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九章 秒杀/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然枪响,惊碎深山宁静,附近飞禽走兽先是呆怔,随之夺路奔逃,一时树林里兵荒马乱。

燕行在扣动第一下之后,以与比伦的速度扣第二下,随之抱着枪在秒速间换了方位。

步枪子弹速度大约是700-900M/S,狙击步枪的弹速约为800-1000M/S,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大约是340M/S。

狙击点距溪谷中的目标距离不到二百米,因此,在闷响声传至耳膜的瞬间,24号便被一颗高速飞行的子弹斜着从右额钻进他的头颅,再从他左后脑飞出,留下一个瓶盖大小大洞,鲜血以井喷之势飞溅。

24号连哼都没哼,因着弹大的反掀力量向后仰倒,砰啪倒地,他的眼睛还睁着,双手也还保持着要开枪的姿势。

因24号在右侧,22号在左侧,当24号被秒,他的血测到了22号脸上,22号在闷响入耳的瞬间,猫着的身子极速向下卧倒,同时扣动手中的枪。

然而,他那一卧并没有躺开死神的镰刀,一颗高速飞来的子弹撞来,旋转着旋进他的胸口,贯穿躯干,从后背飞出。

喷泉似的血液里,22号眼皮掀了掀,喉咙里发出类似“呵”的声响,那声响被他步枪子弹出膛声淹没,他倒下去趴在凸起的石头上,手中的枪也震得脱手。

22号临死前的一击,子弹飞进树林,先擦着一颗树经过,之后钻进一颗树躯干,深深入肉,仅只能看见一点弹屁股。

在两黑衣人过溪时,乐韵机智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因先做了自我保护,没被枪声震坏耳朵,闷响声里,她看到一个黑人倒了下去,还看到他脑后喷出白与红的颜色,然后又看到另一个黑衣人扑倒,在没接解到地面的时候后背喷血。

她清楚的看清子弹是如保射中黑衣人的,当时,她的自主思维空白,过了一下下,从黑衣人那边飞来的子弹“啪”溅进树干里,声音才把她的意识给拉回来。

恍然回神,乐韵忍着恶心感,观察两中弹的黑衣人,用眼睛的X光功能观察他们身上的光芒变化。

要说一点也不怕,那是假的,只是她在小时立志学医时就接受到了爷爷提前给她的血腥论,又亲眼看过车祸现场和死人,经过煅炼,心理承受力强大,内心也强大。

因为心强大,所以看见两黑衣人中弹的样子能保持理智没有尖叫也没有晕。

眼睛奇异能之下,两个黑衣人代表生命的光芒从微弱到无,说明人死翘翘了,她整个人又有点懵,就这么解决了?!说好的激战呢,说好的你死我活呢?

枪林弹雨,没有!

生死角逐,没有!

速战速决,一弹一个,秒杀,姓燕的还能不能更牛叉点?

默默的呆了一会儿,乐韵松开捂耳朵的手,抱着树干,哧溜哧溜的滑下树,满脸幽怨的拧出自己的背包,挪向燕帅哥。

燕行两弹放倒两只小老鼠,可没有大意,端着枪瞄准溪谷两人倒地的方向,虽然说有一个确认死亡,另一个却还不能百分百确定已死,小心为上。

当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侧目,看到小萝莉从树上滑下来,不由暗惊,万一那边的人没死绝,狗急跳墙的临死反击,朝森林里乱射子弹,小萝莉这样岂不是很危险。

