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迷你小墨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因为小萝莉撒开丫子只管跑路不解释,他只能跟在后面紧追不放,也幸亏他是军汉子,要不然必定会被甩十条街。

他也很郁闷,小萝莉身娇体小,灵活轻便,所以同样的树丛间隙,她像泥鳅似的滑过去,轻松无比,轮到他,有时会被卡住,有时必须要跳起来或者匍匐前进,也因此会耽误一点时间,从而总是走在追追追的路上,让人心塞不已。

小跟班燕帅哥心中幽怨成河,跑前面的乐韵,一马当先,片刻不停的冲冲冲,根本没空管燕帅哥能不能跟得上,他要是连她的脚步也跟不上,她觉得他与其留在部队占位置,不如回家种红薯。

她抢时间,不择路线,尽量走直线,只有在不得不避时才绕一绕路,然后,钻出树林到达河谷,没脱鞋没找合适的过河路线,蹬蹬冲进及膝盖深的溪水里,趟水过河。

越过之前所在的那座,背后是个大狭谷,河水并不宽,约三米左右,大约最近几年没有发特大山洪,大部分河床已经长满藤草灌木,再远些的地方就是树林边缘。

小萝莉急冲冲的趟水过河,燕行没那么急,左跳右跳,从石头上跳过河,再一阵狂跑,追上在覆盖绿色植物的干河床上蹿走的小萝莉。

小萝莉体轻体巧,有时候很有优势,同样有时也有劣势,她实在太娇小,有时钻进藤蔓里就会被网住,连头都看不见,个高身长的燕大少腿长啊,长腿一迈就能压住藤蔓,轻松跨过去。

因而燕行很轻松的追上小萝莉,有时也帮她将跟她一样高的藤与草丛拨开,让她钻过去。

好不容易从满是藤条有荆棘的地方钻出来,乐韵马不停的又跑了四五米,站在杂草里,仰望森林边缘的一棵大树。

落后半拍的燕行赶至也望向前方,不觉一惊:“森林蟒?”

与变成荒野的河床相邻的森林边缘,树木稀散些,树也更高大,边缘长着一棵直径约有一米的大树,树上结满小果子,在最近地面的树丫上盘着一条大蟒。

那条大蟒黑中带黄褐色,还有白色相间,花纹斑斓,体型十分的粗,比现在用的标准饭碗还粗,它成一字形的横卧于树枝上,压得比人手臂还粗的树枝向下弯。

花斑大蟒大概吃饱了,在树上睡觉,尾巴垂下一截,像挂着一支粗藤似的,因树木比较稀密,太阳光也能照到它鳞片上,反射出点点亮光。

看到大蟒,燕行眼角暴跳,大蠎蛇是保护动物,小萝莉不会打它主意吧?

他正想问,想起自己当初说过无论她做什么,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管住自己的嘴,没问十万个为什么。

乐韵打量树上的大蟒几眼,飞快的解开背包放草丛上,提着柴刀,嗖嗖向大树跑去,边跑边喊:“燕帅哥,我要抓住这家伙,你帮帮忙,想办法抓尾巴或者头,不能让它身子卷起来。”

啊?!

原本想置身事外的燕行,听到小萝莉的话,不禁有点傻眼,小萝莉自己对动物动手,还拖他下水,这……这,实在太不厚道了!

他说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的,为什么还要拖他下水,怕他告密?

以同情的目光瞅瞅大蟒,燕行松自己的背包,小萝莉有求,他能咋的?当然是义无反顾的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一次,所以,只能为大蛇掬把同情的泪,它被谁发现不好,偏引起小萝莉的兴趣,他也爱莫能助。

深山老林,与人类隔绝,大蟒蛇大概从没见过人类,对于两脚兽的到来并没有在意,听到人跑动弄得草木唰唰的摇动声,它伸出大头,懒洋洋的观望。

乐韵跑到一丛藤旁,割下几条粗粗的藤蔓,劈去枝条拼结起来,扔掉柴刀,冲到大树下,带着藤条,抱着树哧溜哧溜的往上爬。

大蟒对两脚兽不感兴趣,便并不等于对于有动物靠近还能无动于衷,它慢慢的滑动,伸长头,剧高临下的冲着爬上来的动物张开嘴,发出示威声。

乐韵刚爬到一半,大蟒便进入攻击状态只能暂停,望望距树叉还有约两米,两脚交叉箍住树稳住自己,将藤条绕两圈,往树上一抛,等藤抛过树枝落下来,抓住头,打个可松可紧的活圈。

藤条抛空,大蟒支起的头晃了晃,长长的身子悬空一截,逼近入侵动物,长长的舌头一伸一缩,在侦察动物的危险性。

燕行放下背包,看到小萝莉往树上爬,一张脸黑了一截,树上有蟒,小萝莉这是想送羊入虎口?

