全,她只鼓捣出为数不多的几种稀奇古怪的迷药,如果没有燕帅哥跟着,她就可以愉快的拿两只小老鼠试药,可惜有个燕帅哥在,只好留一手。

白白浪费一次试药的机会,乐韵还是有点郁闷的,都怪燕帅哥,他好好的跟来干吗?碍事精一个!

不能怪她对燕帅哥不满,实在因为有燕帅哥跟着造成太多不便,有他在,害她不能随时回空间,前几天空间产品需要收采时,她只能找地方熬药,让他帮忙看火守药拖住他,她溜得远远的再回空间抓紧时间抢收作物。

有个燕帅哥跟着,就像有个摄像头无时无刻不跟着自己,对于崇尚自由的乐小同学来说他的存在就是障碍,如果他不是军人,她肯定将他打晕绑树上任他自生自灭。

燕行伏在树旁的草丛里一动不动,他没看见人,但看见溪对面草木摇动的样子就知人来了。

曾经有过多次狙击经验,他不紧张,也不激动,唯一比较特殊点的就是今天身边不是军人也不是队友,是个从没见过枪战的小萝莉。

猫在灌木草里的22号、24号沉稳的观察对岸足足有十几分钟,看到几只鸟儿飞起来又落在另一处,甚至还看到一只老鼠从对岸草丛里钻出来,慢吞吞的在溪谷行走跳跃,因角度问题,老鼠很快不见。

当看到老鼠走过,两人又待一会见对岸没有异样,慢慢的潜行到临溪的地方,再次仔细侦察一番,猫着腰,小心翼翼的摸往对岸。

两人保持着高度警戒心,毕竟溪谷有三二米宽的地方没有遮挡物,不利于隐蔽,因此,两人抱着枪支,以战斗状态挺进。

以石头为支点从溪水上跳过去,到了干谷区,22、24号快速的路向溪对岩的树林,就在他们疾蹿而起时,森林里传来“砰”然闷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