他本来想叫她别乱动,看到她提着背包,闷闷不乐的样子又不忍心说她,自己飞身蹿起,飞向溪谷,去看看那两家伙有没死透。

乐韵看到燕帅哥飞出去了,拿出副口罩遮住嘴,去帮他提起背包,拿起藤筐子,慢吞吞的向外晃。

燕行钻出树林向着倒地的黑衣人那边跑,左蹿右跃,不停的变换位置,那样的话,就算那边的人活着还有行动力,开枪也瞄不准他。

他一阵飞跃跑进,两黑衣人一个头部中枪,死不瞑目,另一个面朝下,脸砸在石头上,眼睛灰暗。

黑衣人无声无息,倒下的地方鲜血喷地,腥味扑鼻。

第一眼,确认两黑人双双死亡,不过,燕行仍然没有大意到弯腰去碰触两人,而是用脚将一支枪挑起来,拿黑衣人的步枪将趴地的那人给翻过身,让他面朝天,用枪支挑开口罩。

口罩蒙着的人是张大胡子脸,嘴角汩血,脸上的肉瘪了下去,证明已失去生命体征;又挑开另一个黑衣人的口罩,也是一张胡子脸。

燕行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原来不止他一个人会化妆,别人也喜欢装中年大汉。

两个黑衣人死得不能再死,他将自己的枪支关上保险,从兜里摸出一副薄乳胶手戴好,蹲身,扳开黑衣人的嘴检查,从他们上牙最右侧最里边一颗牙齿里抠出一粒小小的乳白色胶囊。

将死士杀手携带的毒药抠出来,燕行扭头望向树林方向,看到小萝莉提着行李得咚得咚的溜来,有几分无奈:“小萝莉,场面有点血腥,你还是别过来看比较好。”

“哼,我亲眼看着他们死那刻的样子,还怕什么血腥。”乐韵不爽的哼哼,她视力那么好,早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看尽,再说血腥,太迟。

燕行瞅瞅两尸体和污血残浆,只有摇头的份,看到人中弹死去那刻的样子不会太可怕,人死后的场面可能更凄惨一些。

小萝莉自己愿意看,他也不怎么反对,让她看一看也好,习惯成自然,以后再见血腥场面也不会觉得恐惧。

他拿着抠出来的毒药,等小萝莉过来。

乐韵拧着东西,蹬蹬的冲向燕帅哥,相距一米左右便能将血腹场面看得清清楚楚,不由皱眉,真的好血腥!

忍着冲鼻的腥味,走到燕帅哥几步之外放下背包,乐韵抱出自己的医用工具,拿出手术刀,跃跃欲试:“帅哥,我要废物利用!”

她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燕行默了默:“等我搜一搜,你再动手。还有,这是他们嘴里的毒药,你有兴趣可以研究研究。”

他是个雷厉风行的,将药交给小萝莉,立即着手搜查大业,将两黑衣人的背包解下来,再搜身,将他们随身携带的和藏着的东西全摘下来,连鞋子也脱下来,划开层面,看鞋格子里有没藏什么。

将黑衣人全身上下搜刮遍,脱去他们的上衣,露出胳膊,把他们身上的纹身全部拍下来。

胸口中弹的黑衣人,子弹钻进肉时弹孔很小,贯穿而出,留下比大号可乐瓶盖还大的空腔。

“小萝莉,他们也化了妆,有没办法洗去他们脸上的东西?”

“好吧,看在你干掉了他们的份上,我帮你一次。”乐韵撇撇嘴,她也知道两黑衣人的脸经过化妆,猜着燕帅哥会让她出力。

她没有洗化妆品的药水,拿出前几次熬的药,用针筒抽出一些混合在一起,倒一点在手心,抹在两黑衣人脸上,再去捧几捧清水擦洗,很快两黑衣人露出真面目,都很年青,看起来三十左右,一个是亚洲人面孔,一个欧美人面孔。

乐韵揭黑衣人的眼皮,将他们戴的美瞳摘掉,东方面孔人是黑眼睛,欧美人是浅碧色眼睛,他戴上美瞳后因色彩调合的原理,眼睛呈黑灰色。

燕行帮两们黑衣人拍照,提取头发、指甲和沾血的布块,一起密封,回去可以验DNA,查查他们来自国外哪些家族。

他搜刮一番,退位让贤,将两黑衣人随小萝莉处置。

乐韵拿手术刀,将一个人摆放好,帮他眼睛动手术。

燕行好奇小萝莉会做什么,等着她大展身手,只见小萝莉挥手刀如挥菜刀,刀刀利索,三两五除二的一顿划割,分离出眼有膜,装在一只小琉璃管里。

“……”他默默的抬手臂,抹了抹脸,小萝莉还真的懂废物利用。

他找不到聊天的话题,憋了一会儿,闷闷的问:“小萝莉,你有没觉得我很凶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人杀了?”

“坏人本来就该杀。”

“你怎么确定他们是坏人?”