小萝莉那么细,大蛇一口把她吞下去估计还能绰绰有余,要知道蟒蛇能吞下比他们大八陪的东西,蟒吞猪吞羊的事鲜见不鲜。

当看到大蛇支着头俯视小萝莉,他为之捏了把汗,生怕大蟒巨大口一张,将小萝莉当包子吞掉。

大蟒头伸来,乐韵没有退缩,反而伸出小爪子挥了挥,大蟒被激怒,张开大口,伸长身子扑向猎物。

燕行大喊:“快跳下来!”

跳什么跳?

乐韵不屑的哼哼,她就等着它伸头过来好么?

当大蟒攻来,她早已蓄势待发的小爪子闪电般的伸出,无比精确的抓住大蟒的七寸位置,大蟒很粗,她的手掐住它的七寸并不能锁拢,没法将蛇脖子掐个整圈。

就算是那样,已经足够,她要的只是一点点时间,当一把掐住蛇七寸,将打成圈的藤套住大蛇脖子,拉紧藤套,抓蛇脖子的手松开,两手抓紧另一端藤条。

打蛇打七寸,七寸是蛇的致命点,大蟒被拴住七寸,身子扭曲,搁在树上的长身躯跌落下去,然而因为头被套住,藤又是在树叉上,它被悬空吊了起来。

它的大尾巴砸到了地面,又反卷而上,想要卷住藤条。

小萝莉抓住蛇七寸时,燕行眼睛瞪成铜铃,那手速好快!好准!小萝莉堪称捕蛇能手!

当看到大蟒被吊起来,他急速蹿出去,冲到大树底下,伸出铁箍似的大手箍住大蟒尾巴,将大蟒拉直成线条。

大蟒头被拴,尾巴被扯住,身子不停的拱动挣扎。

燕帅哥很给力,乐韵抓着藤条下滑,双脚落地,将藤条放长,让大蟒身子距地面更近一些,将蟒压在树身上,用藤条缠几圈,再把藤条绑在树上。

蛇的生命力很长,就算被拴在树上,大蟒后半截身子还在激烈的掐扎,燕行用脚踩蛇尾,再掐住一段蛇身,不让它卷成圈。

大蟒半戴身被缚起来,尾巴一截又被一条军中铁汉子所箍,成为待宰的羔羊。

乐韵半刻没有迟疑,摸出手术刀,刺在蟒腹部最薄弱的中线处,一刀划开蛇腹,向下解剖,手法极快极快,两刀将蛇腹剖开,露出内腔。

她没取胆,也没取脂肪,伸手掏出蛇胃,它进食没多久,胃部膨胀。

翻出它的胃,乐韵眼都没眨,手术刀在蛇胃划拉,一刀下去,胃被解剖开,它吃了好几样食物,有野鸡、鸟,老鼠,还有不知什么小动物,有些刚吃,有些消化了一半,留下残肢断臂,羽毛残骨。

胃部很脏乱,臭味熏人。

燕行屏住呼吸,观察小萝莉究竟想做什么,他一度以为她想取蛇胆,或者想要脂肪炼油,却万万没想到结果大出意外,小萝莉竟然在解剖蛇胃。

剖开蛇胃,乐韵将手术刀一刺,锵的刺在树身上,小心翼翼的翻蛇胃部的食物,很快翻出两团毛茸茸的小东西,很小很小的两团,比人的大拇指还小一点,灰色的毛发湿糊糊的沾在身上,还粘上一层蛇胃液和动物被消化的残物,粘糊糊的一团,让人分辩不出是什么动物。

“可惜了啊。”将两团小东西捧出来放在掌心,乐韵遗撼的叹口气,就算她尽力赶来抢救,终究迟了一步,有只小动物已死亡,还有一只奄奄一息,好在它还活着,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对于已死的小动物,她无能为力,捧着一死一重伤的小动物,拔腿跑向自己放背包的地方:“燕帅哥,可以放手了,快来帮我拿水。”



燕行脑子里全是问题,小萝莉不惜杀死大蟒,就只是为解剖蛇胃取两只小动物?那是什么小动物,值得小萝莉干这种杀鸡取卵似的事?

他满腹疑问无从问起,果断的松手松脚,丢下大蟒,追上小萝莉,跑到背包的地方,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从自己背包里拿出矿泉水,拧开盖子。

乐韵坐在藤草上,将已死的小动物放在一片叶子里,小心的将奄奄一息的小动物拿好,让燕帅哥帮淋水,轻轻的帮它冲洗。

按小萝莉意思行事的燕行,一边倒水,一边观察小动物,等冲走蛇胃液粘糊,小动物隐约可辩,看脸,是猴子脸、

缩小迷你版的小猴子?

脑子里闪过几个问号,燕行脱口而出:“墨猴?”他叫了一句,又自言自语:“眼花眼花,一定是我眼花!”

“你眼没花,你看到就是墨猴幼崽,要不然我犯得着捕杀受保护的大蟒蛇吗,我又不是神经病,没有解剖蛇的嗜好。”乐韵没好气的呛燕帅哥,堂堂军人,这么不淡定,实在太丢脸了。

“真是墨猴?”燕行挨了句怼并没有在意,惊讶的打量小萝莉手心里的小动物:“墨猴不是灭绝了吗?咦,猴脸猴爪子,没错,是长着猴样儿,看起来好像要死了的样子……”

“呸呸!”他还没完,乐韵愤愤不平的打断他的话:“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再乱说一句,宰了你。”

燕行闭嘴,小萝莉好凶残!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一个七尺男儿就不跟乳臭未干的小女孩斤斤计较了。

墨猴啊!

暗搓搓的,他又有几分欣喜,墨猴曾引无数名人墨客竞折腰,可惜,因无止境的猎捉,它们的生存空间遭到破坏,本身繁衍能力低,很早就被宣布在国内失去踪迹,令无数无缘得见的人扼腕叹息。

曾经,很多人猜想也许在武夷深山还有可能存在墨猴,只是没有人发现而已,那也仅只是猜想,没想到有生之年,他竟然能亲眼看见这么可爱的小生物,也是三生有幸。

如今,对于小萝莉捕杀大蟒的行为也深表理解,如果是他发现大蟒在捕捉墨猴,不用说,他也会杀大蟒解救墨猴,大蟒没有灭绝的危险,墨猴早被列入灭绝名单,墨猴比二级动物大蟒珍贵太多太多。

燕行看小萝莉温柔的帮小墨猴洗澡,小猴子比小萝莉的拇指还要小,那么嫩,大力一点就能捏碎。

将小墨猴洗得干干净净,乐韵先给它嘴里塞一点救命的人参片,再用毛巾包帮它擦水迹。

小墨猴一只前肢骨折,腰背和后肢也被划拉伤,它很弱,被救治时只有眼睛在转动,等冲洗去蛇胃液,稍稍活跃一些,另一条胳膊也能动几下。

超小的迷你版小猴子,眼睛黑黑的,就算伤得很重,没有精神,被那双眼睛看一眼,也能把人的心萌化。

就算是军汉大老粗的燕行,也心甘情愿的拜倒在它魅力之下,殷勤的当牛作马,听说需要给小猴烤毛发,他飞跑去捡干柴干草,劈出一个地方,生火,给小猴子取暖。

小墨猴的发毛被烤干,呈白灰色,毛发细长,估计出生也就三两个月的样子。

乐韵用毛巾包裹着它让燕帅哥保护,找出自己携带的铜捣钵,拣些药材捣碎,再配上以前熬好的药,调和成膏,帮小猴子把有伤部位的毛发剪掉,先帮把折断的前肢接骨,裹上膏药,固定,包扎起来。

小墨猴太小,有些地方不方便敷药,她干脆将它前腹后背全粘上膏药,再包扎裹缠起来,然后再给它的两条腿上药,于是是乎,小小的一只墨猴被裹成粽子,只有一条胳膊和脖子能动。

帮小墨猴处理好伤,乐韵用藤织只小圆筐,垫些柔软的细草树叶,再将毛巾剪成几块,铺一块在草叶上给小墨猴当窝,之后才和燕帅哥先吃了点干粮,先择地扎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