“是好人的话用得着化妆搞跟踪?还非法携带武器,那种枪不是我们国产的吧?”

“枪型是E国的,我们国家没有进口作军用品,应是黑市走私品。”

“这不就是了,非法携带枪支不是杀人放火,就是在搞恐怖活动,妥妥的是坏人哪,不干掉他们,死的是大天朝的无辜人士,坏人死有余辜。”

燕行心里莫明的觉得开心,小萝莉见死必救,一旦确定对方是坏人,毫不手软,黑白分明,善恶分明,是个可爱的爱国小青年。

乐韵手脚利索,绝不拖泥带水,办事效率那是杠杠的,将两黑衣人眼角膜摘下来,保存起来,收起自己的医用工具,甩挑子走人。

其实,如果换个地方,在城市的话,两黑衣人身上能废物利用的东西很多,心、肝、肺、肾等等都可以利用,收集起来,哪天遇到型号对得上的需要移植某种零件,也就有了用处。

然而,现在地方不对,崇山峻岭里医疗设备不齐全,那些东西取下来也没法保存,只能让它们浪费掉。

对此,乐小同学深感遗撼,如果在城市该多好,这两人身上的零件可以多救好几个呢。

“帅哥,挖坑埋尸的事交给你啦,我挖药去喽。”如何处理尸体,那是帅哥的事,不干她事,她赶紧闪离,走得那叫个云淡风轻。

“……”太不厚道了!燕行狂瞪,哪怕他恼得牙根痒痒,小萝莉也没理他,她背着背包,拧着藤筐潇潇洒洒的溜之大吉。

瞪着小萝莉跑进溪谷边的灌木杂草丛,他恨恨的收回视,将两黑衣人搬到一起,丢掉沾血的手套,召出自己的异火丢尸体上,放火焚尸。

异火落下,衣物先着火,然后烧得躯体哧哧冒油,油助火势,熊熊燃烧。

燕行重新另戴一副干净的手戴,清点两黑衣人的物品,把没什么价值的东西全丢火里焚烧,只留下一些有用之物,全部密封起来带回去研究,把枪也拆下来,装进自己大背包。

异火焚尸,并没有什么浓烟,也不怕被别人见烟派无人机侦察,所以他不怕被人发现,至于枪声,所在地在山岭深处,距离保护区那边很远,枪声传不出那么远,就传出去,等被人听到也难以辩别在哪个方向。

两具尸体共费了约一个钟才焚烧完,燕行又把染有残血的地方也用火焚一焚,清除掉污血污物,把沾有黑衣人血污的每寸地方处理得干干净净。

他怕小萝莉嫌弃他身上沾有血腥味,自己又去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把自己打理的清清爽爽的才去找小萝莉。

乐韵扔下燕帅哥善后,自己溜进草丛树林里找药,跑远一点,找到隐秘的地方,偷偷的去洗了个燥,换了身衣服,把沾到血腥味的衣服洗干净,放在溪谷石头上晾晒,自己在附近挖药。

等燕帅哥找来,她认真的观察一阵,燕帅哥大概用了异火,消耗不少精神,眼中浮现疲惫之色,他身上的毒素也活跃了一点点。

她从自己背包里拿出装药丸的袋子,倒出一粒药丸给他:“燕帅哥,你用一次异火,是不是会有虚弱期?”

“嗯,用异火消耗精力,用过量的话,有时需要休息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元气。”看到小萝莉递来的药丸,燕行眼眸一亮,小萝莉关心他哪!

他喜滋滋的接过药丸塞进嘴巴里,顿觉一股甘甜顺咙而下,沁人心魂的舒爽感散向四肢百骸,令全身毛孔都似张开了嘴在呼吸,浑身通透。

药丸能助人恢复元气,也能回复精神力,燕行的疲惫一扫而光,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的跟着小萝莉出发,又钻进深山,遇到好药就挖,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在山里玩捉迷藏似的游走。

临近中午,两人翻过山岭,进入一片更幽邃的树林,小萝莉走着走着停一停,改方向,走了不到二分钟,她猛然站住倾听,转而又一次撒腿狂奔。

燕行拔腿就追,心里闪过大大的问号,不会又有小老鼠跟来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